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326章 释然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2-28
    安然点头:“对不起,让你因为我,内心受了那么多的折磨。”

    “如果爱一个人也算是折磨的话,那这世界上大概就没有什么美好的事情了。”

    安然看他,心生愧疚:“哥,对不起,在我眼里,你永远都只是我的哥哥,我对你,不会再有别的感情了。”

    安诺晨苦笑:“我发现,姓乔的真的是我的克星,以前是乔御仁,现在是乔御琛,可是明明,我为你付出的才是最多的。”

    “爱一个人,不是以付出多少来衡量的,爱就是爱,即便对方什么都没有未我做,我也可以死心塌地。”

    安诺晨沉默一笑,没有说话。

    “哥,其实我今天来见你的目的,你都知道的吧。”

    “你是要劝我离开吧,”安诺晨看她。

    安然沉默,点头。

    “我明知道你见我的目的是要让我走,也明明可以在电话里就听你说完这些绝情的话,可我却偏偏要答应你来这里见我,你知道我的目的吗?”

    安然看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我很想你,我想见你,我想带你离开,我希望,最终是我劝你,而不是你劝我,我是要离开这里,可我不愿意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这是我的心愿,也是我的梦想,你能明白吗?”

    “哥,我说过了,我不会跟你离开的,我已经离不开这里了,之前,我去美国的那四个月,真的太痛苦了,每天每天……每天都很痛苦,我真的受不了,所以……我回来了。”

    “因为想他?想那个毁了你幸福的人?”

    安然摇头:“他只是一方面,还有一个原因,是我的孩子,我现在是一个母亲啊。”

    “那我们就带孩子一起离开,你要相信我,只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我一定可以把他养的很好的。”

    “可我不愿意离开,我爱他。”

    “他毁了你的人生。”

    “可他也给了我幸福和安定,给了我爱情。”

    安诺晨听着她的话,胸口剧烈的起伏,心中的痛恨难以平息。

    “安然。”

    “哥,我知道你现在觉得恨铁不成钢,可是,我真的走不了,现在,你带我离开,就是在刺我的心,因为,你只能带走我的身体,却带不走我的心。”

    安诺晨闭目,努力的平息自己的心情。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安家作对吗?”

    安然看他,等着他的回答。

    “安展堂虽然以前看不起我,但是他在我懂事后,并没有伤害过我,相反的,他还很器重我,如果我不反抗他,安氏集团早晚也会是我的。

    所以,我不是因为我妈希望我去抢安氏集团,才会不顾一切的跟安展堂作对的,我是因为你,因为你在安家受了太多委屈,因为安家压根儿就没把你当人待,我是要让安家为伤害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安诺晨这样说的时候,安然眼眶有些发涩。

    “我为你做的这一切,不是希望没有回报的,我是希望,你能够在这其中记住我的好,好在我们的目的达成后,在我跟你表白的时候,你能坦然的接受我,我希望,我用一辈子对你好的心,换一颗你的真心。”

    安然垂眸,落泪:“别说了,哥。”

    “你是不是觉得,我爱你这件事儿让你很恶心?”

    安然摇头:“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没有办法接受你的真心,因为在我心里,在我眼里,你都是我的亲哥哥。”

    “我不是,几个月之前你就已经知道了真相,你只是不愿意试着接受我,因为你不喜欢我,在你眼里,我只是可以跟你合作的哥哥,我不是一个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对吧。”

    “你别这么偏激行吗。”

    “那你为什么要劝我离开?为什么不相信我可以为了你跟乔御琛斗。”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跟乔御琛斗,我爱他,我不想让他跟我最亲的亲人为敌,我更不希望你被他折磨的一败涂地。”

    “你就相信我一定会输。”

    “你根本就不可能会赢,”安然知道,这时候若是她给他留任何后路,都是在害他。

    “你自己心里不也很清楚吗,乔御琛是什么人,即便把安氏集团给你,你也不会是他的对手</a>,且不说庞大的帝豪集团,即便你真的做到了,你知道乔御琛身边的两个死党是谁吗?

    乔御琛曾经说过,如果霍氏集团和云上集团中的任何一方出现经济危机,他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忙,同理,你以为霍谨之和云诺谦会看着他们的好兄弟就这么被你扳倒吗?”

