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网游大相师 第二百九十章 【钢母】(二合一)

时间:2019-04-10作者:我知鱼之乐

    “这……”

    一听左旸这么说话,场内大部分人都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漂浮过两个字——“好贱”。

    但是……

    那可是玉藻前啊!

    虽然并非是针对他本人,但是当着他的面对他的下属这种态度貌似也不太合适吧,而且这里还有观众席和擂台上这多人看着呢,这些玩家最差的都在8000点功力值以上,在游戏里怎么也能算得上中上水平的高手,属于游戏圈的中坚力量……

    这其实已经无异于当着全服玩家的面了,难道玉藻前不要面子的么?

    大名鼎鼎的能够忍得下这口气么?

    说话间。

    “旸哥!”

    徐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了左旸身后,一脸紧张的附耳小声说道,“旸哥,你不会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公会的吧?”

    “不知道啊,哪个公会的?”

    左旸虽然大概能够猜得到,但是还真不确定到底是还是。

    “……”

    徐志语塞了一下,赶紧继续小声说道,“他们是帮会排行榜排名第二的,最前面那个人就是他们的会长玉藻前,这个人在游戏圈里面特别有名,而且非常有手段,游戏里惹得起他的人……这么说吧,我玩游戏也有好几年了,还从来都没听说过有人敢跟他过不去,当然,他们那些大公会之间的勾心斗角不算过不去。”

    “哦,那又怎么了?”

    左旸不明所以的又问。

    “怎么了……”

    徐志都不知道今天左旸到底怎么了,平时不是一直都很精明的么,今天怎么竟干糊涂事呢,先是得了好处居然公开露宝拉仇恨,拉完了仇恨还让的会长玉藻前下不了台,到底想什么呢。

    停顿了一下,徐志又赶紧劝道:“唉,旸哥,咱也不是怕他,但是这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还是玉藻前,咱们是干工作室的,讲究一个和气生财,你要跟他杠上的话,以后挣钱肯定就没以前那么容易了,咱不能跟钱过不去,你说是这个理不?”

    “是这个理。”

    左旸点了点头,却又正色反问道,“但是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是他们自己乱说话引起这个老太监不满要杀人,又不是我授意让他杀人,这事怎么也算不到我头上吧?如果他们非要记恨我的话,那也不是我跟他们过不去,而是他们非要跟我过不去,你说是这个理不?”

    “……”

    这话说起来是真有道理,徐志瞬间无言以对。

    而实际上,左旸也非常清楚,这世上的有些事,本就无法完全用一个“理”字去解读,去处理,去发生。

    毕竟,“理”是需要人去讲的。

    而人,又是非常主观的,更多时候首先考虑的是自己,而不是对方。

    因此这件事,左旸并非不知道的玉藻前极有可能会对自己怀恨在心,但他又认为自己并没有主动招惹他,也没有亏欠于他,就算伤了面子,那也是他的手下自找的,他与他们又不熟,为何要顾忌他们的感受?

    而若此人真心以后非要与自己过不去,那就只能说明……

    他与这个玉藻前确实有“缘”,“缘”来了,谁都无法阻挡,唯有认真应对。

    果然。

    “来人呐!”

    眼看老太监瞧见人多势众,大概是为了防止遇到不必要的抵抗,这一次他居然没有孤身一人冲上来便要取之前多嘴的那个人的性命,而是非常机智的开始召集醉仙楼在附近负责守卫的打手。

    这些打手可也都不是俗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光是冲他们的等级和npc模板,正常情况下,一个人力克几个游戏中的顶尖玩家怕是也完全不在话下。

    因此任谁都看得出来,只要老太监下令强攻,的人只怕今天肯定是要不妙了。

    “你,很好!”

    玉藻前用他那双许多女生都要羡慕嫉妒恨的丹凤秋水眼冷冷的看着左旸,面无表情,只是轻启朱唇淡淡的说了三个字。

    但是场内的任何人都听得出这三个字中的分量!

