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104章 告诉他,四年前的事情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0-22
    恋上你百~万\小!说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撒旦总裁,别爱我最新章节!

    “我是想要肝,可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捐肝的人会是你。”

    他声音有些急促,似乎是急着想要见解释:“当时,我说过的,既然知道你手里有肝源,即便不跟你结婚,我也有的是办法要你把肝交出来。”

    安然头微微向后侧去些微,但依然看不到他的视线:“那你为什么要答应娶我?”

    “因为你说,只要六个月,我觉得,很有趣,也想惩罚你的高傲和大胆。我以为,你只是想要钱,并没有想过,你会那么恨安家,恨到可以牺牲你自己的婚姻,来报复安家,我没想到,我会成为你跟安家角力时最重要的筹码。”

    他看着她三分之一的侧颜,眉目里带着心疼。

    他更没有想到,自己会沦陷,爱上她。

    安然呵呵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上次,我说让你放弃复仇,不是因为想帮安家,我只是看你这样,太痛苦,想让你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安然目光望着米黄色的墙纸上,轮廓清晰的牡丹花,眼睛酸涩。

    她闭上眼睛,慢悠悠的开口。

    “四年前,我妈生着重病,被赶出了安家,那晚,我妈……没能熬过去,走了。”

    乔御琛抱着她的怀抱紧了几分,心疼。

    “我很痛苦,送走了我妈之后,我跑回安家,跟安家人理论,跟安心争吵的过程中,我们动了手,那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反抗安心,我们推掖的过程中,一起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那天,不是只有安心受伤了,我也受伤了,可是,安展堂什么也没有说,由着路月让两个佣人,把我丢出了安家……

    本来,那天是我高考的日子,是我梦寐以求的,能够改变我人生的日子,呵呵……”

    “别说了,”乔御琛真的觉得,抱着她的手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安放了。

    跟她相处了这么久,他太清楚四年前的高考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了。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过,竟然……是他毁了她关于未来的梦。

    他羞愧不已,一整颗心,都开始燃烧似的痛恨自己。

    安然闭目,不想让自己的悲伤满溢出来。

    “你不信我的话?就因为我跟安家人说的不一样?”

    “并不是,我不知道……我自己究竟对你做了些什么。”

    她呵呵笑了起来:“你帮着安家人……杀了我一次。”

    乔御琛的耳蜗里传来嗡的一声巨响。

    你杀了我一次。

    这话,让他无地自容,让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我从来没有觉得报仇对我来说是件痛苦的事情,这辈子,做安家的绊脚石,是我活下去的动力,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为我母亲,为我自己的人生做些什么。

    如果我真的如你所说的那般,什么都不做,那我会呕死,痛恨死我自己的。你说过的,做错事情都应该受到惩罚,我认可,可是,这惩罚,不该就只针对我一个人,对吗?”

    安然笑了笑,声音不大:“别再试图改变我了,因为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我会继续,坚定的按照我自己想走的路走下去,除了死亡,谁都阻止不了我。”

    乔御琛下巴轻轻摩挲着她的脖颈,他多想轻轻的亲吻她,告诉她,对不起。

    可是她曾经说过,让他永远不要跟她说对不起。

    因为他说一次,她就会更痛恨他一份。

    他……也没有资格说对不起。

    余生,恐怕都不足以还清伤害她的债了。

    安然说完这些话,竟觉得心里轻松了许多。

    她闭着眼睛,没多会儿就进入了梦乡,一觉就到了大天亮。

    她已经许久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这种感觉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她伸着懒腰坐起身。

    乔御琛不在,她正纳闷他去了哪里的时候,洗手间的门打开。

    乔御琛穿戴整齐的走了出来,“早上好。”

    安然看他的黑眼圈,凝眉:“你……没睡好?”

    他挑眉:“很明显?”

    “嗯,黑眼圈快要挂到嘴边去了,”她说罢下床:“原来你也会失眠啊。”

    “你也不想想,是谁让我失眠的。”

    “谁?我吗?因为我昨晚说了那些对安家不利的话?”

    乔御琛有些无语,这个蠢丫头,怎么直到现在还以为,他是为了安家才问的那些呢?

    “我是因为美人儿在怀,却没能好好享用,憋的,行了吗?”

