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98章 我们要个孩子吧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0-22
    安然费力挣扎了半天,才将自己的唇移开。

    “乔御琛,你混蛋。”

    “那你就当我是混蛋好了,反正不管我怎么做,你都会恨我,那我又何必还要忍来忍去的,让自己也跟着一起痛苦。在你眼中的我,多一条罪,少一条罪,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我说了,我要你。”

    两人的战争还在继续。

    门口却忽然传来敲门声。

    安然听到声音,被吓的瑟缩了一下,生怕有人推门进来。

    这就是她不喜欢家里人太多的原因。

    乔御琛声音暗哑,不悦的对着门口喝道:“谁。”

    “大少爷,刚刚您说用餐,我……”

    “先摆着,所有人全都下楼去,没有我的吩咐,不许上来。”

    “是,”刘管家发现了什么秘密,连忙带着几个人下楼。

    安然吁了口气,似是忽然放松一般。

    乔御琛在她耳畔道:“楼下人很多,你若真的不愿意,就拼命的叫好了。”

    安然剜了他一记,这个男人,就是个混蛋。

    楼下的人都是他的人,她就算叫了,也不会有人上来救她。

    他这么说,分明就是耍她。

    他侧头在她右侧唇角亲吻了一下,安然闭目。

    忍,一定要忍,有他后悔的那一天。

    见她不再反抗,他放肆的为所欲为了起来。

    安然一开始真的不配合,故意像是木头一样,挺着。

    可是后来……她被彻底攻陷。

    她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不是她不要脸。

    只是,她也是成年女人,也有需求。

    一遍又一遍的,默念的多了,心里自然也坦然了许多。

    结束后,乔御琛右手支着脑袋,侧身躺在她身边。

    看着她一脸的愤然,他邪魅一笑,左手食指在她脸颊上戳了一下。

    “又生气了?”

    安然白了他一眼,翻身背对着他。

    乔御琛顺势就从后面环住她。

    一脸的满足。

    “我们要个孩子吧。”

    安然身子僵硬了一下:“你说什么?”

    乔御琛笑,明明听清楚了。

    “我说,我们要个孩子吧,家里多个孩子,可能会热闹一点。”

    安然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颤抖。

    乔御琛感觉到她的反常,身子灵巧的从她身上翻到她对面,跟她面对面。

    “你不是说你喜欢孩子的吗,我们生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把我们的小家庭搞起来,以后就好好过我们的日子。”

    安然冷眼,声音带着颤栗:“然后呢?又要让我忘记仇恨,忘记一切吗?乔御琛,你为了帮安家那群人脱责,真的是不遗余力啊。”

    乔御琛看到她的反应,身子往前凑去,拥抱她。

    “怎么又把这事儿跟安家扯上关系了,我说的是我跟你之间的事情,是我们家的事情,与安家无关。”

    “如果与安家无关,你就不会说出这种话,乔御琛,你的母亲去世了,你可以随心所欲的把责任推卸在乔御仁和他母亲的身上,恨他们。我的母亲冤死,我就要放下一切,做心存善念的好女人?这世上的道理,难道都要被你们这些败类给败光吗?”

    安然说话的声音很是激动。

    她用力的将他推开,坐起身:“我告诉你,乔御琛,不管你有多心疼那个女人,以后都不要再在我的面前说这种话,你在我心里,也没比安家人好太多,你别太高估你自己。”

    她说完,一手捂着胸前的被子,弯身,一手去捡地上的衣服。

    乔御琛反手将她重新锁在床上:“我知道你的仇恨比天还大,可是不是只要是我说出来的话,你都要反对一二?我说要个孩子,只是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

    “平静?我这该死的人生,还去哪儿找平静,”安然闭目,呼口气。

    “从你开口说要我给你生孩子的时候,就该知道,这是个天大的笑话,我是你一手打造出来的魔鬼,你现在竟然让我生孩子?

