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旦总裁,别爱我 第245章 他不是你的亲哥哥
作者:唯爱阳光的小说      更新:2017-11-19
    他说完,冷眼瞥了她一记转身离开。

    “告诉我密码呀。”

    “卡号的前三位后三位。”

    安然看着他的车离开,无语一笑。

    所以……现在是天上掉馅饼了?

    她将书放到车后座上,上车,发动车子离开。

    去了银行,她打听了一下,这是张不需要预约的无限卡。

    所以,她直接提了一百零一万的现金。

    拿到钱,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将这钱送给了叶知秋,自己只留了一万。

    回到家的时候,夜幕已经西沉。

    将车停好,她被晚霞映照的,波光粼粼的海岸线吸引,迈步往海边走去。

    她脱掉鞋,坐在细软的沙粒上,享受美景。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忽然传来乔御琛清冷的声音。

    “你还要在这里坐多久。”

    安然吓了一跳,回身看他:“乔总?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乔御琛脸色难看的吓人。

    “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呀。”

    “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回忆一下自己刚刚做错了什么,若再想不起来,我就亲自来帮你回忆了。”

    安然看他脸色,绝不是骗人的。

    她抿唇:“难道是因为……今天下午我取了你的钱?”

    “你这不是很知道吗。”

    安然呵呵一笑:“乔总,不是你说的吗,需要钱让我从那张卡上取,花别的男人的钱,就是啪啪打你的脸,我现在从那张卡上取了点零花钱,你怎么倒是生气了。”

    “我没见过哪个女人,零花钱一次就取101万的,说吧,这些钱,你打算用在什么地方。”

    安然努嘴:“花钱还要说去处的啊。”

    “那你以为,我会无聊到养着一个无底洞?”

    “去处呢,我暂时是说不出来,不过我不会白花你的钱,我用东西跟你交换。”

    “换?”

    她打开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掏出一个刺绣精致的小荷包。

    她从荷包里,取出两枚戒指,将稍大的一枚递给他。

    “诺,送你。”

    乔御琛没接,只是看着戒指不动。

    她笑:“你放心,这戒指上没有暗器,这是从我太姥姥那一代传下来的传家宝,算起来,也是民国时期的古董了。”

    她说着站起身,走到他面前,主动的拉起了他的左手,将戒指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看着她轻柔的动作,他有那么一瞬的失神。

    “哇,多神奇,你的尺寸跟我太姥爷一样呢。”

    “所以,你打算用这个银戒指换了我的一百万?”

    “乔总,你这话说的,按理说,以你现在的身价地位,结婚怎么也得送给妻子鹅蛋大小的钻石戒指吧,听说,那个动辄就几千万呢,我呢,就帮你把那笔钱省了,戒指用嫁妆顶,今天下午那一百万,你就当是……婚戒钱吧。”

    “巧言善辩。”

    她笑了笑,没跟他斗嘴。

    她取出另外一枚小戒指,套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乔总,你看,这是情侣对戒哦,有戒指,才算是夫妻呢,演戏要演全套,对吧。”

    夫妻……

    他垂眸看着她,她脸上的笑容……很美。

    “乔总,这戒指你可别弄丢了哦,它对我来说很重要。”

    妈妈曾经说过,这戒指很神奇,戴过它们的两代人,都恩爱两不疑,白首不相离的走到了人生的终点。

    只可惜,她一辈子也没能遇到那个对的人,所以戒指在她那一代,没能送出去。

    她呢?这辈子也找不到什么有情人了,所以给谁又有什么分别呢。

    乔御琛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戒指,没有做声,转身往回走。

    安然抿唇:“乔总,慢走,不送了。”

    乔御琛回头看向她:“谁说我要走了,今晚我不走,就睡这里。”

    安然愣了,睡这里?

    乔御琛邪魅勾唇:“刚刚你说的,演戏要演全套,上次被你逃了,你不会以为,这次你还能逃得掉吧。”  她愣在原地好半响。

    乔御琛喊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走?”

