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57章 你,永远别跟我提愧疚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0-22
    安然沉默,“乔御琛,你是心虚了吧。”

    乔御琛蹙眉。

    安然勾唇:“你是不是因为把我送进监狱的这件事儿,而觉得后悔了?你心虚了,所以你才不让我说劳改犯这三个字。”

    “我有什么好心虚的,做错了事情,受到惩罚,没有什么不对的。”

    安然笑,“所以啊,我做过劳改犯,说出来又有什么不对?”

    她忽然就站起身,表情淡定的看向店里的人,拍了拍自己的心口:“我做过劳改犯。”

    乔御琛起身,一把拉住她的手就往外走去。

    安然甩开他的手:“你干什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闭嘴。”

    两人对视,剑拔弩张到,周围的人即便看热闹都不敢太光明正大。

    “你不是不心虚吗,你不是觉得自己没做错吗?那我凭什么不能说?我就是做过劳……唔……”

    乔御琛不再给她机会,直接低头用唇吻住了她的唇。

    她拍打他,踹他,他都不肯松开她。

    他吻了她足足有三分钟,这才放开她。

    安然抬手就要甩他耳瓜,可却被她一把抓住了手腕。

    “你是不是觉得,坐过牢是件特别值得你骄傲的事情?你一遍遍的说这个,不就是为了让我愧疚吗?好,安然,你成功了,我是很愧疚,所以以后,你再也不许说劳改犯这三个字,否则……”

    安然随手抓起桌边自己刚刚喝了一口的橙汁,泼到了他的脸上。

    她的动作太快了,快到乔御琛都没来得及躲避。

    安然咬牙:“乔御琛,你就继续保持你从前的高姿态,你继续说你没错,别他妈说你愧疚,你若愧疚了,我曾经受过的四年比死还痛的苦难算什么?”

    她说着后退一步,伸手指向他:“你,永远别跟我提愧疚,提一次,我就更恨你一分。”

    她说完,后退一步,一把抓起自己的包包转身离开。

    乔御琛垂眸,呼口气,心里有一个角落,猝不及防的痛了一下。

    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百元的钞票,放到了桌上后离开。

    他站在小店门口,四下里看去,哪里还有安然的身影。

    他回到车上,倚靠在驾驶座的靠背上,脑子里想起了谭正楠之前的话:“安然入狱后,经常深更半夜的就被狱警带走了,每次她人被带走前,还好好的,可是被送回来的时候,就被打的像是个死人一样。像安然这老老实实的小姑娘,几乎每隔一两个月就会被这么惩罚一回。”

    刚刚安然那句,“你若愧疚了,我曾经受过的四年比死还痛的苦难算什么?”还在耳边萦绕。

    他紧紧的闭目,蹙眉,手用力的砸向方向盘。

    懊恼,悔恨,不甘。

    五味杂陈的感觉,多久没有体会过了?

    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安然跑出去很远,确定乔御琛没有追来,这才踉跄一步,坐在了路沿边。

    身前的车水马龙,让她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

    奇怪,聊着聊着,还能吵起来。

    她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提醒自己要清醒一点。

    正要起身离开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见是叶知秋,她就直接接了起来。

    “知秋。”

    “你怎么不在家?”

    “你去我家找我了?”

    “是啊,你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吧。”

    安然扯了扯嘴角,“什么日子?”

    “天,你这丧良心的,今天是阿姨的生日,你不用给她烧个生日吗?”

    “呵呵。”

    “你笑什么?”

    “我烧完完了。”

    “你……不是,我说你什么人呀,我特地忙完,来祭拜阿姨,你竟然不等我?”叶知秋有些不高兴。

    “知秋,我妈活着的时候,就没庆祝过生日,走了,应该也不会注重这些无聊的仪式。”

    叶知秋点头:“这倒是……”

    “今晚,你请我喝一杯吧。”

    “你是不想要命了是吗?”

