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血骷髅恋爱修魔记 第345章 去海底

时间:2019-12-06作者:墨染雅轩

    看着白温书睡着了的脸,不得不,当初会同意和对方在一起这张脸也是占了很大的优势的,“他,还有多久?”

    “要是寿命,他可以活的时间自然是比你长久的多,但是要维持人形的时间也就还有三个时吧,你问的是哪一个?”妖和人在一起,谁爱的深,谁的伤口越大。就像是现在,白温书这个样子根本不应该来到陆地,要是遇到了邪魔外道,被抓住吃了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对方扁扁来陆地了,还待了这么久,而且看苏若泽的样子似乎是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也是,对方毕竟是一个人,对这些事情不懂或者是不敏感也是情有可原的不是嘛。做错了事总是需要给自己找一个借口的。

    “母亲希望我和轩可以娶妻生子,我和温书的事情是圈子里面人人尽知的,与苏家算是在同一个阶级的自然是不会同意自家女儿和我的亲事,但是实力一些的却是不介意这种事情的,毕竟我的母亲只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已。”

    眼中看着和自己共处了五年的爱人,他原本以为是因为三年的准备白费了,所以这次回来才会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他知道对方对于这个孩子渴求了很久,虽然这一切现在都让自己的母亲给毁了,但是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他怪罪不得。

    仔细想想这五年,真的是对方在默默地付出,知道他弟弟身体的事情,毫无怨言的陪着他东奔西跑,甚至是帮他找来了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倒是他,这些年连一个正正经经的名分都没有给对方。

    家里虽然是认同了他和他的事情,但是外界却很少有人知道,去国外领个证也不过是一天的时间,但是五年来,一千八百多天,他从来都没空出一天时间去陪对方另一个证,虽然并不具备法律的效益。

    “母亲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或许是因为我给了她太大的刺激吧。”他这个中规中矩在外人看来老老实实的人却干出了找一个男朋友这么出格的事情来。

    似乎也是从那之后母亲整个人就有一点变了,虽然没有强求他,但是却是严格管教当时还未成年、身体也不好的弟弟,就是希望对方可以正常的找一个女人,对方也确实找了一个女人,但是却是一个不好管教的女人。

    “我能求你一件事吗?把我们两个一起送往深海。以白温书老公的身份。”看向林楚,头一次在外人的面前以白温书的老公自称,对方若是醒着,应该是会很开心吧。对方的笑脸是真的美呢。

    “怎么不是苏若轩大哥的身份?似乎是那个和我的关系更近吧!”对方就是不她也是会把白温书送回深海的,或许是因为划到了自己名下的责任心,又或许是因为这段坎坷的人鱼恋,又或者仅仅是因为她喜欢美人鱼。谁知道呢,想帮就帮了。

    “你和苏若轩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与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没关系。”他不想以苏若轩大哥的身份来压林楚,就像是他也希望他的所有的家人都可以平等的看待白温书一样。

    “送他回深海倒是可以,不过你去做什么?你是人,在海里又待不长久,而且,现在走的话,你不给你母亲过生日了不成?”苏母把苏若泽叫过来不就是为了给对方找一个老婆吗,对方要是就这么做了,那可是大大的大脸了。

    “他给了我一样东西,可以让我在海里畅游,”道这里,苏若泽的脸上展现出甜蜜来,摸着手上的戒指,这是白温书送给他的,“母亲有父亲呢,还就涵和轩,不差我这一个,他现在只有我。”

    谈不上对母亲失不失望,是他自己先让对方失望的,总归是自己的母亲,他也没办法强求对方什么,不理解远离就是了。

    “……你还真是一个好哥哥。”白温书这里算是刻不容缓,但是苏若轩现在也不是很安全啊!听苏若泽这话,被强制安排相亲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啊!还有苏若轩呢。

    “阿轩那里你不用担心,我让他去找墨尘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看着林楚还是担心的样子,他弟弟也不算是找错了人,“慕青和墨尘都在,一时半会的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看着趴在桌子上的白温书,对方的耳后都已经开始显现出鱼鳃了,还是眼前的这个比较紧急。真是的,还是有一点心软啊!“行吧,你去开车,我们先离开这里。”

    “不能直接传送吗?”他记得林楚是可以直接传送的,开车到海底时间可是非常长的,也不知道白温书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不能,你还是抓紧时间去开车吧!”她自己一个人或许是带着苏若泽,她都是可以开阴路去任何可以去的地方的,但是她不了解美人鱼的习性什么的,而且对方这个灵魂不稳的样子要是被阴路里面的东西抓到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完完整整的把对方在带出来。所以还是走阳间的路吧。

    趁着苏若泽去开车的时间,林楚在白温书的身上加了一层幻术,防止对方的异样被别人发现,顺便在让苏若泽在车里面准备一些水,路上可能要用。然后就是拿出手机给苏若轩发消息,让对方诸事心,她可能要三四天才可以回来。

    苏若泽这一次和白温书去的地方比较远,苏若泽也只是记住了一个大概的方位,还是白温书告诉他的,他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是那里。虽然只一个灵力充足的对方,但是在海底想要找这么一个地方也是不容易。

    毕竟在海底这种地方肯定也是有结界的,只能一点一点的用精神力去探查,这个也是比较费时间的,所以她也不知道据体需要多长时间,三四天已经是短了,也不知道这几天会不会出问题。

    苏若轩那里不知道在干什么,没有及时的回复信息,但是林楚还是把事情都给对方一五一十的了,发了几个么么哒的表情,看着手机上面的萌萌的表情包,她还没有一个表情包胆子大呢!

