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网游大相师 第五百三十章 黑炭,盘他丫的!

时间:2019-04-10作者:我知鱼之乐

    “我去,这么对啊……”

    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推测,但等工作室的成员们听到这个确切的数字之后,心中依然还是震撼的很,完全没有人想到居然会多到这种程度,于是他们一个个看向左旸的眼神就像在看神仙一般,几乎快要对他顶礼膜拜了。

    “呃……”

    他们尚且如此,就不要说陈恺了。

    这个家伙,或者说这一家人为了区区100万就能把陈怡给“卖”了,他们又有谁见过什么大世面,而他们给陈怡找到那户人家,虽然在他们那个小县城里开了个小厂子,已经算是比较有钱的人了,但与左旸比起来依然是小巫见大巫。

    你想啊,一个小县城的小厂子的年产值能有多少?左旸这样的收入算起来,年收入可是至少都要在好几千万呢啊,而且还是不掺任何水分的净收入,完全没有可比性好么?

    此时此刻,陈恺望向左旸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就仿佛在看一座金山一般眼睛闪着亮晶晶的光芒,甚至还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姐夫……”

    反应了片刻之后,这个家伙居然腆着脸点头哈腰的凑到了左旸面前,一边搓着手一边对左旸陪笑道,“姐夫,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和我姐的事绝对没问题,我爸我妈肯定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嘿嘿嘿,姐夫,那个啥,我能不能先问一句,你打算给我家多少彩礼啊?”

    “靠,怎么还有这种人……”

    见到陈恺此刻下作的表现,工作室的成员们都无语了。

    他们与陈怡已经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一个人对陈怡的为人有任何微词,只觉得能够在陈怡的这个工作室工作非常舒心,现在甚至就是有其他的工作室用更高的待遇来挖敲墙,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也很难被挖的动。

    但是却怎么都想不到,陈怡居然会有这样一个弟弟,都是一样的水一样的米养大的人,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

    陈怡的脸也是微微有些泛红发烫。

    像她这么要强的人,此前既然绝口不对工作室的任何人、哪怕是闺蜜王颖提起家里的事情,此刻自然也不希望自己的弟弟给大家留下这样的印象,这实在是太丢人了……然而说到底,这始终是她的亲弟弟,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她除了接受,又能怎么样呢?

    虽然她的父母还有她的这个弟弟从小到大做了许多令她伤心欲绝的事,甚至有的时候会心灰意冷,但她却从未产生过与他们断绝关系的想法……

    或许许多人无法理解她的这种心理。

    但不管怎么样,父母对她的生养之恩,她永远都不会否定,这是她的家庭,她永远都下不了与他们断绝关系的决心……这就是生活,很多人无法理解,但却真实存在的一些人生活,同样一本经书,一万个人去念,就会念出一万种不同的感觉。

    对与错,或许很容易分辨。

    但对与错,却并不是生活与家庭的全部,经历的足够多了,反而更多的人开始信奉“难得糊涂”了。

    而这,也正是左旸为什么没有从二楼下来之后,就不由分说的给陈恺一个深刻的教训,并且直接建议陈怡与她这一家人断绝关系的原因……

    有道是,清官难断家务事。

    作为一个外人,左旸无法也没有权利去替陈怡做任何的选择,换句话来说,家人做的这些事难道陈怡自己心里就一点数都没有么?

    当然有,否则那藏于深处的心魔又从何而来?

    而她之所以一直都没有这么做,自然有她自己的理由,旁人是否能够理解得了,根本不重要,也没有权利插手,因为这些都不是旁人的家人,旁人只讨论这件事对错,却不明白陈怡的情感。

    现在左旸能做的,只是在尊重陈怡的选择的基础上,改变她的家人对她的态度。

    “呵呵。”

    看着陈恺那一脸谄媚的笑容,左旸也只是淡然一笑,说道,“彩礼你就不用想了,我凭自己本事赚的钱你一份都拿不到。”

    “你!”

    陈恺面色随之一僵,当即便有翻脸的迹象。

    “不过……”

    左旸却是紧接着又面不改色的继续笑道,“我倒是不介意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么说吧,这里的人每一个都知道,就在大半年之前我刚来帝都讨生活,那时候我身上的钱已经用光了,后来来了这家工作室也赚不到什么钱,完全可以说是这间工作室最没用的人,就差被扫地出门上街乞讨了,但是现在,你再看看我,不但在帝都这种地方有了自己的别墅,每个月还有几百万的收入,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么?”

