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网游大相师 第二百四十三章 用手或者用脚(二合一)

时间:2019-04-10作者:我知鱼之乐

    这对年轻夫妇,男的是水墨画眉父亲的弟弟,女的则是水墨画眉父亲的弟妹。

    两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事,就是会狐假虎威的借势,在本市开了一家酒楼,饭菜一般价格还特别贵,但因为有水墨画眉父亲这个副市长的关系,生意还是挺红火的……尽管水墨画眉的父亲已经屡次告诫他们不要将酒楼与他扯上关系,也从来不出现在这家酒楼,但是却依然有人来此处“卖他面子”,这全都是这夫妻二人的“功劳”。

    而对于这种情况,水墨画眉的父亲也是毫无办法,难道强行关闭这家酒楼?这从程序和规章上都不合情理,政策只规定官员本人、配偶、子女及子女配偶不得经商……

    正说着话的时候。

    “妈,叔叔,阿姨,这是我专门请过来救我爸的朋友,你们干什么呀这是!?”

    却是水墨画眉已经从病房里面硬挤了出来,挡在左旸面前,怒视着自己的母亲,尤其是另外两个说话难听的长辈,出离愤怒的吼道。

    “眉眉,院长都亲自确认过你爸的病情,做了手术再静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是啊,听叔叔的话,这事你就别掺和了,叔叔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米都咸,这样的江湖骗术叔叔见多了,亏你还把他当朋友,当心被他给骗了,最后再耽误了你爸的病情,我说的对吧,嫂子?”

    叔叔和阿姨仍然在“苦口婆心”的劝诫水墨画眉,看向左旸的目光之中,却是充满不屑与鄙夷,仿佛在看一只卑微肮脏的臭虫。

    “你们两个也少说两句。”

    水墨画眉的母亲显然是不想让水墨画眉和左旸太下不来台,并没有接那两人的茬,依然笑着对左旸说道,“小伙子,你的好意阿姨心领了,不过这件事就不劳你费心了,你是眉眉请来的客人,阿姨也不能让你白来一趟,这几天的花费和你来回的路费阿姨报销,眉眉,先给你朋友找个住的地方,这几天你也累了,就不要来医院了,好好陪你朋友玩几天去吧。”

    “妈——!”

    水墨画眉还想说点什么。

    “去吧去吧,你爸后天做手术的时候你再过来。”

    水墨画眉的母亲正色道。

    “可是……”

    水墨画眉还要争辩,这时左旸却忽然拉住了她,使了个眼色开口道:“走吧,我正好有点饿了,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事实是,站在病房门口,越过水墨画眉的母亲、叔叔和阿姨,观气入微的左旸已经清晰的看到了病房里面的情况,尤其是躺在病床上的水墨画眉父亲的情况。

    因此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待在这里了。

    那确实是一种煞,而且是一种他完全有能力解除的煞,只不过鉴于这家人的态度,左旸决定再等一等,他才不会做这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事,若不是给水墨画眉面子,他可能早就反唇相讥一番,然后扭头就走了……

    而且。

    水墨画眉的叔叔和阿姨身上问题也不小,但他们的事就不归左旸管了,因为那是他们应该承受的报应,而不仅仅是态度的问题,所以就算以后他们知道自己错了,再过来哪怕是跪着求左旸,左旸也绝对不会理会……

    “那……好吧。”

    水墨画眉也是瞬间明白了左旸的意思,只得点了点头道。

    随即两人便结伴离开。

    望着他们二人下楼的背影。

    水墨画眉的阿姨有颇为担忧的对其母亲说道:“嫂子,你怎么能让眉眉跟这种人一起走呢,这种江湖骗子可没安什么好心眼儿,什么都骗。”

    “是啊嫂子,眉眉到底还是太年轻,可别被这小子给骗了,否则你得后悔一辈子!”

    水墨画眉的叔叔也是在一旁帮腔道。

    “不用担心。”

    水墨画眉的母亲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别看眉眉这孩子大大咧咧的,其实心细着呢,做事也很有分寸,从小就没让我们操过心,况且这是在本市,出不了什么事。”

    ……

    从医院出来,两人上了车。

    “说吧,你想吃点什么?”

    水墨画眉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侧脸问道。

    “你不会真以为我饿了吧?”

    左旸笑道。

    “我就随便客气一下,那你看出什么来了么?”