    等回来了一定要按住苏若轩猛亲!嗯,就这么单方面的决定了。

    “走吧。”准备好了车之后苏若泽走过来看到了看着手机一脸傻笑的林楚,在一边扶起白温书,招呼了林楚一声扶着白温书往外走,遇到人就是白温书喝多了,送他回去。

    “走,走!”低着头,跟着苏若泽往外走,她发现聊天里面的表情包还真的是蛮有意思的,所以就是一直在搜表情包,然后给苏若轩发过去。多数都是亲亲抱抱的表情包。

    到了外面,把白温书放到开过来的大型商务车的后面,苏若泽还贴心的升起了后面放置的沙发横板,好可以让白温书躺在上面,也不会因为汽车颠簸倒是滚到车子底下。、

    苏若轩坐正驾驶开车,林楚坐在副驾驶,“行了,先去你们下海的地方。”从那个地方下去也比较好找一点。

    苏若泽看了一眼后视镜,拧动钥匙,开车。早一点开车白温书也好早一点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他也好早一点的安心。

    “你这个样子太慢了,指个方向,我带你走。”十分钟才出了苏家的别墅那,这忒多长时间才能到海边啊,还不如隐去车型,在空中飞呢,这样也算是比较快点。

    “东边。”苏若泽伸手指向应该去的对方,幸好当时走的时候很开心,这一路都是一点一点的逛过去的,这一条路会走什么地方他都是记得的,但是仅限于在陆地上。

    “比较快,你随时看着点。”林楚着,双手结印,她还是不是很喜欢这种布置结界的方式,过于繁琐,但是这种的也是比较安全的。隐形结界展开,外人便看不到这个车子了。

    调动自身的灵力,把车子加上车子里面的所有东西一起升到十米左右的高空,“你看看,多少高度可以使你看清地面,可以辨别方位?”太高了辨别不了方位,升空也是白搭的。

    “可以导航。”打开车里面的自动gps自动导航系统,真没想到还可以这么方便,温书或许是因为是人鱼的关系,倒是很喜欢脚踏实地,倒是很少有在天上飞的时候。

    “……”林楚默默地瘪瘪嘴,倒是把这个忘了,不过也没关系,有这个导航倒是更好,那就可以升的更高点,走直线距离,而且用灵力驱使可是比在下面开快多了。

    想想很美好,但是后来林楚还是把车上的导航系统关了,改用手机自带的导航,因为车上的导航一直在通知她路线错误,正在重新规划路线。虽然用手机也有这种情况,不过她把手机静音了,听不到。

    “温书,还有多久会醒?”苏若泽开口,似乎是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他只是提供了一个承载工具,和指指方向而已,连开车都不必。

    “回到海里就会醒了,”林楚回头看了看都要现原形的美人鱼,转回头接着拿手机玩单机游戏,导航用的是苏若泽的手机,“你是他老公,去后面把他的裤子脱了吧,要不然现原形该难受了,顺便在往他身上的尾巴和耳后淋点水。”

    不然可能是还没到海底可能就成了先脱水了,而且怎么要是现原形都算是裸着了,这活还是让苏若泽去干去吧,她还是玩她的游戏就好。

    “只有尾巴和耳后吗?”上身就不用浇一浇水吗?一边给白温书脱裤子一边问,拿出一瓶水,拧开先给对方的耳后倒了点,然后就看到了耳后的鳃像是鱼鳃一样的呼吸。

    “别的地方就不用了,少浇一点,看着没水了再浇,深海鱼,泡在淡水里不怎么好。”只是供对方呼吸而已,要是需要全都泡在里面,她就直接让苏若泽去准备浴缸了,那里是会准备车啊。

    苏若泽依言往白温书身上浇水,而且还看到了白温书在他面前大变美人鱼。以前的时候也不是没见过,但是是第一次在对方不清醒的时候。心疼,看看这鳞片,都没有了以往的光泽了。

    林楚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没想到还是一条浅蓝色的人鱼,不过蓝色的在人鱼里面似乎是很常见的颜色吧,不是什么尊贵的颜色。人鱼国度是以颜色来分高低贵贱的,金色和紫色的最尊贵的,蓝色的就是普遍的大众人鱼。

    苏若轩那里似乎是忙完了有空了,刚刚才回她的消息,让她也注意安全,他等着她回来。

    “大哥,白温书他不想问,但是我比较好奇,你母亲是怎么把那张符拿到手的?”她想知道这件事和那个东西有没有关系。苏爷爷肯定不会把这个符纸放到别人可以轻易拿到的地方,那么苏母是怎么拿到的呢。

    苏若泽有些头疼的揉揉太阳穴,“爷爷身体不好,出去和韩爷爷他们吃饭,多喝了几杯,把符纸落在了韩爷爷家里,结果韩爷爷把这个东西给了父亲,又正好是被母亲给看见了,不清楚是不是巧合。”

    要是巧合,看着又不像,正好是父亲和韩叔谈生意到了韩家,不然东西就应该是直接交给爷爷,而且也是正好赶巧了,父亲不过是洗个澡的时间,母亲给父亲收拾东西就正好发现了这个符纸,还撕开了这个符纸。

    但是要是是不是巧合,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巧合的不成样子了。长久戴在身上的护身符怎么就在那天掉了,而且就那么刚好的被母亲拿到了。最主要的或许就是明明知道那只是一个佩戴在身上的护身符,但是母亲还是撕开了它。

    回家不过是一天的时间,他对这些调查的也不是很清楚,而且母亲就要过生日,他自然也不好在逼问这件事情,也没有想到白温书为此付出了这么多。

    (https:////67/67198/98527272.html)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