B2B99网目录

我的1999年 第36章

时间:2020-02-29作者:二将

    夏枫一直把林婉静送到家门口。

    借着屋内昏暗的电灯可以看到,顺风快递已经把箱子送到了,不过已经被拆开,吕笑笑正拿着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划来比划去呢,还有吕小伟也拿着袜子以及头饰在玩。

    本打算离开的夏枫,看到这一幕脸都黑了,要不是他看见了,按照这两个小兔崽子的性格,很有可能据为己有。

    在吕大茂假惺惺的挽留他吃晚饭时,夏枫顺势走了进去。

    本来就不亮的屋子,因为他的遮挡,变得更加昏暗了,而且屋内非常的闷热。

    夏枫侧开身体,“腼腆”的笑说:“叔叔阿姨你们吃,我跟林婉静已经吃过了。

    对了,今天我们十几个同学已经初步估分,不出意外林婉静同学应该能考上重点大学,所以要恭喜叔叔阿姨了。”

    邓巧云个子也很高,不过在生活的重压下,脊背已经明显弯曲,四十来岁的年纪,头发已经花白了一半。

    听到夏枫的话,邓巧云那双早就失去神采的眼睛,在一瞬间迸发出一团亮光,那是希望看到曙光的光彩。

    激动的说:“好好好!谢谢,谢谢你们……”

    “阿姨不用客气,这都是林婉静同学自己的努力。”

    “来来来,坐坐坐~坐下说……”

    夏枫又客气了几句,装着才看到地上箱子的样子,面带“惊喜”的说:“咦,这不是吕芹和伊佳她们帮林婉静申请的爱心衣物嘛,已经寄过来了啊?”

    邓巧云疑惑道:“这些衣服……是你们帮静静申请的啊?”

    夏枫笑到:“是的阿姨!我们知道您家家境贫困,而林婉静她又不好意思申请,所以考试前大家帮她向秀州市爱心协会申请了,没想到这么快就批了下来。”

    邓巧云闻言,再次感激道:“谢谢你们啊。”

    “不用客气阿姨~林婉静学习好,性格又好,同学们都很喜欢他。”

    夏枫一口一句“同学”,就是不想引起邓巧云和吕大茂的戒心,觉得他对林婉静图谋不轨。

    因为他还没摸清这两口子对林婉静谈恋爱的态度,万一反对怎么办?

    shu29.cc    所以在此之前,先要打好基础,在两个人心目中留下一些好印象,日后徐徐图之。

    说话间,夏枫走到吕小伟旁边,手搭在他的后脖颈上,轻轻一捏,在吕小伟疼得“啊”的一声转过头来时,笑呵呵的说:“你一定是林婉静的弟弟吧?长得好可爱啊!”

    www.shu17.cc 由于屋内昏暗,再加上只顾着玩林婉静的东西,吕小伟姐弟俩一直没认出夏枫来,直到这时吕小伟才认出他来。

    张开嘴就要喊。

    夏枫五指收拢,一用力,吕小伟疼得“嘶嘶”抽气,嘴里“哎呀哎呀”的叫着。

    夏枫脸上笑眯眯的说:“这是你姐姐的东西,不要乱摸,听到了吗?”

    “听……听到了……”吕小伟龇牙咧嘴的求饶到。

    吕笑笑此时也看到夏枫了,惊得差点没叫出声来,夏枫眯着眼睛笑道:“把你手上的衣服放下来。”

    吕笑笑二话没说,立刻乖乖把手上未拆封的文胸放了下来。

    夏枫转头对吕大茂和邓巧云解释道:“叔叔阿姨,夏天手上有汗,摸到衣服上容易霉掉。”

    “对对对!你们俩吃过了快去洗澡,不要玩了。”

    邓巧云走过来拍了一下吕小伟的胳膊说到,然后把他手上的一包橡皮筋拿下来,扔到了箱子里。

    夏枫松开手,呵呵笑道:“去吧。不要皮,要不然让小雨揍你。”

    邓巧云没听清夏枫说什么,不过吕小伟听得真真切切,立马跑出去了。

    而夏枫顺手摸了摸吕笑笑的脑袋,夸赞道:“你就是笑笑吧,长得跟我妹妹一样可爱。要好好学习噢,将来像你姐姐一样考上大学。”

    夏枫不知道,此时的吕笑笑,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这段日子,夏小雨天天给她灌输她哥哥的可怕,说她哥哥一言不合就要打人,打到昏过去为止。

    身上天天带着刀,看谁不爽就会攮一刀,同学家长都不敢到她家来找茬。

    而且麾下小弟众多,一呼百应,是二中当之无愧的扛把子。

    这样的人,吕笑笑哪敢惹啊?

