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141章 为别的男人流过孩子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0-22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然沉默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可是她的脑子却在告诉的运转,把柄?

    她握着自己什么把柄?

    她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是怕别人知道的吗?

    这么一想,她冷冷的扯起嘴角:“如果说我不在意呢?”

    “你是不在意,可我就是猜不透,如果御琛知道,他正在全力维护的妻子,其实是个荡妇,年纪小小的,就为别的男人流过孩子,你觉得,他会如何?是高兴呢,还是……”

    安然眼神已经冰冷了许多。

    她看着安心,心里满是愤恨,这是她心里最不想被揭开的伤疤。

    那个没能来到这世上的小生命,那个甚至没有人知道的小生命,安心却知道。

    当年她流产的事情,只有打她的几个狱警才知道。

    这意味着什么,她心里很清楚。

    安然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向安心。

    “安心,你给我听好,如果你敢乱说话,我就会把安家拉下地狱,你别忘了,这事儿,还是有溯可查的,你应该也不想让你们雇狱警打我的事情被曝光吧。”

    “那你就别再得意了,不然我可不介意跟你鱼死网破。”

    “你尽管试试看,鱼死网破这个词儿我也很喜欢,现在我是乔御琛的妻子,我巴不得他跟我离婚,这样,我就可以从帝豪集团分到很多的财产,自立门户。

    而你……就算嫁给了乔御琛,也是个抢你妹妹老公的男人,你这辈子也摆脱不了身上的一身脏臭了。”

    安然说着,也一脸虚伪的笑了起来:“要鱼死网破吗?那就来吧,我绝对奉陪到底。”

    她说完,邪魅的挑眉,拿起自己的手包和大衣往门口走去。

    安心咬牙,眼神中带着一抹愤恨。

    不行,只让御琛爱上安然的确不是时候。

    最好的报复,是他们相爱的时候,把他们拆散。

    她握拳,下巴扬起,安然,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你给我等着。

    乔御琛看到安然往门口去了,跟身边的人打了一声招呼,就跟了出去。

    安然刚出大门,就遇上了从洗手间回来的傅先生。

    两人在门口遇到,对望一笑。

    傅儒初走了过来:“你这是要去哪儿?”

    “里面有些闹,我想先回去了。”

    “你自己?”

    安然猛的想到,对了,还有乔御琛。

    她尴尬的笑了笑:“他在忙。”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傅先生,我自己一个人回去就可以了,里面这种场合,你应该会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他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其实不是很喜欢进这种场合,款捐完,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做了,你在这里等我,我进去拿衣服。”

    他话音刚落,乔御琛已经跟了出来。

    见傅儒初的手搭在安然的肩膀上,他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

    他上前,搂住了安然的腰,看向傅儒初。

    “傅总怎么也出来了。”

    “去洗手间,正好遇上了安然,想着要送她回家呢。”

    乔御琛侧头看向安然:“你这小调皮,怎么好麻烦傅总呢。”

    安然脸皮麻了一下,小调皮?

    她在心里叹口气,这戏做的,让她有点儿起鸡皮疙瘩。

    乔御琛在她太阳穴上亲吻了一下:“傅总,我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正好也打算要走了,安然就不劳烦你去送了,我自己带她回家就好。”

    傅儒初看向一脸为难的安然,挑眉:“也好,那你们路上小心点。”

    安然对傅儒初点了点头:“傅先生,今天谢谢你了。”

    “不必跟我客气,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吧。”

    安然笑了笑,被乔御琛搂着腰带离。

    两人出门上了车,又是一阵低气压。

    司机一阵头疼,乔御琛声音清冷:“去御香海苑。”

    “是,乔总。”

    司机发动车子离开。

    安然将衣服往一起拢了拢,乔御琛道:“暖气开大一点。”

    “是。”

    司机连忙照做,安然看了乔御琛一眼,他正冷着脸看前方。

    她将视线收回。

    乔御琛不冷不热的道:“傅儒初对你告白过?”

    安然看他,紧张了一下:“什么?”

    “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他喜欢你这种话?”

    “没有,”安然撒谎,只是因为不想让他为难傅儒初。

    “这个男人对你有意思。”

    “谁说的。”

    “男人的直觉说的。”

    安然笑:“男人的直觉往往都不怎么好用,不然,四年前我就不会坐牢了,你的直觉不是告诉你,我是坏蛋吗。”

    “四年前,我没有用直觉,所以才做了错误的决定。”

    “错误?”安然想到今晚安心的话,犹豫了片刻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我是无辜的?毕竟当年那件事儿,在场的只有我跟安家人,安家人的说词是一致的,我记得你一开始并不相信我,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信我的?”

