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的1999年 第31章

时间:2020-02-24作者:二将

    三二班的班级里。

    苏小满已经记不清今天回头看了多少次了,每次看到那个空荡荡的座位时,心里总是闪过一丝失望,以及没来由的愤怒!

    当最后一节课过半时,她借着回答同桌问题机会,眼角余光再次朝最后一排看去,正好看到两个影子从后门进来。

    定睛一看,不是他又是谁?

    另外一个当然是他忠实的狗腿子、工具人马晓光了。

    苏小满心里的火“腾”的一下就升起来了,“他还知道回来?这都快放学了,还来干什么,干脆明天再来好了!”

    苏小满心里的火焰熊熊燃烧,无处发泄之下,起身“噔噔噔”的朝后排走去。

    马上就放学了,班级里很喧闹,男生女生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说笑着,谁也没注意到苏小满。

    这边夏枫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喝口矿泉水呢,手里的娃哈哈就这么“飞”掉了。

    “咦~~~”夏枫跟随着矿泉水的飞行轨迹看过去,原来是被苏小满抢过去了。

    夏枫咧嘴笑道:“嗳,这不是班长大人嘛,你串门怎么串到我们后三排来了?”

    说话间,他顺便打量一下她。

    苏小满穿着米黄色的小圆领半袖连衣裙,脚上是一双黑色帆布运动鞋,一头黑亮的秀发扎了个马尾在脑后,眼睛明亮有神,整个人看起来既淡雅又漂亮。

    不得不说,除了平胸这个短板外,苏小满简直就是秀州女孩的典型代表。

    秀州家庭大多具有良好严肃的家教,这样的家庭培育出的女孩内向而害羞,不会轻易和一个陌生男子说话,更不会像长沙那边的疯丫头去围观什么烧饼帅哥。

    秀州女孩多是安分的,满腹的小儿女心思,你不认识不接触,绝不会体会出她们心中那一份不为人知的烂漫;

    秀州女孩多数内敛而细心,安静,淡雅,这份特殊的气息不是那些浮躁的人看的出的;

    秀州女孩没有沪上女孩那份时尚,也没有苏杭女孩那份嗲气,巴渝女孩那份艳气,东北女孩的爽气,但是那份淡雅的气息却一点也不逊色,正如那好一朵美丽淡雅的茉莉!

    不过此时这朵淡雅的茉莉,眼睛里却蕴含着一团火焰。

    “咦,她这是什么表情?

    老子又哪里惹恼她啦?干嘛这副吃人的表情看着他?

    难道是来姨妈了?十八岁……废话,早来了。”

    夏枫脑海里的转着各种念头,笑嘻嘻道:“怎么啦班长大人,干嘛这个样子看着我?”

    苏小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过来,更不知道想从夏枫这里得到什么回应,可她就是感觉很不爽。

    尤其是夏枫嬉皮笑脸的样子,很讨厌。

    因为她看过夏枫的另一幅面孔,所以觉得这副笑脸特别假。

    她现在不想说话,就给一个眼神给他,让他自己体会。

    苏小满就直勾勾的盯着夏枫看了二十秒,在周围几个嘻嘻哈哈的男生感觉到杀气时,转身离开了这里。

    然而她却没看到,就在她转身后,夏枫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

    因为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笑话。

    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吵架:

    男:你怎么了?

    女:我没事,你睡吧。

    男:你到底怎么了?

    女:真的没事,你先睡吧。

    男:那好吧,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

    女:好的,你去吧。

    转身女孩发了条说说:终究还是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

    回家的路上,夏枫给林婉静打了个预防针。

    “我刚刚算了一卦,吕大茂今天可能会有血光之灾。”

    林婉静停下来,抬头朝夏枫看了眼,清澈的眼眸里满是疑惑。

    夏枫一本正经的说:“好吧,我也是听说的,肉联厂那边有个男的出轨,被打的很惨。据说那个男的叫吕大茂。”

    林婉静眼睛里浮现出一丝惊讶,随后低下头朝前走去。

    夏枫跟着朝前走去,边走边说:“你给我记住,天塌下来有我呢!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如果自己搞不定,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我家电话号码和我爸的传呼机你都知道。”

    说着夏枫从口袋里掏出一张ic电话卡递给她,“会用吗?”

