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嘘!我在异界当大佬 第一百五十五章

时间:2019-08-14作者:我本褴褛

    此时已经过了午时,日头偏斜,但依旧晒人的很,好在他们是坐在树下的,并不是很晒,只是热的很。

    不过在他们之间,有个人却是觉得浑身冰冷,像是被一条毒蛇缠上,汗毛颤栗忍不住想要发抖。

    “蓠魅,你是个聪明的孩……咳,你是个聪明的人,我想你一定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的。”南何拿起面前那杯灵泉酿,送到嘴边喝了一口,“你若是老老实实和她们一起待在这里不乱跑,等我回来的时候,立马就将解药给你。”

    她将酒杯放到桌上,拿起一根筷子玩了起来,顺带着等着蓠魅的回答。

    其实她说的这些话都是骗他的,她现在并没有肉身,哪里来的血,就算是有血也不会有毒的,这样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蓠魅乖乖听话,不要趁着他们离开的时候,做出些什么来。

    帝何和瑶兮自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方才在开口之前,她先是看了他们一眼,和他们打了个照顾,然后才将编好的话说出来的。

    在说完之后,见蓠魅真的相信了,而且还怕了起来,南何只觉得开心的很,她甚至都想说的更狠一点儿了,但考虑到如果说的狠了,会让他生无可恋,干脆自暴自弃下去,所以当即止住了这个念头。

    在等着蓠魅开口的期间,最先等来的并不是他,而是薄言禾的声音。

    “你在骗他?”她将视线落在南何脸上,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之前南何一直用着她的身体,算是有肉身可言,但现在她的身体是术法凝聚而成的,并不是真的,所以她并不相信这样的一副身体,可以生出血液来。

    再加上她从来都没有听她说过魔毒是来自血液中的,就更不相信她方才说的那些话了。

    对于她能问出这样的问题,南何并没有多惊讶,毕竟她们心意相通,她还看到过很多关于她的记忆,所以在听见这个问题时,她直接笑了起来:“不错。挺聪明的。”

    没想到她居然会承认地这么快,原本薄言禾还以为她会逃避话题呢,因此在听见她的回答时,反倒时她愣了下。

    愣神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她就回过了神来:“为何要这样做啊?”

    她想不明白南何为什么会骗蓠魅,难道就是为了让他听话,不趁机偷跑出去吗?

    事实证明,她猜的没错。

    南何再次开口时,说了这么一句:“若是不这样做的话,他会趁机逃走的。”

    如她心里疑惑的那样,南何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乖乖听话,不过……

    这虽然是一个原因,但也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至于她这样做真正的原因,南何并没有要和薄言禾说的意思。

    “好了,要是没有什么事了,你就不要说话了,省的我嫌你吵

    ,断了联系,那样你若是遇到什么事,可就找不到我了。”南何不想和她继续说下去了。

    薄言禾自是听出了她的意思,“嗯”了一声之后,就真的不再说什么了。

    蓠魅一直低着头想着南何说的话,原本他就是想趁着他们离开的时候,偷偷跑的,但没想到南何居然会使出这么一招,让他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在听到南何说那是魔毒的时候,他就施法在体内查看了一番,但却是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所以,他现在有些怀疑,南何说的话的真实性了。

    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想着要问问南何了,只是要怎么问,成了他现在面临地一大难题。

    等了许久,还是没见蓠魅有丝毫要回答的意思,南何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

    她微微弯下了些腰,将脑袋凑过去看了他一眼:“你是睡着了吗?”

    声音突然出现在面前,蓠魅被她吓了一跳,顿时将耳朵竖起,在薄言禾腿上站了起来:“你……你干嘛呢!”

    他现在的这副样子就像一只炸毛的猫一样。

    蓠魅紧紧盯着南何的脸,一脸惊恐,想要往后退去,但他现在是在薄言禾的腿上,就只退了半步,就被薄言禾捏住了后颈:“再敢动一下就捏死你!”

    她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蓠魅顿时欲哭无泪,他现在的处境完全就是前有狼后有虎,寸步难行啊!

    “赶紧回答了,现在所有人可都在等你啊!”正想着,南何又开口催促了起来。

    没有办法,蓠魅只有咬了咬牙,将心里的那个刚想出来,还没有考虑是不是妥当的问题问了出来:“你说我中了魔毒,那为何我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啊?”

    南何早就料到他会这样问,于是微不可查地看了瑶兮一眼,和她交换了下眼色,而后说道:“我说过了,你若是乖乖听我的话,那就不会有什么,若是不听的话,它才会有所反应。”

    说着她朝门口看了一眼,蓠魅的视线自然也跟了过去,还没等他收回,便听南何说道:“要不你试试?”

