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夜幕被一道白光划破,南何趴在桌上,迷迷糊糊地看着手里的酒坛子。最后这坛酒她其实并没有喝多少,现在这样也只不过是因为困了而已。

    桌上的菜被吃的还算干净,帝何去结了账,回来的时候,她眼睛都快要眯到一起去了。

    伸出食指戳了戳她抱着酒坛子的手,等她将视线上移,落在他身上时,帝何开口问道:“能走吗?”

    南何点头:“能。”

    听她这么一说帝何都要伸手去扶她起来了,但手还没有伸过去,南何又摇了摇头。

    “怎么了?”帝何有些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见他看向自己的眼中尽是迷茫,南何抬手撑起脑袋,看着他笑了起来:“能是能,但是我困,不想走。”

    帝何愣了下,随后快速反应过来她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唇角勾起笑了笑,而后往前走了一步,背过身去,背对着南何:“上来。”

    见状,南何跟着笑了笑,一脸满足。

    那几只僵尸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等他们两个来到那处宅子时,不仅院子里屋子里,就连宅子外面都变得干净了起来。

    “你这些东西还是有些用处的啊!”帝何回头朝南何说道。

    “那是自然。”南何微微抬起了些下巴,一脸骄傲,“也不看看他们是谁的!有个这么厉害的主人,你觉得他们能差到哪里去!”

    尾巴都快要翘到天上去了。

    帝何白了她一眼,将她放了下来:“哎呀,我可是依稀记得他们那个厉害的主人,还借着别人的修为灵力,以及银子呢!”

    南何:“……”

    说到这个,她就不开心了。

    虽然帝何说的是实话,但听起来还是感觉她好像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的样子,尽管事实就是如此的,她也不愿意听。

    她悄悄伸手在帝何腰上掐了一下,力气不大也不小,但腰是帝何比较敏感的地方,被掐到的瞬间,他就直接往边上躲去。

    “我错了!”想都没想,他直接开口。

    但南何已经往前走去,根本没有要理会他的意思。

    已经打扫完成,那几只僵尸老老实实地在桌边站成一排,等着她过来。

    往那边走去的时候,看着他们几只,南何心里闷闷的,很是难受。

    原本七只僵尸,现在只剩下六只了,最重要的是少的那只还是心智重生最早的一只。

    但当她想到罪魁祸首时,那难受之意就散去了些。

    “唉!说起来真是挺对不起的,我也不能给老大报仇!”僵尸从一排到七,被归云打死的那只,排行为首。

    这些僵尸,她驯化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一点儿感情都没有!

    在最开始得知老大被归云打死时,她是又生气又难过的,但那时她还没有暴露自己

    的实力,用的还是薄言禾的身体以及名义,为了不让归云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她就什么都不能做。

    现在事情都说开了,她不再是薄言禾了,归云也变成了祁阵,但那件事就更没法说了。

    毕竟祁阵帮了她好多忙,她不能“恩将仇报”!

    剩下的那六只僵尸也都重生了心智,对于她的话他们是能明白的,其中除了老七之外,也都能说话了。

    老六:“主……主人,不要难……难过,你还有我们……几个!”

    他刚刚学会说话没多久,口齿还不是很伶俐。

    老四:“主人,你要是觉得心里不好受,要不再收一只吧!”

    说起来他们七个是一同被南何收下的,在一切待了很久,对对方也都很熟悉了,虽然他们的情感还没有生出来,但在得知老大没了的时候,还是恍惚了很久。

    听见老四这话,其他几只也纷纷应和了起来。

    “是啊主人,你要不再收一只吧!”

    “再收一只代替老大的位置。”

    “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说真的,主人你就听了老四的话吧!”

    之后全部都开了口,说的都是让她再找一只僵尸,代替老大的话。

    尽管他们都表态了,但南何并没有那样的意思。

    帝何早在他们开口之前,就坐在了一旁,此时见南何皱着眉头,盯着眼前的那些僵尸出神,便开口问道:“怎么了?可是想到了什么?”

