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魔雷战记 第二十三章 “暴熊”和“冰魔蝎”

时间:2019-09-11作者:雨打黄昏

    瑞卡已经从之前的惊恐中恢复了过来,眼神恢复了冷寂,他知道自己今天必然无法幸免,面对两名黄金魔斗士,就算是组织派出接应他的人来,也只是徒劳罢了。

    听到帕伊的话,瑞卡嘴角牵起一丝嘲讽笑意,“重新生活?让我背叛组织,然后再继续受你们这些贵族的压迫和欺凌么?呵呵呵呵,帕伊先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这样喜欢给贵族当狗的!”

    眼中寒芒闪过,帕伊还没话,只见一道几乎微不可查的青丝自塞米尔指尖透出,割破瑞卡的脸颊后带出一条血痕,随之掉落的还有几缕发丝。

    “你该的事,不要废话,否则下一次掉的就是你的胳膊。”

    塞米尔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只是眼中那份惫懒已经消失,化作一片冰冷杀意。

    帕伊神色复杂的看了塞米尔一眼,眉头微皱道,“他只是想激怒我们求个速死罢了,塞米尔,大人要的是活口!”

    耸了耸肩,塞米尔笑嘻嘻道,“我只是砍断他的胳膊,又没砍掉他的脑袋,放心啦帕伊,我有分寸,不会弄死他的。”

    瑞卡摸了摸脸上的血痕,眼神冷漠地看着帕伊和塞米尔道,“杀了我吧,我在组织里只是一个普通杀手,提供不了什么情报给你们,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双臂环胸,塞米尔眼中透出一抹危险神色,脸上却带着慵懒笑意道,“不要着急,伙子,等你跟我们回总局刑讯部待上几天,我们就知道你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帕伊缓缓伸出宛如黄铜浇铸而成的宽厚手掌,五指微曲,五道土黄色的光圈瞬间凭空生成,牢牢套在了瑞卡身上,随后一边转身一边道,“走吧,大人那边还等着我们复命呢。”

    可就在塞米尔同时转身准备回去时,异变突生!

    三人站立的地面,突然间仿佛海浪般翻滚起来,而且以他们的站立点为中心,不断向四周扩散,宛如一场地震。

    帕伊沉稳如山的面孔上首次显出惊色,低吼道,“心,是地震波,有高手!”

    早在帕伊话前,塞米尔已经跃到了空中,同时马上在身周布下一层旋风壁垒,做完准备后才谨慎的观望起四周来,充分显示了他老道的经验和高超的武技。

    可惜偷袭者也不是无名之辈,就在塞米尔刚跃起时,一只巨大的拳头就像插入奶酪的热刀般,轰然突破了塞米尔的旋风壁垒,狠狠砸在了他的背心处,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嚣狂的笑声。

    “哈哈哈哈,好久不见了,塞米尔,你们监察秘卫还是这么没出息啊,就喜欢欺负弱!”

    听到这个声音,塞米尔眼中精芒一闪,吐出一口鲜血后,头都没回,腰部猛扭间,双臂青光爆绽,看起来就像是两把青色镰刀般狠狠向后斩去。

    偷袭者并没有硬抗的打算,高大的身躯急退,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后稳稳的落在了地面。

    而这时,帕伊却好似一架战车般轰然而至,一双铁拳宛如攻城巨锤般狠狠砸下,这拳如果打结实了,就算是铁铸的人都要被砸个稀烂,可惜对方却怡然不惧,一双不下于帕伊的巨拳毫无花假的硬拼接上。

    “砰!”一声沉闷的爆音响起,以两人拳头为中心,一股比刚才强了十倍的地震波猛然四散,地面就像是狂风下的巨浪般连绵起伏,土地翻滚间,树木接连倒塌,尘土喧天,情景骇然至极。

    两人拳力相当,帕伊虽然占了先手,也只是把对方轰退而已,没有造成任何伤势。

    塞米尔眼见下方尘土遮挡视线,狠狠抹了一下嘴边残留的血迹,双手一挥,发出两股狂风,将尘土吹散,渐渐浮现出一条无比壮硕的身躯。

    高大的的身躯与帕伊相当,巨口大眼,鼻梁微塌,一头棕色的乱发飞舞,**的胸膛处纹了一只仰天咆哮,人立而起的棕色大熊,大熊的背后还有一双翅膀完全展开,仿佛要展翅高飞般。

    这名将塞米尔打伤,和帕伊打了个旗鼓相当的大汉就像是一头人形巨熊似的,散发着摄人心魂的狂暴霸气。

    帕伊眼中露出忌惮神色,沉声道,“萨缪尔,没想到你也来了。”

    大汉笑道,“你们这些帝国猎犬能来,老子为什么不能来,嘿嘿,帕伊,距离我们上次交手已经半年了吧,你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太让我失望了。”

    帕伊冷哼一声道,“这句话等你能打败我后再吧!”

