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50章 时光(上)

时间:2020-02-08作者:黑色的筷子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苦难,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有人在笑着。

    向远特别累,说完就睡着了,倒是让聊天大神的出租车司机有些无趣。

    车辆颠颠簸簸行驶了几分钟。

    “小伙子,醒醒,到了。”师傅用豪迈的声音叫道。

    自从脱离战争后,向远也慢慢融入这个可爱的社会了,不会时刻保持警惕心,所以……导致的后果就是司机下车到后座把他拽起来。

    “醒醒,再不醒我就直接把你扔家门口了。”

    声音有些着急,也有玩笑意味。这样耽搁下去,可能是好几单生意。

    可向远依旧没有清醒过来的意思,好在向远给的地址具体到房间。

    出租车师傅看他从医院上车,想必也是不分日夜照顾病人,实在是太累了。那就好人做到底,师傅停好车,背着沉甸甸的向远走了几步。

    这tm也太沉了吧,师傅都有些后悔了,好在几步就到了电梯。

    兜兜转转好不容易找到了家门口,出租车司机却犹豫了起来。

    刚才拖拉的过程中,胖子给的钥匙掉了出来,就一把,肯定是大门钥匙。但到底应不应该开门带他进去呢?万一进去被诬陷偷盗,至于qj也不可能,向远是个男的。要不就放在门口吧,这里也没问题,但万一遇见什么坏人就不好了。

    “唉。”师傅想了想,终于下定了注意,转动钥匙,开了门。

    把向远摆正放在沙发上,就立刻离开了,也顾不上再打开卧室放床上了。

    出门,果断关上了防盗门。

    师傅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他还没掏车费……

    怎么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唉,算了,笑着叹了一口气,又急急忙忙跑回出租车上面继续找生意了。好在,交警没给贴一张罚单。

    师傅生活不见得有多少殷实,但一定很幸福吧。正是因为这样的人世间,所以向远放下了警惕,誓以我血守世间。

    …………

    检查完毕后,胖子母亲从icu转入了普通单人病房。大约两个小时后,她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三个人,开口说: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有些恐怖,但我却没有恐惧,而且梦里面还有儿媳妇,就是你吗?”

    笑咪咪看着莺莺,并且把莺莺的手和胖子的手握住,放在一起。

    “你看起来好眼熟啊,就是你吧?”

    “嗯,是我,妈。”莺莺看着无比真诚的眼神,很是舒服,说。

    胖子沾沾自喜,妈妈真聪明啊。眼眶里积攒的感动泪水也崩塌了,还有胖子爹、莺莺,全部是喜悦。

    护士进来说:“你妈妈今天下午可以出院了?”

    “不再住几天观察一下。”胖子顿了一下,问。

    “混小子,你这么盼望我住医院吗?”胖子母亲直接教训道。

    听到这句话后,胖子泪水有多了几分,熟悉的词,熟悉的味道,以后一定要听个够。

    “走吧,走吧,回家,向远一个人在家,肚子也饿了吧,咱们买点菜,做一顿好的,庆祝一下。”胖子爹招呼道。

    “好。”

