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225章 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1-09
    精彩无弹窗免费!

    乔御琛凝眉,立刻道:“压住。”

    “我已经压了一些,可是微博上,还是不停的有人在转发,因为有太多的大v转发,所以……”

    乔御琛握拳,挂了电话,转身发动车子就往医院去。

    他气冲冲的进了安心的病房。

    饭菜还放在桌上,并没有动。

    安心在昏睡。

    听到开门声,她微微睁开眼。

    见是乔御琛进来了,她眼神间闪过一抹惊喜,慢慢的坐起身。

    “御琛……”

    乔御琛上前,双手握住她双肩:“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什么直到现在,你还要将坏事做尽?”

    安心不解的看向他:“御琛,你在说什么。”

    “你心里很清楚。”

    “我不清楚。”

    “呵,你现在还敢装模作样?报道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报道……”安心嘴角有些发干,望着他:“如果我说不是我,你会相信吗?”

    “当然不会。”

    “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不是我,你愿意相信就相信,不信就算了,”她眼神坚定。

    “那个知情人到底是谁。”

    安心握拳:“起码现在,我不会告诉你。”

    “你……”他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

    她吃痛,半天都没能爬起来。

    安心躺在那里呵呵笑了起来:“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你却选择不相信我,随便你吧。”

    乔御琛转身冷眼看着她,转身离开。

    安心躺了半响,费力的拿起手机,随手按了11位数字的号码。

    电话良久才接通,“报道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那头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是我又如何。”

    “谁让你自作主张的。”

    “你还不是一样,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泄了我的底牌吗。”

    安心握拳:“跟你合作的时候,我的病还没有复发,可是现在……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安心,别跟我打什么感情的牌,我不吃这一套,你的死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之所以会把这件事儿报道出来,就是对你私自行动做出的惩罚。

    而且……你就不该指责我,而是该感谢我,你不是想要让你的妹妹痛苦吗,不通过报道让安然知道这件事儿,你以为,乔御琛会自己告诉她吗?”

    安心喘息的声音有些沉:“以后,不要再私自行动,不然,我会把你的身份告诉乔御琛,到时候,你也会倒霉的。”

    “我应该是你手里最后的底牌了吧,安心,我很确定,你不敢这么做,以后,不要再贸然给我打电话,不然,倒霉的人不只有我,明白吗?”

    女人说完,就将电话挂断。

    安心凝眉,这个该死的女人,早晚有一天,会被乔御琛抓到的,只不过这一天,她大概是看不到了。

    乔御琛回到家,安然已经醒了,不过还躺在床上。

    他不确定安然有没有知道这件事。

    他进去的时候,安然笑嘻嘻的看向他:“回来啦。”

    “怎么醒了?醒了很久了吗?”

    安然起身,将自己的头发束起:“醒了不到一个小时,我最近睡一会儿就要去上洗手间,我觉得,以后我可以住在洗手间里了。”

    “我刚刚出去了一趟。”

    “嗯,我知道。”

    乔御琛看她,有些迟疑。

    安然耸肩:“我醒来的时候,你不在家,我就猜到了。”

    她看着他,一双眼睛,圆滚滚的有神,“我有些饿了,要下楼去吃点东西,你应该有很多公事要处理吧,你先忙你的吧,就别管我了。”

    乔御琛嘴角淡淡的扯起一丝弧度:“好。”

    安然撩开被子下床,两人一起下楼,一个走进了书房,一个去了厨房。

    她关厨房门的时候,看到他落寞的背影,眼底带着一抹失落。

    厨房阿姨问道:“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她回神,转身对阿姨道:“阿姨,给我准备点不含糖的糕点,我有些饿了。”

    “那夫人等我一些,我这就给您准备。”

    书房里,乔御琛的手机催命般的响了起来。

    是叶知秋打来的。

    他将手机接起,电话那头立刻传来叶知秋的暴戾声。

    “乔御琛,我真是看错你了,你们乔家人都这么没良心吗,亏我还跟安然说,你看起来很可靠,可你竟然背着她,再去跟安心勾搭。如果你这么放心不下安心,干嘛还要来招惹安然,你知不知道,安然她已经……她……”叶知秋说着欲言又止,烦躁了起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我去见安心,跟别的没有关系,只是……有些苦衷。”

    “少他妈的用苦衷来跟我说事儿,这世上谁活着还能没有点苦衷,如果有了苦衷,就要去跟前女友牵扯不断,那这世上就没有什么道理可以讲了,乔御琛,我早就告诉过你,如果不能对安然负责,就不要招惹她。

    这个蠢货,是个打碎了牙也会往自己肚子里咽的人,你这样,让她情何以堪,你真的是要帮安然报复了安心后,再转身帮安心报复回来是吗?你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如果可以,没有人比我更想保护安然,如果不是无可奈何,你以为我会这样吗?”

