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血骷髅恋爱修魔记 第336章 秘密的小树林

时间:2019-12-06作者:墨染雅轩

    “我这里没有,谢叔那里应该有,”她这里倒是没有酒的,和站在林楚旁边的苏若轩打了一个招呼,“走吧,去藏书阁那里吧,一醉方休。”

    她知道林楚心里不好受,前几世都是没有亲生母亲的,这一世在她知道可能是自己连累了母亲的时候对方心里就很愧疚,不然也不会如此的伤心。

    都得到之后再失去是最痛苦的事情,但是对林楚来,确实得到了千百年求而不得的东西,但是得到了却有因为自己而失去了。林楚始终是认为是她的原因才会让自己的母亲伤心了。

    其实在林楚不知道的时候她是调查过林楚一家的事情的,这件事她还真的没办法什么,特别是没有办法告诉林楚,因为对方估计也不会信。

    ……

    在地府和罗阎喝了一顿酒,又在地府待了一夜,等到地府第二天的时候,林楚也算是清醒了一些,看着躺在一边的苏若轩,嗯,她昨天晚上和苏若轩一起睡的,盖着棉被纯聊天。

    “我要上去见一下赵丽丽,有点事情问她,要一起去吗?”现在人间应该是正好是晚上,带着苏若轩上去问问赵丽丽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她,的对不起她又是因为什么事。

    “我陪你一起去。”现在林楚做什么事也知道带着他了,还不错啊。起身穿衣服,带着林楚一起走,这一天他差不多也是了解了地府的一些事情,打破了自己的认知,甚至罗阎也了关于地府为什么不会帮他驱除尸毒的原因。

    “嗯。”等着苏若轩穿好了外套,林楚和罗阎打了一声招呼,带着苏若轩重新回到了人间,有一些不一样的就是她是和苏若轩隐身上去的。“对了,为什么要去找她?因为她后来的话?”

    “也不是,”林楚想了想,“你记得我跟你过我来上学之前赵丽丽来见过我吧。她当时给了我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拿出当初赵丽丽给她的纸条,“撒盐空中差可拟,为若柳絮因风起。来自刘义庆的《咏雪》,我想了很久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她还让我不要再回来了,我总觉得她可能是知道点什么,原先我是不打算问的,但是现在我倒是想问问。”

    撒盐空中差可拟,为若柳絮因风起。这句诗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是真的没想明白,也是确实是想了很久的。就是一句雪的,就连背后的深意都没有多少,就是谢太傅心血来潮问自家辈的。

    “咏雪,她给你这个纸条肯定不是无缘无故的,她是很喜欢古诗词吗?”他对赵丽丽了解不多,但是林楚应该是了解一些的,或许林楚只是当局者迷而已。

    “不是,这么和你吧,赵丽丽就是属于那种有一点笨的人,就算是努力学习也学不会的那种。我后来查过,这句诗是初中一篇古诗文,忘了是不是必背的了,好像不是,没多少印象。”所以她才想问问赵丽丽是什么意思。

    “而且赵丽丽初中没念完就不念了,我和她还真的是没多少交集,当时也不清楚她为什么会送我这么一个纸条,我现在就是想问问,免得挂在我心里有一点老是想是怎么回事。”

    “那会不会是你们之间的共同回忆?”如果不是喜欢古诗词,或者按林楚的,赵丽丽可能都不知道这句诗所代表的事物,就只能是上学的回忆了,“你想想当初学这篇课文的时候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事,是关于你和赵丽丽的。”

    “应该没有吧,不是必背的课文,对它的记忆不是很多。”绞尽脑汁的想了想,“当时好像还真的发生了一件事,不过和赵丽丽没有多少关系,事情是发生在我身上。”

    “看,给你分析一下。”陪着林楚一边走一边着,可能就是因为林楚接下来要的事情了吧。

    “怎么呢,我当时不是很愿意听课,而且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古代都是男尊女卑的,所以当时我有点走神,老师提问我,问我对这篇课文有什么感想,我都没听课,我能有什么感想。”看着苏若轩林楚一点都不觉得把没听课的理所当然有什么不对。

    “不过我当时对这篇课文倒是也算是了解了一个大概,然后我就我觉得谢太傅不重男轻女。当时是惹得哄堂大笑,我也知道自己回答的可能是错了,实话,我理解能力真的不怎么样,人家就是心血来潮写一篇文章,还要究其深意,多麻烦啊!”

    当时也是挺尴尬的,所有的同学都笑了,但是她是真的见多了重男轻女的事情,真的觉得当时的谢太傅可以夸奖其兄女而不是其兄子真的是很好的一个人了。

    “就发生了这一件事?”应该不是这个问题。

    “是啊,别的我不知道,我就记得了这个,我没有重男轻女,结果得了一个满堂笑,之后老师提问的雅涵,雅涵的是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她又没有储存器,怎么可能事事都记得。

    “而且我的也没错啊,是没有重男轻女啊!”她现在需要一个人认同她的想法,即使她的这个想法是偏离主题的,但是作为她的男朋友就应该同意她的想法。

    “好好好,不重男轻女,不重男轻女啊!”对于他当然是只能哄着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林楚听见苏若轩的话皱着眉停下脚步。

    “怎么了?”怎么又不走了。

    林楚抬头看着苏若轩,有些不知道对不对的着,“我好像是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看着苏若轩愿闻其详的样子,林楚组织了一下语言。

    “柳村什么样你已经看到了,其实这并不是只有柳村,附近的几个村子想法几乎都一样,我没有在别的村子待过,但是听到的传言都是差不多的。由于计划生育,你可能想象不到,我们那一代是有多少个女孩是刚出生就,人为、或者是意外死掉的。”

    “所以上学的时候女生很少,差不多是三分之一,等到上初中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四分之一甚至是五分之一了,我记得九年的时候全班三十个学生,最后参加中考的就只有五个女生。”

    “现在想来我当初可能是忽略了一些事情,当初之所以我会认为是满堂哄笑,那是因为发出声音的是男生,所以听起来像是所有人都在笑。可能并没有女生在笑,所以我当时可能是误会了什么。”

    “所以赵丽丽给你这个纸条,是因为你是她们这些人或者是她们这些被迫遵守男尊女卑的女生里面唯一一个不同的。”苏若轩道,如今看来,林楚倒是更像是赵丽丽生命中的光。他的女朋友为什么会是那么多女生心里的白月光呢?

