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300章 旧情复燃就是重蹈覆辙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2-16
    六月初的北城。

    响雷从下午延续到傍晚,却并不下雨。

    城南乔家别墅门口,穿着高中校服的安然,不停的拍打着大门。

    “乔御仁,御仁,你出来,救救我妈妈,求你帮帮我。”

    安然哭的不能自已。

    不知是因为冷还是痛。

    很快,别墅大门打开,两个壮汉走了出来。

    安然往后瑟缩了一下:“我……我要见乔御仁。”

    “小姐请进。”

    安然快步迈进了别墅。

    很快就被带到了二楼一个房门口外面:“少爷在里面,请进吧。”

    安然看着两个男人,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御仁说过,他家有几十个佣人的。

    可是刚刚进来的时候,却一个人也没有。

    她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不等反应,门已经被身边的男人推开,将她直直的推进了屋里。

    门咚的一声关上。

    屋里漆黑一片。

    她后背抵着门,一动也不敢动。

    “御……御仁,你……你在吗?是我,安……啊……”

    她话都还没说完,手腕忽然被一扯,人也落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

    她害怕的往后挣扎了一下。

    可是却没有用。

    因为她的人被紧紧的禁锢着。

    身子一旋,已经被横抱起,扔进了一张大床里。

    她挣扎着要爬起身。

    可是那黑影已经整个人扑了上来。

    撕扯着她的衣服,压制着不让她动弹分毫。

    “不要……放开我……你是谁,你放手,我要告你,这是犯罪。”

    男人厚重的呼吸声压在耳边,吻细碎的落在了唇上。

    她无论怎么挣扎,都挣不开。

    黑暗中,她的手胡乱的扑腾着,摸到了一个烟灰缸。

    顾不得害怕,她抓起那烟灰缸,就向对方的头上重重的砸去。

    对方显然是被打的怔了一下。

    可很快,他就将她手中的烟灰缸夺下,扔到了一旁,狠狠的撕扯开了她的衣衫。

    没有什么温柔可言,安然被狠狠的夺走了初ye。

    像是噩梦一样,那个男人,整整折磨了她七个多小时,不知疲惫。

    她从那个漆黑的房间里衣衫不整的跑出来时,整个乔家别墅依然没人。

    门外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大雨。

    她什么也顾不上,冲进雨中,一路跑到了天桥下。

    此刻,天桥下躺着一个女人,已经被地上积聚的雨水冲了不知道多久。

    安然冲上前,跪在女人身边,将她紧紧的抱起。

    “妈,妈,下雨了,你为什么不躲,妈……”

    怀里的人儿,身体冰凉,听到她的声音,并没有睁开眼。

    安然闭上眼睛,撕心裂肺的恸哭着。

    “妈……妈你醒醒啊,你别走,你别离开我,妈,我错了,我不该离开你,我错了,求你睁开眼啊。”

    可是,回应她的,只有雷声和雨声。

    妈妈再也不会睁开眼看她了,她知道,她没有妈妈了。

    她紧紧的握着拳,想起了刚刚离开前,妈妈拉着她的手说过的话。

    “然然,妈妈撑不住了。”

    “妈,我这就找人来救你,我一定能救你,我没有告诉你,我有个男朋友,是城南乔家的二少爷,乔家权势通天,一定能救你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不许你走,你走了,就没有人爱我了。”

    “然然,听妈妈说,妈妈走了,就再也不会拖累你了,你要离开这里,离安家人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了,把妈妈忘掉,把安家人忘掉,把在北城所有不快乐的记忆,全都忘掉。别学妈妈,你要找个爱你的人,好好的待他,跟他结婚,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好好的,幸福。”

