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血骷髅恋爱修魔记 第262章 一个拥抱

时间:2019-09-25作者:墨染雅轩

    夏语莲瞄了一眼对方的衣服,拿过一条三斤多的黄花鱼,去了麟,一刀划开肚子,把还在甩尾的鱼递给林楚,“诺,肚子里面的你吃啥要啥,别把苦胆抠破了,鰓抠干净了,不干净你自己吃。”

    在这装什么淑女啊!当谁不知道谁啊!还不会杀鱼呢,她可是记得林楚给鸡滚水去毛的时候,对方唯一不敢的,就是不敢动刀。不过这么说来也算是不敢杀鱼了吧!

    “这个我知道。”拿过不需要动刀的半死的鱼,拿个盆接点水,守着垃圾桶抠鳃掏肚子。没有鱼籽,确定没有人吃鱼肠,林楚就把肚子里面的东西都扔了。

    看着林楚处理了三条鱼之后白色的衣服上面全都是星星点点的血迹,嗯,全是鱼血,而且因为林楚的不细心,那可不是简简单单的点滴的血,上衣裤子,还有脸,都是鱼血。

    现在靠近林楚肯定是一股非常大的鱼腥味。看着一边望而却步的苏若轩,心情超级好!据说苏家的这个小少爷最爱干净了。希望对方喜欢鱼腥味版林楚。

    “我来也就罢了,你怎么也过来和他胡闹?”苏若涵看着自己的同胞弟弟问道,她是过来看看小轩怎么样,也是受了自家母亲的嘱托。

    “带温书来海边散心。”苏若泽淡淡的说着,手里握着刀处理一会儿要吃的菜,因为自家爱人的口味,他处理的都是海鲜居多的。

    “妈让你过来观察什么?”他是不相信若涵会什么事都没有就过来的,在家里肯定是被好好叮嘱过了。不过那些事情多多少少也可以猜到一些就是了。

    “怎么?你能来我不能来啊!”虽然确实收到了自家老妈的嘱托,但是在商场上从来没有怯过场子的她面对这件事情却不知道怎么办!

    “当然能来,不都是着,一边把处理好的扇贝青虾放在炭火架上面烤,“只要小弟开学就好。”

    “可是他现在真的开心吗?”随时都可能死亡啊!让她怎么可能放心!从化龙池归来,再检查过后,她们集体瞒下来一件事,那就是苏若轩如今的身体比他以前的那个还要脆弱不堪!

    现在这个身体很好,很好很好。无论从什么地方看都是非常健康的,一点疾病暗疮都没有。但是,却比以前的那具更加抵挡不住阴气的侵蚀!

    这个侵蚀不是本身的阴气侵蚀,而且外来的阴气侵蚀。经过化龙池的洗髓伐骨,苏若轩本身的阴气和这具肉身已经合二为一了。不会产生什么伤害,但是还是不能修炼。

    同样因为化龙池的洗涤,阴气对身体的侵蚀程度会加倍!修炼者可以把这阴气阻隔在身体之外,但是苏若轩没有这样的本事,阴气就会慢慢的侵蚀他的身体。

    这也是她们告诉苏若轩即使经过了化龙池也还是命不久矣的原因。但是她们没有告诉苏若轩,如果以前的阴气侵蚀是一种慢性疾病,那么现在的就是急性病!还是没有抢救时间的那种。

    而她们还知道了林楚是来自下面的,身上多多少少都会带有一些阴气,她们怎么能不怕呢!怎么可能愿意小弟和对方在一起呢!

    一旦进入苏若轩身上的阴气过多,和自身的阴气相冲撞,顷刻间,便会毙命。

    “心甘情愿就好。”管什么真假呢?有的时候假着假着可能就成真的了吧!旁的人都是多余的担心啊。

    心甘情愿,说的倒是容易。但是这世间的市哪有什么心甘情愿就可以解决的!“难道你想小弟经历你和温书的事情吗?”

