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147章 我真的很讨厌你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0-22
    “安然,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人到底有多讨厌,你真的很讨厌,你知道吗,”雷雅音说着,哭出了声音。

    她跌坐在地毯上,捂着脸:“我真的很讨厌你,讨厌你为什么能够死死的拿住那个男人,讨厌你为什么要在我之前拿走他的心。

    你哪怕……哪怕给我留一丝缝隙,让我能够钻进他的心里,我都会努力,拼命的不放弃。可是为什么……你要把他的心封的死死的,让我即便化成水也融不进他的心里。

    我是雷雅音啊,我是骄傲的活了二十多年的雷家大小姐,为什么,为什么全世界的男人都可以对我伸出手,只有他乔御仁不能。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就非他不可,我也恨他,为什么就非你不可,我更恨你,为什么这世上会有一个你。

    我真的恨你,恨……可是……可是我一看到你,就不知道该怎么恨了。因为……因为是你先认识他的,是你先跟他走过了那么多年的青葱岁月,我算什么?明明我才是后来者,我有什么资格恨你。

    从前在美国,我不知道他的过去,所以可以肆无忌惮的勉强他,骚扰他,纠缠他,可是现在……我不能了,我再也不能无动于衷的去接近他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你知道吗。”

    安然沉默,未语。

    “因为……昨晚,他告诉了我,你们的过去。听了你们的故事,我还怎么介入你,怎么坚持,怎么爱?可是不爱,我也做不到,或许乔御仁对我真的不走心,可是我对他,是用了十分的真心的。

    安然,没了乔御仁,我这辈子,可能就再也没有爱人的能力了,你知道吗?我是因为害怕,所以才想要逃避,因为逃避,才能让我可以不去想他。”

    安然表情凝重了许多,她走过去,蹲在她身前,双眸中带着莹莹的亮光。

    “你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不要想别的,嫁给他,乔御仁这个男人,只要娶了你,就会一辈子跟你在一起的。”

    “可他现在也已经没有了爱我的能力,他不会爱我。”

    “可你爱他啊,如果连你都不爱他,那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人爱他了,你的爱或许没有办法温暖他,可是慢慢的,感动也会变成亲情的,爱情的最终归属,不就是把彼此,变成自己可以依靠的亲人吗?”

    雷雅音心里有些痛,沉默片刻后摇头:“我做不到,我怎么能让他因为我,变的更痛苦。”

    “那就只剩下第二条路了,远离他,跟他保持距离,或许,一年两年你很难遗忘他,但慢慢的,心里的伤口会结痂脱落的,疤痕虽然一辈子不会消失,但你却可以在某一个时刻,想起这个人时,只觉得……不痛不痒。”

    “我现在正在走第二条路。”

    “代价是毁了自己的人生?”安然温柔的握着她的双肩:“你的人生,比任何人的都金贵,别用这种方式来伤害自己,好吗?”

    雷雅音吸了吸鼻子,伸手抱住了她。

    安然轻轻的拍抚着她的后背:“如果你害怕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会胡思乱想,就继续来公司上班吧,转移了注意力,人或许会轻松许多,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别的方式,总之,别再像今晚这样了,你这样的行为,伤害的,只是那些在乎你的人。”

    “我会好好考虑的。”

    安然从房间出来,乔御琛就在门边等她。

    “怎么这么慢。”

    “聊了一会儿。”

    “我刚刚听到了哭声。”

    “哭出来,她心里才能好受一些。”

    乔御琛看她:“原来,你知道这个道理。”

    “嗯?”

    “既然知道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一些,那你为什么从来不哭?是你真的很能忍?”

    她笑:“我不喜欢哭。”

    “我听叶知秋说,你以前是个爱哭鬼。”

    她蹙眉:“叶知秋什么时候跟你说这种废话了。”

    “那次他跟你聊天,我无意间听到了。”

    她撇嘴一笑:“哟,原来我们的乔少也会听墙角啊。”

    “别跟我转移话题,你不哭,是在故作坚强,还是觉得,不值得在我这样的人面前哭?”

    她抿唇,淡然的笑了笑:“那些坏蛋,畜生们都可以笑嘻嘻的活着,我这种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的人,为什么要哭?我不哭,是因为我的骄傲和坚持。”

    她说完叹口气:“这种无聊的话题以后能别再讨论了吗?很没意思,我现在真的很饿了,回家吧。”

    她说完,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乔御琛挑了挑眉,没有说什么。

    回家的路上,安然给叶知秋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没事儿了,让他不必担心。

    “不担心,我现在比较担心我自己。”

    “你自己又怎么了?”

