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112章 永远不是我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0-22
    安然掏出手机,立刻报了警。

    而与此同时,酒吧的工作人员也赶了过来,将双方逼开,准备调停。

    酒吧工作人员问能不能私了,安然走上前,很坚定的道:“这事儿,不私了。”

    酒吧的经理看向金楠,头大的道:“又是因为你?”

    金楠垂眸:“经理,对不起。”

    之前带头的痞子气十足的男人道:“这个女人,我只不过让她陪我喝杯酒,她就把酒泼到了我身上,这事儿我也不同意私了,别忘了,可是你们先动手的。”

    安然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的确是乔御琛先动手的。

    乔御琛邪魅挑眉,手搭在安然的肩膀上,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那就等警察来吧。”

    安然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道:“是你先动的手,你要调戏我。”

    “呵,是吗?我怎么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要调戏你了?哥儿几个,我调戏她了吗?”

    “没有啊。”

    一旁,金楠握拳:“你分明说了难听的话。”

    “你闭嘴,这里有你什么事儿,”经理急了,瞪向金楠。

    安然呵斥了一声:“那这里又有你什么事儿?”

    安然还要跟那男人说什么,乔御琛却搂着她:“等警察。”

    安然看向他,乔御琛对她勾唇,坚定的一笑。

    看到他的笑容,她莫名的放松了许多,或许……真的是她担心的太多了。

    警察很快就赶到,乔御琛挑眉,来的都是些小角色,没人认识他。

    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什么。

    被带去警察局的路上,他给警察局长打了电话。

    过了不足半个小时,北城警察局长也赶到了分局来。

    一开始,一起跟来的酒吧经理也是帮着几个混混说话。

    毕竟几个人是这里的常客。

    可当听说了乔御琛的身份之后,他只恨自己有眼不识泰山。

    事件正在调查中,乔御琛一行人却被允许可以先行离开。

    留在警察局接受调查的几个混混不服气。

    “凭什么他们可以先走,是他们打人在先的。”

    乔御琛走到带头的那人面前,凑近他的耳朵,口气阴冷的道:“就凭……你该死。”

    他说完,男人打了个冷颤,眼看着他搂着安然,带着一行人离开。

    出了警察局,安然问道:“我们现在走了,后续还会有什么麻烦吗?”

    “不会,”他看向雷雅音:“你先回去吧。”

    雷雅音一会儿看看他,一会儿看看乔御仁。

    最后试探性的问道:“御仁,我找代驾来,一道送你回去吧。”

    乔御仁看向安然,目光里带着几分不舍。

    安然迟疑片刻,看向他:“劳烦你安全的把雷雅音送回去。”

    他点了点头,终是跟雷雅音一起离开了。

    他们都走后,乔御琛对她道:“走吧,我们先送金小姐回去。”

    金楠摆手:“不用了,乔总还是带然然回家吧,我自己可以回去。”

    安然看向她,心里有气,有闷。

    金楠垂眸,拳心微微握起。

    安然拉着她的手腕,往乔御琛的车边走去。

    三人上车,乔御琛坐在副驾。

    安然跟金楠坐在后排。

    “你住在哪儿。”

    “这些日子,我一直住在酒吧的宿舍。”

    “宿舍在哪儿。”

    “就在酒吧。”

    “酒吧哪里有地方住?”

    “有的,在……地下室。”

    安然的拳头紧了几分。

    她对司机道:“直接回御香海苑。”

    “好的,夫人。”

    金楠急道:“然然,你把我在路边放下吧,我会找个旅馆住下的。”

    安然没有做声。

    金楠心里清楚,安然生她的气了,可是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很快,车子就在御香海苑门口停下了。

    三人下车进屋。

    安然对乔御琛道:“你先上楼吧,我跟楠楠姐聊会儿天。”

    乔御琛没有多说什么,就上楼去了。

    听到楼上的关门声,金楠这才有些难受的道:“然然,你不该带我回来,这样对你不太好。”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安然也是直截了当,她憋了一路了。

