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221章 那天晚上的女人是谁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1-09
    乔御琛顿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在平安医院等你。”

    安心说完,就直接将电话挂断。

    乔御琛立在原地,眉心带着一抹疑惑。

    林管家纳闷:“少爷,怎么了吗?”

    乔御琛沉思片刻,看了林管家一眼:“你照顾好夫人,我去一趟医院。”

    林管家点头:“好的,少爷。”

    他回身走到餐桌边:“资本家太太。”

    安然看他。

    他笑了笑:“我要去一趟医院。”

    “现在?发生什么事了吗?”

    “具体的我也不确定,得去医院看看才能知道,你好好吃,多吃一点,我会早点回来给孩子讲故事的。”

    安然笑了笑,点头。

    他上楼换衣服后,林管家将他送出了门。

    乔御琛开车离开后,林管家回来,安然已经放下了碗筷,表情有些沉闷。

    林管家上前,“夫人,怎么不吃了。”

    她勉强的笑了笑:“我吃好了。”

    “可是你好像也没吃什么,少爷若是知道了,该担心了。”

    安然看他:“林管家,电话……是安心打来的吧。”

    林管家咽了咽口水,没做声。

    “的确是,这么说来,是安心把乔御琛叫走了?”

    “夫人,现在少爷的心里,已经没有安心的位置了,他已经知道了安家人包括安心的真面目,早就对她没有任何感情了。”

    安然耸肩,也没有多说什么,只道:“嗯,我相信他。”

    林管家看着夫人的表情:“夫人,我再帮您盛碗汤吧。”

    “不用了,我是真的吃饱了,林管家,你去忙吧,我上楼去躺会儿,身子有点儿沉。”

    “那……我送夫人上去。”

    安然无语:“我真没事儿,你忙你的吧。”

    她起身,自己慢悠悠的走上楼。

    回了房间,她坐在床沿上。

    乔御琛怎么会那么匆匆忙忙的就离开了呢?好奇怪。

    他已经好久没有被安心左右过了。

    她心情很是烦闷,掏出手机,拨打了叶知秋的电话。

    叶知秋那边传来很轰鸣的音乐声,应该是在酒吧。

    安然道:“在喝酒啊。”

    “是啊,寂寞的不得了,”叶知秋坏笑:“你要不要来陪我呀。”

    “不去。”

    “嗯?怎么情绪听起来不是很好呢。”

    “最近,乌苏没有再去搅和你的生活吧。”

    叶知秋凝了凝眉:“好好的,怎么又提起她了呢。”

    “那看来是没有,”安然笑:“她没来恶心你,我也就放心了。”

    “你呀,就好好的养胎,别每天没事儿想东想西了行吗,我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儿,都答应过你了,不会啃回头草,就绝对不会,放心吧。”

    安然呵呵的笑了两声。

    叶知秋想到什么似的道:“对了,我过几天要去一趟美国,探望雷雅音。”

    “真的吗?”安然有些惊喜:“雅音同意了吗?”

    “是她邀请我过去的,她前段时间拜托我,做她孩子的父亲,吓了我一跳,后来才说,她是希望生孩子的时候,我能去陪她,然后每年都抽时间去看一眼孩子,骗骗孩子,让孩子知道他有父亲,不过是因为工作太忙,一直在中国忙事业。”

    安然听到叶知秋这么说,想到乔御仁,心里微微有些发涩。

    她没有作声,叶知秋挑眉:“这位女士,我这么说,可不是为了让你难过的。”

    “我知道,我就是觉得,雅音有些可怜。”

    雷雅音知道自己怀孕时那一副幸福的模样,她依然记忆犹新,可是才几个月的时间而已……

    “这世上活着的人,有几个不可怜的,你不可怜吗?我不可怜吗?大家都很可怜,别想太多,我这次去,会好好开导开导她的。”

    安然抿唇:“嗯。”

    “你没事儿吧,怎么听起来,情绪怪怪的呢。”

    安然笑:“没事儿,就是有些想你了,给你打个电话,行了,我要休息一下了,你玩儿吧。”

    “有事儿打电话。”

    “知道了。”

    挂了电话,安然闷闷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

    不要想太多,没事儿的,乔御琛一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

    他不会伤害自己的。

    这么一想,安然点了点头,起身去洗澡,出来后就坐在床上看书。

    唯有文字,能让她安静下来。

    乔御琛来到医院后,找到了安心的病房。

    推门进去的时候,她正在输液。

    他上前,看了看挂在上面的液体。

    跟一年前她病重的时候输的液体一样,看来……这次不是苦肉计。

    他看着她,没做声。

    安心闭着眼睛就开始哭了起来。

    眼泪大串大串的从眼缝里挤了出来。

    “御琛……我害怕,我真的要死了吗,我不想死,你救救我,我真的不想死。”