    蓠魅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当即从薄言禾腿上跳了下来,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去。

    他还是不相信南何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正所谓实践出真理,他觉得自己应该试试。

    迈着小短腿飞快地往门口跑去,在他快要跑到台阶上的时候,南何看了瑶兮一眼,后者当时一道术法过去,击中了他的肚子。

    那术法并不是攻击术法,所以他并没有什么感觉,等他上了台阶,走到门口的时候,猛的停了下来。

    桌边的几人都在看着他,他回头时愣了下,而后将视线转到南何脸上,试探性地抬手指了指门口,然后又指了指自己。

    南何唇角含笑,一

    副看好戏的样子,并没有理会他。

    见状,蓠魅心里的疑惑更重了。

    那所谓的魔毒,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

    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他才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前爪,让后往门外伸去。

    就在此时,先前被瑶兮打进他体内的术法起了作用,在他将前爪完全伸到门外时,脸上的笑意还没有表露出来,心口处就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地痛觉,而后那痛觉从心口往上移去。

    蓠魅当即收回了爪子,那疼痛也随着开始散去。

    那魔毒既然是真的!

    蓠魅惊讶极了。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桌边依旧满脸笑意的南何,对她生出了畏惧之意。

    片刻之后,他重新站直身子,耷拉着脑袋,往桌边走来。

    若是方才他再试一次的话,就会发现事实其实并不是那样的,但他并没有如此,他直接相信了。

    等走到桌边时,他抬起头看着南何,对她一脸不情愿地说道:“我会乖乖听话的,绝对老老实实地待在这里,不踏出这个小院一步。”

    蓠魅生无可恋了,因为体会过那般疼痛是什么滋味,现在就算是有人让他出去,他都坚决不会出去了。

    在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时,南何心里顿时一阵窃喜,就这么不大会儿的功夫,三个小朋友都被搞定了!

    嗯……小朋友的事是解决了,那接下来就是瑶兮了。

    对于她南何其实并没有什么需要特意说的,想了想,开口说了句:“那他们就拜托你了。”

    瑶兮点了点头,算是应下。

    之后既然又各自喝了些酒,瑶兮是第一个起身离开的,紧接着是兔子精,因为方才的事,他愤愤然地离开,跑到了厨房去。

    南何原本是打算帮她们收拾碗筷的,但被帝何按回了凳子上,他起身帮齐鹞和薄言禾收拾了起来。

    等将碗筷都放进厨房之后,帝何走了出来。

    彼时南何正一脸呆滞地坐在桌边,她看着桌面,眼睛眨都不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帝何悄无声息地走到她边上,在她旁边坐了下来:“在想什么呢?”

    他将视线落在南何脸上,盯着她看了起来。

    南何并没有听见他说的话,但她却感觉到了那道落在她脸上,格外强烈的视线。

    等她回过神来时,帝何依旧看着她,见她将视线落到他脸上时,甚至还对她眨了眨眼。

    “在想什么呢?”他又问了一遍。

    被他那道视线看的浑身不舒服,南何抬手揉了揉脸,然后就用那只手捂着半张脸,想要躲开他的视线。

    看出了她的意思,帝何犹豫了下,将视线移到了别处。

    感觉到那道强烈的视线移开,南何从指缝中看了一眼,见帝何此时正盯着门口看,便将手放了

    下来。

    “在想什么呢?”这是他第三遍问出这个问题。

    南何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将自己方才想的事情说了出来:“何鱼渊出去了,我在想要将他怎么办。”

    先前她都没有想起何鱼渊来,但等安静下来之后,余光瞥到了术魂旗,她瞬间就想了起来。

    于是就坐在那里,想着要怎么安排他了。

    术魂旗现在覆盖在结界球上面,等南何将里面的空间打开之后,他就能回去了,原本她是想让他回去的,但在她离开的情况下,她怕何鱼渊会食言,然后出来逗蓠魅玩,一时间就犹豫了起来。

    “他留在这里对蓠魅他们来说,终归是个祸害,但又不能将他关在术魂旗里。”术魂旗里面的空间被关上之后,只能出不能进,所以关着他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办法。

    在她说到何鱼渊的名字时,帝何的脸色就变了,他的视线依旧看着门口,就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你觉得……”南何试探性地开口,“我应该怎么办啊?”

