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355章 像是做梦一样啊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8-01-11
    霍谨之他不是一向都很警惕吗,怎么会被人下这种药?

    再说,就算他真的被人下了药,可他在外面不是有很多女人吗,为什么不找外面的女人解决,却跑回来了?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吗。

    “如果……如果我今天不方便跟她同房,他会怎么样?”

    “这种药发作起来,如果没人纾解,会很痛苦的,应该比几万只蚂蚁同时扯咬还难受。”

    “那如果把他泡在冷水中呢?”

    “要看药效的时间,治标不治本,别药效没压住,还冻出毛病。夫人,我正在开车,就先不跟你说了,霍少那边,就先麻烦您了,我会尽量早点过去的。”

    宋医生说完就将手机挂断。

    黎穗想到刚刚霍谨之用力搂着她亲吻的画面,咬唇。

    他一定很难受,他刚刚抱她的力气真的很大,似乎是要将她吞掉一般。

    可是,他已经这么难受了,刚刚她让他信守承诺的时候,他还是放开了自己,不是吗?

    想到这一点,黎穗多少觉得有些纠结。

    她该不该帮他呢。

    她伸手捂着自己的心口,坐在了床畔。

    在霍家的这十一年,霍谨之帮过她无数次。

    高一的时候被人欺负,是霍谨之找了小混混,把她的同学揍了一顿,让那个同学整一个月没来上学,最后还转学了。

    高二的时候她跟同学一起去勤工俭学,结果因为疏忽大意,忘记锁餐厅的抽屉,钱全都丢了,被老板送进了派出所,她没敢告诉爷爷,是霍谨之出面,来摆平了这件事,还买下了那家餐厅,关门大吉,给她接起。

    高考结束后,她随学校参加毕业旅行,结果在深山中迷路了,是霍谨之动用关系,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把她从山中找出来的。

    大一那年,她被同校的几个学长追求,被学校里嫉妒的人拍到了她从他豪车里下来的照片,学校一度疯传说她被有钱人包养了,最后这事儿也是他出面摆平的。

    大二那年……

    黎穗垂眸,双手交握,这一桩桩,一件件,都让黎穗觉得……自己欠了霍谨之太多太多。

    仔细想想,自从来到了霍家,她似乎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可却莫名的承受了许多宠溺。

    虽然她跟霍谨之现在的关系这么差,可是……她心里很清楚,她们曾经也很快乐。

    如果时光倒流,现在的情况,放在两年前她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帮他。

    可是既然这样,现在她又为什么要犹豫呢?

    是啊,她是要帮他,有什么好犹豫的。

    她起身,走到了门边,伸手拉开门。

    可是迈出去一只脚后,她却忽然停住了。

    真的要去吗。

    如果真的帮了他,以后她跟他之间的关系,就真的不再干净了。

    她闭目,呼口气,将门重新关上,又缩回了房间。

    他不爱她啊。

    把清白给他,她真的心甘情愿吗?

    刚跟他结婚的时候,她想过这件事儿的,可是那时候,她也是不愿意的,而刚好,他也不愿意碰她。

    现在,有些平衡好像被忽然间就打破了,她也还没有想好未来该何去何从。

    今晚又突然出现了这件事,她真的还没有做好准备,很害怕。

    放在床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黎穗快步过去,见是宋医生,她接了起来:“宋医生,你快到了吗?”

    “夫人,我恐怕两个小时也过不去了,环海路这边夜间修路,我走的是西边这条路,折回去绕路走的话,最快也要三个半小时,你要是实在不方便,不行就送霍少去一下医院吧,别让霍少遭罪。”

    黎穗咬唇,如果霍谨之会愿意去医院丢人,他就不会跑回家来了。

    “夫人?”

    “我知道了,宋医生,你回去吧,他这边……我会好好照顾的。”

    “好的,夫人,实在是对不起了。”

    “没关系。”

    挂了电话,黎穗将手机放在了床上。

    她伸手稍稍捏了捏自己的衣领,没有再做任何犹豫,起身来到了霍谨之的房间。

    来到洗手间门口,她听到霍谨之在里面传来一声低吟的痛苦声。

    黎穗咬唇,轻轻推开洗手间的门。

    霍谨之抬眸看了她一眼,咽了咽口水,闭目:“出去,谁让你又回来的。”

    黎穗呼口气,走了进来,抽出一条干净的浴巾递给他。

    “宋医生来不了了,环山路夜里修路,你先出来吧。”

    霍谨之脸色一阵难看。

    “宋医生说了,即便他来了,也帮不了什么忙,这种药,没有什么特效药。”

    霍谨之咬牙,声音里透着几分无力:“行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我让你出来,这凉水会把身体冻坏的,”黎穗的口气有些不太好。

    霍谨之白她一眼:“不需要你管。”

    黎穗在浴缸边弯身,低头吻住他的唇。

    对于身体里已经躁乱不安的霍谨之来说,这就是一剂清凉药。

    可是想到刚刚她还不愿意的样子,他推开她:“你疯了啊,你这是在玩儿火,不知道吗?”

