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网游大相师 第十五章 骗子!

时间:2019-04-05作者:我知鱼之乐

    “哦、哦。”

    塞北沈万三这才连忙松开手,整理了一下仪容又颇为恭敬的道,“是我一时心急失了礼数,请先生见谅。”

    “无妨无妨。”

    左旸摆摆手笑道。

    “先生既能仅仅通过面相和手相便看出我的问题,想来定然也有解救之法吧?”

    塞北沈万三又眼巴巴的凑了过来,仿佛生怕左旸跑了似的,急切问道。

    他这一生顺利的令人羡慕,但唯一揪心的就是这个孩子。

    眼下孩子已经5岁,别的孩子在这个年龄都活蹦乱跳的上了幼儿园里,可他的孩子却喘咳不止,偶尔还会咳出血来,身子骨越来越弱,终日只能卧床休息。

    近些年,塞北沈万三花费不计其数,寻遍国内外名医,却始终不见效果,甚至没有一个医生能给出一个确切的病因,因为哪怕是使用最先进的医疗设备进行检测,都显示一切正常。

    找不到病因,自然就无法对症下药,更不可能手术治疗。

    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不断的使用中医给孩子进补,但这样的进补反而让孩子的病情愈发严重……

    塞北沈万三已经彻底没了办法,但作为一个父亲,又如何能够放弃自己唯一的孩子?

    故而,见左旸说出这样的话,这个平日里睿智沉稳的男人才会忽然如此失态……

    “办法嘛,自然是有的,不过我需要一段时间去准备。”

    左旸笑了笑,说道。

    “多久?”

    塞北沈万三忙问。

    “不好说,可能是一周,也可能是一个月,甚至可能是三个月……不过你不必担心,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令郎短期内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左旸思索了片刻,说道。

    “这么久?假如先生需要什么帮助,大可以说出来,我虽然没什么大的能耐,但如果是资金和资源方面的问题,应该能够帮得上忙!”

    塞北沈万三紧接着又道。

    “这事你还真帮不上忙。”

    左旸笑着摇了摇头。

    他说的准备,可并非什么东西或药材,而是相师的境界。

    以他现在黄阶相师的能力,虽能看出这些信息来,但是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却无能为力,唯有突破到达玄阶,才有可能医治这种命理上的疾病。

    唯一的好消息就在于,他丹田的莲子已经出现裂痕,想必距离突破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了。

    见塞北沈万三满脸疑惑,左旸又为其宽心道:“不过你可以放心,我既然肯对你说出这番话,那就说明我们之间有些机缘,先加个好友,等一切准备停当,我定会出手相救,绝不食言。”

    “……”

    塞北沈万三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见左旸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终于还是耐下性子,抱拳道,“那就多谢先生了,若是先生能医治犬子,日后必有重谢。”

    ……

    两人加了好友,自此一路无话。

    等乘船到了千灯镇,在塞北沈万三的邀请下进入酒楼等待了一小会,一个年轻人终于行色匆匆的赶来了。

    “大哥,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急事,忽然要50两银子?”

    此人进来之后,刚看到塞北沈万三便大声发起了牢骚,“你也知道这个阶段游戏币有多难赚,附近的兄弟们凑了半天才凑出来,开张的本钱都没了……唉?这人是谁?”

    等看到旁边的座位上还坐了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这人才终于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收起牢骚,指着左旸的鼻子奇怪问道。

    “不得无礼!这位是我在忘忧岛遇到的高人。”

    塞北沈万三一把按下这人的手,恭敬的介绍道,“先生,他是我表弟,现在在我手底下帮忙,还请先生不要见怪。”

    “你好。”

    左旸笑着打了声招呼。

    “高人?”

    年轻人却皱起了眉头,毫不避讳的说道,“大哥,你要50两银子不会就是给他的吧,小心被人给骗了。”

    “不许胡说,这50两银子是我开庄输给先生的,何骗之有?”