    她这样的行为无疑是觉得自己活得太长了,明知道帝何和何鱼渊不对付,结果居然还问他与何鱼渊有关的事。

    在这个问题问出口之后,南何深刻的反应过来自己方才的行为是脑袋被门挤了。

    “那个……我出去一趟,出去消消食。”她觉得自己还是出去找找何鱼渊,和他商量商量最为妥当。

    这是目前为止南何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但帝何并没有要放行的意思,他将视线收回,落在她身上,看着她开口说道:“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吧,正好也消消食。”

    南何:“……”

    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南何脸上那抹讨好的笑意都僵了,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绝对特别呆滞。

    缓了好一会儿,她终于接受了他的那句话,认命般地低下头去,而后和他说道:“好吧,我承认我是别有用途的,我其实……其实……”

    她其实了好一会儿,都没能将后面的话说出来。

    帝何就一直看着她,见她从还看着自己的脸,变得眼神躲闪了起来,他皱了皱眉头,在心里思索了片刻之后,随着一声长叹开口道:“我觉的你可以去和他谈谈,让他好好待在这里和师父一起照看孟裔鸩他们,或者是跟我们一起去叶族族地。”

    帝何对何鱼渊一直保持着敌对的状态,这点儿南何是最清楚的,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会从帝何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要知道他以前可是就连听到何鱼渊这三个字都要冷着脸许久,更别说主动说起他了。

    南何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看的帝何的眉头都又皱紧了些:“帝何,你……这是怎么了?”

    不正常!帝何从来都不会这样的!

    帝何扭头看

    了她一眼,见她满脸疑惑,反而是愣了一下:“我……怎么了?”

    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很奇怪。

    南何听见他这话,紧跟着问道:“你今日这是怎么了?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往常你不是对何鱼渊很排斥的吗?”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帝何顿时了然,他将紧皱的眉头舒散,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而后将茶杯放到桌上,看着她问道:“你想听我说实话吗?”

    想都没想,南何直接点了点头。

    见状,帝何如他说的那般,和南何说了实话:“其实说起来并不是完全不排斥了,只是我觉得现在已经完全没有那个排斥他的必要了,所以那种感觉就在慢慢减少了。”

    说起来,他是为何会对何鱼渊这样的,还得追溯回他们在鬼渊的时候。

    那时是何鱼渊和南何刚刚结了血契没多久,因为被囚禁了千年的缘故,何鱼渊那时身上还有着怨气,心智也不清晰,好几次都差点儿伤了南何,有一次甚至发狂到掐着南何的脖子,要是他晚去一会儿,南何怕是都要被他给掐死了。

    正因为这个,所以他才会不喜欢何鱼渊。

    现在想来,好像那个时候,自己对南何就挺喜欢的,不过那时候并不是现在的喜欢,只时因为南何对他好,他也想对南何好的那种喜欢。

    归根结底,帝何会讨厌何鱼渊就是因为那时他伤害到了南何,但现在他觉得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他没有必要再对何鱼渊有偏见了,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老老实实的,对南何也很好。

    现在他们两个之间的修为制约已经解除了,何鱼渊恢复到了巅峰时的修为,待在南何身边,会好好保护他的,这个也是为何他会说出,如果他想的话,让他和他们一起去叶族族地的原因。

    听完帝何说的话,南何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之前因为他总不喜欢何鱼渊的缘故,她每次和他说起时,都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说才不会显得尴尬,现在完全没有那个必要了。

    南何一直都不知道帝何为何会不喜欢何鱼渊,原本她之前还有了解一下的可能,现在完全没有了,关于这件事的原因,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最后南何采取了帝何的建议,出去找何鱼渊去了。

    说是找,其实还算不上。

    他们两个之间有些血契了解着,只要她想,何鱼渊下一瞬就能出现在她面前,但是她并没有那样,而是选择和何鱼渊传音,先问问他在哪里。

    从小院离开之后,她径直走到了街道上,等她选了一个茶摊坐下后,才跟何鱼渊传音。

    “在哪儿?”语气平淡,听不出丝毫情绪。

    等了一会儿,何鱼渊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外面。”

    他这个

    回答让南何听得直翻白眼。

    “好了,我一会儿就回去了,你找我有事啊?”在回答完之后,他就正经了起来。

    南何闻言没有再说什么,她闭上眼,直接将何鱼渊唤了过来。

    等何鱼渊在她面前坐下之后,她抬手给他倒了杯茶:“是有一件事要和你说一下。”

    在南何和他传音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会被唤过来,所以并没有什么惊讶的。

    听见她这句话,何鱼渊先是低头看了眼桌上南何给他倒的那杯茶,然后将视线移到她脸上,看着她笑了起来:“见你这么殷勤的样子,我觉得你要跟我说的,不会是什么好事。”

    南何闻言也跟着笑了起来:“你这话说的,我哪里有殷勤了?”

    何鱼渊看了眼桌上的那杯茶,又看了眼她,笑着不说话。

    见他这样,南何一眼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她先是白了他一眼,而后用一种抱怨的语气和他说道:“不过就是一杯茶而已,你居然这样想我,我好伤心啊!”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