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重燃 第九十九章 飞扬

时间:2020-01-02作者:奥尔良烤鲟鱼堡

    【..】,。谢飞白最近跟程燃联系的时候,都显得心事重重,程燃觉得出息了,心里开始藏事儿了,看来身为炎华南州置业大股东和在公司里面轮岗的效果不错啊,问在什么岗位呢,结果谢飞白摇摇头,表示并不是在公司遇上的事,就是平时遇到些事,心里过不去。

    看程燃的意外,谢飞白踌躇后还是道,“有些事不知道怎么说,你知道贫困生补助吧,学校都有名额,可我们那辅导员,随意指派人,都是听他话的,一个人一学期一千六,他还能每人分一半走……本来这种淡闲事我不想管的,只是架不住看见了……”

    说这话的时候谢飞白正从科大的小卖部买了两瓶可乐,递了一瓶给程燃,嗤咔拉开拉环,在旁边的一个堡坎上坐下来,“我们寝室有个人,家境不好,看得出来,一个星期吃不了几顿肉那种,有一次我看到他挨到最后才来食堂打饭,有些不理解,后面我留意了一下,他几乎每次都是最后去食堂,颠勺师傅会把剩下的菜都舀到他盘子里。

    有一次自习室,看到他把很多小票拿出来,应该是在记账,那都是一顿饭几毛钱的饭菜,他记下来,控制开支……有次听他说起,他家里是农村的,父亲工伤残废,还有个妹妹,他读大学考上来不容易,家里没有钱了,妹妹在上中学……

    是他求着家里不断了妹妹学业,所以他这个哥哥省下来的钱,都是可以供他妹继续读书的……所以他拼命省。

    但是就是这样,也不去填表申报贫困补助走麻烦的拿材料各种程序,因为他爸说了,家里是穷,但不能让人看不起。我们寝室五个室友,经常会有家里带来不想吃吃不下,或者外面买多了吃不完的请他帮忙解决,面包,卤菜,牛肉干……那哥们儿有时也会过意不去力所能及买些饼干招待大家,不管爱吃不爱吃的,都竖大拇指说他会买。大家很开心,他也很开心。”

    “我觉得真的有的人特别不容易……然而却正是这样,反而他们也得不到应有的帮助,我们那辅导员是真的操蛋……”

    程燃道,“这事很多的……不过这倒是不像你,横冲直闯的谢飞白居然也会被现实给桎梏住……”

    “我应该不是这样的……”谢飞白道,“当时我脑海里是想过很多如何怼那辅导员的想法的……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我竟然,没有这种勇气……”

    程燃看谢飞白,很难想象居然从这位口中会说出“没有勇气”这种话。

    理解中的谢飞白难道不该是怒怼人间不平事,随心所欲去他妈的活才对吗。

    原来谢飞白也会成长啊,成长到也会明白人情世故,也会面对现实中的很多灰色的屏障和勇气刺不破的幕布。

    也许这就是人悲哀的事情。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少年游侠,也会开始考虑行走世间的规则,利弊,妥协于鱼龙混杂的江湖,从眼里容不下一点杂质,到开始承认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

    “不正面戳破,也有很多办法,背后举报他之类……但就是突然发现,这种事应该在学校很普遍,看得到的在这里,看不到的呢所以我知道,这不是扫了眼前所见的就能解决的事情……有时候也会突然像是这样,觉得这个世界上有些机制不完善,有些事很沉重,这种想法在这里,心情非常的不好……”

    程燃道,“那就去解决。”

    谢飞白抬头。

    “推动解决这种事,我让天行社出一个软件,但是要跟学校部门谈,我觉得这事挺好,科大也可以做起来,食堂记录每个学生饭卡的大数据,最后根据一定的统计筛选出贫困学生来,然后学校的补助直接无声无息进入贫困生饭卡里,就不存在还要人为申报这种事情了。”

    ……

    这件事被迅速的推行下去,有了个想法,随即天行社就迅速开动起来,系统在很短的时间出炉,系统在科大,以程燃和科大校方的牵连,推动起来上线当然很容易。

    然而谢飞白所在的政法大学却没那么简单,不过谢飞白还有一个在南州的姐姐王玉兰,王玉兰以《经济报道》这份如今南州影响力颇大的媒体名义上门,这种既可以宣传学校又可以树立育人典型的事情,校方也就把“考量”变成一路绿灯的通过了。

    而后就是六月里的一天,有学生在他们普通而平凡的学生时代,突然收到了一条发自系统的cq飞信。

    “xx同学你好!我是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学校通过一卡通消费数据,结合你在学校的综合表现,近期将为你发放隐形资助,发放金额将直接存入你的一卡通,用于补贴生活所需。请善加使用,愿你学习生活愉快。”

    很难相信,有人会因为收到这么一条机器发出的信息讯号,而感受到了那种情绪,突然红了眼眶,或者落下眼泪。

    有的学生没有bp机,手机,甚至学生资料中也没有留下cq号。但是没有关系,小票上会在余额后面显示【补助】的括弧,而学生就余额多出问题咨询管理处的时候,也同样会得到这样的答复。

    这件事毕竟会让人困惑,王玉兰的媒体报道又恰到好处的解释了这件事,有关政法大学学生谢飞白引入这套系统的报道,一时间为众人所知,政法大学得到了外界一致的好评,同时谢飞白也得到了在校逃课挂科之后的通融。

    而王玉兰的报道后面,用了一个让人暖心的妙笔生花:“利用大数据资助贫困生,是高校利用高科技提供更好服务的一大创新,终于让人感觉到我们的高校,没有与这个鼓励创新的时代脱节。

    孩子们,放心吧,你的柔软心灵,总有人在默默守护。”

    与之相比带来的,是谢飞白在学校名噪一时。

    政法大学有场辩论赛,程燃受邀参加,主题是《科技发展会毁灭人类》,谢飞白这么个万年冷感游离主流的人居然位于反方四辩。

    据程燃所知,谢飞白的伶牙俐齿仅限于打架之前占领道德制高点的“以德服人”,而且没有受过辩论队的训练,居然站在了最重要的位置。

    然而其实正方看到这个阵容就已经愁眉苦脸。

    但正方还是在以极高水平的挣扎,譬如在剥离邪恶人类利用科技战争这种辩论泥沼之后,还以人类历史上核电站事故喊出了“科技发展请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这种声情并茂之言。

    彼时在文科生占优势的政法大学,当然对科技冰冷持悲观态度者居多,而且很多科幻小说,对人类末日的构想足够深刻。

    然而到谢飞白第四辩的时候,他也没有做什么总结陈词,没有人类共和这种角度,而是当着系领导和辅导员,直接就以困难补助的发放被克扣,被给予辅导员认为成绩好听话学生的这种现象,提出了搞出系统的缘由,在谢飞白最后那句“我不去探究冰冷科技对人类未来是好是坏,或者说是不是该反对科技进步,我就以亲身经历告诉你们,科学技术,也可以有温度。也可以更加人性化!”

    掌声雷动。

    面对着系有关部门领导和个别辅导员铁青的脸。几乎不需要宣布什么反方胜利,那一刻拍案而起满堂轰动的谢飞白,才是程燃所认识的那个永远飞扬的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