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时间反刻 第19章 扑街杀手

时间:2019-12-03作者:南猪

    “你好,麻烦来一壶花茶。”黄志明喊道。

    一般来他是很少喝外面售卖的东西,与其相信老板不会放什么不干净的赃物,倒不如相信自己。

    到遇到阿琴之后,便开始相信阿琴。

    阿琴是一个很适合当老婆的人,人好长得靓,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对黄志明也不错。

    听阿琴,还在读国中的时候,他还追求过她。

    只不过,现在忘了而已。

    之前的细节无所谓,现在他只想找一个可以一起生活的女人,能够安慰他,给予他安全感。

    不用再过刀口上舔血的日子,期望只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生活。

    他是一个很懒的人。

    之所以做杀手这一行,是因为这一行最大的好处是,谁该死、时间、地点,一早就有人决定。

    能不去想的事情,就绝对不去。

    但这一次,他决定改一改这个习惯。

    阿染是个好搭档,在工作上面帮助了他很多。他不能拒绝她最后一次要求,但也只有这一次。

    在这之后,便是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各有各的缘法罢了。

    “客人,你的茶。”茶很快上来,但一个人的心是很难平静下来的。

    她很了解他,他也未必不了解她。

    一口牛饮,喝完杯子里的茶,黄志明走到卫生间,做最后的准备。

    ......

    天台之上。

    “他就这样直接上?”黎光茂愣着道。

    从望远镜里可以看见,黄志明离开座位,往楼上的方向走去。

    楼上是两个包厢,今天被靓坤包场,并没有其他人。

    陈染疑惑的转过身。“那要怎样?”

    几滴冷汗从黎光茂留下,他用毛巾擦擦,着实给黄志明担心起来。

    在原来的时空里,在他所认识的同行里,对于杀手有不同的理解。

    有的人认为杀手最重要的是枪法,枪法稳、准、狠、快,只要能做到大半,就算是有一定的造诣,登堂入室。

    有的人如黎光茂,就认为杀手最重要的是头脑,用各种出其不意的暗杀手法,虽然比不上枪弹干净利落,但胜在诡。

    兵之道,在于诡。

    放在杀手这一行,也极为贴切。

    用易容、伪装、潜伏等各种暗杀方式,不仅让人难以察觉,成功率高,通常还能留有足够的时间布置现场,然后逃逸。

    无论如何,公公有理,婆婆有理。

    但眼前的状况不同,在上个时空,黎光茂可是见到了靓坤有多少带枪的手下。

    就这样贸然闯进去,除非手拿大炮,一力破万法,不然是绝对成功不了。

    想想陈染的初衷,兴许也是知道他的个性,故意安排。

    “要不,我去帮帮他?”黎光茂问道,倒是把陈染吓一大跳。

    “为什么你要帮他,他和你无亲无故的。”

    这话倒是把黎光茂问住。

    要关系,两人只有陈染这个枢纽,但明明五分钟之前,他还在为他是否给自己带帽而感到生气。

    除此之外,别的不通。

    一定出来的话,那就是欣赏。

    男人对女人表示欣赏的时候,一定是馋她的身子。

    男人对男人表示欣赏的时候,也可以是这样的理由。但更多的应该是英雄间气概的两相呼应,惺惺相惜。

    陈染定定的看了黎光茂一阵,发觉他的眼中并没有其他的意思,才放下心来,缓缓的点点头。“可以,但一定要注意安全。”

    “当然,但是做这件事情之前,还有一件事必须先做完。”

    “什么?”陈染没有转过弯来。

    ......

    铃铃铃,房间里突然响起的电话,把中年男杀手吓一大跳。

    下意识的往房间里的座机看去,没有响。

    是他自己身上的大哥大。

    好像还有些别的声音。

    中年男杀手望了望床上的女主人,想了想,还是给她紧缚绑在晾衣柱上,用干布堵住嘴巴。

    又用望远镜望望对面的情况。

    暂时没有动静。

    确定没有别的遗漏之后,才不慌不忙的接起电话。

    光是大哥大的电话铃声,就响了不止两分钟。

    “蔷薇深处一支青梅当头。”传来一声冷艳的女声。

    应该是自己的雇主。

    中年男杀手回复道。“流云浅水一抔琉璃照影”

    有些沙沙声,似乎是信号不好。

    那边又传来一句。“讲大声一点。”

    男人有点纳闷,但还是照做。

    “流云浅水...”

    话还没完,自己在门口设置的示警铃铛响了起来。

    有人进来了。

    默不作声的大哥大关掉放在旁边,中年男杀人打开卧室的门,心的往玄关走去。

    巧合?

    不,在杀手的眼中,没有巧合。

    如果有,那就把他消灭。

    将装好消音器的手枪从怀里掏出,掩在背后,准备射击,杀手一步一步向外面走去。

    “阿玲,你整天在家搞什么飞机,在门口设个闹铃吵死了。”

    屋子的男主人?

    “对了,有没有做饭,我饿死了。”

    一个肥胖的男子,刚从玄关换了鞋进来,看见陌生男人的头,先是一愣,脸上很快浮现一丝怒意。“你竟然敢...”

    但下一秒就被杀手用枪背敲中脑袋,根本没能反应过来,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真是巧合?”杀手呢喃。

    “砰。”胸口突然爆出一个大洞,脑袋一嗡,身子只来的及往侧边一偏,瞧见阳台上吊下来的身影。

    果然不是巧合。

    嘴角噙着一缕笑,缓缓的倒了下去。

    “这么简单?”陈染从屋外走来。

    刚才黎光茂只是尝试一下,想不到倒真的在短短几分钟的时候,就将男杀手找出来。

    “好了,赶紧走,慢一点就来不及了。”黎光茂催促。

    “等等”陈染反手拉住他的手。“了让我来一枪爽爽。”

    从黎光茂的手上抢过手枪,砰砰砰的打上好几枪。

    仿佛还不解气,直接在杀手的身上踩了两下。

    “你就这么烦他?”黎光茂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过有一一,杀手确实容易出变态。

    但是像中年男子这样的,黎光茂还是第一次见。

    究极变态同性恋。

    在跟陈染谈条件的时候,其中之一,就是宁愿少要一点报酬,但是尸体的处置权归他。

    咳咳咳,你们懂得。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