    胖子和莺莺去办了出院手续。

    缴费窗口的胖子,无奈得看着后面坐着的莺莺。莺莺也在烦恼,等下做饭,要暴露自己的厨艺了吗?会不会有些尴尬。

    胖子和向远一样,其实这些战士都一样,用不上钱,所以平时不带钱。

    见莺莺在发呆,没有get到自己的点。只能大声喊了一句:“莺莺。”并且指了一下窗口。

    “啊?哦。”莺莺慌了一下,意识到后,连忙走了过去。

    “你真是个呆子啊,钱都不带。”莺莺说着,掏出包包里面的银行卡,大方摆了出去。

    莺莺刚才见胖子母亲时,就把口罩取了下来,现在也还没顾上戴。

    胖子瞬间捕捉到闪光灯,风一样冲过去,一把捏碎了相机。

    这个毛头小子狗仔也比较年轻,当然咽不小这口气,看这眼前人高马大的胖子,朝周围喊了一声:吧大家快来看啊,大明星邓莺男朋友打人了。

    虽然医院的氛围比较压抑,可邓莺的名气实在太响亮了。瞬间就聚了很多人,收费窗口也停了下来,莺莺交完费,办理好剩下的业务,走到胖子傍边。

    胖子笑了一下,浑身散发出来一种气场。对于这些生活在温室里面的人,微微露出的一丝杀气,他们都畏惧得后退了几步,没有人刚说一句话。

    狗仔见形势不妙,拨通了报警电话,并且试图用相机的碎渣在脸上划了几下。

    “哦?碰瓷吗?那你找错人了。”胖子轻呵一声,一脚喘了下去,拿起他的手机狠狠对着脸摔了下去。

    周围群众里面有几个拿手机拍照的,胖子扫了一眼,还有一个没有放下手机。

    在温室里面待久了,有些人失去辨别的能力,以为自己有多么厉害,如果他是一个律师,可他赖以生存的法律,对胖子有用吗?

    保安也早就围了过来,但依然不敢下手去缉拿胖子。

    邓莺也没有劝说胖子,因为与这个世界为敌的同时,身后有为了守护的人。如果连这个人都去劝说,那守护还有意义吗?

    对于这些狗仔,邓莺表面上不得不和和气气的,以后,就不必了。

    胖子也就等着警察赶来,和莺莺说:“我们家的儿媳,很优秀,这些狗仔以后绝对不敢了。”

    女孩可以允许他的男孩在他面前唯唯诺诺,但面对世界时,必须有这样的霸气,哪怕这个女孩有多么独立,这一刻,也情愿被被保护,乖乖点点头,便是整个天下。

    警笛声响起,一般人分辨不了救护车和警笛的声音。救护车是高音一秒,平音一秒,间隔一秒,循环反复。 警车的警笛非常急促,没有间隔。

    如果有一把枪,指着胖子的脑门,然后这把代表着温室里面绝对正义的枪杆弯了一起,那才帅气。

    “少云,别闹了,买菜回家做饭。”胖子母亲和胖子也都收拾好了,母亲说。

    瞬间胖子整个人都蔫了,看了看莺莺,莺莺嫣然一笑,“走吧。”英雄也是有牵挂的啊,在这些面前,就和三岁孩子一样,可爱。

    大庭观众之下,胖子拿起莺莺的手,和父母坐上电梯走了。整个过程,没有人敢说一句“不”,包括那些保安。

    医院肯定把恢复正常秩序放在首位,至于闻讯而来的警察,胖子在其耳边说了几句话,便息事宁人了,并且带走了那个狗仔。胖子他们四个也上了警车,不过,是送去附近超市买菜。

    莺莺还是第一次做警车,不免有些好奇。车上四口就和一家人一样,扯东扯西。

    “我就说你怎么那么眼熟啊,你就是那个大明星。”胖母看久了,也反应过来了,说。

    莺莺笑了笑,很温顺,如同银屏面前建立的人设一样。

    ……

    下车了,胖子客气向警察说:“不好意思麻烦了。”

    “没事没事,你才真正的英雄。”开车的警察连忙回道。

    胖母带头,走入了超市。

    “莺莺啊,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做。”胖母问。

    “什么都可以,随便做,我不挑食的。”莺莺回道。

    胖子瞅了一下,“不挑食”?,笑着说:“妈,她和我一样,爱吃肉,不吃葱姜蒜。照我喜欢那样做就好。”

    胖母白了他一眼。

    此时旁边一个吃冰糖葫芦的人说:“味同嚼蜡,真难吃,王记那家……(咽口水)”

    “这几天,也该开业了。”胖爹感叹说。

    “叔叔,你们家的糖葫芦可太好吃了,我女儿也特别爱吃。”莺莺这才想到冰糖葫芦这茬,直接说。

    “你们俩都有孩子了?”二老一同问道。

    “不不不。”胖子说。

    “额,是吧。”莺莺说。

    二人对视一眼,又说:

