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网游大相师 第五百九十六章 始料未及的洗白

时间:2019-04-26作者:我知鱼之乐

    .. ,网游大相师

    “啊?这……”

    听完乔北溟的话,左旸的眉头也是一起皱了起来,下意识的问道,“乔老前辈,你的这个计划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还有其他人知道么?”

    这确实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如果江湖中果真流传着这样的消息的话,那么乔北溟之前定下的“金蝉脱壳”之计就完全行不通了,他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在“正邪大战”中打败张丹枫,否则一旦被张丹枫打败,无论结果是重伤还是死亡,乔北溟都将落得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而这场“正邪大战”万众瞩目,几乎所有的正派和邪派都将汇聚崂山之上,并且每个门派都派来了一些大佬级的人物!

    这些大佬什么水平?

    左旸所见过的功力境界最低的npc就是阳宗海与李维雍了,剩下的几乎一水都是“一代宗师”或是接近“一代宗师”的水平!

    在这样的大佬面前,左旸又算什么呢?

    以他的实力,就算配合【钟灵貂毒】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也很难有机会将对方制服,水寒秋就是“一代宗师”的大佬,之前在崂山密道的时候,他又不是没有领教过这个女人的手段……就更不要说这么多大佬共聚崂山,并且眼巴巴的等着抢夺乔北溟的“遗体”了。

    所以乔北溟说的没错,现在最大的问题还真就是集中到了左旸的身上。

    只有左旸能够在这么多大佬的眼皮子底下带着乔北溟的“遗体”全身而退,并且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及时喂乔北溟服下【九转还魂丹】,这个“金蝉脱壳”之计才算是成了;如果不能,那么这个计划便只能立即取消,否则乔北溟一旦诈死,等待他的就是死无全尸的悲惨下场。

    而如果乔北溟死无全尸,左旸开始修炼【修罗阴煞功】的计划自然也就泡汤了,这段时间付出的一切也就全部付诸东流了。

    这自然不是左旸希望看到的结果……

    除此之外,左旸还在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江湖消息传出来的消息为什么会这么巧?

    之前乔北溟在崂山密道中闭关修炼的时候,就有人将崂山密道的消息传了出去,而水寒秋正是得到了这个消息才会冒险闯入其中寻找【修罗阴煞功】;而现在,乔北溟又打算玩一招“金蝉脱壳”退出江湖,结果便又如此凑巧的传出这样的消息,使乔北溟的计划难以实施。

    就好像有一双眼睛一直站在乔北溟身后,密切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并且随时准备与他对着干一般。

    如果不能搞清楚这个问题,左旸始终觉得,接下来乔北溟不管打算做任何决定,很有可能还是会被针对。

    “这个问题老夫也曾想过,甚至老夫还怀疑过你,因为老夫的想法便只对你一人说起过,绝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乔北溟十分直接的看着左旸,说道,“不过很快老夫便又排除了你,因为这不符合你的利益,老夫早与你说过,此事办成之后【修罗阴煞功】便是你的囊中之物,若老夫计划失败,你反倒一无所获……老夫思来想去,也想不到你有任何的动机需要阻止老夫的计划,你说对么?”

    “前辈分析的不错。”

    左旸拱手佩服道。

    在这之前,他确实有些担心乔北溟是否会因此对他产生疑虑,若果真如此,他现在与乔北溟共处一室,处境就已经非常危险了,因为乔北溟这样的大魔头,说杀人可是就要杀人的,仅仅只是怀疑便已经足够了……

    只有确定乔北溟现在还是信任他的,他才有继续思考这个问题的必要,否则便要优先考虑怎么逃命了。

    “那么前辈是否对江湖中的一些奇术有所了解,比如是否存在什么能够避过前辈耳目,却能够随时监视前辈一举一动的奇术?”