    安然脸一红,白了他一眼,绕过他进了洗手间:“我去洗漱。”

    乔御琛看到她害羞的样子,不禁一笑。

    都睡了这么久了,还懂得害羞……

    上午,大家一起去了极地海洋世界里转了一圈。

    中午吃完饭,就退房,乘坐公司安排的大巴返程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

    安然回房,换了一身衣服,正打算下楼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见是雷雅音打来的,她犹豫了片刻,接了起来。

    “安然。”

    安然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嗯。”

    “你有时间吗?”

    “有事儿?”

    “我快要憋死了,可是……我在这里没有朋友,乔御仁最近好忙,电话都不接,你能陪我出去走走吗?”

    安然有些累,其实并不想动,她正在想要怎么拒绝的时候,雷雅音忽然吸了吸鼻子:“我给你打电话,是不是不太合适?毕竟,我们是情敌。”

    安然听到这话,倒是侧头轻声一笑:“你在哪儿?”

    “酒店,我已经在酒店里呆了三天没出门了。”

    “那……我请你看电影吧。”

    “我不想看电影,我想去买几件衣服,你眼光怎么样?”

    “很渣。”

    “那正好,你陪我去买衣服吧,你看不上的,我就买,错不了,我们在哪个商场见面?”

    安然忽然有些不想出去了。

    这个女人……说话太讨厌。

    不过半个小时后,她还是出现在了帝豪商场的门口。

    雷雅音已经先到了。

    她老远看到安然,就招了招手。

    安然走过去,雷雅音挑眉,抱怀:“我提前声明哦,我不是在跟你做朋友,我只是太闷了,所以请你出来陪我一起走走的。”

    安然点头:“正好,我也不想交你这样的朋友。”

    “为什么?我怎么了?”

    “太烦人。”

    “喂,”雷雅音跺脚:“你这个女人,真以为自己做了乔御琛的老婆,就无法无天了啊。”

    “是啊,我做了他老婆,将来你运气不好,咱俩连路人都不算。运气好呢,我就是你大嫂,长嫂如母,你永远都被我压一级,你说我有没有资格无法无天。”

    “切,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跟我说什么长嫂如母,你真是笑死人了。”

    “乔家人很传统的,你不知道吗?”

    “哪里传统了?”

    “你又不是乔家的儿媳妇,要知道那么多做什么?”

    雷雅音撇嘴:“你废话还挺多的吗。”

    安然呵呵笑了两声:“到底要不要逛街了。”

    “走啊,逛啊,谁说不逛了吗?”

    她一转身就往商场里走去。

    这是安然第一次陪同龄的女孩子一起逛街。

    也是她第一次见识女人买买买的本事。

    原来电视里,那些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去买衣服,大手一指,就有人在后面帮忙拎着的情节都是真的。

    她这个陪买的,倒也并不累。

    就是每到一家店,往那里一坐,然后就等着雷雅音试试试就可以了。

    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她花掉了上百万。

    这简直就让她瞠目结舌,叹为观止。

    两人下楼的时候,安然问道:“你这么个花钱法儿,你确定乔御仁养得起你吗?”

    “谁要他养了,我自己家的钱,花都花不完,他想养我,我还不乐意呢。结婚后,我养他,我自己的男人,给他花钱我乐意。”

    安然挑眉,欣赏的一笑,这性格倒是霸气,她还蛮喜欢的。

    两人出了商场的大门,安然道:“行了吧,今天该买的都买完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雷雅音想了想:“行吧,那你就先回去吧,等我下次再想买什么的时候,再约你。”

    安然嘴角抖了一下,还约?

    这位大小姐,不会是把她当成陪逛街的了吧?

    算了,下次再想办法打发好了。

    跟雷雅音告别后,她转身往右侧走去,要去开车回家。

    可是走了没几步,就被一家婚纱影楼店门口的吵闹声给阻住了脚步。

    她本来是不爱多管闲事儿的,可是因为这里面的哭声实在是太过熟悉。

    她转身,绕过一排停车场的车,走了过去。

    这会儿,影楼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

    里面一个短发的女人,拉着一个男人哭喊道:“那我算什么,你说你会等我的,结果才两年,你就要跟别人结婚,你告诉我,我算什么。”

    “金楠,你别再闹了,你再这样下去,也于事无补,我已经给过你补偿了,我不会再回头了,过去的日子,我真的过够了,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男人一把甩开女人,往影楼走去,女人脚步不稳,跌坐在地,疯了一般的嚎啕大哭。

    安然的心一紧,挤进了人群里,走到女人的身后,蹲下,手轻轻的握住对方的肩膀,唤了一声:“楠楠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