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狂宠小蛮妻 第44章 044她还活着?
作者:清纯土豆的小说      更新:2017-10-20
    豪华办公室中,一个男子坐在椅子上,梳着大背头,花白的头发中间偶尔看到几缕黑色。双手交叉放在桌上,手上皮肤松弛。手旁放着一杯热茶,热气从茶杯中冒出。

    而他对面站着一位模样普通,身着西装的年轻人。恭谨的站在他面前。头发花白的男子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声音低沉的问道:“事情进展如何?”

    男子低垂着头:“对不起,任务没有完成,目标身边总有人保护,我们的人很难接近她。”

    “废物!”花白头男子怒喝一声,双手握成拳,重重敲击在办公桌上。受到震动,茶杯中的水溅起,洒在桌面上。

    “属下办事不力。”男子头垂的更低,脸上没有丝毫不满,而是充满了羞愧。

    似是觉出他态度诚恳,花白头男人虽然生气,却也没再训斥。“这件事你就别管了。”然后不耐烦的冲他一摆手:“出去!”

    男子冲他恭敬的躬身,然后直起腰走出办公室。走的这几步路,很有一股军人气势。

    把人打发出去,花白头男人站起身。或许是力气太大,椅子转了两下才停止摆动。男人背着手,在办公室来回踱步。眉间死死拧着眉,额头上印有三条深深的皱纹。

    踱步到床前,燃气一支烟,望着窗外此起彼伏的高楼大厦,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坚定。

    再次回到办公桌前,把烟掐灭,手机拨出去一串号码。

    铃声响起不到几秒钟,对面传来一个喑哑的男人声音:“喂!”

    “冽,该你出山了……”

    吃过饭以后,一家人难得聚一次,都窝在客厅聊天。欧阳晴哈欠连连,唐达便让她先回房休息。

    一进到房间,欧阳晴脸上所有的疲惫全都消散。

    她把房门反锁,走进浴室,并且将浴室的门也上锁。在浴缸中放着水,拿出手机,将微信打开。

    今天秦瑞阳来找她,偷偷告诉她,已经把法医的报告发给她。这一天,她身边都有人,根本没有机会去看。

    认真看着上面文件上的资料,似乎没有什么异常,她眉头越拧越紧。正要翻看下一页,一张图片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手指赶紧滑往上滑。

    点开照片,放到最大。

    这尸体的照片怎么这么不对劲?一点点看着,大腿根处雪白的肌肤让她心尖一震。这个尸体根本就不是‘季晴儿’。

    得出这个结论,她急忙给秦瑞阳打去电话。

    很快对方就接听了:“你现在方便吗?”

    今天轮到他值班,所以现在还在警局的值班室中。秦瑞阳听出她声音中的急切感,匆匆从值班室出来。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压低声音:“你说吧。”

    “你发给我的报告我看了,照片上的人根本不是‘我’。”欧阳晴直截了当。

    “不会吧?”秦瑞阳也相当惊讶:“我们比对过dna,没问题啊。”

    欧阳晴沉默片刻,声音中难得的凝重起来:“老秦,其实我一直怀疑咱们内部都奸细。”从她醒来后,这个想法一直萦绕在脑海中,怎么也挥之不去。

    秦瑞阳眉头皱起,没有回话,显然对于欧阳晴的这种想法是认同的。

    “现在看来,唐法医嫌疑很大。”这份报告是唐禹琳做的,也就是说dna比对的结果也是从她这得来的。

    “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秦瑞阳表示不解,她为什么要冒风险去改dna比对的结果呢?

    这一点也是欧阳晴想不透的,这样对她能有什么好处呢?一旦被别人知道,就会暴露身份,实在很不明智。等等,既然照片上的人不是她,那么她的尸体又在哪呢?

    突然她想到什么,整个身体都僵硬起来,声音喃喃的低声传出:“老秦,你说‘我’会不会根本没死?”

    她这话听着真是奇怪,不过秦瑞阳明白她的意思:“这怎么可能?”饶是以他沉稳的心性,此时都无法再淡定。

    如果真的没死,怎么一瞬间全局上下都知道了?那个葬礼又是为谁而办?那个身体中的人又会是谁?真正的‘欧阳晴’吗?他查的到底是案子还是灵异事件?秦瑞阳感觉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当然欧阳晴也只是推论而已,假设她死了,那么对方为什么要费心弄一个假的‘季晴儿’出来?这根本不合情理,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季晴儿’其实根本没死,而是被谁秘密藏起来了。

    欧阳晴想到报告上奇怪的一点问道:“老秦,当初我被送进医院后,身上有枪伤吗?”

    “没有!”秦瑞阳很肯定的回道:“我还没问你,你那天为什么没和其他人一起回来?后来又为什么会在码头晕倒?”

    听到他的回答,欧阳晴眉头皱的更紧。正要说话,听到外面有动静,她压低声音:“老秦,明天我会去找你。”说完挂断了电话。

    外面动静越来越大,她来不及梳理这些线索。把身上的衣服都脱掉,拿起一条浴室,随便把头发打湿,然后开了锁。

    出来到卧室,听到外面唐禹哲的声音:“晴晴,你在干嘛?给我把门打开。”

    欧阳晴脸上挤出微笑,随意抓了两下还湿着的头发,把锁打开。

    唐禹哲一进来,看到这样香艳的情景,眼神瞬间飘到别处:“你洗澡就洗澡,干嘛把门锁上?”

    “习惯了。”欧阳晴笑眯眯的说道:“我下次注意。”

    唐禹哲不疑有他,走进卧室,拧开外套扣子,脱下扔在沙发上。

    “喂!”欧阳晴不满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唐禹哲疑惑的回头看着她。

    见她眼神不满的飘到沙发上他的那件外套,唐禹哲明白过来,勾勾嘴角,把衣服拿起:“不好意思,顺手习惯了。”

    欧阳晴顿时气结,什么习惯?他就是故意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