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魔雷战记 第十三章 杀机

时间:2019-09-11作者:雨打黄昏

    疑惑地看了弥赛亚一眼,雷修问道,“你还不是元素法师?可是我刚才明明看见你手里冒出火焰了啊,这不就是元素法术么?”

    莞尔一笑,弥赛亚轻声道,“这并不是什么元素法术,只不过是火元素的基本运用罢了,我的火元素亲和度很高,精神力也不错,所以可以有限度的放出火焰,但距离元素法师还是有段距离的,能够考上神元学院的人,这些都是最基本的。”

    恍然地点了点头头,雷修面色认真起来道,“弥赛亚,就算你现在还不是元素法师,我也并不觉得你的梦想有什么好笑的地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只不过你的梦想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罢了。”

    双目一亮,弥赛亚兴奋的道,“你真不觉得我的梦想好笑么?圣阶耶,那可是能够翻江倒海,拥有无边力量的神一般的存在!你知道圣阶是什么样的存在么?”

    雷修心中暗道,“我何止知道,我还和圣阶高手待在一起八年时间,甚至连神级高手我都见过。”

    点了点头,雷修按捺住心中的笑意轻声道,“我知道,圣阶高手,又被称之为圣者,寿命高达五百岁,飞天遁地,几乎无所不能,对么?”

    使劲一拍大腿,弥赛亚大声笑道,“哈哈,你果然知道,看来你也不是普通人呀,竟然知道圣阶的存在,普通人是接触不到这个层次的消息的!”

    大笑过后,弥赛亚好奇的看着雷修问道,“雷修,你到底是什么人,来金盾城干什么来了?”

    “我啊……”盯着弥撒亚冷峻的脸庞,雷修脸上带着狡黠的笑意道,“和你一样,都是新生,今年准备入学!”

    “哦?”上下打量了雷修一番,看着对方壮硕修长的体格,弥撒亚恍然道,“你也是新生么?那一定是军事学院或者魔斗士学院吧,哪一所学校的?”

    “哈哈,你巧不巧,我的学校也在帝都呢。”

    闻言一愣,弥赛亚随即脸露兴奋道,“真的么?这太巧了,那么我们就可以一起结伴去帝都了,这么,你也是准备去曜日城乘坐飞艇了?”

    雷修点头道,“是啊,难道你也是?”

    “不错,帝都所有学校的开学日都差不多,现在时间这么紧,能赶上新生开学的话,只有乘坐日耀城的飞艇了,况且飞艇是我们紫荆帝国的特产,虽然价格不菲,但绝对值得一坐,正好神元学院的新生有免费乘坐的资格,所以我也是准备去日耀城的。”

    “不是吧?”雷修惊讶道,“神元学院的新生可以免费乘坐飞艇?”

    弥赛亚脸上挂起得意的笑容道,“不错,而且只有神元学院有这个福利,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是哪个学院的,帝都的话,军事学院和魔斗士学院也没几个,难道是紫荆军事学院么?还是破天学院?”

    弥赛亚所的这两家学院,其中紫荆军事学院是紫荆帝**方开设的学院,专门为帝国培养高质量的中高级军官,从军事学院走出来的学生,升迁速度就像是做了飞艇似的,远超普通的部队军官,所以在帝国境内的盛名之隆不比神元学院差多少。

    而破天学院,则是一所专门培养魔斗士的顶尖学府,学院当今的院长更是深蓝大陆最负盛名的魔斗士之一,“裂天魔剑”克凯斯,声名响彻整个帝国,与神元学院和紫荆军事学院并列为帝国三大学院。

    看着弥赛亚好奇的脸庞,雷修露出一抹神秘的笑意,伸出一只手道,“同学,以后在学院里请多关照了。”

    清澈的蓝色眸子睁的滚圆,弥赛亚震惊的看着雷修道,“不,不会吧?你也是神元学院的?”

    眼见弥撒亚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雷修满意的点头道,“怎么?看起来不像么?”

    再次仔细的打量了雷修一番,弥赛亚才缓缓伸出手和雷修的手握在一起,摇头叹息道,“实话,真不像,你身上的元素气息太淡了,难怪你刚才让我给你讲神元学院的事呢,不过你之前没做过功课么?一般来神元学院的学生对神元的历史都是倒背如流的。”

    摸了摸头,雷修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之前从来没听过神元学院的事情。”

    点了点头,弥赛亚还以为雷修是因为居住的墨本镇太过偏僻才不知道神元学院的辉煌历史,倒也没有多想。

    这时,索菲亚端来两杯红茶放到二人桌前,因为知道雷修也是神元学院的新生,弥赛亚心中更感亲切,于是又给雷修讲了不少关于神元学院的基础知识,两人相谈更欢,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谈话告一段落后,雷修站起身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嘴角挂笑道,“时间不早了,弥赛亚,那我们就定下了,我先去你介绍的那家酒店住下,等后天我们一起出发去月神城。”