    “不不不。”

    “是。”

    一点都不默契,“有了就结婚吧。”胖母笑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当奶奶了,说。

    “后面再说,这个肘子不错啊。”胖子脸羞红,连忙岔开话题道。

    ……

    如果胖子这时候回家了,那还可以听到向远打呼噜的声音。

    向远以前在这种环境下这么累过,现在也比较舒服。眼皮微微睁开一点,感受着夏日下午的阳光,然后起身伸个懒腰。去厕所撒一泡尿,再接一杯水解渴,肚子显然不满足水,咕咕叫了起来。

    拿出手机时,看见4个未接来电,毫无疑问,是雅雅的。

    正准备回拨过去,这时候门被敲响了。

    向远打开了门,“叔叔阿姨好。”

    胖母有些呆滞,随后心头涌上来一股莫名的亲切感。

    “妈,这是我老大。”胖子介绍道。

    “嗯,你们肚子都饿了吧,我去给你们做饭。”胖母说着就走进了厨房。

    “都随便一点,当自己家里一样,云云去沏些茶水。”胖爹笑着招呼。

    莺莺也跟着胖母去厨房,帮忙择菜。

    这时客厅就剩下了胖子和向远了。看着胖子满脸笑意,向远说:“幸福吧,看你都乐成啥样子了。我去给你嫂子回个电话。”

    胖子给向远指了一下阳台,把从医院拿回来的东西收拾整理一下。

    回想刚刚发生的事情,从悲伤到狂喜啊。再看看厨房里面母亲健康的身影和莺莺贤惠的样子,父亲也依然精神,人生瞬间满是幸福。

    胖子爹也去忙活冰糖葫芦的事情去了。

    闲暇一会的莺莺,在围脖上面公开了恋情,就是官宣。真正的官宣,就和军嫂一样,这几天,关于邓莺的所有负面的消息全部凭空消失,以后也没有那个狗仔敢制造绯闻了。

    “胖子妈妈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水复苏有效,别担心了,不过可能要在中苏待几天。”

    “那就好,对了,吃的还习惯吗?”

    “还没吃呢,胖子母亲正在做呢,胖子能长这么壮士,她妈手艺一定很好,回去时候一定给你带好多冰糖葫芦。”

    “那就好,对了,莺莺过去没惹什么乱子吧?”

    “那哪能啊,胖子巴不得她过来啊,这样多好,我看她们俩离结婚也不远了。莺莺父母都是干什么的啊?”

    外面叫吃饭的声音穿了

    进来,透过电话雅雅也听到了,香气早就让向远有些馋了。

    “你快去吃饭,下次再聊。”

    雅雅说完挂断了电话,真好。

    向远笑着关了屏幕,放进兜里。以前吃饭时都是自己撒狗粮,今天这顿狗粮看来是吃定了。

    胖子家里面还有一只橘色的猫咪,刚才就在阳台,但向远没有注意到。橘猫害怕他迷路,就带头冲锋,来到了客厅里面的餐桌边,做到它专属的地方,舔了一下嘴边三根猫,笑着露出绝世美颜。

    向远最后一个入座,餐桌上色香味俱全,有荤有素,当然还是肉菜多,看起来就嫩滑的大肘子,还有一整只酱香鸭,一大碟切成片的卤牛肉,一夹就烂,肉香逼人,像这样的硬菜还有不少。

    素菜则是很普通的西红柿炒鸡蛋、苦瓜、土豆丝,和不是同龄人一起吃饭,一定有一两道不合口味,比如这苦瓜,向远想不通,生活难道还不苦吗?