    “我到底是不是你的朋友,在监狱里,你对我的恩情,我都没有忘,我想要好好照顾你,可你为什么要骗我,我以为你真的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可你竟然去卖酒。”

    “卖酒也是工作,职业不分高低贵贱,”金楠似乎很敏感。

    “职业的确不分高低贵贱,可是你念了十几年的书,从名牌大学毕业,难道就是为了用你所学的知识,去做一件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事情吗?你的价值不止于此,你还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情,你为什么……”

    “我的学历在那里很受欢迎,那里的经理没有因为我坐过两年牢,而吓的把我赶出去,她给我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工资,让我起码有段时间可以缓和我自己的生活。

    如你所说,我也想重新开始,可是……所有人都否决了我,你知道吗,最开始的那几天,我真的好想回到监狱里去,每次投递出去简历的时候,我都觉得很害怕。

    我甚至想过,我要不要去抢别人的包,顺势再回去坐牢,那样,起码我不必面对那么多嘲讽的眼光,我害怕,太害怕了。

    然然,我佩服你,可是我没有办法像你这样,活的这么风光,这么勇敢,我就是个弱者,我无能,我懦弱,我也讨厌这样的自己,可是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安然听她这样说的时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她上前,伸手抱住金楠:“楠楠姐,对不起,是我不好,明知道这个社会对你不会宽容,可却还是没有出手帮你,我本以为,不帮你,让你自己去摸索能够坚强的活下去的途径,是给你尊严,可是没想到,你竟然受了这么多的苦。”

    她出狱后没有找过工作,所以也不知道社会上的白眼会有多可怕,现在听起来,她才觉得,真的好可怕。

    “然然,路得是我们自己一步步自己走出来的,尤其是我们现在这种状况,我也是才明白,坐过牢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你要面对的人的心,人心才是最可怕的。”

    金楠说着,垂眸默默流起了眼泪。

    “只要我们活着一天,身上就要背负一天的污点,没有人会给我们洗白的机会,没有。”

    安然也不安慰,因为她知道,金楠一定已经憋了很久了。

    这么多委屈,如果不哭出来,心里会闷出病的。

    金楠哭够了,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渍。

    “我今天好像给你添了很大的麻烦,还让乔总因为我遇到了这种事儿,真的是太抱歉了。”

    “别说这种见外的话了。”

    “然然,我就不给你们添乱了,我先回去了。”

    安然拉着她:“你回哪儿去,你今天就住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

    “如果我真的想给你添麻烦的话,从一开始,我就会求你帮我了,我知道,你做的到。可我也知道,你心里有事儿,你也有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我不会连累你,然然,我要走。”

    “楠楠姐,就今晚,你住在这里,明天,我陪你去找房子,房子租好后,我帮你找一份工作,你好好干,以后,我就不会再管你的事情了,好吗?”

    “不行,”她摇头。

    “为什么。”

    “我……”金楠有些羞愧。

    “租房子的钱我先出,我不是白给你出的,是借给你的,以后你要还我。工作,我也会按照你自己能力范围内帮你找,可能不会太好,但你不要介意。”

    金楠看着安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受这份帮助。

    安然握着她的手:“你还记得吗,去年中秋节,我被打的满身是伤,别人都不敢靠近我,只有你,画了月亮来到我身边,跟我一起赏月,你跟我说,遇到困境不可怕,只要心里坚强就能挺过去,你还说,你愿意做我心里的坚强,帮我一起撑过去,让我勇敢点,坚持完最后一年,从地狱里爬出去。”

    安然说着,眼眶通红,金楠却是已经泣不成声。

    她记得,没有忘记,那也是她想对自己说的话。

    安然费力的扯起微笑,握着她的手:“楠楠姐,你说的对,这世界,对我们不会再公平,可如果我们自己都不知道珍惜自己,那谁还能珍惜我们呢?楠楠姐,从这一刻起,我也愿意做你心里的坚强,我们一起撑过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