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空间之大佬的农家妻 218 洗劫一空(二更)

时间:2020-01-14作者:水中花

    钱姓人员看着手镯,这根本不是刚刚看的那一个,所以她是当着他们的面来了一出狸猫换太子,对方是如何换的,他还真没有看出来。

    对方当着自己的面给的,他们拿着镯子出来了。只要自己回去,对方一定不会承认了,说不定还会倒打一耙。

    高,实在是高。

    “什么,那死丫头给换了。”马冬花也不哭了:“我现在就去找她,我得问她要说法。”

    “镯子你们拿了,现在镯子被换了一个,人家承认吗?说不定还得问你们要说法?”钱姓人员冷笑。

    苏贵生听着钱姓人员一说,好像是这个道理:“钱先生,我们身上真的没钱,要不等过一阵再给你们行不行。”

    “我可不相信你们家连八百都拿不出来。你老婆留在这里,你回去拿钱,或者你留在这里,你老婆回去拿钱。”反正今天没钱给,是过不去了。

    “要不这样吧,你和我们一起回去,我们回家给你们拿。”马冬花内心想哭,她的钱呐。

    但对方有车,现在又把他们锁在车里,不给钱能怎么办?

    钱姓人员听着马冬花的话,笑着从边上拿起一把刀:“看到这个是什么吧,这玩意可没长眼。到了村里之后,就老实拿钱,要是敢耍什么花招,这个不长眼的东西可不定会干出什么事。”

    马冬花一看对方手中的东西,吓得不敢看。

    这些人就是流氓,就是强盗。

    苏贵生也害怕了,万一真让他们给伤了可要怎么办:“你们放心,我们一定给拿钱,不敢耍花招。”

    “老实点就是破点财的事,你们要是不老实,可就保不齐会发生什么了。”边上一位人员冷冷的应了一句。

    “是,是。”

    车子再次出现在梨花村时,已经天黑。

    家家户户都回家开始准备晚饭,也没有谁多注意苏贵生家发生了什么。

    苏贵生回家拿钱,钱姓人员自然也跟了进去。

    二叔公刚洗完澡,看着贵生带了一个人回来,笑道:“贵生,家里来客人了?”

    苏贵生没有回答,只是带着对方进了房间。

    二叔公纳闷,贵生这是怎么了?怎么怪怪的,正要进去看看是什么情况,钱姓人员直接关上了房门。

    二叔公以为贵生与人家有事要说,说了一句:“我去烧饭,冬花呢,冬花咋没和你一起回来。”

    苏贵生刚要开口,对方的刀尖抵着苏贵生的脸:“你说话最好小心点。”

    冰凉的东西触着苏贵生的脸,苏贵生深怕对方对他动手,双腿发软,对着外头喊了一句:“一会就回来了,我跟人老板谈点事,你别进来。”

    “好,那饭多做点,你让人老板在家吃饭。”

    对方听着苏贵生的话还算满意,刀子没有移动半分:“说,钱在哪里放着?”

    苏贵生身子发抖,指着衣柜里的一个小抽屉道:“都在抽屉里放着。”

    “钥匙拿来。”

    苏贵生哪敢不听,乖乖的给出钥匙:“你多少给我留点,我两儿子还上学呢。”

    钱姓人员没有理他,直接开了抽屉,看见抽屉里有一踏厚厚的钱,这么厚一踏,最少也得上万。

    钱姓人员看见这些钱,冷哼一声,数也没数直接塞进了口袋。

    “钱先生,你多少少给我留点。”苏贵生想哭,头一次后悔没把钱存银行去,那可是他全部家底了。

    “给你留了几百。”钱姓人员把钱都装进口袋,刀子抵在苏贵生身后:“走。”

    等钱姓人员上了车,他们一把把马冬花从车上扔了下来,车子嗖的一声,离开了村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二叔公听到车子的声音,从厨房出来:“贵生哪,你朋友不在我们家吃饭吗?”

    苏贵生看着远去的车子,嚎啕大哭:“爸,你快去叫人,那几人是强盗,他们把我们家的钱全都抢走了。”

    那可是他和冬花攒了十多年的钱,将近一万块呢,现在没了,一下子没了。

    苏宗明听着贵生的话,十分疑惑:“你不是说他们是你朋友,怎么会?”

