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梦境

时间:2020-02-17作者:勇士别上山

    前方墙壁上,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横亘在前,触目惊心,北冥的一刀仿佛将整个房间都被劈裂了。

    张锄如遭雷击,木然道:“发……发生了什么?”

    李禾抚着胸口,走上前,将手中的长剑捅进裂缝里面,探了探,连手臂都伸进去了,结果还是触碰不到底。

    “深不见底,这小子,到底干了什么?”

    张锄捧着断成两截的生锈大刀,心里久久无法平静:“这小子八成是个怪物啊,我还真是看走眼了。”

    俞雪垫着脚,来到王日身边,深深望着王日怀里昏迷的少年一眼,眸光闪烁,目光有了变化。

    北冥趴在王日的怀中,依然处于昏迷状态,他受伤严重,好在皮糙肉厚,都只是皮外伤,只是最后强撑着施展四星斗技,斗气消耗一空,最后力竭而倒下了。

    迷迷糊糊中,他进入了梦乡。

    在朦胧的梦境中,是一片美丽的小山村,村子周围绿树环绕,鸟语花香,山清水秀。

    草丛中鲜花盛开,蝴蝶飞舞,树梢枝头,小鸟踮着脚欢快地鸣叫。

    林中靠近溪流的位置,有座雅致的小木屋,小桥流水,一条石卵小径从木屋门口蜿蜒到小木桥上,木屋前有个院落,修竹八九根,屋舍前后,围绕着药圃,药草的芳香在院中萦绕。

    这种草药香真的太熟悉了。

    清晨,树林中非常凉爽,明媚的阳光洒照下来,一道绿色倩影从木屋内走出。

    这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一身绿色的裙衫,面容秀美,身姿绰约,气质优雅温婉。

    女子迈动纤柔的步子,从木屋门槛走出,一双玉手熟练地将满头青丝拢成发髻,随即挽起衣袖,露出白皙的皓腕,提起放置在门口的药篓,走向院子。

    女子看上去颇为干练,虽然长年生活在小山村,但是并没有山村农妇的那种土里土气的朴素感,反而面容白净,浑身散发着一股修炼者的灵气,气质娴雅,衣着得体,婉约气质中还有着丝丝的贵气,是一个天生丽质的美女。

    少妇站在院子里,将右手的小锄放进药篓,冲门内喊道。

    “冥儿,咱们该走了。”

    虎头虎脑的脑袋从门框中探出,从木屋内不情不愿地走出来一个小男孩,孩童看上去大概六七岁,小脸秀气可爱,面容与女子颇有几分相像。

    小男孩揉了揉眼睛,一副浑身疲软的样子:“娘,去哪啊?”

    “上山采药啊。”

    孩童顿住步子,开始撒娇:“娘,我不想去。”

    “不行,今天娘还有草药知识教你呢。”说着女子就上前,拉着孩童的小手臂往屋外走。

    被母亲拉着,男童一直向后撅着身子,拖拖拉拉,满口的不情不愿:“可是我真的不想去,昨天不是刚去了么?今天让我休息一下不行啊?”

    女子耐心教诲:“冥儿,你都六岁了,不能再整天想着玩了。前天你是怎么答应娘的,怎么现在又不听话?”

    “哎,我说了我今天不去,我今天想找村长爷爷,还有小莲玩。”孩童不停地甩开母亲的纤手,开始胡搅蛮缠。

    望着始终迈不动步子,一直耍小性子孩童,女子很无奈,日上三竿,她不能再拖时间了。

    “好吧,真没办法。但是在家也不能只是玩,你也要跟村长爷爷学草药,知道吗?”

    见母亲终于松了口,小孩小脸浮现欣慰:“好的,放心吧娘。”

    林中又一座小木屋。

    木屋前搭着一个葡萄架般的木桩,上面爬满了藤蔓,绿油油的枝叶中长满了橙色的浆果,藤蔓浓郁,遮蔽阳光,架子下摆着一副石桌石椅。

    一个长髯、胡子灰白的老头坐在石桌前,手中拿着一把蒲扇,石桌前还坐一个小男孩,一个小女孩。

    老头摆着一本书,摊在石桌上,方便让两个小孩看清,书上面绘有形形色色的草药图案,以及草药的特征、药性、功效,生长习性,地区分布图等。

    笑呵呵地为两个孩童讲解,小男孩认真听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直打瞌睡,亦或是一会儿望着天上的白云,一会望着树上的小鸟。

    老头笑笑:“北冥,你又不认真。”

    小男孩转动着虎头虎脑的小脑袋,小脸极为可爱,又开始撒娇:“村长爷爷,咱们都学了这么久了,我能出去玩一会儿了吗?”

