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我的1999年 第002章 听妈妈的话

时间:2020-02-14作者:二将

    夏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教室和学校的。

    斜阳下,熙熙攘攘的放学潮,和马路边横七竖八各种小商贩、油炸煎饼摊等,交汇出一幅介于黑白色和五彩斑斓之间的灰色油画。

    记忆中早就被高楼大厦取代的二三层小平房建筑物,如今依然矗立在学校外的马路两边,一排排,就像火柴盒一样,上面还印刷着大红色的红桃k广告语。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陌生,同时又带着熟悉的亲切感。

    这种时空交错的混乱感,让夏枫胃里面翻江倒海。

    过了一段拥挤的路段后,冲到路边对着花坛干呕了起来。

    “呕……”

    马晓光右手掖着书包,小跑着跟上来问道:“枫哥你怎么啦,不要紧吧?”问着的同时,马晓光还伸手拍拍夏枫的后背。

    夏枫摆摆手,示意不要紧。

    擦擦嘴角的口水和眼角的泪水,在马晓光的搀扶下,走到花坛背面坐下。

    习惯性摸了下裤子口袋,没摸到香烟,倒是摸出一个打火机来,“有香烟吗?”

    “有是有,就是……”

    “给根我。”

    马晓光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皱皱巴巴的大前门,撕开锡纸,抽出一根递给夏枫,不好意思的说:“我这个有些呛,怕枫哥你抽不惯。”

    “没事。”夏枫接过叼在嘴上,点着后深深的吸了口。

    辛辣刺激的烟雾,进入嘴巴里后稍作停顿,大部分烟气经过喉咙后从嘴巴和鼻腔里徐徐喷出,少部分烟气则随着呼吸再次进入肺部。

    口腔、咽喉、鼻粘膜、肺等,在烟雾的刺激下,都发出了不适感。

    “咳咳咳——”夏枫忍不住大声咳嗽了起来。

    由于吸的太猛,咳的撕心裂肺。

    “枫哥你没事吧……”刚点着烟的马晓光,吓得赶紧又来拍夏枫后背,“我就说这烟呛,你不信。”

    夏枫又使劲咳嗽了好几声,然后直起身擦擦眼角的泪水,说:“好了好了。”

    马晓光也没坐了,像劳改犯和管教民警谈话一样,蹲在夏枫脚边,右手反手捏着烟屁股,左右看看,确定路过的同学没有看到他,迅速凑到嘴边嘬一口,然后手捂着嘴巴徐徐吐出。

    烟雾从指缝里冒出来,缓缓上升后萦绕在他油光水滑的三七分发型边久久不散,跟他么异能人士发功一样。

    看着眼前这一幕,想到自己花费20年时间打拼下来的一切,就那么成为了泡影,夏枫胃里又开始隐隐的不舒服了。

    重生夏枫当然看过,但是中的主角大多数都是因为现实生活里混得一比吊糟,或者有着各种各样无法弥补的遗憾,重生回来拾遗补缺的。

    可他不同啊,他混的非常好,有房有车有存款,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

    父母双全,身体健康。

    兄弟姐妹和睦相处。

    根本没有什么遗憾需要弥补。

    他不知道老天爷让他重生回来有什么意义?

    难道是老天爷看他过的太舒服了,让他重新体验一遍人间疾苦?

    “哎——”夏枫忍不住再次叹息了一声,“奶奶的腿!”

    正跟做贼似得在抽烟的马晓光,安慰说:“枫哥你就别叹气了,苏小满跟咱们不是一路人,她也不会喜欢你的……”

    “别瘠薄跟老子提苏小满,老子对她没兴趣!”夏枫很不爽的打断到。

    高中时的他确实非常喜欢那个神仙颜值的学霸女孩,而且整整喜欢了三年。

    甚至一度以为,这辈子除了苏小满,再也不会爱了。

    可是等到高中毕业后去了那座纸醉金迷的霓虹城才发现,图样图森破了。

    那边的小姐姐长得可漂亮了,而且多才多艺,说话又好听,个个都是人才。

    而苏小满,也只是偶尔和高中同学聊天时,听到别人提起她时会莞尔一笑,很快便被抛到了脑后。

    至于当众亲她,那不过是个误会罢了。

    前世高考前学校开大会,散会时他想和走在前面的苏小满说两句。

    哪知道走的太急,脚下绊了一下,结果直接扑到了苏小满身上……

    咳咳~狗血是狗血了一点,但他真不是故意的。

    可惜,黄泥巴掉进裤裆里……

    正准备起身走人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声音,“你们看,是夏枫和马晓光~”

    蹲在那里的马晓光,听到动静后抬头一看,一把扔掉手中香烟,急切道:“枫哥快跑,是于海涛他们……”

    不过马晓光喊的有些晚了。

    等夏枫不紧不慢的站起来时,四五个学生仔,已经把他们合围在了中间。

    一个留着中分头、脸上疙疙瘩瘩、身穿黑色耐克经典款运动服,脚踩耐克ACG小脏鞋的废柴,走上前直视着夏枫,一脸恶狠狠的表情道:“夏枫你个王八蛋,竟然敢欺负苏小满,你活的不耐烦啦?”