    “小弟不是我,林楚也不是温书。”在他们正在家庭里面娶一个男人看起来确实是很荒谬,他和温书也算是经历过各种困苦才走到一起的。

    但是小弟不一样,大家对小弟的要求就是开心的活下去就可以了。那里还会有什么传宗接代、脸面问题的过多约束呢!

    “我劝你还是不要插手,静观其变比较好。”话已至此,多余的他也不想多说,林楚和小弟在一起经历的磨难肯定比他和温书的要多得多。

    他和温书两情相悦就可以了,他凭着自己的能力也可以养活的了他和温书,抵抗的不过是来自父母的压力而已。但是并不是没有退路。

    但是小弟不一样,他和林楚还有着阴阳两界的界限和制度。阴间或许不会管林楚爱上的是不是一个人,但是家里绝不会允许小弟娶一个阴间的人。

    而且最不好的是这件事的阻挡不仅仅是苏家一家的威压,还有华夏的态度。一个普通的人鬼恋也就算了,坏就坏在苏家的势力还是不小的。

    罢了,这也不是他该想的事情不是!就看小弟最后能不能坚持下去了。不过小弟向来一根筋,认定了一件事轻易可是不会反悔的。

    不知道苏家两姐弟的风起云涌的林楚在默默地抠鳃破膛,直到电话响起才停下手,电话嗡嗡的响个不停,拿起来一看,是谭子萱给她发信息要到了,让她在发一遍位置。

    给对方回信息说是去接她,然后起身拍打拍打衣服,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站在一旁的苏若轩,走过去。“站在这儿干嘛呢?”

    被鱼腥味刺激到的苏若轩看着对方逼近,毫不犹豫的退后两步,看着林楚也停下了脚步,满满的散发这不高兴的气息,“呃,太腥。”真的是很腥。

    林楚对着对方展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拉着长调说道,“哦,太腥啊,我记得夏语莲说不行一个人睡,要不我今天去和她一起睡吧!免得腥到你是不是?”

    妹的,她都没嫌弃对方龟毛,现在居然敢嫌她腥!信不信她天天去鱼群里面打一个滚!打个滚就算了,她还是天天拎回去一条臭鱼吧!

    苏若轩行动快于思维,向前两步紧紧地抱住林楚,虽然抱得时候是犹豫了一下的,皱着鼻子抿着嘴,“不腥。”说好了一起睡,怎么可能放手。

    林楚看着对方突然觉得好像是一个找不大的男孩一样。说好了一起谈恋爱,但是她又没有谈过恋爱,那里会知道怎么谈呢?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攻略里面的吃饭逛街,对他们两个来说一点都不合适!要是逛街,先不说苏若轩是不是随时的想着睡觉,就是苏若轩去的地方就不是她可以消费的起的。

    更不要说吃东西了,不是高档的饭店苏若轩是不会去的,而高端饭店的菜品都是量非常少的,本来林楚就不能吃,一想花了那么多的钱就得到了那么一丢丢的菜!

    虽然花的不是她的钱,但是她还是心疼!

    而且真正打算恋爱的时候突然觉得她什么都是依附苏若轩的,在这段恋爱里面她是处于弱势的。不像是在谈恋爱,倒是像被苏若轩一时兴起包养的,小宠罢了。

    “子萱她们两个来了,我去换件衣服接一下。”林楚说着把对方推开,说完话就往别墅走过去了。

    被留下来的苏若轩弯了弯手指,刚才的触碰似乎并不是很坏,摸了摸肚子,似乎也没有什么不良反应。以前,会恶心的发吐。

    和这样的人过一生似乎还不错。嗯,现在他也是一身鱼腥味,也去换一件衣服好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看到美人出浴的场景。

    和林楚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还从来没有看过对方衣服以下的肌肤,总是穿着保守宽大的睡衣,除了上回发现对方的头发是湿的,这几天还没见过别的地方是湿的呢。

    每一次从浴室里面出来,都是干干净净的不带有一滴水珠,让他都以为对方是没有洗。

    “你快掐我一下!我怎么好像是出幻觉了呢?”在一边暗暗地观察着情况的苏若涵看见了这一幕不可置信的戳了戳站在一边的苏若泽。

    “怎么了,不就是抱一下,有什么好看的。”见过林楚整个趴在自家小弟的身上之后只不过是抱一下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林楚刚刚杀完鱼,身上还沾了鱼血。”这才是她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要知道小弟以前要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是会吐的。其中最严重的就是血迹了,无论是什么样的血迹。

