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101章 你就这么盼着我死?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0-22
    岳经理倒是为难了,让大总裁住标间……

    他抹了抹头上的汗,走到安然面前道:“夫人,要不您就跟总裁上楼去吧,这楼下的环境……”

    听到这声夫人,安然还觉得有些不适应。

    不过她还是道:“监狱我都住过,标间可比监狱里好太多了。”

    她坦然一笑,乔御琛倒是脸色不怎么好。

    他冷眼白了岳经理一记:“我们今天就睡楼下,你去忙你的吧。”

    “好的,乔总。”

    岳经理连忙逃命。

    乔御琛走到安然身前,声音不大:“怎么又提坐过牢的事情。”

    安然看他:“是事实,这里的确比牢房里舒服太多了。”

    她冲他一笑,转身走到前台,登记名字,领钥匙。

    她故意要刺他的,他不是说愧疚吗,那就多愧疚一下好了。

    上楼后,乔御琛跟她一起进了房间。

    他环顾四周,觉得周围的环境实在是差强人意。

    不过安然倒是坦然,打开自己的行李,将自己会用到的东西取了出来。

    “按照流程,十点半会在一楼大厅集合,大家一起去爬山,你去吗?”

    “你爬山?你这身体爬什么山,不行。”

    “不强求一定要爬到山顶,我不是三岁的小孩子,知道量力而为,而且医生也说过了,适当运动一下,对身体还是有好处的。”

    她说着,就往洗手间里走去,换衣服。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她就换了一身红白相间的运动服出来。

    她的头发虽然短,但也已经能够束起来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副青春活力的样子。

    她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包:“如果你不去的话,我就先下楼去了。”

    “谁说不去了吗?一起。”

    乔御琛起身,也去换了一身衣服,跟她一起出来。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参加这种形式的员工秋游。

    以前,他都是带着总裁办的工作人员的,单独出去行动的。

    这会儿站在大厅里,被一众员工怯生生的看着,他觉得实在是不爽。

    他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拉也该把安然拉到他们组去。

    杨主管简单的跟大家说了一下行动须知。

    爬山时间是一个半小时,十二点的时候,大家在山脚下集合,然后一起回酒店的餐厅用餐。

    一说完解散,大家就一窝蜂的离开了。

    安然慢悠悠的走到后面,对身侧的他道:“都是因为你来了的,大家是想避开你。”

    “你确定?”

    安然看他,眼神带着一抹犀利:“不然你以为,他们都挺稀罕你的?”

    “我可是给他们发工资,提供他们这次旅行的人。”

    “呵,你也是个暴君,”她瞥嘴,往前走去。

    乔御琛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安然侧头,看他:“干嘛?”

    乔御琛挑眉:“那我在你眼里,算是暴君吗?”

    “嗯……不算。”

    乔御琛惊喜了一下:“真的?真心话?”

    安然点头:“嗯,是真心话,你在我眼里,不是暴君,是混蛋。”

    乔御琛刚刚燃起的激动心情,瞬间被她泼满了冷水。

    他不爽,安然要将手抽出来,可他反倒顺势,将手从她手腕上,力道更紧的,跟她手拉手。

    安然吃惊:“你干嘛呀。”

    “爬山。”

    “爬山你牵着我干嘛,松开我。”

    “不松,一起,”他说完,转身拉着她往山上走去。

    安然被她拉的有些被动。

    可是试了几遍都挣脱不了他。

    “你这样很无聊诶,被人家看到,又要胡乱议论了。”

    “让他们随便议论好了,没见过夫妻手拉手的不成。”

    要不是她在人群的最后方,她现在真的会觉得丢脸死的。

    山很高,为了能够顺利登顶,好多人都不自觉的加快了步伐。

    怕了不到一百米的时候,两人已经被甩下了很远。

    到了二百米处的时候,他们基本已经看不到同公司的人了。

    安然走着走着,看到路边有块石头。

    她走过去,坐下:“等一下。”

    乔御琛回头看她:“怎么了?累了?”

