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网游大相师 第四百八十三章 弄他喵的!

时间:2019-04-10作者:我知鱼之乐

    “你!”

    这一嗓子可不只是把五仙教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更是直接把笑饮孤鸿惊得直接跳了起来。

    作为直到现在还能够在功力排行榜上排到第9位的高手,他在游戏中经历过的事情和见过的人一定都要比普通玩家多了许多,而且这些人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这其中有npc也有玩家。

    然而,无论是npc还是玩家,无论是正派还是邪派,他都从未遇到过像左旸这么不要脸的家伙,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玩“告老师”这种幼稚的把戏,在这种名望甚至要比性命更加重要的江湖世界当中,这样的人绝对是一朵奇葩!

    “恩公,所为何事?”

    听到左旸的叫声,白夙钰转过身来的同时,便看到了站在左旸身边的笑饮孤鸿,以及笑饮孤鸿那气的几乎要暴走的表情,随即两道柳眉微微皱了起来,有些不悦的问道。

    “白教主,你还是问他吧。”

    左旸撇嘴一笑,指了指此刻正在努力调整表情的笑饮孤鸿。

    “嗯?”

    白夙钰冷冷的看着笑饮孤鸿,危险的气息环绕着曼妙的身躯。

    “教、教主……”

    笑饮孤鸿先是在心里对左旸施展了一整套的,然后才连忙行了个礼解释道,“误会,完全是误会,我只是带兄弟们来与这位公子打声招呼,顺便邀请他上了山一起喝酒吃肉,大概是哪句话说的不和这位公子的心意,因此产生了一些误会……这位公子,我就是粗人一个,如果有哪句话令你不高兴了,我向你道歉,请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见笑饮孤鸿说这事误会,又颇为主动的向左旸道了歉,白夙钰眼中的愠意终于缓和了一些,冲左旸嫣然一笑,嘴上却道:“恩公,我的这名弟子虽然已经向你赔了不是,但是是否接受他的歉意依然全凭你一句话,你若不接受,我便惩治于他。”

    “尼玛……”

    一听这话,笑饮孤鸿顿时脸都绿了,那叫一个欲哭无泪。

    傻子都听得出来,现在他是不是要接受教主的惩罚,根本就是左旸一句话的事,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他虽然气的肺都要炸开了,但却一点都不敢表现出对左旸的敌意来,相反还要尽力表现的和善一点,从而让左旸松口放他一马,只因白夙钰惩治人的手段,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

    这一点,从剩下的4名五仙教玩家弟子的表情中也能够看得出来,他们真的都捏了一把汗,非常担忧的看着笑饮孤鸿。

    好在左旸也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并不是非要与他结下梁子。

    于是。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左旸大方的摆了摆手,看了笑饮孤鸿一眼,笑呵呵的说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只要这位兄弟不与我为难,我也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

    “还不速速谢过恩公?”

    白夙钰紧接着便板着脸冲笑饮孤鸿喝道。

    “谢、谢过公子。”

    笑饮孤鸿又在心中对左旸施展了一整套的,脸上却依然只能保持着一副比哭还要难看的复杂笑容,冲左旸拱手说道。

    “好说好说,没事了,上山吧。”

    左旸勾了勾嘴角,便不再理会这个家伙,迈步走在了前面。

    于是,一行人继续上山。

    经过了刚才的事情,笑饮孤鸿等人哪里还敢再与左旸说那些硬气话,非但如此,他们还故意放慢了脚步,落到了队伍的最后面,只求与左旸保持一个安全距离,免得这货又“告老师”。

    下一次,白夙钰可就未必有这么好说话了,左旸也未必就会这么算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便会对左旸的“宽容”感恩戴德,相反对左旸的不满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其中还夹杂了一些鄙视与不屑:

    “大师兄,你也别生气了,看他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以后成不了什么气候!”

    “就是,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就不信他能躲在教主后面……”

    “这种狐假虎威的小白脸,见了就来气,真想拿鞋底呼他那张熊脸,他要是真有本事,也不会带个不敢拿真面目示人了!”