    她站起身,闷闷的跟了过去。

    看着他的背影,她打从心底里感到厌恶。

    不行,她绝不要他,绝不让他得逞。

    想到什么,她媚眼一挑,有办法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屋,曹阿姨已经将晚餐准备好了。

    “安小姐,晚餐准备好了。”

    “曹阿姨,辛苦了,再添一副碗筷,今晚,乔总要在这里吃饭。”

    “好的。”

    晚餐吃的很清淡。

    手术后,安然不能吃太荤腥的东西。

    乔御琛也不挑,就跟她一起吃。

    吃过饭后,曹阿姨收拾完桌子,就被乔御琛支配出去了。

    曹阿姨一离开。

    乔御琛勾唇望向安然:“你先洗,还是我先洗,又或者一起洗?”

    安然淡然的笑:“乔总,我可是刚割了肝救过人的病人。”

    “我问过医生,你这种情况,不要累着就好。”

    安然咬牙,有备而来呀。

    “乔总就不怕,我又像上次一样不告而别?”

    “这是你的家。”

    安然点头:“嗯,有道理,那我先洗好了。”

    她说着,就往楼上走去。

    安然猜测,乔御琛不会一直在外面等她。

    毕竟有过两次经验了。

    她洗澡的速度很慢,非常慢。

    以至于自己在浴盆里,都要泡的发晕了。

    门口忽然响起沉闷的敲门声,“你是需要我进去帮你洗?”

    “我这就出来了。”

    她穿上浴袍,将手机放在了洗手台上,走了出去。

    不出所料,他也已经洗完了,身下只裹了一条浴巾。

    他邪魅的勾唇,将她打横抱起,走到了床上放下。

    “不打算反抗一下?”

    “反抗有用吗?”

    “没用。”

    “所以呀,我何必挣扎一身臭汗,还让两个人都不愉快,”她指了指灯:“我就一个要求,乔总,关灯。”

    乔御琛长手一身,将灯关掉。

    安然呼口气,闭目。

    乔御琛的吻落下,让她几乎窒息。

    安然心里只觉得一阵恶心,她的手紧紧的扯着床单,不回应,也不反抗。

    她在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二十七。

    乔御琛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开始,乔御琛不予理会。

    安然推住他的肩膀:“先接电话吧,反正夜很长,有的是时间。”

    黑暗中,传来乔御琛的冷嗤。

    他从她身上起来,侧身捞起手机,划开接起。

    电话那头,传来安心娇弱的哭声。

    “御琛。”

    “怎么了?”

    “御琛,我想你,我一直在等你,为什么你今晚没有来看我,你是不是……讨厌我了,我为了自己活,用了然然的肝脏,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可恶。”

    乔御琛凝眉,脸上闪过一次不耐烦:“别胡思乱想,我今晚有事。”

    “我想见你,你现在就来找我好不好,御琛,一天看不到你,我都没法儿活,我知道自己很烦人,可是……可是我,咳咳咳。”

    “你感冒了?”

    “下午的时候吹了点风,有一点感冒的症状。”

    他翻身下床,打开灯:“谁带你出去的,等着,我这就过来。”

    挂了电话,他将手机扔到床上,开始穿衣服。

    安然已经用被子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她看着他利索的动作:“看来这次逃跑的不是我,我们扯平了。”

    乔御琛看了她一眼:“早点休息吧。”

    “好啊,晚安,老公。”

    安然抿唇一笑,脸上是疏离的冷漠。

    这是乔御琛最不喜欢的样子。

    不过,他也没有心情计较,拿起包离开了房间。

    听到楼下传来车声,安然这才起身,裹上浴袍走进浴室。

    她将洗手台上的手机拿起。

    画面上显示的是安心的号码。

    就在刚刚,她从浴室出来之前,拨通了安心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