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空间之大佬的农家妻 201 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二更)

时间:2020-01-12作者:水中花

    只听她轻轻呵了一声,声音里有几分冷厉:“野种?”

    “父不祥的孩子,不是野种是什么?如果是我,我早找个地方把孩子打掉,省得生出来丢人现眼,苟活于世。”林月只知道,自己这次受了委屈,这场子她一定要找回来。

    爸妈让她老实在家待着不要出来惹事,她偏要出来。

    她与苏小凤从此以后就是天敌,她一定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苏小凤是个没人要的烂货。

    “啵。”的一声,小凤手中的石子一扬,直接往林月的双唇打去,出手狠准快,根本不给对方半分面子。

    林月的双唇破了,鲜血从唇角流出。

    林月擦了擦唇边的鲜血,但她并不害怕,以为对她动手,就能让她闭嘴是不是?

    苏小凤偏不让自己说,自己偏要说。

    自己倒要看看,她苏小凤在大听广众之下,要干什么,血迹在她唇边扩散,她用带血手指指着苏小凤:“苏小凤,你恼羞成怒了是不是?你不想让我说,我偏要说,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知检点就是不知检点。

    苏小凤冷眼看着她。

    原以为林月经历过上次一事,会有所收敛,看来林月上次的教训还不够,毕竟还没有把林建国拉下水。

    “林月。”苏小凤声音凉凉的:“你就是说破天又能如何?我苏小凤虽然遭遇了不幸,但我不准备向命运屈服,至少我不会因为自己过的不顺心,就怨天怨地,怨父怨母,更不会干下那种投毒之事。”

    是,原主是遭遇了不幸,谁规定人遭遇了不幸,就得躲起来过那种见不得光的日子。

    “我没有投毒。”林月双眼如刀,她只是想给苏小凤点颜色看:“我没想投毒,更没想害任何人。”

    边上有人多少听过梨花厂差点出事的事情:“我听我家男人说,有个小姑娘给一个厂子投毒,原来就是眼前的小姑娘呀,啧啧,看着挺好的一个姑娘,心肠怎么那么毒。”投毒,这得多阴暗的心思。

    “我也听说了,听说上面还通报了她爸,说她爸管教子女无方,现在一看,这人的教养真的不怎样。人家的遭遇已经够让人可怜,她还不屈不挠的要点破,这不是没教养是什么。”

    她们有附近的居民,也有附近的工人。

    对于梨花厂的苏小凤,早就有所耳闻,听说是个很好的老板,待员工很好,这样的老板,原来背后遭遇了这么大的不幸,同时女人,一想就会生出侧隐之心。

    “可不就是没教养,如果是我,打她嘴唇都是小事,我非得把她爸妈找来,问问他们怎么教育女儿的,这种事也好拿来说事吗?如果不是遭遇了不幸,谁愿意没结婚就挺个大肚子。”

    “看对方的样子,还不到十八,哪里懂这些事。张嘴就说人家不知检点,这么大的姑娘,知道不知检点几字怎么用不?”

    林月听着周边乱轰轰的声音,气的一口血卡在喉咙,她点出这事她还错了。

    苏小凤没有结婚就有了身子,不是不知检点是什么?

    当然,大家伙这个时间可怜苏小凤,也不完全是动了恻隐之心,人家厂子现在发展得好,以后肯定是还要招工的,她们以后说不定就要进人家厂子,所以,在这个关节,能不得罪最好不得罪。

    万一哪天要进人家厂子,被人家揪出你说了人家坏话,谁还招你,对不对?

    林朋见自己的话完全没有附和,这些人不仅不附和,还说她没有教养,不知同情弱者。

    “林月,你如果要闹事,我奉陪。我听说,你现在在县里已经很有名,你如果不介意再出名一点,我当然愿意和你好好说道说道,你想听吗?你要是想听,我还可以把那天的细节告诉你听,并且如何怀孕的,一并告诉你。”

    仗着自己小就可以为所欲为,无所顾忌了。

    林月瞪着她,谁要听。自己才不要听,听了污耳朵。

    “怎么,不说话了,刚刚不是理直气壮,一口一个丢人现眼。我倒想问问你,我凭自己的本事办的厂子,凭自己的本事识破了你的投毒计划,我哪里丢人现眼。”苏小凤双眼灼灼看着林月,眼里带着嘲讽。

