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狂宠小蛮妻 第19章 019 询问案情
作者:清纯土豆的小说      更新:2017-10-20
    “我们只是有过一面之缘,五年前,我在m市演出,被流氓骚扰,幸好季警官出现,帮我打退了那些流氓。前不久又在同一家医院,所以一直都关注着她的消息。今天去医院看她,问了柜台才听说她去世了,太过惊讶,所以想来了解一下。”她这一番话说的很严谨。

    即使这样,她心里还是紧张的。就怕秦瑞阳从她话中抓住什么,导致对她的怀疑。

    她的话,秦瑞阳信了九分。季晴儿五年前确实在m市任职,三年前才调到了t市。不过作为警察,他有些职业病,对于别人说的话不敢百分之百信任。

    “季警官真的去世了吗?”她对这个消息的真假性还是表示怀疑的。

    “是的。”秦瑞阳脸色低沉几分,这事他虽然也不想承认,但……

    没想到是真的,欧阳晴沉默半响,突然抬头问道:“她是怎么死的?我问过医生,说她醒来的几率会很大。”

    “只是几率大而已。”秦瑞阳叹了一口气。

    听他的意思,似乎是已经认定这次就是正常死亡。

    当然被医生评判有可能成为植物人的她,就算死了应该也不算是什么怪事。

    “那天在医院的失火原因查到了吗?”欧阳晴换了个问题。

    秦瑞阳点点头:“那晚线路出现了问题,擦出了火花,这才引起了失火。”

    “这样?”这样的说法显然不能说服她。那么大的医院,线路怎么会有问题?而且就算是这样失的火,那么大的火,那晚当值的医生护士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的疑惑,秦瑞阳能够理解。这里面确实疑点重重,不过他们已经查了那晚的监视记录,确实没发现纵火的痕迹。据当时当值医生护士的叙述,那时已经是凌晨一点,都困倦极了。病房里又没什么事,所以都打起盹来了。

    全部职员都在打盹,实在很不正常。可是大家的口径又都一致,他们也没能找出破绽。

    “欧阳小姐,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不知道是不是方便?”秦瑞阳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很绅士的问道。

    “别客气,叫我名字就好,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失火当晚的事,你当真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吗?比如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

    “秦警官,实在不好意思,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不止对那晚的事,从前的事也都忘得一干二净。”她本来就不是欧阳晴,自然对她的事情不清楚。

    她只记得那天被那神秘人打了一枪后,她就昏死过去。谁送她去的医院?失火那晚发生了什么,她都一无所知。

    秦瑞阳心中很失望,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把自己的名片递上去:“这有我的电话,如果你想起什么,一定要打电话告诉我,哪怕是一点点不对劲的地方。”

    “好。”欧阳晴接过他的名片。

    其实他的电话,她早就背的滚瓜烂熟了,有没有这张名片都没什么要紧的。

    “对了,秦警官,季警官的葬礼什么时候举行?我想去送送她。”主要的还是想看看她的遗体,也许能从尸体上发现什么。

    “后天。”

    “谢谢你,那我就不打扰你工作了。”从这里没有得到任何信息,欧阳晴只能起身告辞。

    “好,那欧阳小姐请慢走。”秦瑞阳把她送到了大门口。

    看着她离开后,秦瑞阳也没有走进去。不知道为什么,短短几分钟的交谈,秦瑞阳对这个女孩就有种很浓烈的亲切感,仿佛认识了好久一样。

    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遇到。秦瑞阳摇摇头,转身回了警局。

    从警局出来后,欧阳晴思绪就没有停下来过。警察看来已经认定‘季晴儿’的死是常规死亡,虽然是这样,可是欧阳晴还是觉得是有人蓄谋。

    没有任何证据,只是办案多年来的一种直觉。

    当然,他们警察断案要讲究真凭实证,不能仅靠直觉。

    看来她还要再去医院一趟,再仔细看一遍那晚的监视记录。

    其实她醒来后已经看到一遍了,没有任何异常。当时觉得可能就只是一次失误,可是现在她并不这么认为了。

    返回医院后,她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说要再次查看那晚的记录。

    知道她的欧阳晴,医院的人不敢怠慢,马上为她找那晚的记录。

    可找了半天,那记录却不见了。而且不止那晚,这个月的记录全都不见了,奇怪的地方在于那些重要档案却一个都没有少。

    得知这个消息,充分证明了她的猜想是对的。

    欧阳晴四处搜寻着这个房间,房间大约有50平米,共摆着十台电脑,全都是监视器的画面。其余地方摆放的都是医院的档案资料,那些监视记录也全都放在这。

    房间位于六楼,有一扇窗,一扇门。也就是说窃贼想要进来盗取资料,只能走这个大门。转头看着保安问道:“大叔,这个档案室的钥匙都谁有?”

    “我、院长和副院长三把钥匙。”

    “那这些是什么时候丢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一般情况下,是没有人检查这些的,所以我也没注意过。”保安据实以高。

    欧阳晴点点头,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件事就难查了。

    虽然钥匙只有他们三个人有,可这个档案室并不是什么机密的地方,任何人都有可能进来。这样的话,要找出那个窃贼犹如大海捞针啊。

    “大叔,麻烦你了。”欧阳晴冲他微微一点头,就若有所思的离开了档案室。

    出了医院,她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个人为什么要把这个月的监视记录都偷出来?拿那么多东西,被发现的可能性就很大。而他冒着这么大风险,究竟是为什么呢?

    突然脑中灵光闪现,手握成拳重重捶了下另一只手的手掌,喃喃低语:“原来是这么回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