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的1999年 第30章

时间:2020-02-24作者:二将

    “打你?我还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呢!”

    朱翠兰的大嗓门一开口,吕大茂家前屋后的邻居全部都听到了,纷纷看了过来。

    等看到这边打架了,全部跑了过来。

    “怎么啦怎么啦……别打了别打了……”

    “马勒戈壁的,谁也别拦着啊!”朱翠兰牛眼一瞪,跟香肠一样粗长的右手食指在周围邻居脸上一个个的指过去,最后戳到了吕大茂的脸上。

    骂道:“这个老逼样,一天到晚人事不干,尽干没py的事情,自己有老婆,还出去勾三搭四,跟刘丽花那个凑逼,合起伙来欺负我弟弟……”

    本来周围邻居还打算拉架呢,可是一听说是吕大茂出去搞破鞋,被对方找上门来了,一个个自动往后退去。

    而且和刘丽花不同的是,吕大茂作为一个男人,一天到晚好吃懒做不上班,靠老婆累死累活养着,在肉联厂这边是出了名得,结果这还不算,还要出去沾花惹草,这种人真是打死活该!

    此时周围邻居抄着手议论纷纷,而且个个脸上都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巧云怎么找了这么个东西,真是瞎了眼了。”

    “她也是没办法啊,二婚,还带个拖油瓶,本来以为找到倚靠了,哪知道是个好吃懒做的。”

    “我听我家丫头说,巧云大闺女成绩顶呱呱的,在整个秀州都数得上号,可惜摊上这么个后老子,也是苦命的娃……”

    朱翠兰见邻居没有上来帮手,便又开始打吕大茂。

    而本来还反抗的吕大茂,听说朱翠兰是刘丽花的“姑嫂”,做贼心虚之下也只能拼命求饶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你个老逼样,现在知道错了,你爬刘丽花那个骚批床的时候怎么不晓得?”说着朱翠兰一把朝吕大茂裤裆里抓去。

    被抓住“把柄”的吕大茂,发出了一声惨叫声,疼得脸都变色了,哭爹喊娘求饶。

    围观的马晓光和赶过来的夏枫,包括现场男同胞,看到这一幕,裤裆里都是齐齐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朱翠兰使劲攥了一把后便松开了手。按照夏枫的指示,给吕大茂一个深深的教训就行了,而不是要给他肉体造成真正的伤害,包括之前的嘴巴子,她也是收了几分劲的。

    要不然这么多巴掌下去,以她的手劲,吕大茂早就被打晕了。

    当然了,即使如此,吕大茂还是疼的在地上直打滚。

    那是男人的致命要害,抓之则伤,捏之则亡。

    等吕大茂缓过劲来后,朱翠兰抓着他的头发,继续骂道:“刘丽花那个水性杨花的凑表子,在外面搞破鞋就算了,还用我弟弟的名义四处跟男人要精神损失费,跟你这个没脸没皮的狗几把倒是绝配……”

    被抓着头发来回晃荡的吕大茂,本来还沉浸在疼痛中,但是朱翠兰的话却让他犹如五雷轰顶。

    “什么,精神损失费是刘丽花搞的花样?”吕大茂脑海里立刻炸开了锅,随后稍稍一想便知道,面前这个五大三粗的女人说的应该是真得。

    以他对刘丽花的了解,这种事她真得做的出来。

    “不对!百分之百就是她,要不然她老公怎么那么巧,刚好赶回来捉奸呢?

    而且她前段时间跟小王打的火热,打麻将时两个人眉来眼去。

    她一定是想甩了我,同时又想从我身上敲一笔钱,于是就故意泄露风声给他老公,让她老公回来捉奸,这样一举两得!”

