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魔雷战记 第三十二章 大总管

时间:2019-09-11作者:雨打黄昏

    天才本站地址:趣阁]

    https://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神雷楼的拍卖会终于落下帷幕,在众人惊叹与艳羡的目光中,弗莱恩直接拿走了费雷斯手中的匕首,扬长而去,而今天所发生的事也注定会被所有人当作人生中有趣的谈资之一。

    这时,曼陀罗大师却走到费雷斯身前面带笑意道,“费雷斯先生,我想请问你这把匕首的打造者,恶先生,他还在贵楼中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见他一面。”

    费雷斯急忙恭敬的躬身道,“曼陀罗大师,这个要求请恕我不能马上答应您,您也知道我们楼里的规矩,对元素匠师的身份是绝对保密的,如果对方同意的话当然没有问题,但要是对方不同意,我是不能带您去见他的。”

    曼陀罗大师温和的笑道,“这个我知道,没关系,你帮我传个话就好,嗯,就是凶先生的故人请求一见好了。”

    “凶先生?”费雷斯愣了愣,忽然想起之前在办公室中他的助手向他报告的那一幕,心中不由一紧,急忙心翼翼地问道,“曼陀罗大师,请问这位凶先生是什么人呀?”

    曼陀罗大师瞥了一眼费雷斯后轻声道,“这是你们神雷楼每一代楼主才知道的秘密,估计等你当上楼主的时候汉伯克大总管就会告诉你了,你先不要问了,就这么帮我传话好了。”

    听到这番话,费雷斯心中的紧张情绪更严重了,点头答应后便急匆匆的返回了自己办公室。

    直到费雷斯走远,马尾少女才调皮的做了个鬼脸,语带揶揄道,“老师,您可是狠狠地摆了弗莱恩一道啊,这个凶先生和恶先生到底是什么人?您为什么要帮他们呢?我记得您收藏室里就有这种一叠装备,和那把匕首应该是同一种手法锻造的吧?所以您其实是不需要叫价的,可为什么还要逼弗莱恩高价买走这把匕首呢?”

    曼陀罗大师摸了摸胡子,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道,“丫头,就知道瞒不过你,这位凶先生对我有大恩,而恶先生我估计不是他的传人就是有紧密关系的人,所以顺便帮他个忙罢了。”

    马尾少女恍然的点了点头,吐了下巧的舌头,娇笑道,“原来是这样,不过弗莱恩这个家伙可就惨了,两千万金币啊,他得打造多少元素装备才能赚回来呀,哈哈。”

    曼陀罗大师笑着摇了摇头,眼神中有些唏嘘,如果换做年轻时的他,应该也会做出和弗莱恩一样的事情吧。

    在元素匠师的道路上,获得突破是每一个人心中最大的渴望,但是大多数元素匠师们却不知道,他们所认为的顶峰其实只不过是整条道路上的一片风景罢了,只有看到过更高风景的人,才知道这是一条如何壮阔艰难的道路!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费雷斯第一时间就叫来了自己的助手,火急火燎道,“你上午和我的那个少年,就是那个自己是凶先生徒弟的少年在哪?”

    黑衣助手看到这位上司的表情就知道事情严重了,急忙态度恭敬地回答道,“大人,您之前让前台有限地满足他的要求,我吩咐下去后就没再关注这个人了,需要我现在去问问么?”

    费雷斯神态暴躁道,“废话,赶快去问。”

    黑衣助手连忙点头答应,可就要走出门外时却被费雷斯再次叫住了。

    “等一下,你把那个少年先稳住,然后赶快去找总管大人,就我有急事向他汇报,请他来楼里一趟。”

    “是,大人,我这就去!”

    直到助手离开后,费雷斯整个人像是瘫了似的躺在了椅子上,捂着额头,神色疲惫的喃喃道,“不知道这次的事到底是福是祸啊,这个凶先生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就成神雷楼的秘密了呢?老总管啊,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没告诉我?”