    至于狗粮,向远选择全部忽视,专心吃菜,吃肉。倒是胖子,一边有父母的“严刑逼供”,一边还要注意莺莺的态度,好吃的肉都被向远给夹走了,但心里一定也很幸福。

    没有虾,还是不尽兴。最后一筷子瘦的肘子入肚,向远放下筷子,慵懒的靠在椅子上。看傍边猫的吃相,就知道胖子爹妈平常吃得清淡。

    向远一把抱起气猫咪,转移阵地,躺在了沙发上。

    这一步操作,让本来还给猫夹菜的莺莺,瞬间失去了转移话题的机会。不过这一点,向远未曾注意到,当然注意到了橘猫的不情愿,可已经这么肥了,真不敢再吃下去了。

    那就陪向远看电视吧。

    二老的心思也一直放在莺莺身上,胖子也舍不得离开饭桌。莺莺能不远万里来到这,就已经表明了心意,想通后,就很从容得面对这些关心。

    电视打开,猫咪抱着遥控器调台,调到了体育频道。

    胖子这时候朝向远这边说了一句:“刺头,把要遥控器给叔叔。”说完又被另一个更刁钻的问题给缠住了。

    “哦,你叫刺头啊。”向远好奇道。

    这个橘猫听到刺头后,对着向远喵了一声,接着就跟着电视节目做一些奇奇怪怪的动作。

    向远顺着目光看去,哦,打乒乓球的啊。

    “张继科一个正手侧拉成功拿下这一局,二人可以说是不相上下啊。”

    解说一句话,向远就打开了儿时的记忆匣子。

    那时候,阳光灿烂,自己和别的孩子没两样,没修炼道法,父母也都在,并且家庭温馨。

    乒乓球承载了儿时所有回忆,但仅仅是儿时,可那段岁月十分短暂。

    橘猫模仿奥运冠军的快速攻球,不慎踩空,从茶几上面摔了下去。

    向远看了一下窗外,夏天日长,外面还很亮。

    “叔叔阿姨,我带着刺头出去转转。”向远起身说道。

    “行,把家的地方别忘了。”胖妈说,“莺莺啊,你们如果忙的话,把莺莺送过来,我和他爸帮忙照顾。”

    “考虑生个二胎吧。”

    反正小音的事情,总不可能说是凭空而来,或者离异妇女吧,这样也好。

    刺头也很灵性,听到要出门后,竟不知从何掏出一个黄色乒乓球。兴高采烈跃到向远肩上,看来以前没少爬在胖子肩上,孩子二人都壮实,担负起一只大肥猫的重量也不是太难。

    向远就在玩球的橘猫的指引先,前进。出门之后,向远看着眼前陌生的场景有些发蒙,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是怎么回到胖子家的呢?

    模糊的记忆里,他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向远看了一下手机上面的微信支付凭证,里面没有扣钱。却发现一个雅雅发过来的红包。

    520

    看着这数字有些幼稚,雅雅发完立刻就后悔了,怎么和小孩子一样呢?但,就这样吧。

    还好刺头刚才吃饱了,再退一步来说,狗粮也不对猫的胃口。

    小区里面有一个活动广场,人不少,2个篮球杆,4个乒乓球桌。还有一些活动胳膊腿的器材,还有秋千。

    入口处的桌子上面切好了西瓜,免费吃。

    向远走到秋千的面前,刺头起身一跃,与秋千上面的女孩撞了个满怀。女孩看起来初中生模样,有这个年龄的可爱、质朴。

    “刺头,你来玩了啊?”女孩说着,就开始撸猫了。

    刺头看起来很享受……

    “你认识刺头吗?”向远和煦一笑,说。

    女孩有些害羞,说:“是啊,你是少云哥哥的朋友吗?”

    “嗯。”向远回道。

    有2个乒乓球台空着,一个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对打,另一个是一群少年。

    “我们去打乒乓球吧。”女孩看着刺头说。

    刺头从女孩胸口探出脑袋,2只手拱出一个乒乓球,可猫爪比较小,球落了,惹得女孩发笑,并弯身拾起。

    向远看了刺头一眼,不简单,刚才在肩上一只手拿球6得飞起,还各种花式,现在2只手能掉,哼,演员,真会演。

    刺头轻蔑的眼神好像在说,“羡慕吧,嘿嘿。”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