    看样子,他确实与左旸有“缘”……

    就在这个时候。

    “哎呀呀,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闹得这么僵呢?”

    又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径直来到左旸身边,故意用挺大的嗓门嚷嚷道。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来找左旸谈过合作事宜的会长君邪。

    实际上,作为老对手,这货看到玉藻前如此在左旸身上失了面子,心里不知道有多痛快呢,暗地里早就已经笑成了一朵盛开的菊花。

    而左旸之前也不怎么给他面子来着,他自然也乐于见有人能够给左旸一个教训。

    不过思前想后,考虑到自身的利益……

    他最终还是站出来做这个和事老,这么做,一来,可以公开的无形之中将左旸与绑定在一起,这种有实力有能力的高手,谁都不会嫌多;二来,其实也不会给自己惹来太大的麻烦,毕竟虽然在排名上不如,但两者的综合实力其实相差不多,玉藻前还是要投鼠忌器,不至于撕破脸的。

    这个人情卖的,只赚不亏。

    “君邪,他是你的人?”

    玉藻前蹙眉看向了他,反问道。

    之前虽然并不知道君邪与左旸到底什么关系,但这个家伙在左旸面前碰了软钉子的情景,他可是看在眼里的。

    “不是,我与君邪会长只是萍水相逢,他是他,我是我,不必混为一谈。”

    回答他的却是左旸,君邪的那点小心思如何能够瞒得过他?

    “呵呵。”

    一听这话,玉藻前的嘴角勾起一抹怪异的笑容,破有深意的看了一脸尴尬的君邪一眼,说道,“既然如此,这件事和你就没任何关系了,请君邪会长自重,不该管的闲事不要管。”

    说完,他又看向了左旸,言语之中居然带上了一些欣赏的味道:“早就听过一些有关你的事情,但百闻不如一见,你确实是个很特别的人,比我见过的所有人都特别。”

    “不过,今天的事不算完……”

    说到这里,玉藻前看了一眼已经集结完毕围拢上来老太监和醉仙楼打手,回头对之前那个惹上了麻烦的高手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你暂时受一次委屈吧,这次你的损失由公会全部承担,我保证,用不了多久,我会亲自替你讨回这笔账。”

    他做了最为妥善的决定。

    没必要为了这么一个人,便令整个公会的顶尖高手蒙受损失,也没必要与这么一群杀了也不会有任何好处的npc拼死一搏。

    所有人都能够理解他的决定,大局当前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是,会长!”

    那人也知道眼前的形势对他们极为不利,自然不敢再多说些什么。

    “嗯,我们走!”

    玉藻前点了点头,招呼了其他人一声,又回头对左旸说了一句“后会有期”,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

    君邪见状,自知左旸不是那么容易便能够拉拢过来的,再加上刚才左旸再一次驳了他的面子,心中也是有一些怨念。

    回头看了左旸一眼,他什么都没有说,便径直离开了。

    如此一来。

    其他人见在这里也干不了什么,又有老太监和醉仙楼的大手们驻守维持,也都只是多看了左旸两眼,便默不作声的离去。

    他们大部分人心中都有些郁闷。

    不只是这些顶尖高手,那些看台上的观众亦是如此,大家都是带着各自的期待来参加这次活动的,结果……

    全程围观,全程陪跑,全程羡慕嫉妒恨,两个背影都没露,就算群众演员也没这么咸鱼吧?

    这怪谁?

    还不都怪这个病的不轻的无缺公子!?

    !!!

    ……

    玩家们很快就已经撤完了。

    但时至此刻,左旸却依然没有一丁点要走的意思,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醉仙楼的老板屠百手。

    “使者大人,不知您还有什么吩咐?”

    屠百手的醉意早就已经没了,被左旸看的心里发毛,连忙诚惶诚恐的道。

    “呵呵。”

    左旸抬头看向北面的巨大看台,笑了笑说道,“屠老板身边的侍女还真是不少呢,能不能劳烦屠老板将她们全部请下来给我看看?”