    “为、为什么?”

    左旸的这番话很像那些“成功学大师”的开场白,而且悬念给的非常足,自然是瞬间就引起了陈恺的兴趣。

    是啊,到底是什么事情,可以让一个马上就要上街乞讨的人,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前摇身一变成了人人羡慕嫉妒恨的暴发户呢?

    “唉?”

    “旸哥这么一提,我也想很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了啊,旸哥的转变太突然了,你要说是因为这个游戏我肯定是不信的,这游戏和以前的游戏虽然不是一种操作方式,但玩法和游戏设定等等方面的东西依旧是那些万变不离其宗的内核啊,就算旸哥可能更适应这个游戏的操作方式,但是一个游戏高手需要的可不仅仅只是操作,还需要对游戏的理解以及各方各面的综合实力,这些可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够改变的东西!”

    “卧槽,快去拿笔记本,接下来旸哥要说的肯定是真正的硬核知识,学会了在这个游戏里面,咱们也能起飞!”

    “……”

    工作室的成员们听了这番话之后,也是一个个瞬间屏住呼吸竖起了耳朵,一脸期待的看向了左旸,真的有人一眨眼的功夫就将笔和本拿了出来,巴巴的瞪着记下左旸接下来要说的每一个字。

    “嗯,其实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姐!”

    左旸点了点头,继续笑呵呵的说道,“我以前在乡下的时候学了一点相术,就是算命的平时用的那种相人之术,而从见到你姐第一眼开始,我就知道她是一个贵人,用相术里面的术语来说,应该叫做‘福星贵人’,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福星’。”

    “正所谓甲丙相邀入虎乡,更游鼠穴最高强,戊猴己未丁宜亥,乙癸逢牛卯禄昌,庚赶马头辛到巳,壬骑龙背喜非常,此为有福文昌贵,遇者应知受宠光。”

    “不瞒你说,任何人只要与‘福星’有所接触,就都能够从她身上沾染到福气,而且关系越亲密,福气就越大,也正是因此,随着我与你姐越走越近,我的运气就越来越好,赚的钱也越来越多,短短的几个月便得以咸鱼翻身,这就是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秘密。”

    “福星?你说我姐是福星,那我们家……”

    陈恺立刻又下意识的问道,自小因为父母的缘故,他也将陈怡当做“赔钱货”看待,此刻自然不会因为左旸几句话就改变对陈怡的看法。

    “旸哥说的,是真的么?”

    工作室的成员们也是一脸惊异的看着左旸,他们大部分人都是无神论者,也绝大多数都没有真正意义上见识过左旸相术的强大之处,只觉得这种说法很是神奇。

    “?”

    陈怡同样是一脸的迷茫,她对相术的理解,依旧还停留在最开始的那场“车祸”上面,其他的所知也是并不多。

    而这个所谓的“福星贵人”,更是叫她难以理解,真是如此么,在今天之前她似乎并没有与左旸走得有多么亲密吧?甚至连一丝一毫亲密的举动都没有,完全是那种朋友一般的君子之交好吧?

    “你是说你们家的情况一直没有好到哪去吧?”

    左旸却是已经接过了陈恺的话茬,笑着摇了摇头,用一种不识货的眼神看着他,说道,“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善待你姐,福星虽然遇者皆有福报,但若是不懂得善待,福报自然也将大打折扣,这也算是一种报应了,不过就算是如此,你与你的父母也应该对你姐感恩戴德,如果不是因为你们与她有血缘关系,终究还是享受到了一些福报……恕我直言,今天光是见了你一回,我就已经看出你的命理之中的问题,你的命理乃是四柱神煞之中的‘四废’。”

    “所谓‘四废’,主身弱多病,做事无成,有始无终。如不遇生扶,又受克害,凶煞制者,主伤残,官司口舌,甚至牢狱之灾,或为僧道之人。”

    “通俗点说,拥有这样的命理,你这辈子不但身体不怎么样,做什么事还都做不成,如果不是你姐这颗‘福星’一直有所帮衬,你基本上随时随地都要倒霉,而且还特别容易受到他人的命理相克,轻了磕磕碰碰伤不离身,重了不但可能残疾,而且还可能惹来牢狱之灾,想要平安度过一生,只有出家为僧一条路可走。”

