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127章 你以为我很不干净?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0-22
    安然坐下,挑眉一笑。

    崔乐可是安心的大学同学兼闺蜜。

    安心带这个女人去安家做客,这个女人还欺负过她和妈妈呢。

    那时候,妈妈被路月指使去给崔乐倒咖啡,结果这位大小姐,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将一杯滚烫的咖啡掀翻到了妈妈的身上。

    妈妈被烫的腿都红了。

    安然去帮忙,她还指着安然的鼻子说,“少多管闲事,不然连你也一起收拾。”

    那时候她就想,蛇鼠一窝。

    这个女人跟安心一样,都很毒。

    她最后还是把妈妈带走了,换来的,是妈妈被路月大骂了半个小时。

    那时候的她很懦弱,没有反击能力。

    可是她相信,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她对服务生招了招手,服务生立刻走了过来。

    安然笑了笑:“能给我找一把剪刀吗?”

    “好的小姐,请稍等。”

    服务生去拿,这时候乔御琛也已经走了过来。

    他将晚餐放到了她的身前:“这些够吗,不够我再去取一点过来。”

    安然看他,自然的笑了笑:“你以为我是猪啊。”

    “你不是说自己饿急了吗。”

    安然耸肩:“嗯,是饿了,可也吃不了这么多东西。”

    她拿起刀叉开吃,吃了两块蛋糕后,服务生走过来,将剪刀递给了她。

    她道谢接过,乔御琛问道:“你要剪刀了?”

    “是啊,”她站起身,用剪刀将裙子底下脏了的部分直接剪掉了。

    “怎么样?”

    “长裙变短裙,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安然耸肩,坐下:“主要是人长的好。”

    乔御琛摇头一笑,有的时候,她说起话来也算是幽默。

    她快速的吃了几口,他凝眉:“你慢点儿吃,又没有人要跟你抢。”

    “是没人跟我抢,不过我要赶紧填一下肚子去做点事情。”

    她说完,抽出纸巾擦了擦手:“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哦。”

    “你要干嘛去?”

    “你别管了,我反正很快就回来了。”

    她对他挤眼一笑:“别管哦。”

    她说完,招手,跟服务生要了一杯咖啡。

    咖啡还是热的,她很满意,端着咖啡杯,起什么走向了挡板后的那一桌。

    “于小姐,崔小姐,你们好啊,好久不见。”

    见她忽然从隔壁走了出来,两人都吓了一跳,刚刚聊的太认真,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这边有人坐了过来。

    于月紧张的看了崔乐一眼,对安然笑了笑:“安小姐,恭喜你了。”

    “多谢,”安然举着杯子,越过崔乐,跟于月碰了一下杯。

    于月喝了一口,安然要往回收手的时候,在崔乐上方,松开手。

    手里的杯子直接跌落在崔乐的腿上。

    洁白的礼服,瞬间被咖啡染脏。

    崔乐被烫的起身,尖叫:“啊……”

    安然惊恐了一下:“哎呀,崔小姐,真是对不起了,手滑了一下。”

    崔乐立刻就抽出纸巾,擦拭自己的白裙子:“安然,你干什么啊。”

    “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手滑了一下,崔小姐,抱歉抱歉。”

    “你分明就是故意的。”

    “崔小姐,你这话说的,我跟你无冤无仇的,干嘛要故意的往你身上泼咖啡呢,还是你有对我做过什么亏心事?”

    “安然,你别太过分。”

    乔御琛站起身望向这边,正要过去的时候,安然对他摇了摇头。

    她走向崔乐,凑近她耳畔:“你说对了,我就是要过分,你能奈我如何?”

    当年,崔乐就是这样,在她耳边,用这样的语调说的这句话。

    能够把这话返还给她,心里还真是爽的不得了呢。

    崔乐咬牙看向她:“你……”

    安然往后推了一步,笑道:“这裙子看起来也不值什么钱,应该就几十万吧,回头让我老公赔给你一条一模一样的。啧啧,崔大小姐,你家最近经营不善吗?我记得你念大学的时候,飞扬跋扈,不讲道理,还穿着一身名牌,那样子还挺帅的,现在怎么弄的……土里土气的,简直是让人不忍直视。”

    崔乐握拳,偏偏乔御琛就在一旁,她不敢反击。

    安心挤进人群,看到这情景,连忙上前:“怎么了这是?”

