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意外成为少帅夫人顾晚 第511章 你和孩子,就是我最珍贵的礼物

时间:2019-09-14作者:顾晚

    “好的,姐姐,我会盯着孟书衡的。”苏子墨也不问苏晴晚为什么会特别的叮嘱要看紧孟书衡,但既然姐姐说了,他就去做。

    说完这些事情,聊天的内容就轻松了一些,苏子墨笑着问苏晴晚:“姐姐,我听说再过几日就是姐夫的生辰了,你想好给姐夫准备什么礼物了吗?”

    苏晴晚这才忽然意识到,对,霍西州的生辰就是本月了。

    上一世,他不在意自己的生辰,于是她从来没有刻意的为他过过。

    “你不说,我倒是差点忘了……”苏晴晚有些不太好意思:“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多了些,之前我惦记着奶奶的生辰会出事,就左右防备着,后来,奶奶的生辰都过了,倒也忘记你姐夫的生辰就在奶奶的生辰后面了。”

    “姐夫的生辰就是霍老夫人提醒我的,”苏子墨说:“霍老夫人说她喜欢热闹,之前府里面不干净,便什么都没做,这次想趁着姐夫生辰再重新把放电影的人请过来,好好的热闹热闹,我听着霍老夫人那意思,是怕你因着怀着身子冷落了姐夫,再让别的什么女人钻了空子,影响到你们的夫妻感情,我虽然年纪小,不大懂得这些事情,但是想想也觉得霍老夫人的担心不无可能,所以姐姐,要不然你就趁着姐夫过生辰,给他送送礼物,讨好讨好姐夫?”

    苏晴晚瞪了苏子墨一眼:“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不抓紧一点,你姐夫就会跑了似的。”

    “我看你如今倒是越来越偏你姐夫,莫要忘了,我才是你亲姐姐。”

    “你是我亲姐姐,可姐夫也是我亲姐夫啊,我希望你们俩能恩恩爱爱到白头,少那么一些个乱七八槽的事情,那还不是得姐姐你谨慎些吗?”苏子墨解释。

    其实,自从他和霍西州比武之后,那对霍西州的态度就更加的好了,说是恭敬仰慕也不为过。有时候他和霍西州一起出去办事,他就亦步亦趋的跟着霍西州的后面,活脱脱的一个小跟班。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霍西州身边的新副官呢。

    不过,跟着霍西州的时间越长,苏子墨就越发的佩服自家的姐夫,那简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五门八道,都有涉猎,简直是博学多知,军、营里能谈兵法,军、营外能谈民生,能坐在高档餐厅里吃西餐,也能下溪摸鱼,上山打猎,还知道怎么把猎物淘洗干净,做成美味……身手好,枪法好……就是脾气不太好,但是这么一点小小的缺点那都自动被苏子墨给忽略了。

    再加上,这是自家的姐夫,苏子墨就不自觉的沾了点自豪的感觉。

    自豪之余,不免担心这姐夫这么优秀,被有心人觊觎了可怎么办?

    “晚晚,这个事情,你弟弟虽然不懂,但是却是没有说错的,”苏凝想了想,语气温和的对苏晴晚说:“这世上,好的婚姻,也是需要经营的,毕竟,再炙热的感情早晚都会冷静下来的,你和西州的刚成亲没多久,感情深厚,这是自然的,但是往后还有几十年呢,你要做一个聪明有智慧的女人,好好的经营自己的感情和婚姻,你才能过的更好。”

    “嗯,我晓得的,”苏晴晚点头说:“我也不是说子墨说的不对,我说我要多学一些东西,本也是想让自己变得更优秀一些,从前我虽是顾家的小姐,但也的确没有接触过什么有用的东西,也算不得是什么新时代的女子,可西州不一样,他是留过洋,博才多学的,我也担心我不抓紧时间学习,早晚会跟不上他的脚步。”

    她是白占了一世的记忆,知道霍西州对她的感情不假,可是前世里说到底她和霍西州也没有相处多久,真要走一辈子,就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了。

    如果她不够优秀,她也担心会有更优秀的女人出现在霍西州的身边,比如那个安如意……

    “你心里有数,我们也就放心了。”苏凝笑着说。

    这时,熟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什么东西心里就有数了?”

    苏晴晚等人朝门口看过去,就见一身军、装的霍西州大步走了进来,视线落到苏晴晚身上,瞬间就变的温和柔情:“晚晚,和母亲,子墨说些什么悄悄话呢,说的这么开心,嗯?”

    “当然是偷摸着说姐夫你的坏话呢。”苏子墨揶揄着说:“我让姐姐小心盯着你些,你天天在外面跑,谁知道什么时候就给一些个别有用心的女人给盯上了,让我姐姐防着你起外心。”

    这话,说的就够直接了。

    也是苏子墨与霍西州关系越发好了之后,说的随意了。

    苏晴晚的脸色变了变,忙说:“西州,你别听我弟弟胡说,他就这张嘴巴皮的很。”

    霍西州却稍稍有些紧张,过来就坐在苏晴晚的身边,双手自然的揽住了她的腰:“那你可不要听他胡说,外面的女人生的再好看,那也不过就是一张皮囊,哪里有我家晚晚这么好。”

    “酸!”苏子墨将脸别在一边:“姐夫,别这么酸好不好,我和母亲可还在旁边呢,注意点注意点啊。”

    “你在你姐姐面前说我的坏话,离间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我没动手揍你,你就是看母亲和你姐姐的面子了。”霍西州故意冷着脸如是说。

    “我……我也没说什么啊,”苏子墨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冤枉:“我也就是提醒着我姐姐,你的生辰要到了,让我姐姐给你准备点礼物,制造制造惊喜,姐夫,这可是我对你们的一番苦心啊,你别不领情啊。”

    “我还就是不领情了,”霍西州说:“你姐姐现在怀着身子,哪里能操劳什么?你给她找事儿,那就是对她不好,你对她不好,那就是对我不好!”

    说着,霍西州还很认真的对苏晴晚说:“晚晚,你别听这小子的,什么生辰不生辰的,过不过无所谓的,你把自己和孩子照顾好,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