    雷修怀着激动难耐的心情在一名侍者的带领下来到了神雷楼内的一间型会客厅,听还要等一会儿才能拿到钱后,他极为豪爽的让侍者帮他准备了一份丰盛的晚餐,并拿来了那三本精美的材料图册,想要再看看有什么材料。

    如今的他可谓财大气粗,虽然还没拿到钱,但以神雷楼的口碑,是绝不会贪墨他的那笔钱的,所以他放心的很。

    两个时后,雷修酒足饭饱的坐在椅子上,津津有味的看着之前令他心惊胆战的第三本图册。

    他准备买点材料给自己打造些装备,在与瑞卡的战斗中,他一开始被对方的匕首逼的手忙脚乱,甚至还受了伤,这固然是因为他的战斗经验几近于无,但如果那时有件趁手的武器,想来也不会那么狼狈的。

    正当雷修翻开图册时,神雷楼的大总管汉伯克走进了楼内的大门。

    汉伯克是一名年过八旬的老者,苍苍白发,面色慈祥,他的身材应该算是很高的,却一直佝偻着背,一双眼睛也总是耷拉着眼皮,给人一种提不起精神的感觉,走到大街上的话,绝不会引起别人的半点关注,但是整座曜日城内,却没有一个人敢看这名老者。

    因为就是这个不起眼的老头,掌管了曜日城的神雷楼近六十年之久,深得神雷楼总部和各大股东的信任,其底蕴之深,人脉之广几乎无人可比。

    汉伯克在四名护卫的伴随下慢腾腾地走到了自动梯房前,正好看到从梯房门口走出,满面春风的奎恩。

    奎恩今天还是很高兴的,虽然没买到那把匕首,但他也如愿得到了曼陀罗大师打造的‘炎爆’,足以让他的实力猛增一阶。

    梯房门打开后,奎恩看到门外的汉伯克不由楞了一下,急忙把爱不释手的‘炎爆’递给随从后,老老实实的点头道,“汉伯克大人您好,没想到您也过来了。”

    汉伯克听到声音后,艰难的抬起那双耷拉的眼皮看去,褶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哦,是奎恩啊,你好,伊索那个老家伙身体还好么?他可有段时间没来找我喝酒钓鱼了,不会是挂了吧?”

    奎恩尴尬的笑了笑道,“您笑了,我爷爷他老人家身体好着呢,前些天还提到了您,上次和您比钓鱼输了很不服气,要再找您来报仇呢。”

    汉伯克开心的笑了起来道,“哦,不服气么?哈哈,那你和他我让他再来,我老头专治各种不服,奎恩,你是个好孩子呀。”

    心中松了一口气,奎恩恭敬道,“是的,我回家后会向他老人家的,汉伯克大人,那我就先走一步,祝您身体安康。”

    正当奎恩侧身想要走出梯房门时,汉伯克的声音却再次响起,“奎恩呀,我听你这次运气不错哦,得到了曼陀罗那家伙的‘炎爆’,我还没恭喜你呢。”

    奎恩刚刚松下来的心瞬间提了起来,有些狼狈的回答道,“是的,我运气是不错,希望我父亲能喜欢这份生日礼物。”

    汉伯克点了点头,语气有些唏嘘道,“马龙的生日么?他也有四十多岁了吧?哎,时候他还在我身上尿过呢,时间过得真快呀。”

    这句话奎恩更不知道怎么接了,只能站在原地神色困窘的陪笑着,不过,汉伯克很快又继续话了,“奎恩啊,听你刚才干了件不太好的事情呀,怎么能违反神雷楼的规矩呢?”

    奎恩的冷汗瞬间就落了下来,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这件事到底还是被这个身份和辈分高的吓人的老家伙知道了。

    “见鬼,不是这老家伙今天不会来楼里的么,怎么忽然又来了!”

    汉伯克浑浊的双眼突然崩出一丝寒光,摇头道,“刚才我不在,今天的拍卖也不是我主持的,所以看在伊索那个老家伙的面子上我原谅你这一次,不过你记住,不会有下次了,如果我知道你再次愚蠢的违反了神雷楼的规矩,你们基尔伯特家族的所有人都将成为神雷楼拒绝接待的客人,而且不仅是曜日城,而是帝国内所有的神雷楼!”