    完话后,帕伊抬头看向浮在空中的塞米尔,两人目光对视后,塞米尔瞬间意会了同伴的意思,冷笑着点了点头。

    帕伊心中一安,刚才塞米尔点头的意思是他没有大碍,还可以继续出手,这样他们就有很大的机会将萨缪尔拿下了,身为翼组织的副首领之一,如果能在这里活捉萨缪尔,一定会获得很多珍贵的情报。

    往常这些翼组织的高层比地沟里的老鼠还狡猾,一个比一个藏得隐蔽,没想到这里竟然出现个落单的,这可是非常难得的机会。

    打定主意后,帕伊深吸一口气,浑身渐渐散发出土黄色的光芒,而且越来越亮,这是斗气不断提升的表现,四周的黄金也变的更加干燥沉重了。

    塞米尔在空中则是另外一种情况,在他身周围绕的旋风渐渐消散,没一会儿,他的身边就一丝风都没有,但是在他的右手掌侧,一道若有若无的黑丝忽隐忽现,偶尔闪现出来时,却撕裂开空气,露出一条狰狞的空间裂缝。

    铜铃般的大眼猛缩,萨缪尔脸上浮现出凝重的神色,抬头看着塞米尔沉声道,“喂,塞米尔,你不要命了?受了伤还施展真空斩,不怕遭到反噬么?你可是连全尸都留不下的。”

    冷笑一声,塞米尔没有话,其实他现在就算话,别人也听不见,他将风元素压缩到极致后,身周已经逐渐成为了真空般的环境,这种环境下没有介质,就连声音都无法传播。

    “别喊了,他现在听不到你声音的,萨缪尔,你今天既然被我们看见,就别想走了,接招吧,大地牢笼!”

    帕伊沉闷如钟的声音刚刚响起,四周吭哧不平的地面陡然亮起十道土黄色的光柱,笔直的射向天空,在半空中又同时变向弯回,聚集到一点,那样子就像是个鸟笼般将萨缪尔困在了里面。

    萨缪尔冷眼环顾四周,面带不屑道,“帕伊,这点雕虫技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你难道忘了我也是土系魔斗士么!”

    话音刚落,萨缪尔猛地双手一拍地面,发出震天巨吼,一股土黄色的波纹以他为中心急速向四周扩散,这次不止是地面翻滚不休,连空气都被震的有些模糊起来。

    地震波破坏着波及到的一切,土黄色的牢笼也变得有些黯淡了些,但好在还是撑住了,可就在帕伊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牢笼自豪,萨缪尔狞笑一声,右腿猛的一踏地面,早已被地震波犁得松软的土地顿时被踩出一个大坑,泥土四散飞溅。

    而他的人也自坑中跳下,脱离了牢笼的束缚。

    帕伊脸色一变,没想到对方会用这种方法脱离牢笼,事实上,他的大地牢笼是非常坚固的,尤其是地面,在土元素的加持下更胜钢铁,可是萨缪尔也是土系的魔斗士,对土属性的战斗方式十分清楚,而且对方的地震波还可以弱化分散这种坚固的地面,这才轻易的逃离出去。

    帕伊心中虽然震惊,却没有慌乱,眼见萨缪尔消失在地坑中,马上双手合拢,重重的锤在了地面,强大的力量将所有东西都震上了半空,甚至还有不少半截埋在土里,连着根部的树木。

    萨缪尔也不可避免的被这股力量从土中震了出来,身形有些失稳的飞到半空。

    空中早已蓄势待发的塞米尔眼中精芒一闪,知道自己最好的机会到了,右手边缘黑丝脱手而出,就像是一把巨刀的刀刃般狠狠向萨缪尔的双腿砍去。

    这个时机把握的非常精准,就连身在地面的帕伊都忍不住在心中大叫了声好,可是就在这时,一块巴掌大的冰块却在空中凭空生成,正好停在萨缪尔脚下,阻止了他的坠落,黑丝在萨缪尔脚底间不容发的切过,让他险而又险的躲开了这记绝杀。

    几乎同一时间,一个完全透明的冰人突兀的出现在了帕伊身后,锋锐如尖锥的手臂毫不留情的向着帕伊心脏位置扎去,出手又快又狠,角度和方位更是无可挑剔。

    这时候帕伊已经感觉到了危险,但转身却来不及了,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青丝划空而来,笔直的将冰人切成了两半,化解了这次攻击。

    冷眼看着地面上碎裂的冰人,帕伊环顾四周,沉声道,“没想到除了这只暴熊外,连你也来了,冰魔蝎伊索卡!”