    “哦,使者大人对她们感兴趣?”

    屠百手一愣,当即陪笑起来,“这有何难?若是使者大人好这口,小人这就从里面挑几个最会伺候男人的过来侍奉大人便是!”

    “不用。”

    左旸摇了摇头,笑道,“屠老板大概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命你将她们叫下来,其实是在救你。”

    “救我?”

    屠百手面露诧异之色,老太监也是立刻狐疑的望向了那些侍女。

    “先不说这个,我们先来谈一谈最为重要的问题,我想知道,若是我出手救了你,你打算用什么来回报我?”

    左旸扬了扬眉毛,笑道,“话说在前头,你也知道我乃武林中人,又是阎王大人的使者,寻常的东西肯定是入不了我的眼的。”

    “这……”

    屠百手愣住了,作为一个生意人,他如何听不出左旸其实就是在敲竹杠。

    不过,使者大人说是在救自己的命,这点想必应该也不是在开玩笑吧?只是不知道他到底发现了什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人赎罪。”

    迟疑了片刻之后,屠百手却是率先道起歉来,拱手说道,“小人只是一介商贾,不会什么武功,平日里对武林中的至宝并未放在心上,只要有幸得到了,便会拿出来举办这‘斗场夺宝’求个乐呵,因此是在没有存下什么好东西……”

    结果话刚说到此处。

    “千岁……”

    老太监却忽然打断了他,小心翼翼的凑过来,提醒道,“千岁您忘了,在您的金库之中倒是有一样东西,若是将此物献于使者大人,他必定会非常满意,说不定日后还会在阎王大人面前替您美言几句。”

    “哦、哦——!你不说我还真忘了!”

    屠百手立即面露惊喜之色,兴冲冲的对左旸说到,“使者大人,小人确实还有一样宝物,此物唤作‘钢母’!”

    “相传此物原是北极地壳内蕴藏的钢铁精英,经地层中真火千万年锤炼,由气凝体孕化成一块的钢母。因它是纯钢精气凝固成形,如能合之以钢,铸成宝剑,无论何物不需沾及,青芒过处,便可立断,如由内功精纯之人,借丹田罡气运用此物,可斩人于十丈之外。总之其用途之广,非一语所能道及,可称得稀世珍物。获此者,如善为运用,则可雄视武林,独步江湖了。”

    “只可惜,小人得到它之后,便在岛上将能人巧匠全部寻了来,想要将其打造成一柄神兵利器用来傍身,但是那些能人巧匠只看了一眼,便连连道歉,哪怕小人许下重金,也始终没有一人敢接下此事。”

    “他们只说,这种钢铁精气凝成的钢母,凝形不固,如果没有秘法辅佐,如入炉火,一个不留神,它又会化成钢气遁回地壳,不但前功尽弃,说不定还要伤及人畜。”

    “再后来,小人只得将其存入金库之中,渐渐的也就忘却了。”

    说完,屠百手一脸期待的看着左旸,好像生怕左旸会不喜欢这玩意儿似的。

    “哦?还有这等异宝?”

    左旸听完当即大喜,想不到敲竹杠还真敲出好东西来了,连忙笑着点头道,“好吧,既然你只有这么个东西,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回头到了阎王面前,我会替你美言几句的。”

    “多谢大人。”

    屠百手忙道。

    “现在也是时候解决你的问题了。”

    左旸笑了笑,又道,“你去将看台上的那些侍女全部叫下来,绝对不许遗漏一人,再命你门下的打手守好这个擂台,一会不许放任何一人离开此处,我自由安排,听明白了么?”

    “忠贤,速速去办!”

    屠百手回头对老太监喝道。

    “是,千岁!”

    老太监风风火火的就走了,这时屠百手才又陪笑着看向了左旸,好奇的问道,“大人,那些侍女到底有什么问题?”

    “其中只怕是混入了东瀛倭寇。”

    左旸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