    弥赛亚点头笑道,“没问题,你先去酒店好好睡一觉,我明早去找你,带你逛逛金盾城,哈哈,真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同期的同学,真是太巧了。”

    笑着挥了挥手,雷修道,“那好,我明天就在酒店等你了,走了哦。”

    和弥赛亚告别后,雷修提着那件单薄的行李再次走到大街上,微冷的空气令他精神一振,看了看道路两旁已经略显空旷的街道,便向着弥赛亚给他介绍的酒店方向走去了。

    夜色渐浓,白日里热闹的金盾城也寂静起来,黑暗成为了主旋律,但是位于城西的一所府邸里却依旧灯红通明,这是一所占地极广的府宅,非常气派,就连四周的围墙都雕刻着大量的精美浮雕,尤其是府邸周边还有一队身穿黑色制服的城卫军在周围巡逻,显现出了院子主人不凡的身份。

    府邸内一间宽敞豪华的卧室内,一名面色苍白,眼神阴鹜的棕发少年把手里的茶杯狠狠摔到了珍贵的驼毛地毯上,愤怒地低吼着,“废物,废物,胡克这个白痴,他竟然收了钱后把借据给了弥撒亚,他脑子被狗吃了么!”

    一名佝偻着身体,低头站在少年的面前的黑衣中年男子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心翼翼地道,“少爷,胡克他实在是没办法了,本来今天他是准备把那个子的店砸了的,却不知从哪来了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替他们把债还了,所以他也很被动,要是继续砸店的话,我们就不占理了。”

    “哼!这么点事都办不好,我看胡克是不想在金盾城混了,你明天去治安署打声招呼,让他们给我好好收拾一顿他们!”

    愤怒的交代完后,少年重重的坐到柔软的座椅上,郁闷地捏了捏眉心,烦声道,“尤利,你还有什么办法收拾那个子么?不狠狠收拾他一顿,我的气总顺不了!”

    叫做尤利的中年男子眼珠子速度极快的转了转,轻声道,“少爷,这个弥赛亚虽然是个平民,但是他现在有了神元学院学生的身份,这就成了他最大的护身符,所以连胡克都不敢轻易把他得罪死了,我们现在也实在没有太好的办法对付他了。”

    眼睛一瞪,少年怒声道,“那难道就让我看着他趾高气扬的在我面前转悠么?不行,我不能让这个卑贱的平民去神元学院!”

    尤利细长的眼睛中闪出一丝狡诈,笑着道,“那是当然,他得罪了少爷,肯定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不过我觉得这件事情,恐怕要着落在霍斯克大人身上了。”

    眉头一皱,少年疑惑道,“二叔?二叔他回来了么?”

    微微一笑,尤利点头道,“是的,霍斯克大人是今天傍晚时分刚回来的,听这次他还招徕了个高手,是个有品阶的魔斗士!”

    神色一肃,少年正色道,“哦?有品阶的魔斗士,那可真不简单,不愧是二叔,连这种高手都能拉回来。”

    笑着应了一声,尤利继续道,“是啊,霍斯克大人这些年都在外面帮族长大人招徕高手,充实家族实力,所以他手下肯定有不少奇人异士,想来对付一个弥赛亚还是轻而易举的。”

    低头沉吟了片刻,少年点了点头道,“不错,二叔手底下的确有不少高手,但是这些人都是父亲日后有大用的,我怕二叔未必肯帮我啊。”

    尤利笑了笑道,“少爷您多虑了,只是对付一个平民少年罢了,这点举手之劳霍斯克大人不会不帮的,何况您可是未来的家族族长,我觉得这个面子他一定会给的。”

    瞟了一眼少年仍在犹豫的表情,尤利再次加了一把火道,“少爷,您要当机立断呀,马上就要到开学季了,那个子可是随时都会离开金盾城,前往神元学院的!”

    尤利最后那句神元学院仿佛狠狠的刺激到了少年,咬了咬牙后,少年终于下定决心,眼中透出一丝狠辣,站起身道,“好,我们走,去找二叔。”

    默默地跟在少年身后走出卧室,尤利细长的眼眸中露出一抹异色,嘴角微不可查的笑了笑,却随着走廊晦暗的环境隐入了黑暗中。

    霍斯克将渐渐失去温度的热毛巾从脸上拿开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粗狂的脸上满是疲惫,但双眼中的兴奋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这次外出的收获不呀,不仅将手中的货物买了个好价钱,竟然还招徕了一名魔斗士,虽然只是黑铁品阶的,但是想到对方擅长的绝招,霍斯克就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个家伙一定会在日后排上大用场的,想来兄长也会很高兴吧。

    用力的伸了个懒腰,正准备上床歇息的时,一阵敲门声突然响起。

    霍斯克皱了皱眉,不悦道,“是谁?不知道我要睡了么?”

