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278章 到底有多爱你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2-05
    她站在原地,久久没能动弹分毫。

    身后的声音继续道:“然然。”

    她用尽全部力气,才终于平复了呼吸。

    她转身,望向对方,浅浅的扬起唇角。

    “乔御仁,好久不见。”

    她看着他,他跟四年前一样,几乎没有什么改变。

    高高瘦瘦的身形,英俊的五官,只是发型换了,看起来比以前成熟了不少。

    “对不起,”乔御琛垂眸,闭目,浑身都在颤栗。

    “然然,真的对不起。”

    安然笑了笑:“这么多年不见,你忽然间跟我道歉,我还真的有些不习惯呢,没关系。”

    “不,别说没关系,你应该恨我的,你打我骂我都好,就是不要跟我说没关系,然然,你现在的态度,让我感到害怕。”

    安然表情极其平静,就好像站在她面前的,只是一个普通朋友一般。

    “当时那种情况,你选择避开我是对的,我没有资格恨你。”

    “然然,当时的情况,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安然打断了他的话:“其实,我也一直都想见你一面,四年前,有些话,我们还没有说清楚,乔御仁,有些事儿,总要有个了结。”

    “不,”乔御仁上前,一把握住她的双肩:“我不跟你了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该了结的,然然,我回来了,我要带你远走高飞。”

    他深情楚楚的望着她,满心的苦涩。

    她仰望着他,表情平静了许久之后,淡然的道:“分手吧。”

    “我不分手,”乔御仁很坚定的摇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你分手。”

    “很多人都会经历一段不痛不痒的初恋,我们也一样,现在,我们都长大了,过去的一切,可以随风消散了,乔御仁,我心意已决,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以后就再也不要来跟我纠缠了,我们……没可能了。”

    她说完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回身坐进车里,关上了车门。

    乔御仁要开车门,可她已经将车门反锁了。

    “然然,开门,我们谈谈,你不要这样,然然……”

    自始至终,她没有再看他一眼,只是一脚油门,离开了。

    车子在超市停车场门口停下,她趴在方向盘上,闭目。

    原来跟青春告别,会痛。

    本以为再次见到乔御仁,她可以做到云淡风轻,可事实上,挺难的。

    她的手机忽然响起,见是叶知秋打来的,她直接接起。

    “知秋。”

    “你答应我一件事儿,接下来我要对你提一个要求,你必须无条件的做到。”

    “呵,这么严肃。”

    “先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她点头:“说吧,什么事儿。”

    “乔御仁回来了,你不许见他,不许再跟他藕断丝连,跟他断掉,干干净净的断。”

    安然沉默了一下。

    “怎么不说话。”

    “你这电话,若是提前半个小时打过来,我就可以避开他了。”

    “你见到他了?这个混蛋去找你了?”

    “嗯,后面的条件,我都答应你,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放心吧,我不会再跟他……继续过去的缘分了,我不是傻瓜。”

    “这就好,你之前拖我安排的慈善拍卖会还记得吗?”

    “嗯。”

    “我已经准备好了,你订个时间吧。”

    “就……明天晚上吧。”

    “好,那我去准备准备,记住你刚刚答应我的事情啊。”

    “放心。”

    挂了电话,她身子向后靠去。

    犹豫了一会儿她将手机屏幕划开,找到了乔御琛的号码拨了过去。

    看到安然竟然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乔御琛有些惊讶。

    他接听,电话那头,传来安然软软的声音。

    “乔总,今天中午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  “无事献殷勤,你还是直说吧,什么事。”

    “有些事情,电话里说不明白,我请你吃饭,到时候,我们饭桌上谈,一会儿我发短信给你,告诉你地址。”

    她不给乔御琛反对的机会,直接将电话挂断。

    说完,她轻轻的吁了口气。

    中午有饭局,那菜也不必买了。

    她重新发动车子,回家。

    到了家附近,她老远就往家门口看去。

    见周围没人,她这才将车开了过来。

    下车,看到门口摆放的鹅卵石堆出的字时,她眉心纠结。

    “等你。”

    她蹲在鹅卵石前,眼眶发涩。

    等你……

    四年前用石头堆砌出的‘爱你’,变成了而今的‘等你’。

    没人知道,爱与等之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一年,妈妈奄奄一息之际,她跑去找他帮忙,可他并没有出现。

    她错过的,是妈妈在这人世间的最后一刻。

    她不知道,妈妈当时有没有落泪,有没有懊悔,有没有一遍遍的喊着她的名字,说‘妈妈爱你’。

    她不知道,妈妈当时有多害怕。

    妈妈走后,她悲痛欲绝,她以为,他是自己的男朋友,他会出现帮她的,然而,他并没有出现。

    后来,她被警察抓走,恐惧不安,她以为,他会出现救她的,他还是没有出现。

    最终,她被判刑,锒铛入狱,她一直在等,一直在等他来看她,可他却始终都没有出现。

    那个人,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一样,忽然就消失了。

    那一年,她一无所有,只有他了。

    可他呢……

    他给了她最深的伤痛。

    他在她心上划出的伤痕,永远也没有办法抚平。

    她不是不恨,是恨太多,已经无法分辨了。

    她抬脚将地上的石头踢散。

    等是吗,那就等吧,她倒要看看,他会不会等到海枯石烂。

    随便好了。

    她打开门,进去,找饭店,给乔御琛发短信。

    之后就静下心来,看书,学习。

    上午十点半,她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她先去了饭店,在包间里等他。

    她从十一点,一直等到十二点半,乔御琛一直都没有出现。

    服务生进来第三遍,礼貌的问道:“小姐,需要点餐吗?”

    安然呼口气,点头:“要,菜单给我。”

    服务生将菜单递上。

    安然看着上面对她来说都很贵的菜,挑了四道。

    一点钟,菜上齐,她一闯筷子,开吃。

    一点半,她都吃的差不多了,门忽然从外面被推开。

    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时,她愣了一下,随即露出笑容:“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都已经吃饱了。”

    乔御琛看着她,这个女人,他迟到了整整两个小时,她都不会生气的吗?

    不,她也一定是生气的,只是她懒得对自己发泄吧。

    他走过去在她对面坐下:“处理了些事情,既然我没来,你为什么不先回去。”

    她看他,这是解释?

    算了,她不在意:“想吃点什么,我帮你点。”

    他知道,她不想跟自己讨论这个问题。

    “用我的钱,请我吃饭,你觉得我吃的会痛快吗?”

    “你的钱?你怎么会有这样的误会,这是我的钱。”

    “给了你的钱,就是你的了?”乔御琛挑眉看她,“也对,这就是你这个女人的逻辑。”

    “我说了,我要请你吃饭,那我自然就不会用你的钱,这顿饭钱是我从银行卡里提出来的,是我在监狱里,用自己的劳动换来的,虽然没有多少,但一顿饭还是足够的。”

    他眉心一冷:“你是故意说这些话来气我的?”

    “我没那么无聊,是你先说起这个话题的,我只是在解释,”她笑:“乔总,想吃点什么,我帮你点,经费有限,别宰太狠。”

    “我吃过了,说吧,你叫我出来,摆的是什么鸿门宴。”

    “吃过了……好吧,那就说正事儿,我是想请你帮个忙。”撒旦总裁,别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