    “快去叫人呀。”马冬花一听差点晕过去,她的钱没了,没了。

    苏宗明看着二人的样子,知道事情简单不了,正要去叫人,苏贵生站起来:“算了,不用叫了。叫大家过来干什么,看我们笑话吗?”

    马冬花什么也不顾的往房里去,看着只有二百块钱的抽屉,身子一软,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没了,她的钱都没了。

    村里人正在吃饭,听着苏贵生家有动静,心生奇怪:“谁家出什么事了?”

    “好像是贵生家。”

    “老良头死时,贵生夫妇也没有哭的这么厉害,这是怎么了?”

    “去看看吧。”

    苏贵生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两眼无神。

    没了,将近一万块就这样没了。

    知道情况的苏宗明也好不到哪去,那么多钱,说没就没了。

    “我说贵生,你们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三叔婆第一时间过来,看着贵生一家的样子,吓了一跳。

    这是出什么大事了?

    苏贵生当然不能让大家知道他们家没钱了,如果让大家伙知道自己家没钱了,大家伙不定要怎么看他们家。

    一想到钱,他的心就在滴血,还不能让人知道,从地上站起来,扯出几分苦涩:“还不是小凤那死丫头,她说我们要分东西可以,必须证明我们给爸妈哭过丧才行。我和冬花一时没忍住,就……。”

    大家伙听着贵生的话,嘴角一抽。

    小凤这丫头怕是疯了,这样的主意也能想的出来。话又说回来,当年贵生夫妇的确过分了些,老良头夫妇去世时,别说戴孝,连柱香连个头都没磕,的确有些过了。

    小凤这么做,看得出来,小凤心里是记着当年一事,怎么说吧,提出这样的要求好像也不过份。

    安慰了贵生一家几句,大家伙就回去了。

    大家伙一走,马冬花哭的更加嘹亮,她的命好苦呀,怎么就遇上了这样的人,这样的事情。

    听到哭声的村民们纷纷摇头,看来贵生夫妇想从小凤手里分点钱也是拼了,唉,这人啊,就是这么现实。

    ……

    晚上,何西梅碰了碰拐子的手臂:“贵生家这事,我看着怎么有些不对。我给猪喂食时,可是看见贵生家门口停了一辆车,停了一会就走了。车子刚走,他们家传来了哭声,你说不会出什么事吧。”

    虽然平时吵的厉害,到底是妯娌,是拐子唯一的亲弟弟,真要出事了,也不能不管。

    “都是大人了,能出什么事。”拐子也没多想:“估计就是想让村里人知道,她们正给爸妈哭丧呢。这都多少年了,现在哭有用吗?”

    “小凤也是,想了这么一出。说起来,小凤是婆婆带大的,对婆婆有感情也可以理解。”小凤心里可能一直记着贵生夫妇没给公公婆婆披麻戴孝一事。

    “他们要哭就让他们哭,这一天天事事的。”拐子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

    面包车刚进入县城,就遇到了警所的人。

    洪队长看了一眼面包车,沉着脸道:“我们正在办案,下车。”

    钱先生三人下车,满脸和气:“同志,我们是市文化公司的人,这是我们的工作证,我们刚从乡下回来。”

    洪队看了一眼对方的工作证,漫不经心:“我们接到报案,说是近期有一伙人把自己伪装成什么单位的人下乡,然后专门干入户抢劫的事情。”

    钱姓人员心里一个咯噔:“还有这样的事,真是太可恶了。我们可是正儿八经的单位人员,你们大可以查查。”

    “队长。”队员从车里下来:“在车上发现一些作案工具,还有一些现金和几样工作证。”

    洪队长看了一眼,哟,这些工作证还挺正式,某某单位科员,某某单位主任,这些玩意骗那些防骗意识弱的老百姓,一骗一个准:“行吧,先把人带回去好好审审。”

    “同志,我们真不是,你们这是在冤枉好人。”钱姓人员还在的的挣扎。

    “是不是冤枉了你们,我们自会调查,带走。”穿的人模人样去骗钱,谁给的胆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