    略微沉吟了片刻,左旸忽然压低了声音,附在乔北溟耳边道,“前辈,我有理由怀疑有人一直在监视着你,因为不仅仅是这一次,当初你在崂山密道中闭关的时候,我能够进入密道并且与前辈相遇,也是有人在江湖中放出了消息,而那一次前辈正是修炼最为关键的时候,应该也不会轻易将自己的下落泄露给任何人吧?”

    这番话,除了是在正常询问情况之外,也是在进一步洗脱左旸自己的嫌疑,毕竟那时候左旸根本就不认识乔北溟。

    至于奇门异术,左旸从不否认它的存在,比如他的那枚【八尺琼勾玉】之中蕴含的“影遁之术”再与“闭气秘诀”结合,便能够起到掩人耳目的作用,尤其是在到处都是阴影的晚上,简直是监视偷袭的神技。

    “这……”

    左旸的话也是给乔北溟提了个醒,他立刻安静了下来,屏住呼吸一双眼睛四下查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以他的功力境界,只需要祭起内劲,便可以察觉周围的风吹草动,而且感知的距离还很远,之前在崂山密道的时候,他便已经展示过这种本事了。

    忽然。

    “唰——!”

    乔北溟猛地一挥手。

    “砰!”

    那扇门便像是被一阵大风猛然吹过一般,瞬间便打了开来。

    而乔北溟的身形也随之猛然一闪,下一刻他便已经站在了门外,向联通此处的通道中望去。

    “前辈,察觉到了什么么!?”

    左旸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同时也是立刻将【水晶镜】拿了出来,使用【水晶镜】的透视功能穿过密室的墙壁向外面看去。

    这间密室根本就没有能够藏人的地方,除了进来的那扇门和门外的通道,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路径与暗格。

    而就算是门外的通道之中,此刻也是空空如何,根本没有看到任何活物。

    所以说,乔北溟忽然暴起,到底是发现了什么呢?

    “没有。”

    乔北溟摇了摇头,却是已经转过身来重新将门关上,而后回到了那张太师椅上,说道,“老夫什么都没有发现,只是故意假装察觉到了什么罢了,如果真的有人躲在暗处监视我们,老夫忽然如此表现,八成能够将其吓到,便是有人真用了什么奇门异术藏于暗处,也极有可能在慌乱之中露出马脚。”

    “我勒个去,原来是假动作啊,这个糟老头子也是坏的很。”

    左旸心里如此想着,嘴上却道,“前辈心思玄妙,晚辈佩服。”

    “哈哈哈哈……”

    乔北溟傲然一笑,又道,“说起奇门异术,老夫虽然也听说过不少,但是这些年老夫一心专注【修罗阴煞功】的研究,这方面的事情却是极少关心……唉?你手中的玩意儿可是南宫世家的【水晶镜】?”

    “正是,前辈的眼光果然毒辣。”

    左旸知道乔北溟眼光很高,未必看得上这种东西,便大大方方的递了过去。

    “你小子身上的好东西倒是不少,以老夫对你的了解,这些东西恐怕全是坑蒙拐骗得来的吧?”

    乔北溟看了两眼之后,又将【水晶镜】抛了回来,竟调笑了左旸一句……最重要的是,还真叫这个糟老头子给说中了!

    而后乔北溟站起身来走到左旸旁边,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紧接着一个声音便在左旸的脑袋里面响了起来:“虽然老夫并未发现有人在监视我们,但却不可不防,此刻老夫已经使用【天遁传音】将你我二人连在了一起,接下来我们所说的内容,全都在脑中进行,便是神仙也不会知道我们说了什么,你对此事有什么想法便直说吧。”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前辈。”

    左旸这才终于说道,“前辈,晚辈首先要问一个问题,这件事发展到了现在这一步,你依然打算退隐江湖么?恕晚辈直言,前辈方才说过,你现在的功力可能要比张丹枫略微强上一些,这种情况下,若是前辈想要活下来,最好的方式便是拼尽全力与张丹枫一战,将性命掌握在自己手中,我说的对么?”

