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要人

时间:2019-12-16作者:半夜烧香

    自那日之后,整个御兽宗显得颇为宁静!

    小白忐忑的在真传洞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期间除了紫嫣等人来过一趟外,再没有其他人来找过他,这让小白紧绷的心弦终于缓和了许多。

    “都快半月了,掌门师尊的气应该消了吧,我可怜的小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小白忍不住暗自嘀咕着,奈何这种事情,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问!

    “当!当!当!”

    突然,御兽宗内门西侧,一座悬吊的大钟,发出阵阵钟鸣,钟音弥漫,振聋发聩。

    因为这口大钟已有数百年未曾发生过响动,厚厚的浮尘在大钟的震颤下,抖起一片浓浓的尘雾。

    尘埃落定,大钟的真身,浮现在闻声而出的众人眼中。金光灿灿,熠熠生辉。

    “出大事了,宗门的阵钟响了!”

    “一定有人擅闯我宗山门,走!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不少弟子纷纷驾驭灵兽,闪身直奔御兽宗的山门。

    听到动静的小白,望着远处的大钟,那金钟之上,纹刻的“警”字,让他不由一愣!

    “这还真找上门了!”

    小白说罢,整个人消失在院落之中。

    与此同时,御兽宗后山,九道长虹在其宗门上空略过,好似一缕绚丽的霞光,划过天际。

    “堂堂御兽宗,怎么教出如此恶徒,还不快快滚出来,给我们个交代!”

    御兽宗山门前,那两座巨大石狮托起的宗门石匾,已然断为两半,山门后防御大阵也已经开启。各路宗门长老齐聚山前,怒目而视!

    “唐山!别仗着自己是云阳宗长老,就敢再此挑事,同为三大宗门,我御兽宗还没怕过谁!”

    九道长虹不知何时已置身于山门前,清一色的素衣长袍,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颗相同的玉珠,更清奇的是,这九人的容貌颇为相似。

    年过半百样子,花白的头发整齐的梳与脑后,满面红光,微笑中却给人一种磅礴的威严!其中一位淡然的望向人群中为首的白衣老者!眼神异常锋利。

    “呵呵...没想到御兽宗九珠长老都来了,莫非真要护着那小子不成?”

    白衣老者见到眼前的九人,心中压力倍增,色厉内荏道,想当初,这九人同出一脉,却没有武修根基,没想到九人的御灵之根却是异常出众。

    如今九人都已成为御兽宗护宗长老,每一位都是三级御神师。若是九人通过手里的意念珠联手,恐怕身为通神境五段的自己,一招都接不下!

    灵修等级由低到高分为御灵者,御灵师,御玄师,御天师,御神师,以及虚无缥缈的御圣师。

    武修等级由低到高分为淬体境,金刚境,通玄境,通天境,通神境,以及超脱凡俗的通圣境。

    两种不同的修炼方向,其实力等级却是殊途同归,一一对应,每个大境界又分为九个小境界,每跨越一个小境界,其战力将会提升十倍。

    如此看来,九人联手的战力可越阶两段,还能碾压对手!怎能不让这白衣老者心生忌惮!堂堂御兽宗不过千年宗门,便能跻身北州三大宗门之列,这九人功不可没!

    “我说唐老头儿,我一珠大哥都说了,我宗弟子肯定不是你想动就动的,你这一来就毁我宗门石匾,这事咱们得先说道说道!”

    九人中最边上的御兽宗长老,厉声开口!

    “九珠,少说两句!”

    “大哥,他们毁咱石匾,让咱宗门颜面尽失,还跟他客气啥!干,就完了!”

    其中最小的九珠长老,生来就不安分,平日里隐匿宗门,几乎都快把他憋疯了,若不是有一珠压着,先前说不定早就冲上来,给白衣老者两个大耳雷子。

    “哼!我宗弟子唐勺,在墓中遭那臭小子百般羞辱,差点身陨圣墓,若不是这段时间调养恢复神智,告知老夫,恐怕到现在还蒙在鼓里,今日若是不交人,休怪老夫不客气。”

    “对,若不把人交出来,我剑华宗同样不客气!”

    “对!把人交出来!交出来!”

    白衣老者说完,身旁三大宗门的剑华宗也随声附和,其弟子正是那日开口要替小白寻找食材的背剑少年。有两大宗门撑腰,其他小宗门顿时也来了底气,随声应和道。

    在白衣老者身后,唐勺泪眼巴拉的望着众人,拿起腰间别着的勺子,举天加入声讨大军。

    御兽宗九位护宗长老见状也是一阵头大,暗道,掌门到底收了个什么样的弟子,居然惹得大小宗门合力前来声讨,看样子绝非是个省油的灯。

    “不好意思诸位,我来晚了,大家先消消气,坐下来喝碗汤再说!”

    一阵鲜香扑鼻,不知何时,屠小白托着满满一锅汤,大步来到双方之间,轻轻将大锅放在地上。

    众人闻香而望,忍不住口齿生津。

    “唐长老,就是他,就是他!熬得这种汤!”

    唐勺举着大勺子对着身前的白衣老者说道,人群中不少当日进入圣墓的弟子,纷纷摇手指认。

    “这汤如此鲜香,怎么着也不像污秽之物做出来的呀!”

    白衣老者心生疑惑,强忍着肉香扑鼻的诱惑,看向唐勺。

    “汤确实好喝,但食材是用妖鼠做的,我们冲上去的时候,那倾泻而下的污秽才是真正的梦魇!”

    唐勺想起圣墓里的场景,浑身打了个激灵。

    “你就是害我弟子之人?”

    白衣老者见到这锅汤后,对于唐勺的话,居然出现了迟疑。不过,罪魁祸首就在眼前,便开口喝问。

    “何来害人之说?我熬汤是他们争着要喝的,我又没逼他们,至于洞口发生的一切,也不是从我嘴里吐出来的污秽,这位老爷爷,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

    白衣老者脸上清白不定,再次看向身后的唐勺。

    “他说的可是实话?”

    “如果不是他熬得那锅汤,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混账,他说的到底是与不是!”

    白衣老者怒声喝问,唐勺还想狡辩一二,直接被老者喝问的慌忙点头,毕竟,屠小白说的并无假话。他也无从反驳,关键他们就算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小白可以收服那要命的四爪飞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