    “我呀,”叶知秋看了一眼身边在买醉的男人,不爽:“本来该跟辣妹们喝酒的时间,却在陪着一个买醉的男人干坐着,哎哟,我心里这郁闷。”

    安然无奈一笑:“他去干嘛了?”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除了我哥跟乔御仁,你还会有耐心陪男人喝酒?我哥那么励志向上,才不会没事儿跑去酒吧买醉呢。”

    “大姐,你太威武了。”

    安然抿唇:“不聊了,你继续担心你自己吧。”

    “哎哎哎,是不是哥们儿啊,你不帮我说说他呀。”

    “我不是你哥们,还有,自己愿意自甘堕落的人,别人打不醒,他都把雷雅音害成那样儿了,还好意思颓废,我懒得说他,你自己陪他吧,挂了。”

    她说完,再不啰嗦的将电话挂断。

    “你对乔御仁这么绝情,他大概要伤心欲绝了。”

    安然叹口气,没有说话,头向后枕去。

    “怎么,后悔了?”

    她看他:“你能别说话阴阳怪气的吗。”

    “我什么时候阴阳怪气了?”

    “经常,”她表情淡淡的:“只要跟乔御仁车上关系的事儿,你就酸我,有意思吗?”

    “挺有意思的。”

    她白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

    两人回到御香海苑,一进门,安然就有些后悔了。

    她饿了,早知道还不如去金沙湾呢。

    起码进门就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了。

    她换了鞋,先钻进了厨房,从冰箱里找到了能用的材料,下水煮了两碗面。

    吃过饭后,两人各自上楼洗澡。

    出来的时候,她本来打算给雷雅音打个电话的,结果手机都还没拿到,就被他生扑了。

    办完事儿,都已经快十一点了。

    她怕自己会影响到雷雅音,索性也就不打电话,先睡了。

    与往常一样,等到乔御琛睡着后,她起身去浴室吃了一粒药,这才回来。

    黑暗中,乔御琛睁着眼睛,心里五味杂陈的。

    虽然知道她吃的并不是真正的药,可他心里还是觉得很恼火,很介意。

    他想要的,无非就是让她给他生一个孩子。

    毕竟,她是自己的妻子,这也是责无旁贷的事情。

    可她竟然这么的不愿意。

    他叹口气。

    他必须要赶紧努力的播种了。

    不把孩子生出来,他总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就好像……这份婚姻没有上保险一般。

    虽然用孩子困住她的手段有些卑鄙,可他也不在乎这么多了。

    只要能把她留在身边,他愿意卑鄙。

    第二天去了公司,她正在忙着,楼上打来了电话,让她去跟着一起开会。

    她知道,既然是需要她参与的会议,那就一定是跟旅游项目有关的。

    幸好,她在从凉城回海城的飞机上做了一下功课。

    会议比想象中的简单,乔御琛让她跟大家讲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供专业的人员去分析和采纳。

    讲完后,她站在原地看向乔御琛。

    乔御琛对她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可以了,你先去我办公室等我,一会儿我有事儿要跟你谈。”

    安然抿唇,点头:“好的乔总。”

    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可是安然还是在很好的守着规矩。

    她从会议室离开,去了他的办公室。

    她走到他的座位上坐下,这还是她一次坐他的办公椅呢。

    她随手拿起了一份资料。

    上面有很多内容,都由乔御琛做了注释。

    这样一看,一份文案很容易的就能够被解读了。

    她挑眉,资本家到底是资本家,脑子比一般人好使。

    她估计再学十年,也到不了他这程度吧。

    正在心里默默夸赞着他,桌上一份文件下忽然传来叮叮叮的声音。

    她随手将文件拿开,才发现,原来是他没有带手机。

    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字时,她凝眉片刻。

    跟踪照片?

    什么跟踪照片?他在跟踪谁吗?

    本来不想多管闲事的,可是好奇心趋势,她还是随手点了一下。

    接着,信息内容出现。

    的确是一张照片。

    照片里的男人穿着她无比熟悉的囚服,被打的鼻青脸肿,躺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她犹豫了一下,将对方的脸放大,仔细辨认,最后心里一惊。

    这不是安心的舅舅,路阳吗?

    乔御琛怎么会收到这种照片?跟踪又是什么意思?

    路阳他……为什么会被打成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这一幕,莫名的熟悉。

    还在找”撒旦总裁,别爱我”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