    “我要是不知道,我就不会过来了,我还不如不知道呢。”

    霍谨之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

    是宋医生告诉了她自己的情况。

    她是来帮他的。

    霍谨之的呼吸有几分急促:“你是自愿的?”

    黎穗觉得,‘我是自愿的’这五个字真的很难于启齿,所以她直接环住他的脖子,再次亲吻他。

    这次,霍谨之可没打算再放过他。

    他伸手环住她,她身子不稳,一下子跌坐进了水里。

    冰凉的水,刺的她惊呼一声:“啊好凉。”

    霍谨之蹭的抱着她,从水中站起身,低头有些担心的看她:“没事吧。”

    黎穗咬唇:“这么凉的水,亏你坐得住,你是石头吗。”

    霍谨之勾唇一笑,没有任何言语的吻住了她。

    他边吻着,边快速的将她的睡衣脱掉。

    黎穗正害羞的想要抢睡衣的时候,霍谨之已经将她刚刚扔在浴缸上方的浴巾拿起,将她的身体包裹住。

    接着,他快速的脱掉了自己的湿衣服,将浴巾披到了肩头。

    而这期间,他的唇就一直没有离开她的。

    黎穗终于明白,这原来</a>就是传说中的吻术高超啊。

    她真的被他给吻的晕头转向。

    正在她有些飘飘然的时候,霍谨之已经打横抱起她,将她放进了柔软的床中。

    灯光很强,黎穗看着自己上方的他的脸,脸上也闪现红晕。

    霍谨之看了她片刻后,不再犹豫,开始一寸一寸一点点的点燃她。

    这一晚,对黎穗来说,注定不可能会平静。

    在她真正变成他女人的那一刻,她紧紧的抱着他,因为很疼。

    感受到她的生涩,霍谨之松开她,低头看向床单上的落红。

    黎穗双手捂住他的眼睛:“你乱看什么。”

    霍谨之虽然被欲望灼心,可却还是很惊讶。

    “你……那晚,那个男人没有碰你?你的第一次,没有给他?”

    黎穗脸上的红晕没有褪去,眼眸中却带着几分不悦:“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你以前说我恶心,不会是以为我已经被人给……”

    黎穗说着,有些羞于启口。

    可是她心里却是生气的。

    她伸手,用力去推他的肩膀:“霍谨之你给我起开,我不管你了。”

    霍谨之笑:“已经晚了。”

    他说完,用力挺了一下身子。

    黎穗生疼的打了个哆嗦:“好痛,霍谨之你混蛋,你是故意的。”

    霍谨之唇角勾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真的克制不了身体里的火。”

    他说完,紧紧的抱住了她。

    两人的身体贴合在一起,霍谨之不再给她任何埋怨和拒绝的机会,把所有的话都化成了具体行动。

    黎穗一开始是真的疼的受不了。

    可是慢慢的,竟也找到了一丝愉悦。

    头一次结束后,黎穗躺在床上,心里微微有些纳闷,不都说这事儿很爽吗,为什么她却觉得除了疼和一点点愉悦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感受了呢?

    是她太难满足呢,还是他不行?

    黎穗呼口气,有些累倒是真的。

    她躺了足有十分钟,这才慢悠悠的爬起身,想去冲洗一下。

    霍谨之一把抓住她手腕</a>:“去哪儿。”

    “洗澡。”

    霍谨之一翻身,将她压住:“现在洗澡还太早了些,我们还要继续。”

    “什么?”

    想到刚刚并不算愉悦的体验,黎穗有些害怕了。

    “为什么还要继续。”

    “因为我还很难受,非常,非常,你不是要帮我吗,所谓的帮,难道不是一帮到底的吗?”

    黎穗无语的叹口气,“不是已经……已经做过了吗,为什么还难受。”

    “我也不是很清楚,第一次中药,没有经验,”他说完,把她困在了怀里,开始上下其手。

    一连三次之后,黎穗决定收回之前的话。

    她好像真正的明白,为什么所有人沉醉在这件事儿里无法自拔了。

    因为实在是太销魂</a>了。

    她第一次的时候的,大概是还没有进入状态吧。

    熟能生巧……吭,不知道可不可以用在这里。

    本来一向爱失眠的人,被他折腾了几次之后,真的累到崩溃,根本就没有心情失眠了,他一从她身上离开,她的脑袋沾在枕头上,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霍谨之看着他,勾起唇角,从身后,紧紧的环住她的腰。

    这只有在梦境中才会发生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像是做梦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