    “切,你说的这些又没什么依据,还出家为僧,我还可以说你命理不好呢……”

    听了左旸的话,陈恺只觉得越说越没有边际,自然不可能轻易相信,甚至这个家伙已经意识到了左旸根本就是在拿他开涮,反口就想怼上左旸几句。

    而事实上,左旸确实是在胡扯。

    “福星贵人”和“四废”虽然确实都是四柱神煞中的一种命理,左旸的解释也没有任何问题,但陈怡却并不是什么“福星贵人”,而陈恺也确实不是什么“四废”。

    但左旸既然如此说了,心中自然是已经有了计划,当然有的是办法让陈恺不得不信。

    于是。

    “依据自然是有的,只怕你不敢一试。”

    左旸逼视着陈恺,正色的说道。

    “有什么不敢,试就试!”

    见左旸这个样子又不像是开玩笑,陈恺不自觉又有些疑心,于是便挺了挺胸对左旸说道……呵呵呵呵,这个家伙呀,到底还是太年轻了。

    “很好,有胆量!”

    左旸也不废话,转而又道,“既然如此,我在乡下的时候还学过一种符术,这种符术可以短时间内阻断你与你姐之间的血缘关联,即是说短时间内,你姐这颗‘福星’将不会再庇护你,而你自然也可以体会到属于你自己的‘四废’命理,几天之内你就可以明白,你姐到底对你、以及你的父母而言起着什么样的重要作用。”

    “等一下!”

    陈恺倒也不是傻子,见左旸似乎是要动真格的,这个家伙疑心归疑心,却也不可能任由左旸揉捏,紧接着又道,“如果试过之后,让我发现你说的这些都不准,你又要怎么办?”

    “一百万。”

    左旸笑了笑,自信说道,“大家都在这里做个见证,如果我说的不准,我立刻给你一百万当做补偿,这样你满意了么?”

    “这可是你说的!”

    陈恺立刻来了精神,“口说无凭,你要立下字据。”

    “小意思,我上楼去拿符咒,顺便给你立下字据,等着。”

    左旸也不含糊,扭头便当着尚且没有回过神来的众人的面直接向二楼走去,心中却是已经偷笑了起来。

    这事便算是成了,他虽然没办法帮助否定陈怡与家人的血缘关系,但却可以改变她的父母以及弟弟的对她的态度,这未尝不是最好的结果……

    身后。

    “小恺,你别……”

    陈怡虽然不知道左旸说的是真是假,但却并不太希望自己的弟弟与自己做这么个试验,更不希望左旸掺和进来,因此只得走上前来劝说自己的弟弟。

    “这是我自己的事,你管不着!”

    陈恺却是态度恶劣的吼道,这个家伙根本学不会尊重自己的姐姐,这是他们家多年以来养成的传统。

    ……

    几分钟之后。

    左旸拿着一张根本就没有使用精血便胡乱画出来的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符咒,以及一张陈恺想要的字据走下楼来。

    而后又当着众人的面,让陈恺站到了陈怡面前,将那张“符咒”点燃,全部烧做了灰烬。

    “好了,现在你们之间的血缘关联已经暂时被阻断,时效三天。”

    左旸笑眯眯的看着陈恺,将那张字据交到了这小子手中,“拿好,这三天你就暂时在这里住下吧,如果三天之后,依然无法证明我所说的那些话,你来找我拿钱就是。”

    “哼,你准备好钱就行!”

    陈恺不屑的哼了一声,一回身又大大咧咧的躺回沙发上啃苹果去了。

    “呵呵。”

    左旸也不与他说多余的话,只是冲众人笑了笑,说了句,“都别站着了,晚饭应该准备好了吧,咱们开饭。”

    而后借着大家都回过神来,开始端菜端饭的功夫,左旸一扭脸又来到了一直趴在一楼与二楼之间的楼梯扶手上摇着尾巴冷眼旁观的黑猫魑“黑炭”身边。

    “黑炭。”

    左旸伸出手来,在黑炭的脊背上撸了两下。

    “主人,什么事?”

    黑炭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道。

    “看见那个黄毛了吧?”

    左旸问道。

    “喵。”

    黑炭点了点头。

    “这三天,只要不弄出人命来,盘他丫的!”

    左旸咧开嘴露出满口白森森的牙齿,小声笑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