    安然心里很是难过,悲伤道:“哥,为了我,把自己的后半生搭上,你觉得值得吗?你知不知道,苏溪阿姨希望你后半生能够幸福,还有一直陪在你身后的娴书姐,她难道就愿意跟着你继续这样奔波吗?她难道就不想要一个家吗?”

    这下换安诺晨沉默了下来。

    “哥,你是我敬爱的亲人,但不是我热爱的情人,我会因为你为我付出的那些好而感激,但却不会感动,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你这样执着,根本就不值得。

    你的梦想不是离开这片伤心地重新开始吗,那你就离开啊,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了,不是吗?不要再提我的事情了,没错,曾经这里也是我的伤心地,可是现在,能够给我幸福的人,全都在这里,除了死亡和举家搬迁外,没人能够带我离开这里。”

    听她这么说,安诺晨心里有些气愤。

    “没想到,我们竟然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当年,我就不该看着你去找乔御琛,我该在你出狱的时候,就不顾一起的带你离开这里的。”

    安然咬唇:“可我真的很庆幸,当时自己莽撞的找到了他。”

    安诺晨点头:“好,是不是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跟我走?”

    “对。”

    “你知道吗,这个村子里,我是埋伏了人的,为了带你离开,我会不惜一切代价,门口,你带来的那几个人,现在只怕早就已经被控制了。”

    安然站起身,脸色一紧:“哥,你别胡来,我让乔御琛帮忙撤销你的通缉令,不是为了再次把你送进去的,你真要用自己后半生的幸福,去赌一颗不管你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得到的心吗?”

    “我愿意去赌。”

    “你……”

    “可是……你不愿意啊,”安诺晨打断她的话,闭目,表情悲伤。

    “哪怕你对我有一丁点的留恋,我都可以找到一个不顾一切的理由,即便付出一切的代价,我都在所不惜,可是……你连一丁点的机会都没有留给我,安然,你知道吗,你真的太残忍。”

    安然眼眶发红:“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对你,只能残忍,因为我了解我自己,我给不了你想要的一切,我还是那句老话,你只是我的哥哥。”

    “罢了,你别再说了,”安诺晨摇头:“我不是你的哥哥,也不再是那个爱你的安诺晨,我承认,我的确不是乔御琛的对手</a>,不管再努力多少年,我都不可能赢得了他,所以……然然,你走吧,我放你走,从此以后,山高海阔,咱们各走各路,再也不要见面了。”

    安然眼里的泪从眼眶里掉落下来。

    这样,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她看着他,侧头擦干了眼泪。

    “哥,以后好好照顾苏溪阿姨,我祝你们……祝你们都能幸福。”

    安诺晨垂眸,“我们都会幸福的,都会非常幸福的,你也好好的过你自己的日子吧。”

    他站起身,背对着她:“我还要帮我妈收拾一</a>下东西,你可以先走了。”

    安然看着他绝情的背影,站起身:“哥,你们要保重,我走了。”

    她转身往门口走去。

    安诺晨忽然道:“等一下。”

    安然回头看向他。

    安诺晨转身看她,目光灼灼</a>。

    片刻后,他快步走到安然身前,用力的拥抱住她。

    “哥……”

    “然然,我怕自己会后悔,后悔当初分别的时候,为什么要对你这么绝情,我果然无法对你狠心。”

    安然沉默,“只要你们都好,就足够了。”

    “你能好好的一个人呆在这里吗?”

    安然点头:“嗯,可以。”

    “我真的可以放心的离开吗?”

    安然再次点头,没有说话。

    “你想好了,如果我离开了,你再受了委屈,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听你倾诉你的委屈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我会好好的,每天都幸幸福福的,我不会受委屈,所以,你可以放心了。”

    安诺晨点头:“好,这次,我真的要放你离开了,从此以后,咱们……兄妹二人,天各一方,再不过问彼此的事情,各自重新开始,努力幸福,好吗?”

    安然点头:“好。”

    安诺晨松开她,看着她,满目不舍。

    最终,还是安然呼口气:“绝情的事情,还是让我来做吧,哥,保重。”

    她说完,转身拉开门出去。

    她走的头也不回,没有再给安诺晨任何的反悔机会。

    从此以后,她只会大步向前,不会再回头,不会再犹豫了。

    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幸福的终点到底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