    帕伊完话后,只见地面上碎裂的冰块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吸力牵引着再次聚合起来,重新变成了一个完整的冰人,冰人光滑的头部裂开一道宛如嘴巴的口子,诡异的笑道,“咯咯咯咯,帕伊,好久不见了,可惜啊,本来我是想杀塞米尔的,不过真空斩真是了不起的招数,我无法在真空中凝结冰块,所以只能选择你了。”

    帕伊瞳孔一缩,没有话,但不远处的一阵狂笑声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伊索卡,我早过了,这两个家伙不是那么好杀的,你非要试一试,嘿嘿,还不如当初和老子一起出来,抢了人就跑!”逃过一命的萨缪尔一边笑一边缓步从帕伊对面走来,站到了冰人身边。

    与此同时,塞米尔也冷笑着从半空中落下,走到了帕伊身侧负手而立,两队人马相互对峙,无形的气势弥漫四周。

    冰人再次发出笑声,“咯咯咯咯,怎么样两位,如果不想让我们请吃饭的话我就带着我们的伙伴先走了。”

    帕伊眉头一皱,刚想话,却被塞米尔横过来的一条手臂阻止,随后塞米尔微笑道,“那就请吧,我看今天也不是个决斗的好日子,没想到一个黑铁品阶的家伙竟然引来了两名副首领,看来这个家伙不一般呀。”

    话间,塞米尔的目光仿佛不经意的瞥了眼一旁已经昏迷过去的瑞卡,话语间大有深意。

    萨缪尔笑着一把抓起瑞卡抗在肩膀上,另一只手拍了拍瑞卡的头道,“那是当然,这个家伙可是我们组织里的后起之秀,前途无量呀。”

    轻轻一耸肩,塞米尔道,“我也很看好这个家伙呢,两位,那就好走不送了。”

    萨缪尔摆了摆手,脚下土黄色的波纹扩散,身体就像是陷入沼泽般缓缓沉下,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帕伊狞笑道,“帕伊,你最拿手的招数已经对我没用了,下次见面就是我宰了你的时候,洗干净脖子等着吧。”

    帕伊虽然没有话,但双眼却毫不示弱的与萨缪尔对视着,就这么看着对方一点点消失在地面,直到没顶。

    等到萨缪尔消失后,冰人一弯腰,做了个施礼的动作,同时发出声音道,“两位,那我们后会有期了。”话音刚落,冰人的动作一顿,砰地一声化作满天冰屑,散落到地面同样消失不见。

    过了一会儿,帕伊才转头对塞米尔沉声道,“为什么不把他们留下?大人身边还有阿瑞娜,而且要是两个副首领的话,我想大人也会亲自出手的。”

    塞米尔的脸上头一次没了笑容,神色严肃道,“没这么简单的,帕伊,你难道没想过么,为什么翼组织的两位副首领会来金盾城?难道就是为了救那个黑铁魔斗士么?不,他们一定在金盾城有我们不知道的阴谋,而且现在虽然只有萨缪尔和伊索卡出现,但暗地里他们有多少人我们却不清楚,他们会不会是对着大人来的?你别忘了,大人现在的伤势还没痊愈,我们一定要以大人的安危为重!”

    沉思了片刻,帕伊点了点头道,“你的有道理,走吧,回去向大人复命,我想大人听到金盾城来了翼的两名副首领,一定也会很感兴趣的。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闻言苦笑一声,塞米尔伸出背在身后仍在不断颤抖的右手道,“这是另外一个我不想现在和他们开战的理由,我带伤施展真空斩,右手暂时算废了,得找米勒给我施展治疗术,哎,还是大意了,没想到追个黑铁魔斗士竟然能引出两个黄金的来。”

    两人边走边聊,身影渐渐远去,过了许久,丛林的外围跑过来三人一豹,带着敬畏的心情再次进入了这个满目疮痍的战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雷战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