    “这件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另外四个人安慰着笑饮孤鸿,反倒越发的不爽起来,不用怀疑,如果眼神能够伤人的话,左旸的整个后背肯定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而作为当事人,笑饮孤鸿当然是最不痛快的人,不过此刻他却没有说话,只是咬着牙暗自生着闷气,这些人安慰的言语也丝毫没有缓解他心中的郁闷。

    如此聊着聊着,其中的一个“小机灵鬼”很快就提出了新的报复思路:“对啊大师兄,教主不是让我们跟着这个小白脸,一切都听从他的调遣么?不如我们来个将计就计怎么样?”

    “将计就计?”

    笑饮孤鸿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总算忍不住开口问道。

    “什么将计就计?”

    其他几人也是不解的问道。

    “既然教主让我们听他的,我们就先假装服从吧,咱们这几条小细胳膊肯定是拧不过教主那两条大长腿的,不过等上了崂山之后,教主作为npc肯定会有其他的事务不方便走动,而我们这些玩家肯定会接到属于玩家的任务自己去完成,到了那时候,这个小白脸就不得不和教主分头行动了,你们懂得……”

    “小机灵鬼”挤眉弄眼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只要离开教主身边我们就杀了他?这恐怕不妥吧,据我所知,这个游戏里的某些npc是可以读取玩家的击杀记录的,尤其是教主这样的大佬,读取的权限恐怕只会更高。”

    一个人随之提出了自己的担忧,“这事要是让教主知道了,可就不仅仅只是惩罚那么简单了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教主最擅长的就是蛊毒之术,有的是办法让人生不如死的,就算是玩家都没什么好下场。”

    “谁说我们要亲自动手了?”

    “小机灵鬼”翻了个白眼,又压低了声音说道,“你们又不是新手,难道在游戏里借刀杀人这种事还用我来教你们么,随便一个任务一个副本,哪怕只是刷怪害死一个人那还不跟切菜似的?”

    “这个办法倒是不错!”

    “我现在想象到他被我们卖了的时候那绝望的样子,就瞬间觉得一点都不郁闷了!”

    “就这么办吧?”

    众人眼前都是一亮,连连点头奸笑了起来。

    但下一刻,便又有人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小白脸回头再去教主那里告状怎么办?”

    “让他告去!”

    笑饮孤鸿当即满不在乎的道,“到时候只要我们死不承认,一口咬定是这个小白脸太垃圾,我们拼了命想救都救不下来,咱们教主又不是不讲理的人,到时候也没办法拿我们怎么样,最多也就只能意思意思,最后不了了之了。”

    作为五仙教的俗世大弟子,类似的事笑饮孤鸿肯定是做过一些的,毕竟玩家与npc的思想不同,处事方式自然也是不同,偶尔糊弄一下教主也是不得已的事。

    左旸不也是这样么?

    作为移花宫的“无缺公子”,他虽然心中十分尊重曦池宫主,但玩家毕竟是活的,有些时候也总免不了要瞒着曦池宫主去做一些违背宫规的事情……当然,左旸心中有数,他做的许多事情对移花宫来说也未必就没有好处,毕竟在这个江湖世界之中,虽然道理决定了对错与正邪,但真正掌握道理却是拳头。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自己的拳头更硬,而作为移花宫的“无缺公子”,他的拳头越硬,移花宫的实力便越强,在江湖中的地位也越高,所谓的对错与正邪便无法被旁人强加在移花宫的头上。

    以前的曦池宫主是自由的,以后左旸也会尽力去守护这份自由,在听过白夙钰此行的无奈之后,他就已经暗自下了决心,他是移花宫唯一的“无缺公子”,有他在一天,就绝对不会让曦池宫主沦落到白夙钰这步田地,为了门派的存亡不得不做出一些委曲求全的妥协,这样只会显得他这个移花宫唯一的男人很没用!

    “说的是,既然大师兄都这么说,咱们就这么办!”

    “这小白脸太无耻,必须给他点颜色看看,不然他尾巴得翘到天上去了!”

    “对,弄他喵的!”

