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意外成为少帅夫人顾晚 第831章 人死不能复生

时间:2019-12-26作者:顾晚

    ‘陈嘉怡疯疯癫癫跑出门,一脚踩空溺水而亡’的消息传到沈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

    熟睡的沈父沈母被学校传来的消息惊的说不出话,等传话的人走了。他们俩还跟木头人一样呆在房间里缄默了半晌。

    直到门外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管家带着沈顺坤的贴身小厮一脸倦色地进了门。

    沈父倏然站起,压低嗓音问管家:“顺坤呢?他独自回来的?没有跟少夫人一起?你现在把他给我叫来,我问问情况。”

    学校那边的意思是,陈嘉怡元宵晚会上发了失心疯,当众跑了出去,等校安保队的人追上时,已经发现陈嘉怡摔死在一处干涸的深水人工池里。

    那处深水池往日是学校养水培植物和观赏鱼的场所,一直都处于满水的状态。但因为前些日子有人往池子里恶意投毒,鱼儿和植物浮尸满池,所以这个池子就被清了,暂不做其他用处。

    池子是人工池,差不多有七八十个立方,分为浅水区和深水区。即,在长宽都已经限定的情况下,池子的深度不同。

    瓷砖边沿到池子底部,最浅的地方两米,最深处有三米。

    往常根本不会有学生靠近,但好巧不巧,陈嘉怡这一次就是直挺挺地冲到了池子边,没刹住脚,噗通掉了进去。

    血水混着脑花氤满了身后的沁凉瓷砖,把搭人梯下去施救的人都吓得腿软。

    陈嘉怡被抬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

    学校第一时间派人联系了警署,同时按照通讯录给陈家去了电报,但陈家的人连夜出发,也需要第三天才能赶到学校。

    考虑到现在陈嘉怡是她们沈家的儿媳妇,沈家公馆就在学校不远处。所以安保人员亲自上门跟他们家说明情况,让他们最迟第二日去学校代为收敛尸体。

    可这叫什么事儿啊!这傍晚出去的时候,这儿媳妇还好好的,现在,人就没啦?

    沈父眉心狠狠抽着,越想越觉得蹊跷。

    见一向干练矍铄的老管家干杵着不动,而自己儿子的小厮苦着脸跟个傻子一样。他抬脚就怼到小厮身上,怒道:“问你话呢?!少爷呢,这混账东西不是跟他老婆一起出去的吗?现在怎么就陈嘉怡一个人出了事?你要我们沈家怎么跟陈家交代!她爹走前跟我们家说的那些话,他娘的要是知道这件事跟我们沈家有关系,这是要跟我们搏命的啊!”

    小厮被踹的身形歪了歪,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哭道:“老爷,饶命,我、我也不知道少爷去了哪里。这才刚进学校,他就把我支开,让我不要跟着他。我寻思着他们学校里的少爷小姐们身边都不带人,少爷是怕自己带人被嘲笑,就说在学校门口等他。可我等到了半夜,也没见少爷出来,里面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他的身影,只看到...”

    “放屁放利索!你只看到什么?!”沈父急了。

    老管家叹气,走过去把小厮拉起来,“老爷您别急。小川是目睹了少奶奶的尸体,到现在还没缓过神呢。少爷还没回来,我这就派人去找少爷。既然不在学校,那应该是在外面。”

    “去,赶紧去!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阿坤不解释清楚,把自己摘出来。我怕陈家的人来了会觉得是我们沈家谋财害命。这问题就大了!”

    管家领着小厮下去,派了数十个人去街头巷尾找人。

    夜色深重,凛冽的寒风从街头巷尾的缝隙里四处乱蹿,见缝插针地扎到行人衣服缝隙里,惹得人颤栗。

    沈顺坤拢紧了衣领,看了下怀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这才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点散碎银元丢给卖羊杂汤的老板,慢慢朝家里走去。

    ——这个点,陈嘉怡应该闹够了,回公馆了吧?

    想到陈嘉怡当众给自己的难堪,沈顺坤眸色暗了暗,心中划过浓重的厌弃。

    这蠢笨女人曾经是他最讨厌的人,现在却成了他的妻子,与他荣辱与共。他弃之还要征求双方家庭的同意。

    可再不舍弃,陈嘉怡这女人都会把他好不容易维持的形象全部糟践。

    ——陈嘉怡,你这样的女人怎么不去死?这样我的生活就不会陷入一团乱麻,我也能重新追求我爱的女人...

    寒风携走了沈顺坤的低喃,沈顺坤掐紧了手心,一步一顿地朝家里走去。

    他不知道,家门口已经团聚了一伙人,找他快急疯了。

    临近家门的时候,沈顺坤看到自己家门口灯火辉煌。

    一批在公馆里帮厨的、还有做扫撒的佣人每个都拿着手电筒,围着老管家不知道在说什么。

    “你们半夜三更不睡觉,在外面絮叨什么?”

    “哎,少爷?!你可算回来了!”

    老管家抬头,挥了挥手,让已经找了一圈的仆人们散去。

    望着扯着自己袖子,眼神晦暗不明的老管家,沈顺坤心下莫名紧张起来,“您到底怎么了?有事直说,别这样看我。”

    老管家哎了一声,花白的胡子抖动,按捺下直接在门口问的冲动,对沈顺坤道:“您跟我进屋去,老爷和太太都在里面等你。出大事了!很大的事!”

    沈顺坤心下感觉更为怪异,抬眼看了看高大的门梁,犹豫道:“有什么事情,你先跟我说,别整的我进去了什么都不知道,我心里瘆得慌。爸妈他们现在什么情况?是家里的款子收不回来,还是...”

    “哎,您进去了就知道了。事情跟老爷夫人没关系,是跟少夫人有关。她死了。”老管家说完,察觉到身边的人僵住了。

    沈顺坤木偶人一样缓缓转过僵直的脖子,黑漆漆的眼睛转也不转地盯着老管家,一字一句问道:“谁、死、了。”

    ——老天,难道是他的诅咒灵验了?可陈嘉怡怎么可以死在这个时候?这简直就是再给他添乱!

    老管家心下一沉,误以为沈顺坤是忧伤过度。他安抚道:“少爷,人死不能复生。少奶奶这事是意外,大家都有目共睹。只是明天警署的人来盘问,我们希望您能清晰记得自己与她分别的时间,最好再找出几个可以为你做不在场证明的人证。这样,陈家的人要追究,也跟您没有直接关系。”

    沈顺坤眼睛睁的囫囵大,脸色白了又白,“陈家...”

    完了,陈家人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们就是护犊子的土匪!

    陈嘉怡死亡这件事无论是不是有他直接参与,哪怕真的跟他没有半文钱关系,陈家也一定会揪住他和沈家不放。

    “不行,这件事我得早点跟爹娘合计下,陈嘉怡死了,可陈家还在,他们那些人一定会找我们报复!我们得想办法转移他们的怒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