    崔乐看向安心:“你这个好妹妹啊,把一杯热咖啡泼到了我腿上,还嫌我穿的礼服廉价,真是飞上枝头成了凤凰,眼睛也撂到头顶上去了。”

    “没办法,嫁的好,”安然笑。

    安心看向安然:“然然,别这样,崔乐是我的好朋友,你不是知道的吗,你这样,会让我觉得很难堪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歉都道过了,难道还不行吗?不然你想怎么样?要不然,我像以前一样,跪下道歉?”

    安心脸色尴尬了一下,望了望周围看热闹的人群,蹙眉:“好了,然然,你别说了。乐乐,对不起啊,安然她不是有心的,回头我会说她的。”

    崔乐咬牙,脸色冷冷的,推开安心要走。

    安然拉住她的手腕,当着众人的面儿道:“崔小姐,我记得,曾经你跟我妈说过,像我妈这种下贱的女人,生不出什么有出息的女儿,今天,我想还给你一句话,像你这种品行下贱的女人,这辈子也做不了什么有出息的人。”

    崔乐瞪她:“安然,你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安然耸肩:“我就算是欺人太甚,你也得受着,知道为什么吗?你不是喜欢以财势论人吗?就凭我现在,比你有钱。”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纷纷,崔乐觉得很丢脸。

    安心上前,挡住了崔乐,看向安然:“安然,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几年前,她欺负我妈的时候,倒没有看到你站出来说她过分,安大小姐,做人不能太两套标准,容易演技崩裂。”

    崔乐不悦道:“你妈抢了路阿姨的男人,你抢安心的男人,抢了也就算了,你还敢招摇,你们这一对母女,做人没有下限吗?”

    乔御琛走上前,手揽住安然的腰,看向崔乐,口气不悦:“崔小姐,看来,你的父母没有教过你,做人该有的道德底线,你若是再敢胡乱说话,我不介意帮你父母教育一下你。”

    安心冷声:“御琛,这不是你该管的事情。”

    安然从乔御琛怀里离开,“没错,这事儿你别管。”

    她上前,完全没有生气,对崔乐道:“纠正你一下,我妈根本就没有跟我爸睡过,因为我是试管婴儿,生我,是为了给安心做肝脏备胎。

    至于我抢安心的男人这一点,我很好奇,谁是安心的男人?乔御琛吗?我跟他结婚的时候,他可是未婚的,要不要我去调他的婚姻记录给你看?没结婚,他怎么就是安心的男人呢?

    如果睡过就要负责的话,那我想,乔御琛现在的老婆团队可以有一个师了。”

    安然其实挺高兴的,因为崔乐说了这样的话,她才有机会,不动声色的将安家人的丑恶嘴脸曝光,甚至于可以为妈妈澄清一下,她根本就不是小三儿的事实。

    别人信不信她不在意,但她要说出这个事实。

    安心凝眉,上前拉着安然的手腕就往外走去。

    两人来到门口,安心咬牙:“你疯了吗,竟然敢说这些。”

    “我本来倒是没打算说的,谁让你的好朋友刺激我的。”

    乔御琛推开门,跟了出来,见到他,本来要发怒的安心,也收敛了几分。

    他走到安然身侧,对安心道:“安家的目的已经实现了,我想,我跟安然也没有什么必要继续留在这里做陪衬了,告诉你父亲一声,我先带安然回去了。”

    安心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御琛,刚刚然然的话……”

    “你不必解释,有些事情,不是解释,就可以让人改观的,我们先告辞了。”

    乔御琛拉着安然的手离开。

    走到电梯门口,他将大衣给她披上。

    两人一起下楼上车,乔御琛把暖气开的足足的,亲自开车往家的方向走。

    一开始安然还只顾着保暖。

    暖和过来后,他看了乔御琛一眼,见他似乎有些不太高兴,她默默的掏出手机,刷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