    水墨画眉又问。

    “关于这方面的事,我们在游戏里说,现在先去你家一趟,我要看看你爸经常一个人待的地方,比如书房,或许能够找出一些线索来。”

    左旸点了点头,说道。

    这很容易理解,他在水墨画眉、以及水墨画眉母亲的身上并没有看到煞气的存在,那么这个煞也就不可能在卧室或是客厅这种共同相处的地方了,而是在相对比较私密的只有水墨画眉父亲待的地方。

    “那我爸的情况严重么?”

    水墨画眉紧接着又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切的问题。

    “游戏里说,先开车吧。”

    左旸依然坚持道。

    “干嘛非在游戏里说,搞得这么神秘……”

    水墨画眉疑惑的嘟囔了一句,却也只能强行压下心中的疑问与焦急,驱车回家。

    水墨画眉的家虽然处于一个安保条件要相对好许多的机关小区,但其实房子也仅仅只是一个比较普通的三居室,里面的装饰也并不算太过豪华。

    由此可见,水墨画眉的父亲虽然贵为副市长,但还是挺清明廉洁的。

    而这个品质,左旸之前在医院看过他面相的时候,其实心里就已经有一些数了,否则有些事情,就算是有水墨画眉这层关系,他也注定是不会帮忙的。

    据水墨画眉介绍。

    这个普通的三居室,其中的主卧自然是水墨画眉父母共有的屋子,另外两间小一些的房间,一个归水墨画眉所有,另外一个就是水墨画眉父亲的书房了。

    书房的电脑之中经常会有一些关于本市规划的重要文件,因此为了避嫌,平时水墨画眉和其母亲也很少进入,这是很早以前就形成的规矩,等同于不成文的家规了都快,不过对此水墨画眉并没有太多的怨言。

    而这一次,水墨画眉首先带左旸进入的便是这间书房。

    书房的装饰也很普通。

    一个书柜,里面摆了一些除了党员之外一般人根本不会看的书;

    一个电脑桌,上面就是一台电脑、几盆绿色多肉植物、还有一个金属烟灰缸,里面有几个半截烟头;

    一个沙发,一个茶几,茶几上摆了一个木质茶桌,茶桌上则有一套看起来还算是精美的紫砂茶具;

    另外,还有一个衣架,挂了两件男士大衣……

    大概也就是这些东西了,其实看起来和普通家庭的书房也没有什么区别,完全不像许多官员和大人物那样,放眼望去里面直接就是一大堆的贵重收藏品,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很有品味似的。

    “看出什么来了么?”

    水墨画眉问道。

    “暂时还没有,再去看看其他的房间吧。”

    左旸摇了摇头,只能说道。

    “嗯。”

    水墨画眉点头,随后又将左旸领进了父母的卧室,最后才是自己的小卧室。

    这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居民住宅,风水尚可,根本就没有任何风水煞的存在,因此水墨画眉的父亲身上出现的问题,绝对不是这里造成的。

    不过,在进入水墨画眉的卧室之后,左旸却对这个姑娘的独特品味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这姑娘应该是个动漫迷,而且还有一些恐怖向。

    整个卧室呈现一种暗黑色调,里面的大部分摆件都是那种鬼鬼怪怪之类的动漫形象,最重要的是,就连床上的一个长条形大抱枕,上面画的也是某个霓虹国知名动漫电影中非常有名的形象——无脸男。

    这个动漫形象左旸倒是也知道,这是一个神秘的鬼怪,全身黑色,头上戴着一个白色面具,虽然看起来有些可怕,但是个性很单纯,心底也非常善良,渴望交到朋友,也懂得感恩,但是在得不到回应的时候,却会因为用情至深而黑化。

    只是,无脸男虽然挺受女生喜欢,但是这种长条形大抱枕明显是睡觉用来抱的,晚上一睁眼看到这样一张脸,不会觉得有点小恐怖么?

    “你也知道无脸男么?”

    注意到左旸的目光,水墨画眉毫不避讳的坐到床上,抱起那个抱枕看着他,像是开玩笑,但又好像不完全是的笑道,“我最喜欢的就是他了,总觉得他的很多方面都和我特别像,你要小心喽,如果你一直拒绝我,说不定我会像他一样黑化哦。”

    “……”

    左旸觉得气氛有些暧昧,只得下意识的岔开话题道,“你家也没有什么问题,看来我们得换个方向去寻找线索了,现在我能想到的地方,也就只有你爸在市政府的办公室了。”

    “我爸的办公室么?”

    水墨画眉直了直身子,脸上露出一抹难色。

    “怎么,不太好进是不是?”

