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227章 拉锯战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1-09
    林管家顿了一下。

    少爷痛,夫人也痛。

    这和事佬,如何做?

    “夫人,安心会得到少爷的照顾,与情爱无关,无非是少爷想着五年前那一夜的恩情,那一晚的女人,即便不是安心,是别人,少爷也会因此感激涕零的。

    以前少爷不知爱情是何物,误把感恩当做可以延续的感情,可他甚至还因此而伤害了你,他真的很后悔,现在,他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爱,也明白,感激与爱情不同,所以他才会瞒着你,因为他怕自己的行为会给你带来伤害。

    是安心她太有心机,为了要气到你,所以才安排了这些报道,让你可以发现少爷的有意隐瞒,如此一来,你一定会跟少爷产生隔阂。夫人,你真的想要让安心的奸计得逞吗?”

    “如果乔御琛心里真的没有安心,刚刚我这样闹,甚至要离开,他就不会为了安心,而无可奈何了,安心想要的已经得到了,他若真的无心,以后完全可以不再管安心的死活,可是他没有这样做。”

    “那是因为……”林管家欲言又止,偏偏,最真实的真相,不能让夫人知道。

    他拐弯抹角的想要让夫人知道,过去的伤害,全都是源于那一晚。

    如果那晚的人不是安心,是别人,甚至是夫人,悲剧就不会发生,可是……夫人应该并没有办法理解他的话吧。

    这么看来,他刚刚的解释,像是在为少爷狡辩一般。

    看到林管家一脸的为难,安然将手从心口的位置移开:“林管家,我知道你的善意,可是今天真的对不起,这个人情,我卖不了,因为我过不了我自己这一关。”

    林管家叹口气:“夫人,你相信我的为人吗?”

    安然看他,点头:“当然。”

    “若你连我都相信,那你也一定会相信少爷的为人吧。请你相信,这世上,少爷唯一不愿意伤害的人,就是你。他愿意与全天下的人为敌,却绝对不会想伤害你,因为他知道,你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如果可以,真的请你,好好的思量一下你跟少爷之间的这段感情,给他一个机会。”

    安然垂眸,“让我一个人安静的想一想吧。”

    “好,那夫人,我先去厨房看看,让人去准备一下食材。”

    安然点头,林管家离开。

    她目光有些迷离,她也想让自己不要去在乎这些,可是,这世上那个女人能容忍得了自己爱的男人,去找一个他明明口口声声说不爱,明明也知道她有多恨的女人呢?

    如果不爱,就不能远离吗。

    就算安心对他的恩情再大。

    可是他也为了安心,毁了她的人生不是吗。

    她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会每天都麻醉自己,让自己不要在意那些伤害的。

    可她的努力,他似乎完全都看不到。

    她快要痛死了,他也并不在意不是吗。

    这样,要她如何再给他一次机会。

    她愿意为他放下骄傲,可他却根本就放不开安心。

    晚上吃饭的时候,乔御琛来了。

    他一个人在家,越想越不对劲,不能真的就这样分开,所以,他就厚着脸皮开车过来了。

    林管家给他开门,看到他的时候,有些惊讶。

    “少爷,你怎么过来了。”

    乔御琛拍了拍他肩膀,笑了笑:“一会儿,你把门外的保镖都撤走,你也出去,就去一趟医院吧,十点再回来就好。”

    林管家看到他干劲儿十足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我这就去办。”

    “去吧。”

    林管家离开,乔御琛一个人进了屋。

    安然没有什么食欲,可是为了孩子,还是在勉强自己尽量多吃一点。

    乔御琛进来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出了幻觉,把林管家错看成了他。

    直到他走到酒柜里,拿出一瓶啤酒,咕嘟咕嘟的灌了下去,然后走到她对面的餐桌上坐下,让阿姨给他盛饭,她才知道,不是幻觉。

    真的是乔御琛来了。

    “你怎么来了?”

    乔御琛笑:“来陪你。”

    安然有些生气:“乔御琛,你是故意气我的吗?我说过了,我要一个人住。”

    见夫人发起了脾气,阿姨连忙去了厨房,给乔御琛添碗筷。

    乔御琛对她笑了笑:“今晚我不能走了,我喝酒了,不能开车。”

    安然将手中的筷子,一下子就拍到了桌上,声音很响:“林管家,林管家?”