    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真的是傻瓜,可以不计前嫌的为你生下一个孩子,那以后呢?孩子长大了,难道要让他跟我一起被戳脊梁骨吗?难道要他从小就听着‘你妈坐过牢’这种话长大吗?

    你有这种决心,你有这样的勇气,我佩服你,但对不起,我没有,我不需要孩子,这辈子,我都不会生孩子。”

    她从他怀里挣脱,披上衣服下床,走进了洗手间。

    乔御琛眼神里尽是沉闷。

    爱上一个人意味着什么?

    当你愿意放下身段,放下骄傲,去努力的迎合对方时,才会发现,有的时候,你所做的努力,对方根本就不屑一顾。

    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无关生死,只在于一道牢不可破的锁。

    你的心门打开,可她的心门依然紧锁,那你即便前进了一百步,也无法推开那道门,无法真正的靠近彼此。

    霍谨之说,一个男人若不经历一次爱情,就不算成功,他是越来越深有体会了。

    之所以有那么多人,没有成功,是因为这血淋淋的过程,让人恐惧。

    不过……革命尚未成功,他就仍需努力。

    他就不信,他开不了她的锁。

    日子平平静静的过了两天。

    记者拍到,安心自打进了安然的别墅后,就没有再出来过。

    而乔御琛和安然一直生活在金沙湾的事情也被曝光。

    关于他们三个人的故事依然在别人口中口口相传,还大有剧情细节化,精彩化的趋势。

    可是三个当事人,却谁也不出来做解释。

    周五上午,公司里下达了一个新通知。

    各科室组织员工进行一年一度的秋游。

    上午通知一出来,大家就开始了疯狂的议论,各自说着自己想要去哪儿玩儿。

    安然就在喧嚣的环境里听着大家的声音,自己忙着自己的。

    十点半的时候,她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

    见是雷雅音的号码,她拿起手机来到办公室外接起:“喂。”

    “安然,我是雷雅音。”

    “我知道。”

    “我想见见你。”

    雷雅音的情绪并不高,安然听的出来。

    安然点头:“好,你在哪儿。”

    “我在你们公司门口。”

    “嗯,等我一会儿吧,我跟领导请个假。”

    安然来到公司门口的时候,雷雅音穿着一件长长的格子裙,背对着大门,站在台阶边眺望远处。

    她走了过去,雷雅音侧头看了她一眼。

    安然问道:“找我什么事?”

    “上次的事情,解决了吗?”

    安然点头:“抱歉,我还没有去找你说一声对不起,上次因为我,让你受了冤枉和委屈。”

    雷雅音撇嘴:“没想到你倒是挺敢作敢当的吗。”

    “难不成你以为我会推卸责任?”安然白她一记:“我没有那么卑鄙。”

    雷雅音难得的抿唇笑了笑:“解决了就好。”

    “你今天来找我,就是要说这个的?”

    “不是的,”雷雅音摇了摇头:“我本来前几天就想来找你了,可是最近,你的新闻太多,我怕我来的不是时候,挑衅失败了。这几天新闻消停点了,所以我就来了。”

    “挑衅?”

    “是啊,我决定要跟你公平竞争了。”

    安然纳闷,望向她,打算听她把话说完。

    “我要跟你争御仁。”

    安然无语一笑:“他本来就是你的,我说过了,我跟他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你是这样想的,可是他却不是这样想的,你现在依然还是他心头的朱砂痣,我要把你从他心头点掉,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的算是我的。”

    雷雅音说这话的时候,眼波里带着一股自信。

    安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你很看不起我这样的对手?”

    “我笑你太高看我了,我都说了,我现在是乔御仁的嫂子,你跟我竞争什么?”

    “道理大家都懂,乔御仁应该也明白,自己跟你回不去了,可那个混蛋,就是不撞南墙心不死,他总觉得,你将来一定会跟御琛大哥离婚,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那你还跟着他一起胡闹?说什么公平竞争呢,你是他未婚妻,你有资格带他回美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