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北宋大丈夫 第1098章 跟着老夫来,去雪耻!

时间:2019-11-08作者:迪巴拉爵士

    热气球需要保密,这样有助于赵曙的威信。

    可此战重大,赵曙也难免有些考虑,最终还是决定把热气球带出来,就算是暴露了也无妨。

    白天的大战沈安并未使用热气球,军中甚至都不知道他带来了这个玩意儿。

    此刻的热气球上面,一个乡兵用望远镜在看着整个战场。

    火光中,宋军的长枪手悍勇的连续冲击,辽军的骑兵开始反击,双方一度胶着。

    而在右翼,能看到大片的兵器盔甲反光。

    这是辽军来偷袭的骑兵。

    若是没有热气球,宋军正在进行的反击会被打断,旋即辽军两路进攻,双方的局势很有可能会逆转。

    这便是热气球的作用。

    先敌发现!

    韩琦仰头看着上面的火光,赞道:“果然是个宝贝啊!”

    当时大家都说这个是兵家利器,今日一战发威,发现了敌军的偷袭,果然立下了大功。

    辽军开始突袭了。

    “弩箭……”

    巨大的弩阵一眼看不到边,弩手们暂时把目标对准了右翼。

    “投石机……”

    所有的打击手段都已经转移到了右翼,懵懂的辽军就这么一头撞了上来。

    “放……”

    哪怕是黑夜之中,弩箭组成的黑云依旧让人脊背发寒。

    当火药罐和火油弹飞过来时,辽将面色大变。

    “宋军竟然有准备?”

    “谁?是谁泄露……”

    他面色铁青,喊道:“杀进去,杀进去!”

    没有人能泄露消息,唯一的可能就是宋军提前发现了自己一方的偷袭。

    他们是怎么发现的?难道他们有人能在夜间看到东西?

    肯定不能,那就是近距离发现的。

    可那些投石机不可能及时调转方向啊!

    天空中的那一团火依旧在燃烧着,影影绰绰的能看到一大坨黑影。

    热气球立功了。

    轰轰轰轰轰!

    爆炸声中,辽军士气大跌,接着被弩箭干翻一片。

    “骑兵!”

    沈安上马了,左边是严宝玉,右边是闻小种,身后是黑甲邙山军。

    两翼的骑兵接到了命令,憋屈了许久的他们开始了咆哮。

    “啥时候上去?”

    “咱们一直在看着兄弟们杀敌,这下终于被沈县公想起来了?那还等什么?”

    “……”

    号角声突然传来,骑兵们欢呼了起来。他们开始摧动战马……

    “杀敌!”

    “万胜!”

    两翼的骑兵渐渐加速,直接包抄了过去。

    这是总攻的信号。

    “前进!”

    无数长枪兵在狂奔!

    那些辽军惊慌失措的想阻拦,可在长枪的刺杀之下纷纷落马。

    他们从未见过这般主动的宋军。

    在以往边境地带的冲突中,宋军总是非常克制,守住堡寨就是胜利,让辽军分外的骄横。

    如今这个骄横遭遇了宋军的打击,辽军堪称是猝不及防。

    “卸甲!”

    刀斧手们开始了惯常的操作,他们卸掉甲衣,拖着刀斧在狂奔。

    刀盾兵们开始超越,直接穿插进了敌军中间。

    他们灵活的举着盾牌挡住失去速度的敌军攻击,三俩为一伙,一人防御,其他人劈砍。

    失去速度的骑兵就是活靶子,这句话在此刻显露无疑。

    刀盾兵的穿插让辽军最后的士气全数跌落,他们开始溃败。

    沈安带着中路的骑兵出来了。

    “闪开!”

    步卒们让开一条通道,看着沈安带着黑甲骑兵冲杀进去,不禁欢呼了起来。

    “万胜!”

    韩琦在看着这一幕,吩咐道;“马车赶来。”

    随从不解,但依旧去后面寻马车。

    “严风吹霜海草凋,筋干精坚胡马骄……”

    韩琦在擦刀。

    三岁时,父母过世,韩琦被兄长们抚养长大。

    “汉家将士三十万,将军兼领霍嫖姚……”

    韩琦的声音渐渐提高。

    弱冠之年他高中进士,堪称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流星白羽腰间插,剑花秋莲光出匣……”

    西夏公然背叛大宋,韩琦主持泾原路。在对西夏的决策中,他坚持强硬,要求对西夏人发动进攻,干掉那些叛逆。

    争执不下时,朝中的仁宗支持了韩琦的意见,于是……

    “天兵照雪下玉关,虏箭如沙射金甲……”

    好水川一战败北,从此西夏人自信满满,从此大宋的西北多了一个大敌。

    而从此,大宋的国势渐渐下滑。

    “相公,马车来了。”

    双马拉车,车上有红色的棺木,而且两匹战马都披甲了……

    韩琦抬头,想起了大败之后的归途,那些阵亡将士的家眷拉着他的马缰,手持旧衣服招魂。

    纸钱纷飞中,那些人在嚎哭着。

    你跟着招讨出征,如今韩招讨归来,而你却战死……你的魂魄可跟着韩招讨回来了吗?

    “他们回来了!”

    韩琦缓缓走过去。

    他总觉得自己的背上很沉重。

    以前不知道是为何,现在他知道了。

    当年战死在西北的将士们不肯归去,他们的魂魄跟着自己,在看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韩琦回身看着身后,“你等且来,看着老夫杀敌!”