    安然叹口气:“我是真的想喝一杯,可是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行,所以,你喝,我看。”

    “那……行吧,你在哪儿?”

    “我在三中前面的路口。”

    “等着,我来接你。”

    叶知秋挂了电话,用了足有半个小时才赶了过来。

    他载她去了酒吧,给她点了一杯果汁,自己要了几瓶啤酒。

    “说吧,遇到什么烦心事儿了。”

    “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你要是没有烦心事儿,会一个人跑到三中去?”叶知秋白了她一眼:“人只有在心情低落的时候,才会去记忆里给自己带来过快乐的地方,寻求安慰。”

    安然凝眉:“刚刚,乔御琛说,对我坐过牢的事情感到愧疚。”

    叶知秋凝眉:“这个混蛋是什么意思?他愧疚又有什么用?你已经……”

    “所以,我心里很难过,凭什么,他做错了事情,却只要说一句,觉得很愧疚就可以了?知秋,我没有办法原谅他们,我的心,好像已经不明白,什么叫做宽恕了。

    那天你问我,如果报复完,我还能回到从前的样子吗?我仔细想了一下才发现,我可能……真的回不去了。因为我已经忘记,从前的安然,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叶知秋握住她的手:“我还记得,等到你做完你想做的事情,我会拉你出来,我会帮你,变回从前那个开心的时候喜欢大笑,悲伤的时候喜欢大哭,即便在逆境里生存,也可以无忧无虑、心地善良的安然。”

    安然身子前倾,伸手抱住他:“知秋,幸好,我还有你,如果连你都失去了,我该怎么办。”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不会失去我,即便全世界的人抛弃我,我叶知秋也不会。”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自己知道,他已经成为安然心底深处最后的依靠了。

    叶知秋将安然送回别墅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

    她打开了房间中的灯,里面空荡荡的,乔御琛没有回来。

    想起她今晚泼了乔御琛一脸的咖啡,她抿了抿唇挑眉,仔细想想,挺过瘾的。

    第二天,她早早的起床,收拾完要去上班。

    车开了不到三分钟,她看到马路边,傅儒初正在跑步。

    她落下车窗,有些惊讶的道:“傅先生,早啊,今早怎么这么晚跑步。”

    傅儒初回头,停下脚步,对她笑了笑:“我周末通常都会比较晚,你这是要去哪儿。”

    “周末?”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不禁一笑:“天。”

    “怎么?”

    “我过糊涂了,忘记今天周末了。”

    “乔总能够招到你这么用功的员工,也真是有运气。”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傅先生,你这是在调侃我吧。”

    “又被你看出来了?”

    安然点头:“嗯,因为太明显,傅先生,那我先不打扰你了,你快跑步吧,我这就回家去了。”

    “今天没事儿吗?”

    “嗯,没什么事,周末,要好好睡一下。”

    “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一趟。”

    “去哪里?”

    “今天,我女儿过来,我之前跟她说过,我认识了一位很漂亮的邻居,想要介绍给她认识,她很期待呢。”

    “这……”安然有些担心:“我不会影响到你们父女的团聚吗?”

    “不会,我女儿喜欢热闹。”

    安然点头一笑:“好。”

    “那我先跑步,一会儿电话联络你。”

    安然点头:“好。”

    她前方掉头,将车开回了家。

    刚刚没有吃早餐,她简单的弄了点吃的后,上楼去换了一件衣服。

    没多久后,傅儒初打来了电话。

    她下楼,傅儒初的车已经开到了她家门口。

    见她换上了一件碎花长裙,傅儒初笑道:“果然,人漂亮了,穿什么都好看。”

    安然笑着看向他:“傅先生,你一直这么会说话吗?”

    “我说的是实话。”

    安然耸肩:“好吧,那我就做一天……漂亮的小仙女吧。”<ig src=&039;/ia/5589/2790641webp&039; width=&039;90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