    “从我认识你,慢慢的了解你开始,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应该是无辜的,现在你还觉得我的直觉不好用吗?”

    安然无语一笑,直觉……直觉。

    “如果你的直觉出错了,它告诉你,我是坏人呢?你还是会伤害我对吗?所以,我是不是得感谢你的直觉?”

    乔御琛看向她:“你该感谢,你当初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安然凝眉:“什么?”

    “出狱后,找到我,并跟我提出要契约结婚。是因为跟你的相处,我才开始慢慢的相信,你是个好姑娘,当年,是我错了。”

    安然转头看向窗外,心里觉得好委屈,太委屈了。

    曾经,她的人生,被一个跟她素未谋面的人给毁了。

    现在,她的人生,却竟还是需要由这个人来拯救,来改变。

    笑话,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回到御香海苑,司机就先离开了。

    安然进屋后就去了浴室,卸妆,洗澡。

    她出来的时候,乔御琛不在房间。

    她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本打算看看新闻的,结果,手机里显示有一通未接来电,是叶知秋打来的。

    他给叶知秋回了过去。

    “知秋,你给我打电话了?”

    “你什么时候走的,也不跟我说一声。”

    “刚到家洗完澡,你还在那里?”

    “废话,算了,我也要走了,那位雷大小姐,又去我那儿了。”

    “雷雅音又去你那儿干嘛?不会是又要买醉吧,她跟乔御仁又谈崩了?”她头疼,真是白给她制造机会了。

    “谁知道呢,她刚刚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陪她喝杯酒,我问她为什么不找你,她说乔御琛生你气了,你恐怕出不来。我问你,乔御琛为什么生你的气?不会是又因为安心闹事儿了吧。”

    安然笑:“没有,安心现在已经影响不了我和乔御琛之间的事情了。”

    “那是怎么回事。”

    “可能……是因为御仁,或者傅先生吧,我也不太知道,反正他这个人,一向神经兮兮的。”

    “吃醋?”叶知秋嘶了一声:“不会吧,这个男人吃的哪门子醋,他不是不喜欢你吗。”

    叶知秋说完,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乔御琛也是男人,面对安然这种美人儿,他有可能会完全不心动吗?

    “安然。”

    叶知秋忽然的严肃让安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怎么了?”

    “乔御琛不会是真的吃醋了吧。”

    “不能吧。”

    “那他为什么要因为别的男人而生你的气?”叶知秋口气凝重:“那个混蛋,不会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吧。”

    安然心里紧了紧。

    她最近,也隐约有种这样的感觉。

    因为乔御琛现在对她的态度,跟从前真的大不相同了。

    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

    有的时候,他对自己忽然的温柔,都让她觉得,很不寻常。

    一开始,她只以为自己是有些自作多情了。

    可是随着两人相处的越来越久,她这种感觉,也愈发强烈了。

    她也试着试探性的问过他,可却都被他否认了。

    现在,她也有些混淆了。

    “喂,你别忽然沉默,怪吓人的,他真喜欢上你了?”

    “应该不是的,”安然摇了摇头:“不过,就算是也无妨,这不就正是我想要的吗。”

    “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不要做这么冒险的事情,你以为,被乔御琛这样的人爱上,是一件好事儿吗,你可能以后这一生,都会被他绑定在身边,到时候,你的计划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痛苦的还是你。”

    安然沉默片刻:“今晚,安心教会了我一个词,叫鱼死网破。”

    “你敢,你要是敢,我……总之你不许胡来,不然我打断你双腿,我宁可养你一辈子,也不能让你做傻事儿,你给我记住了。”

    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乔御琛走了进来。

    安然抬眼看向门口的他,目光里充满了怀疑和打量。

    “知秋,你快去上夜吧,今晚说什么也别让雷雅音喝那么多酒了,还有,如果可能的话,你最好问问御仁,他跟雷雅音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就这样,我先挂了。”

    她说完,就将手机挂断,看向乔御琛,表情凝重。

    “雷雅音又出什么事儿了?”乔御琛走过来。

    安然右手拇指跟食指的指腹轻轻摩挲着,看向他。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很认真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