    “嗯?笑笑?”见吕笑笑不说话,夏枫笑眯眯的问道。

    吕笑笑忙不迭的说:“噢噢噢……我知道了。”

    夏枫非常满意,松开手后还撸了两下她的后脑勺,“真乖。”

    “叔叔阿姨,那我先走了。”

    “再玩一会嘛。”

    “不了~天不早了,再不回去,我爸妈该担心了。”

    “那行,慢走啊!有空常来玩……”

    ……

    夏枫刚到家门口便听到屋内传来夏小雨撕心裂肺的杀猪声。

    “怎么啦?”夏枫进门口,看着手里拿着鸡毛掸的老娘问到。

    周玉梅用手里的鸡毛掸指着跪在沙发旁的夏小雨,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你回来的正好……你问问她怎么啦?

    这个死丫头,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

    夏枫转头问:“小雨怎么啦?”

    泪眼婆娑的夏小雨,哽咽道:“哥……真不关我的事情啊,我……呜呜呜……”

    夏枫走过去,摸摸她的脑袋说:“别哭,跟哥说,到底什么事啊?”

    夏小雨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哇哇”大哭,边哭边说:“哥……呜呜呜……我真是冤枉的啊……张…张晓燕家丢…丢了200块钱,非赖我偷的……”

    在夏小雨断断续续的讲述中,以及老妈的补充下,夏枫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今天下午夏小雨和一帮同学,到她口中的张晓燕家去玩。

    结果在他们要离开时,张晓燕妈妈发现,放在卧室抽屉里的200块钱不翼而飞。

    在询问时,其中一个女同学,一口咬定看到夏小雨进过卧室。

    然后张晓燕妈妈就找上门来告状了。

    夏小雨当然是死不承认,但是周玉梅基于她一向的表现,等张丽芳妈妈走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揍一顿再说。

    理由是:为什么人家不诬赖别人,非诬赖她?

    还有,如果她今天不去人家玩,人家怎么会来找她?

    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后,夏枫说:“妈,你这个完全是强盗逻辑。

    照你这么说,我走在路上随便找个人打一顿,难道一定是对方错了?

    要不然我为什么不打别人shu28.cc,偏偏打他?”

    周玉梅气愤道:“你跟我抬杠是吧?”

    夏枫:“我不是抬杠,我是摆事实讲道理。我了解小雨,别说偷了,在不经过你跟爸允许,别人就是给她200块,她都不会要的。”

    周玉梅心里暗自点头,这个倒是事实。

    虽然夏枫跟夏小雨从小到大都不省心,但从来不干这种事情,所以那个张晓燕的妈妈找上门的时候,她也是坚决表示,绝对不是自己女儿。

    当然了,这并不影响她关起门来揍夏小雨。

    见周玉梅脸色缓和下来,走上去把她手里的鸡毛掸拿下来丢到一边,然后扶着她的肩膀让她在沙发上坐下来。

    然后颠颠跑去厨房倒了杯水,“妈,您喝口茶歇歇。”

    然后把夏小雨从地上扶起来,“行了小雨,起来吧。”

    夏小雨委屈得“哇哇”哭,那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唔唔唔………”

    夏枫理解她的心情,相比于被揍,被人冤枉的滋味更难受。

    拍着她的后背说:“不哭不哭……哥知道你受委屈了。”

    “嘤嘤嘤…嘤嘤嘤………”

    “好了好了……你放心,哥一定帮你找到那个偷钱的人,回头让张晓燕的妈妈向你道歉。”

    夏枫不是随口敷衍的。

    “偷东西”的名声对一个孩子,尤其是一个女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坏的,他不能容忍别人把屎盆子扣在夏小雨脑袋上。

    至于是谁拿的钱,这件事跟那个告状的女生应该脱不了关系。

    此地无银三百两。

    她诬赖夏小雨的同时,其实也恰恰暴露了自己,她一定想通过这种方式来洗脱自己的嫌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