    左旸问道。

    “嗯,市政府的安保你也是知道的,我爸一向不许我去那里,哪怕以前上学的时候,他也不准我在学校告诉别人他是我爸,家长会或者家长签字都是我妈代劳,说是不希望我得到特殊待遇……所以如果我们想进他的办公室,除非他本人亲自给秘书打过电话才行……”

    水墨画眉紧蹙眉头,十分无奈的说道。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的问题又变了,变成需要先说服你爸了?”

    左旸笑着说道。

    “我爸那人特别倔……想要说服他基本不可能,这么说吧,说服我妈的难度如果是1的话,那我爸就是10了,而且他还是个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肯定不会相信你的。”

    水墨画眉脸上的无奈已经变成了犯愁,甚至还忍不住抓了抓头发,一副想死的样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看来得让你爸先吃点苦头了。”

    左旸胸有成竹的笑道。

    “怎么吃苦头?”

    水墨画眉立刻又有些担心了,这毕竟是她爹。

    “等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不管是你爸还是你妈,应该都会比较容易说服了吧?病急就比较容易乱投医了,到时候他们信也得信我,不信也得让我试试。”

    左旸很直白的道。

    “……”

    水墨画眉无语,连忙一个劲的摇头,“不行不行,万一我爸有个三长两短呢?”

    “先找个网吧吧还是,这方面的话我们在游戏里说。”

    左旸笑道。

    “这是什么习惯呀?用不着去网吧,你用我的游戏仓登录游戏吧,我还有一个游戏头盔,游戏里见!”

    说着话,水墨画眉已经从自己房间的柜子里拿出来一个游戏头盔。

    随后一轱辘躺到了床上,将游戏头盔戴在自己头上,很快就进入了游戏。

    看着躺在床上的水墨画眉凹凸有致的娇躯,那两条修长雪白的玉腿,以及伴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的酥胸,以及皮肤同样光滑娇嫩的小巧双足……

    “……”

    左旸笑着摇了摇头,也打开游戏仓躺了上去……

    游戏里,水墨画眉又恢复了那套移花宫的特色服饰,一袭素纱宫装裹在身上,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格。

    说句实话,左旸还是觉得现实中的水墨画眉更靓丽、更诱人一些。

    “说吧说吧,到底什么情况?”

    见到左旸出现在自己面前,水墨画眉非常急切的催促道。

    “那我就直说了。”

    左旸点了点头,说道,“相术中有句话叫做‘天柱倾斜,幻躯将去’,你父亲现在恰恰天柱(颈项)倾倒斜歪有些直不起来,说明他已经距离死期已经不远了……”

    话刚说到这里。

    “啊!?”

    水墨画眉顿时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都快出来了,双腿都是发软几乎要瘫软在地上。

    “先别急,等我说完嘛。”

    左旸连忙扶住了她,其实他的话还没有说法,但是此刻却觉得不适合再说下去了:

    相术中还有句话叫做‘黑掩太阳,神医莫救’,‘太阳’指的是人的左眼,水墨画眉父亲印堂处的煞气现在已经凝聚完成,并且已经有一股黑气开始逐渐在他的左眼处弥漫,这也是将死的征兆。

    于是换了个口气,左旸才又道:“我只是说距离死期不远了,但是也没有那么快,因此我们还有时间等待他们想通,而契机应该就是你父亲后天要进行的那场手术,总之……一切都还来得及,所以你不必太多担心。”

    “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我只能住在这里,以便及时作出应对,吃住的事就交给你了,对了,游戏头盔也先给我,在宾馆无聊的时候,我还可以玩玩游戏,新场景‘快活岛’明天早上就要开了。”

    “你说的是真的么?有你在,我爸真的不会有事么?”

    水墨画眉还是有些担心,但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一些。

    “嗯,最多吃点苦头,但这也是他们的固执造成的,不会有什么问题。”

    左旸十分肯定的道。

    “这可是你说的!”

    水墨画眉这才说道,“好,我相信你,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暂时住在我家里吧,反正我家最近也没人,顺便还可以让你尝尝我的手艺,跟你说,我可是贤妻良母来着,就算你有什么特别的需要,我都能帮你解决。”

    “特别的需要!?”

    左旸一愣。

    “你想什么呢?禽兽啊你!!!”

    水墨画眉一脸娇羞推了他一把。

    “哦……”

    正当左旸以为自己误会了什么的时候,却听这姑娘紧接着又道,“我是说用手或者用脚帮你解决,别的你就别想了,除非什么时候你从法律上成了我的男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