    夏枫认识这个废柴,他就是马晓光口中的于海涛。

    和他一样,也是苏小满众多舔狗中的一个。

    老子是80年代成长起来的暴发户,也正是因为如此,于海涛拉拢了一些趋炎附势的同学,弄了个可笑的校园帮派,整天在学校里耀武扬威装13。

    夏枫徐徐吐出嘴里苦涩的烟雾,看着面前色厉内荏的男生,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冷笑道:“你他妈再敢骂一句试试,劳资把你满嘴大牙都打掉!”

    面对夏枫冷冽的目光以及毒辣的话语,于海涛胆气一泄,到嘴边的狠话又吞了下去。

    跟他靠着人多势众装逼不同,夏枫是从小学部一路打到高中部的,人家是真牛逼,二中附近的小混混哪个不给他三分面子?

    平常两人“王不见王”还没感觉,今天直面才赫然发现,火车不是推的,牛逼不是吹的,夏枫身上那股子狠辣的气势真不是他能比得了的。

    至于身后的几个家伙,现在已经离了自己1米远,估计夏枫声音再大点,就能把他们吓跑了。

    认识到双方实力差距后,于海涛赶紧给自己找台阶下,“你……你以为我是吓大的。我警告你夏枫,你下次要是再敢对苏小满动手动脚,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们走。”撂下一句场面话,于海涛挥手带着另外几个男生快步离开了这里。

    远远的还能听到解释声,“这边人太多,不方便动手,下次……”

    等他们走远后,马晓光松开握着书包里半截桌腿的右手,抹了把额头并不存在的虚汗,回过头竖起大拇指赞叹道:“枫哥牛逼!谈笑间,宵小退避,樯橹灰飞烟灭。”

    夏枫瞥了他一眼,“你看多了吧。”

    说完夏枫带着沉重的心情,朝印象中家的方向走去。

    “枫哥等等我!那本小李飞刀艳情录借给我看看啊……”

    ……

    这里是苏东省秀州市。

    秀州位于苏东省中部、长江与京杭大运河交汇处,又有着“中国运河第一城”的美誉,诗仙李白曾作诗赞颂: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秀州是也。

    就是那个秀州。

    夏枫家在秀山南港区的南港二中斜对面,一栋70年代的筒子楼里。

    家里算上他,一共有六口人。

    父亲:夏东平,曾经职业赤脚兽医,98年区里兽医站精简人员下岗后,在郊区开了家畜牧药店,同时销售饲料。

    因为专业水平高,再加上当赤脚兽医时结下来的人脉,畜牧店自从开张后,生意一直不错,曾经拮据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前世一直干到2017年才退休。

    平时爱好抽烟喝酒,看武侠,后来又迷上网络,对后宫文情有独钟,是“水鱼”的忠实粉丝。

    口头禅:【听你妈的话】

    母亲:周玉梅,职业家庭主妇,偶尔会到镇上一家裁缝店上上班,补贴补贴家用。

    三峡移民,祖籍川省,脾气火爆,一手周氏十八路鸡毛掸,打遍夏家无敌手。

    大哥夏烨,今年21岁,18岁高中毕业后去了沿海那个被画了圈的小渔村打工。

    前世夏枫过去后,便跟着夏枫一起闯荡华强北。

    性格随夏东平,老好人一个,还是个耙耳朵。

    夏枫是老二。

    底下还有两个收养的姨夫家地一对双胞胎表妹。

    小姨夫夫妻俩早年出车祸去世了,留下两个襁褓中的女儿,被韩枫爸妈接到家里,名字也随了他家姓。

    大妹就夏珂,小妹叫夏小雨。

    今年12岁,上六年级。

    大妹夏珂长相甜美,性格文静,善解人意。

    前世师范毕业后当了小学语文老师。

    也不知道是不是夏东平小时候对她的关心不够,导致缺少父爱,夏柯有点恋父情结,谈了个大学教授男友,年纪比她大两轮。

    夏东平知道后,气得两天没吃饭,坚决不同意。

    不过夏枫重生前,父女俩差不多已经和解了。

    至于小妹,外表看上去跟大妹一样温柔,实际上性格却像夏枫一样彪悍,从幼儿园起,三天一小架,五天一大架。

    到了四年级便打遍小学部无敌手了,开始挑战初中部。

    为此没少挨周玉梅鸡毛掸子。

    当然,成绩也是一塌糊涂。

    前世初中毕业后就没读书了,一直被夏枫带在身边悉心教导,算是他的左右手。

    站在漆面斑驳的淡黄色铁皮门前,夏枫内心里感慨万千。

    久久之后,怀着一丝忐忑的心情,伸手去推门。

    没推开。

    再推,还是纹丝不动。

    “咦?”夏枫看了看锁扣,没上锁啊。

    再仔细一看,有些尴尬,原来是往外拉的。

    夏枫拉开铁皮门,一股猪油香味扑鼻而至……

    ——

    ps:新书发布,求收藏,求推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