    乔御琛沉声,能救她的人,只有安然。

    他绝不会让安然,再为安心做任何割舍。

    “这一次,我只能说一声无能为力了。”

    “安然可以救我的,她可以的。”

    “我绝不会再让安然做这种手术,而且,安然现在还怀着孕。”

    “孩子,你们以后还会有的,可是如果安然不救我,我就会死。”

    听她这么说,乔御琛眼神里冷了几分,当真是自私的可以。

    “上次,你不是说宁可死也不想要安然的肝脏吗?”

    安心急道:“我只是说的气话。”

    “可我没有把那些话当成气话来听,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才接受了移植手术一年,就出现这样的情况,看来,是老天爷容不下你了。”

    安心握拳:“所以,你是下定决心不管我了?”

    “我不是你的救世主,你也不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所以……你没有理由来要求我救你,今天我之所以来这里,你很明白我的目的,说吧,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那个晚上的女人不是你,是什么意思?”

    安心冷眼看向他,勾唇:“既然你都已经不管我的死活了,那又何必来问我?”

    乔御琛冷笑:“既然你不想说就算了,反正你这何种满口谎言的女人说出来的话,也不见得有可信度,今天我匆忙赶来,就当是最后一次被你骗了,从此以后,你好自为之。”

    他说完,转身就走。

    安心凝眉,用力的怒吼了一声,“啊……”

    乔御琛没有停留,已经走到了门边。

    安心喊道:“那天晚上,你睡的女人,不是我。”

    乔御琛拉开门的手收回,回头看向她,抱怀。

    这个女人这又是玩儿的什么把戏。

    以她现在的立场,除了那天晚上的事情还能要挟住他,她也没有别的筹码了不是吗。

    “你到底打的什么算盘。”

    “我已经命不长久了,你觉得,我还会有什么算盘。”

    乔御琛走回两步,看向她:“你说那天晚上的女人不是你?”

    “没错,不是我。”

    “呵……”他冷笑。

    安心垂眸:“那时候,我从来没想过,会跟你有任何瓜葛,只是……忽然间机会就来到了我的眼前,我抓住了,所以,就成了你的女朋友。”

    乔御琛一脸的玄寒,看得她连骨缝都觉得凉:“把事情的始末,给我说清楚。”

    “那天晚上,我睡的迷迷糊糊的,我舅舅忽然来到我家,把我叫醒,他连夜把我带到了一栋别墅门口。去的路上,他跟我说,要让我做你的女人,妻子。

    那时候,我只在传闻中听过你,你是多少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男人。能够做你的妻子,我当然求之不得,所以,我舅舅说完,我立刻就同意了。

    他说,你中了那种药,要我去配合,只要我乖乖配合,你会对我负责的。可是我进入你房间的时候,你正在昏睡,根本就没有碰我。

    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只是既然去了,总不能空手而归,所以,我就一直在那里照顾你,等到你清醒的时候,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对我说‘对不起’,我知道,你可能误会了什么。

    所以……我就将错就错,承下了你的歉意,在那之后的事情,顺利的出乎意料,我一直都以为,我真的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我甚至认定,我们一定会结婚,可是没想到……四年,你竟然没有娶我。”

    她说着,就哭了起来。

    “你今天说出这个的目的是什么?”

    “你,”她深吸口气,咬牙坚定的看向他。

    “我?”乔御琛凝眉:“你说你的目的,是我?”

    “没错。”

    在他看来,如果她的目的真的是他,就不会说出这份真相了。

    “我说过的,你终究,还是会回到我身边的。”

    乔御琛讽刺一笑,“既然五年前,我没有亏欠过你什么,那我现在又为什么要回到你身边?现在到底是你在说疯话呢,还是你觉得我疯了?”

    他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有些纳闷。

    五年前的那天晚上,记忆是那样的深刻。

    他分明跟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如果这个女人不是安心,那又会是谁呢?

    “我没有在说疯话,你也没有疯,”安心眼睛里默默的掉出了泪珠:“如果你知道……如果你知道,那天晚上的女人是谁,就会明白,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她说完,用左手擦掉了眼上的泪水,近乎恶毒的看向他。

    乔御琛看着她的眼神,凝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