    之前她还认为这个林月,就算不是太聪明,应该也不算太笨。

    现在看来,罗玉珠完全把这个女儿养废了,确切说来,是林家把林月完全是养废了,做事冲动,没有头脑。

    和林静的不显山不露水比起来,简直一个天下一个地下。

    林月一噎。

    对上对方的双眼,突然忘了今天为什么过来的。

    对,是姐姐,姐姐说只要把苏小凤未婚生孕一事添油加醋告诉众人,众人看见苏小凤就一会会同看见过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

    她把这事说出来了,结局好像有些不一样。

    这不是最重要的,重点是,苏小凤好像还有些厉害,随便扔个石子都能扔她嘴上。

    苏小凤看着她,看了看时间,暗思该来的人想来也差不多快到了。

    “有辆车子来了。”有人看着不远处来了一辆车,自觉的让出一条路。

    看着来车,苏小凤唇角上勾,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林月看着过来的车子,身子一软。

    这是爸爸的车,这是爸爸来了?

    林建国从驾驶室出来,对着众人抱抱拳,一脸的亲和。

    罗玉珠脸上同样赔着笑,看到林月唇上的伤时,一阵心疼,忙上前:“月月,你的双唇是怎么回事,你告诉妈,谁打的。”

    林建国只是轻轻看了一眼,没有放在心上。

    “林先生,你可算来了,你要再不过来,你家女儿就要再次名扬县城了。”看着林建国过来,苏小凤语气带着淡淡的嘲讽。

    林建国看了一眼林月的唇:“小凤,不管怎么说,月月到底是你妹妹,不管她说了什么,你又何必与她计较。”

    “原来在林先生眼里,林月上次的事情,一句不必计较就能解决,林先生大度,不知道林先生上班的单位知道了会作何感想,会不会联想为,林月毕竟未成年,她能做下之前和今天的事情,这背后是不是大人的功劳。”

    小孩子不懂事做下错事,可以原谅,大人呢。

    林建国最恨别人拿他的工作说事。

    林月也是,让她最近在家老实点,不要出来惹苏小凤,她偏要偷偷出来。

    “林月做错了事,我们大人当然有责任。这样,我们把月月带回去好好教育。”苏小凤就是只带刺的猫,不能惹。

    “林先生,林月当众毁坏我的名声,拿我不幸的遭遇说事。对于这事,林先生是不是欠我一个解释。”林月不懂事,林建国不能不懂事不是。

    罗玉珠一听苏小凤的话,还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苏小凤这是想狮子大开口,她……。

    林建国也没有想到苏小凤会这么不要脸,自己遭遇了不幸,就自己躲起来就行,还敢找他要赔偿。

    名声?

    她苏小凤有什么名声,有他林建国的名声值钱吗?

    他最近名声扫地,他又该问谁要赔偿。

    一旁的廖向河就像是吃了大肉一样,脑子也变得灵活了:“林先生,我们苏总毕竟是个姑娘,出门在外名声最重要。你们今天一闹,实在是闹得不好看,万一我们苏总一时想不开,寻了短剑,这事铁定跟你女儿脱不了关系了。”

    林月红着脸,苏小凤就算现在死了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少不要脸。

    林建国笑了笑:“今天这事是月月不懂事,你放心,一会就我让人送些营养品过来,算是对小凤赔罪。”

    林建国活到现在,也是头一次遇到苏小凤这般不要脸的人,她……,简直不可理喻。

    “营养品就算了,我怕林月再给我下毒,向河,你一会跟林先生回家去取,拿多少都是林先生的心意,不过我想林先生应该不会小气才对。”双眼看了一眼廖帮他们。

    廖帮心中一惊。

    她不会还想问自己赔钱吧。

    他立即开口:“是她给了钱让我们来闹事的,你要是想要赔钱,你问她。”

    廖帮毫不客气的出卖了林月。

    不是他不讲义气,连下单的主人自己都赔钱了,并且无话可说,他还坚持什么道义。

    林建国一听,喉咙里有鲜血翻滚,波涛汹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