    林婉静很诚实的摇摇头。

    夏枫解释说:“上面一长串是卡号,相当于身份证号码,下面涂层刮开是密码,你可以修改一下,也可以不修改。

    拨打的时候你可以直接把卡插到电话机,然后输入密码再拨号,也可以把卡号背下来……算了,还是实操吧。”

    说着夏枫转头四处看了看,正好前面有公用电话亭,他拉起林婉静的手走了过去。

    第一次被牵手的林婉静,脸刹那间便红了,手臂就像触电一样,酥酥麻麻,尤其是被握着的部分,如同被一团火焰包裹着一样,滚烫滚烫的。

    夏枫拉着林婉静一直来到公用电话亭旁边,然后引导着她用了两遍ic电话卡,等到熟练掌握后才离开。

    来到老地方,夏枫转身回家。

    刚走了两步,林婉静弱弱的喊道:“等……等一下。”

    夏枫转身,看到的是一张映照着晚霞的俏脸,秀靥如花,美不胜收。

    夏枫疑惑道:“怎么啦?”

    林婉静微微低下头,修长的天鹅颈也晕染上了一层红霞,“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夏枫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我喜欢你啊。”

    “噢……”林婉静应了一声,红着脸走掉了。

    ……

    两天后夏枫才知道,吕大茂被邓巧云拿菜刀砍了七八刀。

    好在都不是要害,再加上有棉被挡着,所以捡了一条老命,但是缝了一百多针,现在屙屎拉尿都要人照顾。

    派出所?

    两口子打架,民不举官不究。

    即使举了人家都不带搭理的,那么多案子要处理,哪有那个闲心管这种破事。

    至于刘丽花,据说当天晚上就跟她老公到外地打工去了。

    这件事圆满解决,夏枫总算松了口气。

    接下里每天就是家——肉联厂——学校,三点一线。

    时间很快来到了6月底。

    随着高考时间越来越近,高三班级里的气氛也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那些平时喜欢唱跳rap的男生,现在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变得蔫了吧唧。

    这天中午吃过饭,夏枫、马晓光还有邓文杰,三个人站在教学楼顶抽烟。

    俯视着楼后面来来往往的学弟学妹,马晓光眼神迷茫的问:“枫哥杰哥,你们未来有什么理想吗?”

    “理想啊……”夏枫抽了口烟,笑了笑说:“我的理想已经不重要了。”

    邓文杰呵呵笑说:“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警察,抓坏人;现在的理想是考上一所好大学。至于将来干什么,目前没什么想法。”

    受到他们两人的感染,马晓光忧郁的心情好了一些,抽了口烟笑道:“你们别笑我啊。

    我小时候的理想是当老师,因为我爸说老师是铁饭碗,旱涝保收,假期又多,非常快活。”

    顿了一下马晓光抽了口烟,跟道:“可惜我不是学习的料子,这辈子是没机会当老师了。”

    夏枫龇牙笑了笑说:“那不一定,人生是很奇妙的,不到闭眼的那一天,你永远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邓文杰笑说:“咦,小枫现在说话越来越有水平了嘛。”

    马晓光嘿嘿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杰哥你不知道,枫哥最近可能是天天喝生命一号,水平那是噌噌噌的涨,就没他玩不转的东西。”

    “这么厉害?”邓文杰好笑道。

    马晓光点点头:“嗯嗯嗯,就是这么厉害。

    今天早上还写了一首诗呢,叫什么名来着……

    对,叫《葬爱》。

    杰哥,我念给你听听啊,曾经年少太轻狂,错过很多好姑娘;虽想重新谈恋爱,可惜黄花菜已凉。”

    邓文杰闻言哈哈大笑,“好诗好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