    门外传来一声恭敬的声音,“二叔,是我,有点急事我想和您下。”

    心中有些诧异,但霍斯克还是打开了房门,看着面前的少年,轻轻笑道,“艾伦,你怎么过来了?有什么急事非要现在和二叔?”

    随着霍斯克走进房间后,艾伦双眼一红,眼泪就流了下来,紧紧握住霍斯克的手臂,哽咽着道,“二叔,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

    眉头皱起,霍斯克面色一沉道,“到底怎么了?这金盾城还有谁敢让你受了委屈?是城主家的那个女娃子么,还是彭杜拉家的那个子?”

    摇了摇头,艾伦扭过头将脸上的泪水擦去,羞愧地道,“不是,起来都是侄儿天资驽钝,您知道前几天城里神元学院的入学考试么?我,我竟然被一个平民给比下来了。”

    点了点头,霍斯克沉声道,“嗯,虽然那时候我出去办事了,但是这件事我是知道的,这也没什么,神元学院也不过是名气大了些罢了,以你的天资和我们家族的势力,换个其他有名的元素法师学院也就是了,没必要这么耿耿于怀。”

    眼中血丝密布,令艾伦的脸都变的有些狰狞起来,慢慢的摇了摇头,艾伦恨声道,“不,二叔,这件事是我这辈子永远洗刷不掉的耻辱,我现在一想起这件事,心就像被毒蛇噬咬般的疼,二叔,我从没求过您什么,但是这次,求您帮帮我!”

    看着眼前这张充满了恨意的年轻脸庞,霍斯克心中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件事他无论想还是不想,都要帮了,他非常清楚这个侄子的性格是如何高傲,而能让对方放下高傲来求他,可见这件事已经化成了对方心中的执念,如果他这次不帮这个忙的话,这个侄子不定,不,是肯定会深深忌恨住他的。

    想到这里,霍斯克轻轻地点了点头道,“你先不要急,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和我一遍,我会帮你的。”

    盏茶时分后,艾伦将所有事情都向霍斯克了一遍,甚至包括让胡克将索菲亚的借条换掉的事都出来了。

    听完事情的全部经过后,霍斯克面色阴沉地摇了摇头,语气不满道,“艾伦,你太让我失望了。”

    深深的低下头去,艾伦惭愧道,“二叔,对不起,我知道这种做法不是一个贵族应该做的,但是我心里难受啊,我实在是……”

    “不!”冷冷地打断了艾伦的话语,霍斯克沉声道,“你教训那个平民的意图是正确的,让我失望的是你的做法。”

    语气一转,霍斯克傲声道,“你是什么人?你是我们多伦斯家族未来的继承人,以我们家族的身份,在这金盾城中除了城主和彭杜拉家族的人,谁能和我们相比?既然那个平民得罪了你,你就应该堂堂正正的以大势去压迫他,让他屈服,打闹的有什么意思?”

    双眼一亮,艾伦看着霍斯克兴奋地道,“二叔您的意思是?”

    “哼!”冷哼一声,霍斯克道,“你不是不想让他去神元么?我这里有两个办法,你自己选吧,第一,直接给他罗列一个罪名,把他抓起来,关在监狱里,这样他自然去不了神元,只要过了开学季,他的资格就自动取消了。”

    艾伦脸上露出为难神色,轻声道,“这个我也想过,但是我没有这么大的权力,您也知道,父亲他在这方面对我一直管的很严的。”

    手臂一摆,霍斯克道,“这个不用你操心,我会亲自去和治安署的人的。”

    脸上喜色毕露,艾伦兴奋道,“那太好了,谢谢二叔!”

    “等等,你还没听完我第二个办法呢,难道就做出决定了么?”

    闻言一愣,艾伦问道,“难道还有更好的办法么?”

    眼中渐渐显出一丝杀气,霍斯克淡淡地道,“第二个办法就是杀了他,他死了的话,自然也去不了神元学院了。”

    “杀,杀了他?”脸上显现出明显的犹豫神色,艾伦心中不由挣扎起来,到底,他也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到把人关进监狱的话还没有什么压力,可是就这样夺走一个人的生命,对他来还是第一次。

    看着艾伦犹豫不决的表情,霍斯克心中叹了口气,轻声道,“艾伦,其实我更希望你选择第二个办法,你要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平凡人,你是我们多伦斯家族未来的族长,以后有多少大事需要你来决断?你的决断有可能决定家族未来的走向,所以我更希望你是一个杀伐果断,坚毅果敢的人,妇人之仁,不是你需要拥有的啊!”

    身躯一震,艾伦眼中的犹豫迅速被兴奋、暴虐和野心糅杂在一起的**光泽所取代,最终,他双眼亮的像是可以发出光芒似的,声音轻柔地道,“二叔,那就杀了他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魔雷战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