    安然点头,没做声。

    乔御琛在她身侧坐下:“那就爬到这里,你好好休息,休息足了,我们再下山。”

    “男人不是都很爱运动吗,好不容易出来秋游,你跟我坐在这里,不觉得无聊吗?”

    “我要是会觉得无聊,还来找你干什么,我去海边度假酒店一躺不就可以了。”

    安然听他这么说的时候,心里纳闷了一下。

    所以呀,他怎么会想起来跟她一起的呢。

    见她狐疑的打量自己,乔御琛勾唇:“怎么,被我迷住了?”

    “你想的美。”

    她将视线移开,望向不远处的风景。

    虽然是半山腰,可是也已经能领略到美丽的风景了。

    乔御琛勾唇一笑:“觉得这里怎么样,美吗?”

    安然点头:“嗯,不过山顶应该会更美。”

    “你要是想看山顶的风景,我可以背你上去。”

    安然听他这样说,侧头看向他:“你背我?”

    “很奇怪吗,又不是没有背过。”

    “上次情况跟这次不同。”

    “一样的,不过目的不同而已,上次是我要带你去山顶看我母亲,这次是我要带你去山顶领略风景。”

    安然笑,发自内心的笑。

    乔御琛看呆了一笑,眉心和煦的完出一道弧度:“好笑吗?”

    安然耸肩:“没有。”

    “那起来吧,我背你,我们出发。”

    她摇头:“等我养好了身体,我要自己爬上去。”

    “那可能要很久以后了。”

    “没关系,好的东西,不怕等。”她说着,抬了抬自己的手:“坐着休息就不要拉着我了,不方便。”

    乔御琛松开她。

    她顺势坐在原地屈膝,环抱住自己的双腿。

    他看着她的侧颜,由着山色衬托的她,灵动非凡,很美。

    “以前你喜欢运动吗?”

    安然点头:“嗯。”

    “都喜欢什么运动。”

    “跑步,登山,都不错。”

    “女孩子一般很少有人喜欢爬山的。”

    “我第一次登山,是跟我哥一起,那时候,他跟他几个同学带着我一起去的,我之所以喜欢上这个项目,就是因为当时,山有些陡峭,我看到他们几个同学互帮互助,一起登顶,那让我觉得,登山这项活动,是可以把人与人凝聚在一起的,所以才喜欢。”

    乔御琛一直就这么痴痴的望着她。

    她喜欢一样东西,很纯粹。

    就像她喜欢登山的理由一样,简单到让人无法想象。

    “我小时候也挺喜欢这种运动的。”

    安然笑:“是吗?”

    “只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儿,我母亲禁止我再做这种危险的事情。”

    她看她:“你去探险登险峰了?”

    “那倒不是,说起来,真是个大乌龙,那次,我们也是一行几个少年人一起登山,结果没想到,那天有人竟然要绑架我。可是这个绑匪太糊涂,绑错了人。

    那天我回到家的时候,正好我母亲接到了电话,说我被绑架了,跟我母亲要钱。我母亲拿着电话,看了我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让孩子接电话。

    对方当真让孩子接了电话,我听过声音才确定,那是我的同伴。那天,幸亏我母亲报警及时,我同学才没有出事,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我母亲也是因为这件事儿,坚决不允许我再去参加这种活动。”

    安然侧头呵呵笑了起来,他看着她,挑眉,很享受她此刻的模样。

    “很好笑?”

    “抱歉,虽然我也知道你被绑架,这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好事儿,不应该笑,可是想到那个糊涂的绑匪,就忍不住……呵呵。”

    “的确是,不过也算是我命大,如果那天,被绑架的人是我,我母亲一定不敢忤逆绑匪的意思报警,若真给了对方钱,说不定对方早就把我撕票了,你现在也不会认识我。”

    安然听他这么一说,她微微叹口气:“这么说起来,我笑早了,早知道,还真应该祈祷绑匪能够成功呢。”

    乔御琛斜了她一眼:“你就这么盼着我死?”

    “你要是能在那时候离开这个世界,我就不用受这么多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