    苏若泽也楞了,“你确定?”小时候经历过尸魁的事情后,小弟是绝对不会踏入或者是接触任何有污秽的地方。

    “我看着呢,能不确定嘛!”她可是一直在观察这两个人呢,她刚刚可是看到林楚在处理鱼的时候被鱼蹦得脸上面都有血。

    事情有点严重了,看来要提前和自家温书说一声了,为以后可能发生的事情做一些打算吧。

    ……

    洗澡是不可能的,林楚上楼之后只不过换了一件衣服,拿一张清洁符直接撕开,衣服就干干净净的了。据说厉安歌还发明出了带香味的清洁符,特别好用。

    准备再拿一张符纸给脱下来的衣服用一下,不过想了想,还是把衣服扔进了全自动洗衣机。她是真的洗了啊,不是苏若轩说的连洗都没有洗。

    结果一出去就看到了进来的苏若轩,“衣服我洗了,在洗衣机里面!”所以不要再说她没有洗衣服了,这几天都被对方念叨了好几次了。

    “嗯,”苏若轩微微勾起嘴角,“我要洗个澡,一起吗?”说着作势就要脱衣服,然后成功的看见了那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快速的窜了出去。

    正要的时候淡淡的说了一句,“想看就进来看,我也可以转过身去。”成功的听到了关门声。很好,坦诚相见的那一天不会远的。

    被吓唬出来的林楚摸摸脸。总感觉脸有一点烫是怎么回事?错觉错觉,都是错觉,她现在可是冰冰凉凉的一具尸体,不存在生理反应。她还是去接谭子萱吧!

    成功的接到了谭子萱,在古茂彦的眼神注视下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林楚就开始给两个人介绍其余的人。就是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在向王雨婷两个人介绍的时候没什么问题,但是在给夏语莲介绍的时候就出现了问题,林楚像是给别人介绍谭子萱那样介绍到,“这是高中之前认识的朋友,谭子萱,还有她对象古茂彦。”

    “高中?如果我没记错谭小姐三年前就来了zy市吧!”在zy市长久居住的人,而且因为夏语芳的关系,她多多少少也会知道一些事。而且谭子萱的事情可不算是小事。

    “哎呀,这不是在小楚没上高中之前认识的嘛!”谭子萱笑呵呵的说着,林楚身边的人她可是调查过的。

    听见这句话的夏语莲想了想当初谭子萱回来的时候闹得那些事,对了一下时间,脸色刷的就白了。那段时间对她来说可是刻骨铭心的。

    高中之前,那就只能是……

    “语莲?”看不清的林楚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看见了夏语莲的灵魂有一点点的飘散。这一般是受重大打击的生灵才会出现的现象。

    “没事,我有点不舒服,先回屋了。”夏语莲似乎是一瞬间成为了一个重度患者,语气虚弱的说道,刚才就已经后退了两步,现在更是有一些狼狈的跑回别墅。

    “语莲,你没事吧!”林楚说着就要追过去,却被站在一边的谭子萱拉住了,“你干嘛?”她得看看语莲出没出什么事啊!

    “她就是你当年保护的那个人吧!”谭子萱似笑非笑的说着,拉着林楚的胳膊不让对方向前一步,那个时间就是她故意说得。

    林楚停下来挣扎,甚至是低下了头,也不打算再去追夏语莲了,“你说什么呢?我这样的,保护谁啊。”

    “别在这给我装不在乎!”谭子萱恨铁不成钢,林楚当时在监狱里面是什么样的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这个人有什么让你值得付出那么多!”

    即使看到了缓步走来的苏若轩,但是谭子萱还是没有放过林楚,顺便还瞪了苏若轩一眼,让古茂彦拦住对方,也不要说话才好。根本不在乎对方听到这件事会做出什么决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