    “或许吧,反正我是觉得和她们比起来,我是挺好的,至少我是可以上学的。”原本以为婚姻也会是自由的,但是现在却是不敢了。

    “是不是找到她问问就可以了。”边边走就走到了可以开阴路的地方,这一些都是他和林楚的推测,到底是不是最好还是找赵丽丽问一下。

    “嗯,走吧!”

    ……

    “不在。”到了柳村,林楚领着苏若轩溜溜达达的直接到了村长徐志强的家里,但是看了一圈却没有看到赵丽丽,也不知道在那里,倒是看到了徐伟和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做原本只有夫妻之间才可以做的事情。

    林楚和苏若轩双双捂住对方的眼睛,然后又双双一起退出徐家。“赵丽丽不在这里,回去哪里?”苏若轩率先打破尴尬。

    “不知道,她家也不在这里,我是娘家,”她也觉得有一点不可思议,这大冬天的赵丽丽会去哪里?要知道赵丽丽从她家出去的时候可都已经是下午了,能去哪里。

    “有没有什么方法找找?”林楚会的东西很多,他知道林楚不是很喜欢在这里待着,想要早点回去,就是不知道赵丽丽到底是有什么是要和林楚的。

    “没有,我没有她的联系方式,而且我早就忘记了她娘家是什么地方了,算了,不找她了,”也不急在一时,她虽然下一次回去的时间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但是还是有回来的时候的,到时候再也是可以的。

    “我带你去村外玩玩吧,就是当初我救夏语莲的地方,带你去逛逛,这也算是把所有的我去过的地方都和你逛过了,下回来,估计就是和她们算账的时候了。”

    她想带着苏若轩去过所有她去过的地方,一点点的走,给苏若轩和自己的身上套一道保温符,然后打算今天晚上带着苏若轩走遍她在柳村和乡里、县里都去过的地方。

    “也好,你去过我上学的地方,我还没去过你上学的地方去看看呢,正好今天赶上了,走吧。”他带过林楚去他的学校去看,当时还被林楚一顿吐槽,因为他上的学校学初中和高中都是在一个学校的。

    私立学校,都是建在一起的,当时可是被林楚好一顿嘲笑,他十二年都没去别的地府玩玩,就在一个地方呆着,虽然正常人是十二年,但是他只待了八年而已。

    早就调查过林楚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所有学校,确实是有很多的地方的,光是学就有二个,初中一个,高中一个,四个地方,倒是可以一起逛逛,而且正好让林楚心情好一点。

    “走吧!先去树林!再去学。”牵着苏若轩的手往村外的树林走去,“你知道吗?我以前上学的时候看到那些处对象的,他们一对对的都愿意钻树林,你都不知道,我当时特别希望能有一个人陪我一起钻树林!”

    想起以前,林楚也是很开心的,以前的时候快乐真的很简单,而且是真的很容易快乐,一点事就很快乐。“后来的时候,我还真的很别人进了树林你知道不?”

    “往前走啊,停什么。”林楚眼含笑意的把站着不动的苏若轩往前一拽,“是和雅涵,我当时吧,有点傻,始终以为呢,这树林里面是藏着什么宝贝的,那么多人愿意往这里来,后来的时候就央求着雅涵一起进来的,后来发现这只是人家情侣的约会圣地罢了。”

    那个时候做的事情,现在想来只能是真的好笑,笨是真笨,不知道也是真的不知道。所以那个时候有的时候也是蛮有意思的。的事情就可以随时随地的开心。

    “我偷偷告诉你啊,”林楚趴着苏若轩的耳边,“我有一会早上上学路过这里,听到了,你知道的就是那种声音,不过当时是不知道那种事情的,而且当时他们可能也是察觉到了我过来了,声音也没了,我拿手电晃了一下之后就继续上学了。”

    来那个时候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也多亏她当时对黑暗的恐惧战胜她对未知的好奇心,不然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来也是好笑,柳村有自己的规章制度,但是大家也都是表面上遵守这些制度,暗地里办什么事情都是很,龌龊的。

    “若轩,我告诉你啊,柳村真的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我妈、她把我保护的很好,”不然她也不会一次又一次的不想去追究,“但是就我知道的,这个村子里面,不光是有买来的媳妇,还有人人皆知的公交车,张家儿子睡了李家的媳妇,那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你、那个时候是几点上学?”苏若轩没听到林楚后来的话,他还在思考林楚的上一句话,偷情这个东西肯定不是在青天白日的时候,而且这个树林就在村子外面,白天可是会有很多人出来的。

    所以偷情肯定不是在白天,甚至是就算是早上都不太可能,毕竟这几天他也是看出来了,一些老人可是起的很早的,村头也是有几个老人的,所以最晚应该也是在太阳上升之前。

    所以林楚当时是几点出来的?而且是只遇到了一次,还是遇到了很多次?他想问,但是又不想让林楚去回忆自己可能遇见了多少次这种这么、这么污染耳朵的事情。

    (https:////67/67198/98890852.html)

    <></a>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