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59章 给她吹发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0-22
    这之后,他没有碰她。

    可是在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他又出现在她的床上。

    一整晚,他都一如从前那般抱着她。

    就好像之前,两人的不愉快根本就没有发生一般。

    安然没有理会他,这一晚竟也睡的深沉。

    第二天是周日。

    乔御琛一整天都没有出门。

    她做饭,他就吃,吃完饭就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看电视,看手机。

    两人之间零交流。

    到了下午四点多,安然要出门。

    乔御琛问道:“你去哪儿。”

    她淡定道:“去傅先生家里,他的女儿邀请我去吃晚餐。”

    “又是他,”乔御琛冷眼。

    “你说错了,不是傅先生,是傅先生的女儿,还有,别再说我不爱听的话了,你不是也经常有事儿没事儿的去找安心吗?”

    “我是男人。”

    “我知道,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她耸肩:“有关系吗?”

    “安然,你现在还是我的妻子,所以我提醒你,你最好……”

    “安分守己是吗?”她抱怀走回到他面前,“既然你不打算跟我离婚,那我是不是得要求你,把你一半的财产分给我?你想用一千万买我的未来?那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比你想象的更值钱。”

    乔御琛挑眉:“钱……又是钱,是不是我给了你钱,你就会乖乖的听话,安分守己。”

    “不会,你给我钱,和让我听话是两回事,有些女人天生就不安分,我就是,”她耸肩:“不然为什么别人不坐牢,我去坐牢了?”

    “你……”

    安然说完指了指门口:“要吃晚饭,自己找地方,当然,如果你愿意等,八点我会回来,那时候可以考虑给你做晚餐。”

    她说完转身离开。

    乔御琛没有阻拦她。

    这个女人,是故意在气他。

    安然离开后,开着车来到了傅儒初家。

    她按了门铃之后,是傅悠悠来开了门。

    “安然阿姨,你总算是来了。”

    安然揉了揉她的头:“你在等我啊?”

    “是啊,我爸爸在做菜,我怕你来的太晚,菜就凉了。”

    安然将悠悠抱起,来到厨房门口,“傅先生。”

    傅儒初系着围裙,身上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安然过来啦。”

    “要我帮忙吗?”

    “要啊,帮我陪悠悠玩儿吧。”

    悠悠双臂环着安然的脖子:“阿姨,我很好带的。”

    安然捏了捏她的小脸儿:“我也感觉到了。”

    “我今天下午跟我爸爸在搭积木,你要不要看看我们搭的城堡?”

    “好啊,走。”

    安然抱着她离开,傅儒初透过厨房的门看向客厅里的一大一小,唇角染上淡淡的笑意。

    傅儒初炒了四道菜,三人一起坐在饭桌上。

    “安然,总让你这样跑过来,没有耽误你的事情吧。”

    “没有啊,能来蹭饭,我的荣幸,重点是,傅先生你的厨艺真的是太好了。”

    安然看向悠悠:“对吧。”

    “没错,我爸爸是男神,做什么都好棒。”

    傅儒初无奈一笑,这个小丫头说起话来,总是这样一套一套的。

    他也习惯了。

    吃完饭后,安然要走,傅儒初出来送她。

    两人走到家门口,安然道:“傅先生,你进去陪悠悠吧,别出来了。”

    “今天的确是太抱歉了,我不知道悠悠偷偷给你打电话了。”

    她摇头:“真的没关系,悠悠这么可爱,我愿意陪她一起玩儿。”

    “我对这个孩子,总是心存愧疚,因为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我,她妈妈也不会死。”

    她凝眉,看向他,片刻后,她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傅先生,你爱人若在天有灵,知道你这么愧疚,一定会原谅你的。”

    “她不会原谅我的,因为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什么在天之灵,”他无奈一笑:“有些人,做了错事之后,还有弥补的机会,可我却再也不会有了。”

    “有的,只要你善待悠悠,让悠悠一辈子都能够幸福,她一定能原谅你的,相信我。”

    傅儒初望向她,看着她抿唇,浅浅笑着望向自己的样子……

    他垂眸:“路上小心点。”

    “嗯,傅先生,再见。”

