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317章 此生,绝不负你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2-23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安然紧张了一下,不过表情却控制的很好。

    “乔总,你还在不舒服,还是别站着的为好。”

    “你不会以为,我乔御琛连个家庭医生都没有吧。”

    安然愣了一下:“所以,你已经好了?”

    “你看我像是个病人的样子?要不要我以实际行动告诉你,我现在有多好?”

    “不用了,”安然立刻回答:“今天就算我多此一举,我得先回医院去了。”

    “你刚刚有句话,提醒了我,你是我妻子,我还没有对我的妻子,履行一个丈夫的职责,实在是不应该。既然你也没病,何必住院?上楼,去洗澡。”

    安然望着他,他的演技也够拙劣,只是荷尔蒙却明显爆棚了。

    这样的男人,她必须远离。

    现在反抗,明显的不是明智之举。

    她听他的话,当真上了楼。

    想起昨天她洗澡的时候,他在隔壁洗的事情。

    她只在浴室呆了两分钟,便拉开了门。

    房间里果然没人。

    她抿唇一笑,蹑手蹑脚的快步离开。

    出了房间下楼,正好遇上了林管家。

    安然镇静的道:“林管家,乔总正在找你呢,我先告辞了。”

    “好的,安小姐,您慢走。”

    见林管家往楼上去了,她撒开腿就往门外跑。

    一口气上了车,发动车子离开。

    她勾唇,飞扬的笑。

    乔御琛从房间里出来,见林管家站在门口。

    他挑眉:“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林管家迟疑了一下:“刚刚安小姐离开前,说您在找我。”

    “离开?”乔御琛侧身快步进了隔壁的房间。

    见洗手间的门敞着,房间里空无一人。

    他竟是侧头一笑。

    逃了。

    他掏出手机拨打她的号码。

    关机。

    很好。

    这个女人……

    安然没有回医院,而是回了她的海边别墅睡了一晚。

    一整夜,海水撞击着海岸的声音就在耳边,像是舒缓的轻音乐一般。

    她睡的很好。

    第二天出发去医院前,她告诉曹阿姨,让她从今天开始给自己送餐。

    到了医院,她本来还有些忐忑,担心乔御琛会来找自己的茬。

    可事实上,并没有。

    一连四天,她都没再见到乔御琛的身影。

    直到手术那天,她再次在手术室门口见到他。

    只是他陪伴的人不是自己,是安心。

    安心躺在病床上,手紧紧的抓着乔御琛的手。

    “御琛,如果我没能活着走下手术台,你一定要忘了我,找一个爱你的女人,好好过。”

    “别胡说八道,只是个小手术,会没事的。”

    安心的眼角带着泪珠:“你别安慰了,我知道……这是怎样的手术。这辈子能认识你,成为你的女人,真的是我最大的幸福。”

    一旁路月一直在抹眼泪。

    安然看着他们生离死别的样子,心里满是冰霜。

    她对推着自己手术床的护士道:“我们先进去吧。”

    乔御琛抬眼看向安然。

    她已经闭上了眼睛,看不到他眼底的担心。

    看到他的眼神,安心忙转过头道:“然然。”

    安然睁开眼,看向她。

    “然然,对不起,要让你为我受苦,如果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帮我照顾好我爸妈。”

    安然勾唇,眼底的笑意带着疏离:“好。”

    气氛陷入尴尬。

    她再次对护士道:“进去吧。”

    正这时,不远处传来一道急促的呼声:“等一下。”

    听到这声音,安然坐起身回头看去,是叶知秋。

    叶知秋自动忽略掉了所有人,来到安然身边。

    “幸好赶上了。”

    安然凝眉:“你怎么还是来了,我不是让你不用过来的吗。”

    “这么大的手术,我能不来吗,我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好让你能安心。”  “好消息?”她纳闷的看着他,片刻后却是忽的一笑:“搞定了?”

    他点头。

    “我知道了。”

    两人对望,叶知秋拍了拍她的肩膀:“自己选的路,你给我死撑着也要撑下来,你要是死在手术台上,那这件事儿,我就当做没发生过。”

    “你确定你是来看我,而不是来咒我的?”

    她重新躺下:“护士小姐,快推我进去吧,我不想看到这个贱人。”

    叶知秋呵呵一笑往后退开两步。

    “加油,我在这里等你。”

    两人一前一后的被推进手术室。

    直到门关上,安然还能听到安心在‘脆弱’的喊着乔御琛的名字,哭的好不伤心。

    进去后,她按照麻醉师的要求打了麻醉。

    之后,就像是做了一场绵长的梦……

    手术室门口。

    路月一直倚靠在安展堂身侧哭。

    叶知秋烦躁的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不停的看时间。

    只有乔御琛,像是没事人一样,手中捏着一直没有点燃的烟把玩着。

    他的目光不时扫向门口的叶知秋。

    这个男人让他觉得不爽。

    他知道安然的秘密。

    想到安然总是对自己撒谎,他眼底像是凝结了寒冰。

    术后,她的恢复状况良好,只在icu监护了三天,就转入了普通病房。

    被推回病房的时候,乔御琛竟然在。

    她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乔御琛道:“这四个护工,是我派来照顾你的,有什么需要你就说,有哪里不舒服也告诉她们,她们会第一时间帮你找来医生检查。”

    “好。”

    乔御琛表情凝重,“伤口……还疼吗?”

    安然看他,费力的扯出一丝微笑:“你猜。”

    看到她这副样子,乔御琛心里像是被人踹了一脚般,不爽到想要爆发。

    他负气转身离开。

    安然问护工:“安心恢复的怎么样?”

    “听说初步检查很好,她还需要在icu再观察几天。”

    安然点头,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闭着眼睛休息了。

    两个多小时以后,叶知秋来了。

    安然让护工先出去等。

    叶知秋担心不已:“怎么样,伤口还疼不疼。”

    “你能别问这么废话的问题吗?你去切一刀试试疼不疼。”

    “我看你一点儿也不疼,还有心思气我呢,真是白担心你了。”

    安然叹口气:“我疼,是真疼,疼的我直想我妈。”

    “我能不知道吗,你丫的从小就矫情,跑步摔倒了,磕破腿也能哭上半个小时,现在倒好,给你切了一块肝,你倒是不哭不闹了。”

    “好了好了,别说了,说的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勇敢,想给自己颁发一个荣誉勋章了。”

    “滚,烦你这出儿,来,给你看点好东西,让你舒缓一下痛感。”

    他说着,从包里掏出ipad,打开了相册,找到了几张照片给她看。

    “怎么样?还满意吗?”

    安然看着照片,点头,笑了起来:“满意,很满意。”

    “你放心,既然你不负我望的活着下了手术台,我就一定会帮你把你的梦想好好的实现的。”

    她甜美的勾起唇角,笑意直达眼底。

    幸好她还有叶知秋,他大概是自己上辈子结过的唯一的善缘了吧。

    病房外,乔御琛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看到了她的笑容,不禁挑眉。

    原来,她会笑。

    这个叶知秋到底有什么魅力,竟然能让她如此真心相对。

    她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他说疼,对他笑……

    再次看向她的笑脸,他的眉心微蹙。

    叶知秋说,以前,她即便只是磕破腿也能哭上半个小时。

    可在他看来,她根本就不会哭。

    他认识的,是个假安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