    吕大茂之前不过是带进了套路里,脑子一直没转过弯来,此时经过朱翠兰点醒后,立马便想通了其中的关节。

    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证明了他的猜测,刘丽花老公是妻管严,向来都不敢管刘丽花,即使明着给她老公戴绿帽子,她老公也不敢拿她怎么样。

    这次却偏偏吃了熊心豹子胆,跟他要什么精神损失费,这背后没有刘丽花的指点,说给鬼都不相信。

    “马勒戈壁的,这个死八婆居然敢坑老子,老子跟你没完!”吕大茂在心里破口大骂着,一时间也忘记了脑袋上的疼痛。

    这边夏枫看到吕大茂脸上愤恨的表情,估计他应该是想通其中关节了,而且闹的这么凶,邓巧云那边肯定也会收到消息,估计很快便会回来找吕大茂算账。

    想到这里,夏枫示意了一下马晓光。

    马晓光心领神会,立刻给朱翠兰发送了“撤”的讯号。

    朱翠兰接收到暗示后,用手指戳着吕大茂的额头,恶狠狠的警告说:“你这个狗几把的,要是再敢跟刘丽花那个骚批合起伙来欺负我弟弟,我非把你卵汁捏炸掉。”

    说完朱翠兰转身朝路口走去,外面围观的人纷纷让路。

    等上了面包车后,一溜烟的走掉了。

    这边前脚刚走,后脚收到风声的邓巧云赶回来了。

    不仅从左邻右舍口中知道吕大茂在外面搞破鞋的事情,同时也知道了,为什么吕大茂这几天忙着给静静找婆家,原来是为了给他“还债”。

    想到自己每天辛辛苦苦上班赚钱,供他吃、供他穿、供他打麻将,他还不知足,还要和别的女人搞破鞋。

    甚至还要拿自己女儿来给他填窟窿,邓巧云差点没气晕过去。

    邓巧云的性格和她闺女林婉静有点像,不喜欢大喊大叫表达心里的委屈愤怒,在知道事情的原委后,起身默默回家了。

    到了家里,吕大茂正躺在床上“哼哼”呢,见到邓巧云回来了,心虚道:“巧…巧云回来啦……你不要听别人嚼舌头根,这件事是别人诬赖我的。

    你相信我,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铁青着脸色的邓巧云,用怨毒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转头四处找了找,结果看到了碗柜边上挂的菜刀。

    她走过去抄起菜刀,转身冲进了卧房里。

    吕大茂自以为很了解邓巧云的性格,所以这些年才越发肆无忌惮。

    可是当看到她提着菜刀冲进来时才知道,他了解的还远远不够。

    吕大茂吓得亡魂皆冒,举着薄被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

    “巧云呐,不能啊……”

    “啊……来人啊…救命啊………”

    一时间房间里棉絮纷飞,血光迸溅。

    ……

    刚到学校门口的夏枫,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嘶——”夏枫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暗自想道:“难道肾虚了?不应该啊,这都戒了个把月了,最近每天早上都是一柱擎天,没道理啊!”

    “也可能是太高兴了!”夏枫又想到了这个可能。

    根据科学研究发现,人体在极度激动、兴奋的情况下,会分泌一种叫多巴胺的元素,这种元素会刺激到人体的神经系统,产生特殊的快感。

    今天刘丽花和吕大茂被这么一搞,日子肯定很不好过,这样他的小乖乖就能安安心心读书了,等到考上大学,到时候嘿嘿嘿……

    想到这里,夏枫踏着轻快的脚步朝校门走去,口中唱了起来,“是缘是情是童真还是意外,有泪有罪有付出还有忍耐,是人是墙是寒冬藏在眼内,有日有夜有幻想无法等待……”

    跟在旁边的马晓光惊叹的说:“哇枫哥,你还会唱粤语歌呢,太牛逼了。”

    夏枫得意道:“洒洒水啦~爸爸会嘅嘢多呢。”

    “唉唉唉,枫哥,教我两句好不好?”

    “食屎啦你!”

    “什么意思啊枫哥?”

    “哈哈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