    老头望了望天空中高悬的炽日,推测了一下时辰,和蔼道:“好吧,也学了有一段时间了,你们去走走吧,记住千万不要走远。”

    “好嘞。”北冥领着身后的小女孩,蹦跳地往树林中冲去。

    树林中有一条蜿蜒的溪流,小溪流水潺潺,两岸长满了绿树,溪流边两个小孩在玩耍,溪水清澈,鹅卵石非常漂亮,还有大大小小的鱼儿在游动。

    “北冥,我看到了一条鱼。”

    “北冥,这条鱼好大!”

    “小莲,我抓到一条鱼了……”

    ……

    两个小孩在玩乐之际,一道急切的呼喊声,在北冥耳际幽幽响起。

    “冥儿,快跑!”

    咂摸着仔细辨别了一下,确认是母亲的声音,小男孩满脸疑惑地直起身子,张望了片刻,没有任何母亲的影子,树林中依然是一副欢快和谐的景象,男童以为是幻觉,没搭理,继续埋头戏水。

    “冥儿,快跑!”又一声急切的警醒之声传来,这一次听得千真万确。

    “嗯?”小男孩再次站起身子,四下张望,依然不见人影,但是他这回多了一个心眼,随即问身旁的小女孩,“小莲,我好像听到我母亲的声音了,你听到了吗?”

    “没有啊,什么啊?”

    “她让我们快跑。奇怪,为什么我听到了呢?”小男孩挠了挠脑袋,很是疑惑。

    “冥儿,你们快跑!!”

    又是一声激烈的提醒,男童抬起头来,只见在前方林荫道出口处,一个绿衣女子急匆匆地狂奔而来,女子脸色焦急,惊恐万状。

    男童心中涌起不详的预感,大声呼喊:“娘。”

    话音刚落,女子身后浮现出现一个恶贼,手持一口大刀,挥刀一把将女人砍倒在地。

    眼见母亲被砍杀,背后露出了一帮匪徒,每个匪徒身上有着

    显眼的虎形印记。

    其中,一个天族少年在那里狞笑着,少年有着一对尖耳朵,青色的眸子,领着一帮恶魔,往自己逼迫而来。

    “娘!”小男孩仰天长啸。

    “娘……娘!”

    一声大叫,北冥醒了过来。

    “你醒啦?”睁开眼,看到的是俞雪的脸庞,正满脸温柔地笑,看着自己。

    北冥呼了口气,终于反应过来自己是在做梦,但醒来后,一股剧烈的疼痛瞬间如潮水般涌来,浑身上下都是火辣辣的。

    少年摸了摸脑袋,回想着刚刚做的梦,依旧非常清晰。类似这样的梦,他做过无数次,每次场景会些许不同,但基本差不多,都是跟自己的母亲,还有那美丽魂牵梦绕的小山村。最后都会是以龙虎门的匪徒出现,被吓醒为结局。

    少年清醒了片刻,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随即挣扎了一下,想要坐起来。

    但是身上的疼痛在牵引下一下传来,身体顿时没了力气,一时竟没能成功坐起来。

    “你别动,你受伤了,要好好养伤。”俞雪轻柔地拍了拍他的脑袋,轻声细语,笑容温柔美好。

    这一下北冥蓦的反应过来,脑袋底下软乎乎的,随即脑袋转了一下,视线触及,竟震惊地发现自己正躺在白花花的肉上,自己竟然枕着俞雪的大腿在睡觉。

    一抹红润涌上脸庞,北冥顿时惊得咳嗽了起来:“你快扶我起来。”

    望见少年在害羞,俞雪掩着小嘴咯咯笑,随后托着北冥的后背,终于让他坐起身来。

    身体的大幅度动作引发伤口触碰,北冥痛的长呼了口冷气,坐定身子,随后看向周围,只见自己在一个山洞里,昏暗,旁边是一个篝火堆,周围有着一些家具,还有一些短刀短剑,棒槌之类的,短小的武器,在火光照耀下,闪烁着森森的寒芒。

    望着少年呆呆愣愣的样子,俞雪询问:“北冥,你刚才怎么了?”

    “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做噩梦啊,没事,你伤还没好,继续睡一睡,有助伤口愈合。”俞雪犹如换了一个人,态度奇好,一直温言细语的。

    北冥摆摆手:“不用,我想坐一会儿。”

    望着周围陌生的山洞环境,随后看向正满脸柔媚望着自己的俞雪,少年问道:“俞雪,我们这是在哪?我昏迷多久了?”

    “你睡了得有大半天了,我们现在处于山洞的地下室呢。”

    “地下室?”

    “对,你战胜百夫长后。我们往回走,但是我们打不开通往出口的石门,就跑到地下室来了探探究竟。我们想,既然是这个山洞是哥布林的地宫,狡兔三窟,连兔子都知道预备三个洞口,那么哥布林地宫应该不会只有一个出口。”

    “王日他们呢?”

    “他们在找出口呢,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不过应该不远,马上就会回来。”

    “哦,那你们找得怎么样了?”

    “还没找着呢。”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