    “……”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口中的“小白脸”到底是什么人……

    说句不夸张的话,以左旸的实力,他一个人虐他们5个怕是都有点杀鸡用牛刀了!

    任务?副本?刷怪?别说是这些个日常的活动,哪怕是再危险一点的行动当中,就算他们5个全都死了,左旸也未必能被害死……

    ……

    登上崂山之后,左旸并未见到自己的目标乔北溟,只见到了前来迎接白夙钰与五仙教众人的二把手“独臂擎天”管神龙。

    据管神龙说,最近几日乔北溟忽然有所领悟,因此临时开始了闭关修炼,所以暂时不能见客。

    事实证明,左旸混入五仙教并且提前戴上隐藏身份完全是正确的。

    因为除了管神龙之后,他还见到了几个老熟人。

    一个是无根门执事李维雍,就是当初追杀过左旸的那个擅长“缩骨术”的大胖子,也是吃了可怜的独步杀戮宝贝的那个变态,不过现在他的职位已经不在是执事,而是无根门的外事总管,此次来到崂山便是代表无根门参加这场盛事。

    而在他的身后,同样跟了几名无根门的玩家,为首那人便是左旸的老朋友独步杀戮……

    另外一个则是念萝坝六令主之一的红尘令主柒绮梦,当初主持念萝坝花会的人便是她,不过在这一次的行动当中,她并不是领队。

    领队的人是一名叫做苏红袖的女人,乃是念萝坝中权力仅次于尊主的掌令。

    这个苏红袖从出现开始脸上便一直挂着一抹浓浓的笑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温暖感觉,但是左旸知道,在这个江湖世界之中,笑容才是最不可信的东西,尤其是念萝坝这种几乎每一个npc都因为曾经的悲惨经历,导致心理出现了扭曲的门派,就更加不可信了。

    反正不论是无根门还是念萝坝,都曾与左旸有过一些过节,尤其是念萝坝,左旸更是与曦池宫主演了一出苦肉计,强行将他们武功最高的六令主之一胭脂令主宫碧若拐去了移花宫……

    因此,若是让他们任何一方认出他来,只怕都要与左旸好好计较一番,他的计划必定要受到影响。

    基于以上的诸多情况,左旸虽然顺利上了崂山,但是在乔北溟出关之前,他还是决定先夹起尾巴做人,免得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

    如此举行过一个简单的接风仪式之后,左旸顺利的领到了一块腰牌,这块腰牌便是玩家自由上下崂山的凭证,现在他才算真正的混上了崂山。

    在这之后,五仙教教主白夙钰等人便被管神龙安排取了客房,而左旸等玩家也终于等到了自由活动的时间。

    “这位兄弟,咱们也出去转转,看看崂山上面有什么和外面不一样的任务吧?”

    见其他门派的玩家相继离开,笑饮孤鸿等5名五仙教的玩家也是凑到了左旸身边,其中一人笑呵呵的对左旸说道。

    “?”

    左旸回头看了他们5人一眼,知道他们与自己不是一路人,此时强行凑上来示好八成是不怀好意,为免因为这些家伙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坏了自己的大事,便也懒得与他们计较,只是笑了笑说道:“不用了,我们还是各玩各的比较好。”

    “呃……兄弟,教主让我们时刻陪在你身侧护你周全,一切听从你的调遣,这是死命令,你是不知道我们教主的脾气,我们要是只顾着自己,回头让教主知道了,肯定还要责罚我们,你就别为难我们了。”

    那个五仙教玩家连忙苦着一张脸,陪笑着说道。

    “是啊兄弟,你这样我们很难做啊。”

    “而且我听说这上面的任务都是以门派为单位发布的,你现在手里拿的腰牌标明了你和我们一样都是五仙教弟子,所以咱们不管谁在山上接了任务都是咱们这些人共享的,必须得一起行动。”

    其他人也是连忙附和起来,并且给了左旸一个无法甩开他们的正当理由。

    我知鱼之乐说

    感谢老板的100起点币打赏。

    感谢老板的100起点币打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