    安然在滂沱大雨汇聚的水流下,抱着已经冰冷的妈妈坐了一整夜。

    天亮了。

    雨停了。

    安然擦干眼泪,紧紧的将拳头握在一起。

    “妈,我答应你,收拾了安展堂那一家人后,我就离开这里,再也不会回来了。”  四年后。

    北城监狱门口。

    安然一头短发站在那里,看着厚重的铁门重新被关上。

    她自由了。

    她紧握的拳头摆到胸前,手心摊开,里面是一个吊坠。

    她将吊坠挂到了脖子上。

    远处路边,一辆黑色奥迪车喇叭响了几声。

    安然没有理会,迈开步子往不远处的公交站点走去。

    这时,奥迪车车门打开,驾驶座上走下一个年轻的男人。

    他看着不远处的安然大喊一声:“汉子。”

    安然脚步一顿,回头看去。

    阳光下,她看着那人浅浅的笑了。

    男人重新上车,掉头,将车开到了她身前落下窗:“等你半天了,上车。”

    安然坐进副驾驶座,表情沉静。

    “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我想去看看我妈。”

    叶知秋顿了一下:“我送你。”

    “你爸……应该不会愿意让你这个叶氏集团的少爷跟我往来,毕竟,我是个坐过牢的人。”

    “你他妈能别用坐过牢说事儿吗,老子不在乎,要不是当年那个乔家一手遮天的非要整你,你犯的那点儿事儿,根本就不可能坐牢。”

    提起乔家,安然平放在膝盖上的手忽然就紧紧的握起。

    “乔御琛跟安心那时候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乔御琛整你的那股子劲儿,他们应该早就在一起了。”

    安然摇头:“不对,我和我妈被赶出家门前一天,我还听安展堂说,要给安心找个合适的男人相亲,如果那时候她就已经跟乔御琛在一起了,安家不可能还会让她去相亲。”

    “也对,乔御琛可是北城豪门世家圈子里,炙手可热的女婿人选。说起乔家,我就想到了乔御仁那个渣男,他亲哥哥要为了女人整你,他竟然连个屁都不敢放,当初追你的时候,还当着我的面儿,喊着要保护你一辈子,我呸。”

    “别提他了。”

    “我是恼火,你坐牢的这四年,他竟然一个人跑到国外去躲清闲,这样的人就不值得依靠。”

    安然浅浅的笑了笑,笑容不及心。

    来到将母亲的骨灰撒向大海的地方,安然站在海边,静静的矗立。

    叶知秋安静的要走开。

    安然道:“知秋,有火机吗?”

    叶知秋愣了一下,将火机给她。

    他离开后,安然望向宁静的海平面:“妈,我出来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两块糖。

    一块放到了海边细软的沙滩上。

    另一块打开塞进了自己口中。

    “这个糖特别好吃,是一个狱友给我的,她说,想哭的时候,多吃几颗糖,就不会觉得委屈了,是真的,我验证过了。”

    海风吹到脸上,混着湿黏。

    她从包包里,掏出了几份报纸上剪下来的纸片,专注的看了一会。

    打开打火机,点燃。

    “妈,四年前没能报完的仇,现在开始,我要一点点的,全都讨回来,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那么莽撞了。”

    火势借着海风瞬间汹涌,将她手中的报纸吞没。

    报纸上的一些残存的标题在她眼帘中闪动。

    ‘帝豪集团总裁乔御琛与安氏集团大小姐安心,情人节高调秀恩爱,婚期在即。’

    ‘安氏集团大小姐,突发高烧不退,诊断为暴发性肝功能衰竭,急需匹配肝源。’

    她轻轻松开手,由着灰烬被潮水带走。

    良久,她抬手抚摸到自己右侧的胸口下。

    当年,她因为这颗肝脏无用武之地,而被安家驱逐。

    现在,这颗为安心而生的肝脏,终于又有了它的价值。

    这一次,她必要连本带息的,将所有债,全都讨回来。

    “妈,等着瞧吧,我们流过的泪,必让他们用血来偿还,我一定不会让你白白死去。”撒旦总裁,别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