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264章 迎战就是了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2-05
    ,!

    乔御琛不说话,只是淡淡的抿了一口酒。

    他的目光始终在眼前的人儿身上。

    安然不知道,这个人深邃的眼眸下,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看不透他。

    也不敢乱猜。

    她只是在赌,赌安心对这个男人来说,还是重要的。

    “你放心,我不会绑住你一辈子,只要六个月,足矣。”

    良久后,乔御琛勾唇。

    安然一整颗心都提到了嗓眼。

    “我听说,你小时候是在安家长大的。”

    只有小时候吗?她可是从小就在那个恶魔窟长大的。

    “乔总想说什么?”

    “安家人都懂酒,你呢?”

    “略懂一二,”她看向他,表情淡定。

    他淡淡的又喝了一口酒。

    在她还未反应明白的时候,就已经一手压住了她的后脑勺,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吻住了她。

    安然脑子里轰的一响。

    她立刻闭上了眼睛,提醒自己,还有交易,不要推开。

    可是不行。

    她脑子里全都是那晚,她被人压在身下,被迫承欢的画面。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一把将他推开,这副不安的样子全被他看在眼里。

    他眼神中多了一抹玩味,松开她。

    重获自由,她用力的呼吸,默默的往后移去几分,警惕的看向他。

    “说说,这是哪个年份的酒,答对了,你的要求,我就应了。”

    安然侧头不屑冷笑一声。

    “怎么?你对我的问题,有异议?”

    “在乔总眼里,安心的命可以用来赌吗?”

    “我当然不会拿安心的命来赌,我有必要提醒安小姐一句,我既然能把你送进监狱,就有的是办法,让你老老实实的把这个人交出来。”

    是啊,城南乔家在这个北城可是手眼遮天的。

    不然她也不会坐牢了。

    想起这一点,安然眼底多了一份恨。

    乔御琛翘起二郎腿,勾唇:“既然敢来跟我提条件,那你来之前,就没调查调查我?”

    安然微微握起拳头。

    “上车之前,我可是提醒过你,让你别后悔,若是你现在反悔了,可以立刻离开,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安然扬起下巴,努力的克制自己,保持淡定:“我……刚刚没有尝出酒的味道。”

    “那你可就输了。”

    “再让我尝一次,再一次,我一定可以做到。”

    “安小姐这是在向我邀吻?”

    “我可以自己喝一口?”

    要知道,即便只是自己喝一口酒,也很难分辨出,更何况……

    “当然不行,我的酒很名贵,你不配。”

    他说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含在口中看向她。

    这意思显而易见。

    安然沉思片刻,不再犹豫,上前碰到他的唇。

    可是,他不张嘴。

    她窘迫的离开,看向他。

    想到那晚那个男人粗鲁的吻她时的方式。

    她闭目,咬牙,握的拳头都颤抖了起来。

    她不能放弃,这个男人,是她惩罚安家人的第一步。

    再睁开眼时,她眼神中一片清冷。

    她上前拥住他,身子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唇碰到他的唇上,撬开了他的嘴。

    一点红酒被度到她的口中。

    她立刻跟他分开,仔细品味。

    她没有注意到,他脸上闪过一丝的讶色。

    这些年来,除了那晚药效作用下的安心之外,再也没有女人能够让他起生理反应。

    即便是现在的安心,他也完全提不起兴趣。

    可刚刚,这个女人做到了。

    很好。

    “怎么样?这是哪个年份哪个地区的酒?你只有一次机会,猜错了,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她双手轻轻的交握,掩饰她的紧张。

    “我刚刚有没有说过,我是个没有耐性的人,不开口吗?”

    “82年,波尔多的葡萄酒。”

    她说完,立刻双眸炯炯的望向他,等待答案。

    她没有错的资本。  “如何,乔总。”

    乔御琛眼底染上了邪肆:“你刚刚提的那些,成交。”

    对了?她竟然真的蒙对了?

    她已经四年没有碰过红酒了,而且她的味觉本来就没有那么灵敏,加上刚刚是用那种方式……

    这是老天爷都在帮她了吗?

    此刻乔御琛手中撵转把玩着红酒瓶的瓶塞。

    上面清晰的印着2005。

    只不过,他不打算让她看到。

    目前看来,这个交易,很有意思。

    乔御琛随手将瓶塞塞进了酒瓶中,起身。

    安然也跟着一起站起:“我什么时候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今天。”

    “那……你呢?”

    “哦?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

    他侧步,眼神里充满了暧昧的走到她面前。

    她连忙后退一步:“我说的是结婚。”

    乔御琛勾唇,明明害怕,还故作镇定。

    “你决定。”

    “今天,”她坚定的看向他。

    乔御琛抱怀盯着她看。

    安然扬头,迎视他的目光。

    “可以。”

    乔御琛这样就答应了?

    安然觉得不安。

    她了解的乔御琛,不该是这种予取予求的人。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救安心?

    一个小时后,安然出现在安家老宅。

    她站在沙发对面,望着沙发上的安展堂和他的妻子路月。

    路月冷眼撇着她:“你这野种竟然还敢回来。”

    “这不是我的家吗?我为什么不敢回来。”

    “要不要我提醒你,四年前,你和你那个不知检点的妈就已经被赶出安家了。”

    “是吗?”安然随意的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

    “阿姨,你是不是不打算让我帮你了?”

    说到这个,路月脸色一狠:“你敢威胁我?”

    “我怎么敢在一个恶毒的女人面前耍狠呢,阿姨您高看我了。”

    不等路月开口,一旁的安展堂,声音漠然的道:“说吧,你的条件。”

    看着眼前的男人,安然心里生出一抹凄凉。

    不过很快,她就将心情平复。

    “三个,第一,我要你对外宣布,我安然,是你安展堂在外面遗落的明珠。”

    “不可能,”路月站起身:“安然,就算我死,你也休想进安家大门。”

    安然没有理会路月:“第二,我要一千万,现金。”

    “你做梦。”

    “第三,我要拿回我的户口本。”

    这下子,路月倒是不做声了。

    安展堂沉默半响:“安然,你该知道,你自己是为什么来到安家的。”

    “我很清楚,一刻也不敢忘记。”

    “我不会让你进安家的大门,安家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该属于你,这一点,你得牢牢记住,至于后面两个要求,我答应你。”

    “安展堂,”路月喝道:“凭什么给她钱。”

    “就凭她能救我们的女儿。”

    路月咬牙,恶狠狠的望向安然,倒是不再说话。

    安然听着那声‘我们的女儿’,分外的刺耳。

    她站起身:“户口本呢?”

    安展堂起身,去卧室将她自己一个人的户口本递给她。

    安然接过,脸上带着灿烂的笑。

    “我其实特别想问问两位,午夜梦回的时候,我妈就没来找你们偿命吗?”

    安展堂脸色一黑。

    她笑:“告辞了,两位。”

    她走了几步,想到什么似的道:“哦对了,我这次出来,除了可以帮你们救安心之外,还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就权当是感激你们四年前对我和我妈的‘关照’,两位,拭目以待吧。”

    她说完,转身离开。

    路月冷哼:“这个贱丫头又要玩儿什么把戏。”

    安展堂眼眸微深,“你没有发现安然变了吗?”

    “变?没错,变成了坐过牢的女人。”

    “不,她身上有了捕猎者的潜质,她……是回来报复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