    塞北沈万三连忙板起脸呵斥了一句,又对左旸道歉道,“请先生千万不要放在心上,我这表弟说话不过脑子,我替他向你道歉。”

    年轻人见自己心中地位崇高的大哥对左旸如此小心,心中反倒更加不爽,瞥了其貌不扬的左旸一眼,又道:“大哥!输了给他钱就是了,跟他道个什么歉,还说他是什么高人,我怎么没看出他哪高来?”

    “你有所不知,先生只通过我的面相和手相便看出小宇身体有恙,还有办法医治,你说他是不是高人?”

    塞北沈万三耐着性子道。

    “看相的?哈哈!”

    年轻人一愣,当即翻了个白眼笑道,“大哥,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这几年你在那些江湖骗子身上上的当还少么,又有几个人真的治好了小宇的病?再说,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有人是在游戏里给人看相的?这不是搞笑呢么?再退一万步来说,近些年来你四处求医,什么手段都用过,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像你这样的任务,我之前都见过有有几个游戏网站报道过这事,想要知道这些并不算难,还用得着看相来推断?我敢打包票,这人八成是个骗子!”

    “……”

    表弟这番话说出来,顿时令塞北沈万三心中不由的“咯噔”了一下。

    若是换在平时或是别的什么事上,以他的玲珑心思,恐怕早就想到这些了,哪还用得着表弟来提醒。

    唯有小宇的事却是个例外,一旦有人提起他便控制不住的急躁。

    “先生,这……”

    随着头脑逐渐冷静下来,他也是有些怀疑的看向左旸,希望左旸能够给出一个有说服力的解释。

    “既然老兄信不过我,那便说明我们彼此无缘,又何须多言?”

    左旸已经笑着站了起来,伸手道,“把我赢来的钱给我,我们就算两清了。”

    “拿去,走好不送!”

    年轻人直接把钱丢了过来,一脸厌恶的下了逐客令。

    “呵呵。”

    左旸当然不会客气,收好银两向酒楼外面走去。

    而这个过程中,塞北沈万三目光闪烁,心中思绪转动,但最终还是没有出言挽留,这无异于已经默认了左旸就是骗子。

    “呸!死骗子!连我大哥都敢骗,别让我再看到你!”

    年轻人一脸得意的冲左旸的背影啐了一口,还有些不解气的骂道。

    “……”

    左旸本来已经一只脚迈出了酒楼的门槛,却在这一刻止住了脚步,缓缓的转过身来。

    “看什么看,我就骂你了,你想怎么着?”

    年轻人瞪眼又骂。

    “呵呵,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的鸡儿上面有一颗蓝黑色的痣,这事网上应该没有报道吧?”

    看着他的脸庞,左旸忽然咧嘴笑道。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出酒楼,很快消失在来来往往的玩家之中。

    “!”

    这一瞬间,年轻人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呆若木鸡。

    塞北沈万三看到表弟怪异的表情,一脸的疑惑问道,“你这是咋了?”

    “哥……不瞒你说,我鸡儿上……真、真有这么一颗痣……这事儿恐怕就连我妈都未必知道……他、他咋知道?”

    年轻人仿佛见了鬼似的,语气不畅的说道。

    “你是说……我靠!?”

    塞北沈万三一愣,连忙打开好友界面,试图第一时间向左旸道歉,将他追回来。

    但是直到此时,他才发现,左旸的名字已经从他的好友栏中消失不见了,这说明就在刚才,左旸已经删除了他这个好友。

    “他好像是叫铁口直断……”

    塞北沈万三连忙搜索这个名字,想要重新加回来。

    ——【抱歉,对方不存在或已经将你加入黑名单,搜索失败!】

    “卧槽……”

    这一刻,塞北沈万三的心已经彻底乱了,狠狠一脚踹在这个坏了大事的表弟屁股上,破口大骂,“你特么还在这愣着干什么,快点去把高人给我请回来,要是请不回来你特么也别回来了,重新滚回老家种地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