    “不错,但若是如此,就算最终是老夫胜了,却也至死都无法摆脱江湖中的是是非非,老夫已经厌倦了这一切。”

    乔北溟正色道,“世人只知老夫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却不知道老夫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钻研武学,这才是老夫的兴趣所在,江湖中的是是非非老夫从不关心,更不愿掺和,眼下老夫的【修罗阴煞功】已经圆满,最大的心愿已经了结,老夫只想远离这个江湖,过几天与世无争的舒心日子。”

    看得出来,乔北溟就是一个“武痴”,一个强的令人发指却没有太多野心的“技术宅”。

    “既然如此,前辈或许还可以选择不战而逃,趁着正派阵营的人还没来到崂山,逃去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隐居起来,以前辈的武功,江湖中能够拦下前辈的人怕是不多吧?”

    左旸笑了笑,又提议道。

    “老夫亦不能逃!”

    乔北溟却又摇了摇头,说道,“此前为了通过逼迫张丹枫与老夫比武得到玄派正宗内功的经脉运行方式,从而将【修罗阴煞功】修炼至大圆满境界,老夫不得已才发起了这场‘正邪大战’,而眼下正邪两派高手云集,若老夫在这个节骨眼上逃走,邪派群龙无首,这场正邪大战必将演变成一场不受控制的乱战,到时中原武林生灵涂炭,这是老夫最不愿看到的结果……”

    “而若是老夫留下来与张丹枫决战,这首先便成了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只要在决战之前老夫与张丹枫约法三章,以张丹枫的为人,决战之后一定会竭尽全力约束正派阵营的人,而邪派的人见张丹枫竟杀了老夫,惧于张丹枫的实力必定也是不敢当面挑起事端,如此一来,这场武林浩劫便可避免。”

    “你有所不知道,老夫一开始的计划便是如此,这场‘正邪大战’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老夫终究是要‘死’这一回的,只不过后来遇到了你,你这小子诡计多端,竟提前帮助老夫得到了学派正宗内功的经脉运行方式,提前将【修罗阴煞功】修炼到了大圆满境界,使得老夫苦心策划的这场‘正邪大战’变得毫无意义……”

    “然则,这场武林浩劫终归是因老夫而起,老夫就算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也依然还是要亲手将这件事了结,否则老夫内心永远不得安定。”

    “呃……”

    听完了乔北溟的话,左旸立刻便对乔北溟刮目相看了,想不到这个大魔头居然还有这么高的思想觉悟,这波“洗白”还真是叫他有点始料未及,“所以说,哪怕冒再大的风险,哪怕可能假戏真做,前辈也是非要‘死’这一回不可?”

    “正是。”

    乔北溟十分坦然的点头道。

    “……”

    左旸瞬间觉得自己这次又被系统给坑了,现在他想要得到【修罗阴煞功】明显有提升了许多,绝没有之前计划的那么简单。

    然而,已经到了这一步,让他放弃也肯定是不可能的。

    于是左旸只得硬着头皮去想办法。

    如此沉默着思索了好一阵之后,他心里倒也并非一点头绪都没有,结合忽然出现的状况,他必须在已有的计划上做出改变,这样才有最终让乔北溟活下来的可能。

    最重要的,是逃跑的路线和方式的问题。

    原本在乔北溟的计划之中,他只需要当着众人的面将乔北溟的尸体带下崂山,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喂其吃下【九转还魂丹】即可。

    而现在,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因为现在无论是正派还是邪派的人都盯着乔北溟的尸体,绝不会放他轻易离去,所以必须改变逃跑路线和方式,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脱离所有人的视线,并且让他们没有办法跟上来才行;

    但想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

    “前辈,你可知道除了山门那条路,崂山是否还有其他可以下山的道路?”

    左旸抬起头来问道。

    “据老夫所知,崂山只有山门那一条路能够同行。”

    乔北溟无奈说道。

    “那么前辈身上是否有崂山的地图,可否借晚辈一阅?”

    左旸仍不愿放弃,打算自己亲自找一找。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