    她拉开车门,上车。

    在她要关车门的那一瞬,傅儒初忽然按住了她的车门。

    安然看向他,傅儒初双眸有些凝重:“安然,你跟乔总……”

    安然蹙眉,手莫名的紧了几分。

    傅儒初也是欲言又止,沉默片刻后松开手:“算了,以后再说吧。”

    她看向他:“傅先生,谢谢今晚的款待,再见。”

    她将车门关上,发动车子离开。

    从傅儒初家到她家,开车只要两分钟就可以到了。

    车子开到家门口,她却并没有要进去的想法。

    她坐在车上,叹口气。

    刚刚,她几乎脱口而出,告诉他,‘傅先生,我跟乔御琛结婚了。’

    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却又咽了回去。

    说了又能如何?能改变什么呢?

    傅先生什么也帮不了她。

    她打开车门下车,回到家里的时候,乔御琛还坐在沙发上,淡定的望向她。

    “你说八点回来,可现在八点半了。”

    安然侧头看向墙上,“你还没吃饭?”

    “当然,你不是说,八点回来给我做的吗。”

    她凝眉片刻,转身往厨房走去。

    乔御琛看了她一眼:“做点荤的,我饿了。”

    “好,”安然没有什么情绪的应了一声,进了厨房。

    她知道,乔御琛是故意的。

    他若真的饿了,完全可以让人来给他送晚餐,也可以出去吃。

    他这个时间还没吃饭,就是故意的。

    不过,她心情不怎么好,不打算跟他计较了。

    她给他炒了一碗面,端了出来:“吃饭吧。”

    乔御琛勾唇,起身走过去坐下,蹙眉:“就吃这个?太干了。”

    她随手给他倒了一杯水:“喏,就着。”

    乔御琛叹口气:“你可以去给别人做晚饭,结果就给自己的老公吃这个?”

    “你说错了,晚餐不是我做的,是傅先生做的。”

    “你说傅儒初做的饭?”他不屑一笑:“谁信。”

    “你爱信不信,不是所有男人,都像你一样,天天甩着两只手当祖宗的,别人又不欠你的,给你吃,你还挑三拣四。”

    “你这是在嫌弃我?”

    “我嫌弃的心安理得,”她撇嘴,转身上楼。

    乔御琛蹙眉,心里很是不爽。

    傅儒初会做饭?怎么可能呢。

    他将筷子放下,拿起手机给谭正楠打电话。

    “正楠,你明天给我找个专业的厨师。”

    “boss,您要换厨子了?”

    “不是,我要学做菜,让他每天来公司,给我讲一个小时。”

    谭正楠愣了一下:“学做菜?那……要中餐厨师还是西餐厨师?”

    “中餐。”

    “知道了,我这就办。”

    乔御琛不爽的看了楼上一眼,做饭而已,有什么难的。

    傅儒初能做到的事情,他一样能。

    他夹起面条,大口的吃了起来。

    为了让她给自己做饭,他真的等饿了。

    他上楼的时候,她正在浴室洗澡。

    他推门,却发现里面反锁了。

    他勾唇一笑,这个女人最近学聪明了。

    安然洗完澡,正吹着头发,乔御琛穿着浴袍,一身清爽的走了进来。

    “你今晚发挥的不错,那面味道很好。”

    安然斜眼看向他:“我在里面下了药。”

    “情药?那正好,运动一下有益身体健康。”

    他走到她身边。

    她连忙起身,面对他即防备,也不羁:“你这样的人,不适合吃情药,老鼠药最适合。”

    他冷眼,往前一步。

    她倒是后退去,屁股已经碰到了梳妆台上。

    “喂,你别说风就是雨的,我开玩笑的。”

    乔御琛勾唇一笑,一把抢下了她手中的吹风机,坐在了凳子上。

    他拍了拍自己的腿:“坐过来。”

    她凝眉:“我头发还很湿。”

    “坐。”

    “干嘛?你又要干嘛。”

    “你坐下不就知道了?”他挑眉,“还是,要我帮你坐下?”

    安然没动,他手一扯,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让她顺势坐在了他的腿上。<ig src=&039;/ia/5589/2858320webp&039; width=&039;90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