    乔御琛坏笑:“林管家去医院陪你楠楠姐了。”

    “让保镖送你走。”

    “保镖都被我撤走了,这里现在只剩下你,我,还有两个厨房的阿姨。”

    安然气闷:“乔御琛。”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不走,这就是我进门喝酒的原因。”

    安然站起身要上楼。

    乔御琛上前,快步追上了她,挡住了她的去路。

    “先吃饭吧,别饿坏了安安。”

    “你放心,安安今晚不用吃饭,只要吃气就饱了,”她口气不善。

    乔御琛看她:“你说我厚脸皮也好,不要脸也好,我要留在离我孩子最近的地方,我是孩子的父亲,这样不过分吧。”

    “你……”他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你是不是这孩子的父亲还不一定呢。”

    乔御琛苦涩的笑了笑:“你不用为了气我,连这种话都说,我了解你。”

    安然咬牙:“既然你这么了解我,那你就该知道,我说想一个人住,不是在跟你对弈,我是真的……”

    “我都知道,”乔御琛打断了她的话:“可是,即便知道我也不能放任你一个人,因为我不放心。”

    “乔御琛,你别在这里跟我玩儿这种拉锯战,你也别以为,只要等到安心死了,你回来好好的哄我,我就会回心转意了,我不是可以被人随便拿捏的皮球。”

    乔御琛无奈:“如果你真的是就好了,安然,如果你真的这样讨厌我,我可以睡在楼下,孩子已经八个月了,我是真的不放心,我不能错过孩子的出生,所以,别赶我走了好吗?”

    安然看着他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心里觉得心疼,脑子里觉得气愤。

    “所以,让你不去管安心,就真的这么难?”

    提到安心,乔御琛再次沉默。

    安然无语的侧头一笑:“每次只要一提到安心,你就会装沉默,你以为,沉默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吗?你可以对安心负责,为什么就不能对我仁慈。”

    她最后一句是用的吼的。

    乔御琛看向她:“我……”

    安然等着他的答案,可是他却没有说出口。

    安然叹口气,转身往楼上走去,“今晚你想住在这里就住吧,别上楼来,我不想见到你,我怕看见你,会气的消化不良。”

    她说完上楼,乔御琛站在楼梯口没有动。

    听到客厅里没动静了,厨房里的阿姨小心翼翼的端着碗筷出来:“少爷。”

    “把夫人的晚饭给她盛好,送到楼上去,照顾她吃完。”

    “好的,我这就去。”

    安然前脚进屋,不到三分钟,阿姨就把晚饭端了上来。

    她本想着不吃了,可阿姨软磨硬泡,她只好将一碗饭都吃光,这才让阿姨端着空碗下楼去交差了。

    可能是心情不好的缘故,平常觉很多的她,今天却觉得并不困。

    她端着一杯温热的水来到窗户边坐下,不远处,两排延伸到海岸边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亮了起来。

    她坐在这里,心里发闷。

    他就在楼下,可是,她却见不得。

    这种感觉并不好。

    没多会儿,门口想起了敲门声。

    安然侧头往门边的方向看去,“谁?”

    “是我,”乔御琛的声音响起。

    “我可以进来吗?”

    “不可以。”

    安然重新将目光落向窗外。

    “那……你能到门边来坐吗?”

    安然没有动,也没有做声。

    乔御琛等了片刻后道:“我想给孩子念故事,我怕你离我太远,他听不到。”

    安然眉心微微皱起,手不自觉的抚摸到了肚子上。

    小家伙适时的踢了她一下,她浅浅的对着对子抿唇笑了笑。

    “我们安安想要听爸爸讲故事?好,那妈妈就依着你。”

    她声音不大,门口的乔御琛自然不会听到。

    她走到门口的位置,席地倚靠着门坐在地毯上。

    又过了很久,乔御琛的声音再次试探性的响起:“安然?”

    “念你的故事吧。”

    听到她的声音在门边响起,乔御琛抿唇笑了笑,也在门边席地而坐,倚靠着门,拿起一本书翻开。

    “安安,爸爸给你讲故事,今天,我们讲大闹天宫的故事,开始了,孙悟空在天上做官,一天,他和小仙们喝酒时,知道了‘弼马温’是个很小的官。他非常生气,丢掉管帽……”

    安然的头依靠在门上,手自然的轻轻的来来回回的抚摸着肚子。

    故事讲了二十分钟才讲完。

    乔御琛将故事书合上,靠在门上轻声问道:“安安,爸爸请你帮个忙,你能帮爸爸,好好哄哄妈妈,让妈妈不要生爸爸气吗?爸爸做错了事情,可是又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妈妈消气,所以……”

    “只要,”安然打断他的话:“只要你断绝跟安心的往来,我就原谅你。”

    她把话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只要他开口放弃,她就妥协,这是她最后的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