    奎恩心中一颤,急忙点头道,“汉伯克爷爷您别生气,我知道错了,您放心,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违反神雷楼的规矩了。”

    看着奎恩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汉伯克这才满意的点头道,“这就对了嘛,奎恩啊,你是个好孩子,一定是马龙把你惯坏了,你放心,我见到他后会教训他的。”

    “慈祥”的拍了拍奎恩的肩膀,汉伯克也不在意对方脸色苦的就要哭出来似的,就这么继续慢腾腾的走进梯房。

    不一会儿,黑衣助手来向费雷斯报告,老总管已经在办公室等他了。

    费雷斯精神一振,使劲的搓了把脸后便迈步走出大门,直奔汉伯克办公室而去。

    位于汉伯克的办公室内,费雷斯将今天发生的所有事都向这名大总管汇报了一遍,不过奇怪的是,就算他楼里今天拍出把一叠装备,这名总管大人的眉头都没动过,可是在他出凶先生这三个字时,这名宛如巨山般稳重的总管大人竟然浑身都颤了一下,虽然因为耷拉着眼皮,费雷斯看不到对方的眼神,但他非常确定,汉伯克的心中一定是不平静的。

    等费雷斯汇报完毕后,汉伯克端起身前的茶杯轻啜一口,随后才慢悠悠地开口道,“费雷斯,我知道你这几年干的不错,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所以我才向总部推荐你来接替我的位子,不过今天的事你太令我失望了。”

    费雷斯深深的将头埋在胸前,非常愧疚地道,“总管大人,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我不应该这么大意,随意就将一叠装备拍卖出去,我知道特别珍贵的元素装备和材料都是应该先报告总部的,可是我当时被他们逼的实在是没办法,我知道错了。”

    摇了摇头,汉伯克叹了口气道,“我失望的不是这些,这几年我刻意培养你的信心,甚至没事都不来楼里,就是想把你的威望抬起来,可惜啊,你的威望都是表面现象,在你心里,依旧还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我问你,奎恩违反了神雷楼的规矩,你为什么不当场取消他的拍卖资格?”

    费雷斯心中一惊,急忙道,“总管大人,这件事我刚想向您解释,我觉得您和老基尔伯特侯爵的关系那么好,而且奎恩当时做的也不是太过分,所以才没有取消他的资格。”

    “呵呵。”冷笑一声后,汉伯克道,“这么来你还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没取消他的资格了?”

    费雷斯赶忙低头道,“属下不敢,属下知错了!”

    “哎!”汉伯克再次长叹一口气后道,“你啊,就是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现在是曜日城神雷楼的副总管,身份仅在我一人之下,你觉得需要给那些人那么大的面子么?那些人来我们神雷楼最关键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的服务好,态度好,而是因为我们能够给予他们很多在外面买不到的东西,我们几乎垄断了整个帝国的元素装备和材料市场,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代表着我们可以笑脸迎人,可以态度热情,但我们的腰杆必须是笔直的!”

    “我知道你一心想要成为世袭男爵,觉得爵位就是最重要的,哼,狗屁,你告诉我,我现在是什么爵位?”

    费雷斯擦了把脸上的冷汗,低声道,“您现在是帝国世袭子爵。”

    汉伯克点头道,“没错,我只是个世袭子爵,那为什么伊索身为侯爵,曜日城主身为伯爵,他们个个爵位都比我高,却谁都不敢对我不敬呢?这是因为我有实力,我有势力,因为我背后的靠山是神雷楼!”

    费雷斯猛地抬起了头,眼中露出惊人的神采,这一瞬间,他有一种顿悟的感觉,仿佛体会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道理。

    汉伯克吹了吹茶杯中的茶梗,继续道,“这些道理,我本来是打算让你自己悟的,但是你却走上了歧途,费雷斯啊,区区爵位,怎么比得上你手里所掌握的资源和实力呢?你好好想想,我再给你三年时间,如果这三年内你达不到我的要求,就回帝都安心当你的男爵吧。”

    听到这句话后,费雷斯心中顿时一揪,连忙正容道,“总管大人,您放心,我不会再让您失望的!”

    缓缓点了下头,汉伯克道,“嗯,我会观察你的,现在,你去给我把那个少年带过来吧。”

    就在费雷斯恭敬的退出门外后,汉伯克仰起头惆怅的叹息道,“老家伙啊,我终于听到你的名字了,我还以为在我有生之年都听不到关于你的任何消息了,你还真是个狠心的家伙啊,罗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雷战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