    随从惊愕道;“相公,后面无人。”

    韩琦艰难的爬上马车,说道:“有人,那些将士们都在……”

    “相公疯了吗?”

    韩琦喝道:“出击!”

    “什么?”

    车夫不解,韩琦拔刀,“出击,否则老夫斩你人头。”

    车夫一个激灵,赶紧吆喝一声,然后双马拉动大车冲了上去。

    随从傻眼了,喊道:“相公……您去哪?”

    “老夫去赎罪!”

    韩琦突然大笑了起来,高声吟唱道:“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

    双马拉车的速度很快,渐渐追上了后面的步卒。

    “闪开!”

    不用车夫喊,被大车疾驰的动静吓住的将士们纷纷回头,然后让开了通道。

    “韩相去哪?”

    韩琦手持长刀,敲打着棺木在高歌。

    “敌可摧,旄头灭,履胡之肠涉胡血……”

    大车的速度越来越快。

    “韩相上去了!”

    有人在欢呼着。

    “悬胡青天上,埋胡紫塞傍……”

    前方就是敌军的溃兵,韩琦举刀……

    “胡无人,汉道昌!”

    大车疯狂冲了上去,韩琦一刀就把前方的辽军砍下马来。

    鲜血喷溅在他的胖脸上,韩琦高喊道:“看啊!跟着老夫来,看老夫杀敌!杀敌!”

    那些将士不明所以,但却士气大振。

    “杀敌!”

    大车的速度彻底起来了,前方的一个辽军挥刀,结果直接被撞飞。

    韩琦跨坐在棺木之上,奋力挥刀劈砍着。

    “韩相上来了。”

    前方冲杀的沈安听到了这个欢呼,他斩杀了当面之敌,回头一看,就惊呼道:“这是什么?战车?”

    战车的历史悠久,只是在后面被放弃了。

    可此刻韩琦的双马大车却就像是战车般的无坚不摧。

    “杀敌!杀敌!”

    一个辽骑冲杀过来,韩琦一个低头,躲开了一刀,然后起身抓住了辽骑的手臂,奋力一拉,就把对方拉了过来。

    体重并不全是劣势,在此刻,韩琦一个重压,就把辽骑压翻了白眼,接着他一刀剁去。

    随后大家都看到了一个奇景。

    大宋首相韩琦手持人头在疯狂的嘶吼着。

    “老夫能杀敌!跟着老夫,去雪耻!去雪耻!”

    斑白的须发在风中飞舞,韩琦的眼中全是泪水。

    多少年了。

    这一刻他等了多少年了?

    那年战败,百姓默然,朝中震荡,帝王沮丧。

    因为大宋从此多了一个劲敌。

    西北不宁,大宋每年需要额外付出巨额钱粮,派驻无数军队才能确保安稳。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西北之战败了。

    “老夫是罪人!”

    韩琦在风中狂吼着,“再快些!”

    他觉得胸膛中的热血在奔涌,却找不到地方宣泄。

    前方的辽军聚集了数百人,他们想延缓宋军追击的速度,为后面的集结反击提供时间。

    “冲进去!”

    车夫已经懵逼了。

    他觉得给韩琦赶马车大抵是此次征伐最安全的职位……

    当年的太宗皇帝兵败高粱河,就是被一辆驴车给带回去的。

    可韩琦竟然是用大车来当做战车冲阵,这和安全不搭干啊!

    车夫闭上眼睛喊道:“冲进去了……”

    大车冲进了敌军中间,韩琦奋力挥刀,那些敌军被大车逼着退开,让开了一条通道。

    宋军的追兵就跟着这个通道杀了进来,狙击顿成笑谈。

    “杀敌!”

    韩琦坐在红色的棺木上,挥刀嘶吼着。

    那些将士都在欢呼着:“万胜!”

    韩琦疯了吗?

    沈安带着邙山军从右边靠了过来。

    他想看看韩琦是不是抽了,若是,那就打晕他,让他留在后面。

    可当他靠近时,却发现韩琦在奋力冲杀。

    那车夫也捡到了一把弯刀,他一手拎着弯刀,一手拎着缰绳,双眼发红的在砍杀。

    而韩琦已经是完全的忘我了。

    他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安危,追上敌军就砍杀。

    这是个狂化的韩琦。

    可他是为了什么?

    沈安策马在大车的右边冲杀着,等前方空了些后,就喊道:“韩相……为何?”

    韩琦侧脸,脸庞和须发都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他指着自己的背后喊道:“为了他们,老夫要带着他们去杀敌,去雪耻!”

    沈安愕然,“背后没人啊!”

    韩琦的大车后面没人啊!

    这人莫不是被迷住了心窍?

    沈安刚冒出这个念头,韩琦就说道:“有,那些将士……”

    “谁?”沈安心中有个隐隐约约的念头。

    “当年的西北……那些将士尸骸不能归乡,魂魄不能归去,他们都跟着老夫……”

    韩琦的眼中有泪光在闪烁,“老夫要带着他们去杀敌,杀光那些畜生!”

    “冲杀上去!”

    他奋力喊道。

    车夫摧动着两匹战马,大车加速了。

    “跟着老夫来!”

    韩琦在叫喊着,那些将士以为是招呼自己,都欢呼着跟在大车的两侧。

    可沈安知道,韩琦是在招魂。

    当年好水川战死的那些忠魂!

    他想带着他们去杀敌……

    “来,都来,跟着老夫来……咱们去杀敌……”

    大车疯狂的冲杀向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