    乔御琛的声音里透着沉闷。

    叶知秋凝眉:“发生什么事了。”

    乔御琛一手接电话,一手支着额头。

    “有些事情,我也跟你说不清楚,我只能告诉你,我无心伤害安然,给我一点时间,我会争取把所有的伤害降到最低。”

    叶知秋听乔御琛这么说,就更觉得不对劲了。

    他纳闷道:“真是没想到,堂堂北城的神话缔造者乔御琛,也会有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也只是个人,”乔御琛微微叹息一声:“你是先给我打的电话,还是先给安然打的?”

    “给你,一看到新闻,我就气的热血冲头,直接给你打电话了,安然现在情绪怎么样?”

    “我不确定她知不知道这件事儿。”

    “所以,你没有告诉她?”叶知秋有些惊讶。

    “我说不出口,我怕她会误会。”

    “你不说,她才会误会,等一下,你不会连安心病情复发的事情也没有告诉她吧。”

    乔御琛凝眉:“的确……的确没有。”

    叶知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你可真是……你以前不会没谈过恋爱吧?保护一个人的方式,不是把什么事儿都瞒着她,而是要坦白,如果你连坦诚都做不到,这段感情里就存在欺骗,你觉得这世上,哪个女人能忍受得了自己的丈夫欺骗自己?”

    乔御琛侧头望向窗外,安然不知什么时候,又坐在了院落里的躺椅上,正在看着手里的点心发呆。

    “我知道了,先挂了吧。”

    “诶,别挂了呀,你得跟我表个态,你绝对不会伤害那个蠢蛋,不然……我虽然在商场上干不过你,但为了安然,我可是会跟你拼命的。”

    “我若告诉你,伤害她的每一分每一秒,于我而言,也是在剜心剔骨,你信吗?”

    听乔御琛这样一说,叶知秋瞬间无语。

    “我只是有些担心她,总之,你别被安心套路了,如果因为安心而失去了你现在拥有的,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这一点,我也相信。”

    “好,既然这样,那我挂了。”

    乔御琛将手机放到桌上,起身出了书房。

    来到院落里,走到安然身边。

    安然正在晃神,见他出来,她笑了笑,随手端起了小玻璃茶几上的蛋糕,吃了一口。

    “你怎么出来了?”

    乔御琛扯过一把椅子,在她身侧坐下。

    “蛋糕好吃吗?”

    安然想了想,点头:“嗯。”

    乔御琛往前凑去,直接在蛋糕上啃了一口,看向她,“不甜,阿姨是不是给你拿错了。”

    “是我自己要的无糖的。”

    “嗯?最近改口味了?”

    安然淡淡一笑,又吃了一口蛋糕。

    “我不爱吃甜食,”她看他:“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

    乔御琛愣了一下:“可是,你从前……”

    “在监狱里的时候,楠楠姐告诉我说,如果你心里觉得苦的时候,想哭的时候,就吃一颗糖,糖很甜,吃了以后,心里甜甜的,就不会觉得委屈了,所以,我就把吃糖养成了一种习惯,其实,我根本就不爱吃甜食。”

    乔御琛眉心紧蹙。

    以前,在御香海苑的时候,他经常看到她大把大把的吃糖。

    阿姨总是会在清晨,从她房间里清理出很多的糖纸。

    那栋别墅的每一个房间里,柜子上,都备着糖果。

    想到她过去因她承受的每一份委屈,每一份痛苦,他都觉得后悔和难过。

    她说完,见他陷入了沉思,她继续道:“甜食,我已经戒了有一阵子了,可是……最近,我又有些想吃了。”

    乔御琛凝眉,她都知道了。

    “我不是故意想瞒你的。”

    安然浅笑,将视线从他脸上移开,看向天空。

    “安心她活不久了,你再给我一点时间,不会太久,等她走了,我就……”

    蔚蓝蔚蓝的,没有一丝云朵呢。

    “乔御琛,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安然没有看他:“我打算自己回御香海苑去待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