    听到了他说的话,但南何还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并没有理会他。

    对于老大,她的印象是很深刻的。

    那是距离年节已经没剩下几日的时候,因为他们一直都不会说话的缘故,南何在喝了些酒的情况下,烦躁感被放大,直接在他们面前坐下,一边骂着他们一边教他们怎么说话。

    但成效甚微,就在她快要接近抓狂状态,怒火烧上心头时,老大趁着他不注意,跑到了那间被她放置年货的屋子里,拿了一个纸包出来。

    当那一双惨白发青的手捧着一个装糖果的小纸包小心翼翼地伸到她面前时,她愣住了。

    但怒气并未散去,她记得自己当时又让他去拿了一包,心里还想着若是他拿的那两包糖都是她喜欢的,那她就不再和他们发火了,甚至还会帮他们软化僵硬的舌头,但若是不是,就让他们自己慢慢恢复。

    在心里做好决定之后,她伸手打开了那两个纸包。

    老大的运气很好,拿的那两包刚好是她喜欢的。

    后来,她按照自己当时的决定,帮他们软化了僵硬的舌头。

    老大是最早说话的那个,老二紧随其中,然后是老三。

    说起来,他们的排名还是按照这个顺序取的呢!

    将思绪从过往的记忆中抽回,南何看了眼

    依旧盯着她的帝何,朝他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而已。”

    那几只僵尸此时已经不说话了,他们将各自都视线都落在南何身上,让南何忽视不得。

    扭头瞥了他们一眼,南何站起身来,走到了他们面前:“既然你们想让我再找一个,那话我可是先说在前头了。”

    南何知道他们是看她心里不好受,所以才会说出那样的话的,但她丝毫都没有好好和他们说的意思,直接态度强硬地说道:“我若是要再找一个,肯定不会找像你们这样什么事情都做不好的,我会找个能力强,修为高深的大僵尸出来,就像你们在术魂旗中见到的那只一样。”

    她说的是何鱼渊,那只在术魂旗中,总是欺负他们的大僵尸。

    对于他,这几只僵尸们都是有印象的,并且印象深刻。

    南何观察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当他们脸上出现难为,犹豫,以及排斥的情绪时,她继续说道:“一般像那样的大僵尸,脾气都是很古怪的,既然要代替老大的位置,那自然是要和你们终日待在一块儿的,我这人向来不喜欢插手别人的小打小闹,到时候你们若是被他欺负,我可是不会理会的。”

    这些话带有恐吓他们的意思,再加上南何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一时间,那些僵尸又纷纷开了口。

    “老大虽然不在了,但他依旧在我们心中,我觉得找个人代替他很是不妥。”最先开口的是老四,注意到南何盯着他,他便将视线移到了最前面的老二身上,“你说是吧!老二!”

    完完全全甩锅给了老二,虽然老二并不想接下,但为了他们以后的美好生活,迫于无奈地将锅接了过来。

    “是啊!这样很是不妥!”他将视线移到南何脸上,看着她笑的一脸讨好,“主人,有我们几个陪着你,就不找了,怎么样?”

    剩余的几只应和了起来。

    老三:“谁都不能代替老大的位置。”

    老五:“老大依旧在我们心里,我们要是找了其他人,就太对不起他了!”

    老六:“主……主人,不找了……吧!”

    老七:“……”

    变脸比翻书还快。

    南何心里已经忍不住在笑话他们了,但面上却是一点儿都没有表露出来,她只是做出了一副有些为难地表情,微微低下头去,又将这为难之意加重了几分:“可是……”

    抬眼看着他们:“你们刚才不是还说让我找呢吗?不找了吗?”

    五人异口同声地说道:“不找了!”

    老七:“……嗯。”

    声如蚊虫细咛,但确确切切是出声了的。

    五人:“!!”

    南何:“呦!小哑巴终于会说话了啊!真是不容易!”

    原本还想再逗那几只

    会说话的僵尸一会儿的,但见老七被刺激的说了话,她就完全没有那个意思了,反而是将注意力转到了老七身上。

    视线转移目标自然也就跟着转移了。

    “小哑巴,来,再说两句听听啊!”虽然老七已经会说话了,但南何还是喜欢叫他小哑巴。

    “……”老七将视线低下去看着地面,没有出声。

    他方才只是被刺激到了而已,平常让他说话,依旧说不出来。

    “主……主人,不要欺……负老七,他刚刚学会说话,还说的不是很……很好!”老六倒是第一个站出来,帮老七说起了话。

    毕竟他们两个排行相近,他尽管会说话了,依旧说的不顺畅,有时候他就想,若不是老七一直不开口,他怕是就成老七了。

    还是人类的时候,他在家就排行最小,一直被家中大的欺负,所以很不喜欢那种感觉,因此他一点儿都不想成为老七。

    因为这个缘故,所以他对老七一直挺照顾的。

    正所谓枪打出头鸟,他这一开口,南何就将视线转到了他身上。

    她唇角勾起的弧度加深了几分,看着他微微眯起了些眼睛来:“怎么?要不然我欺负欺负你?”

    已经和她相处了很久了,他们自然也是知道南何是什么性子的,听见她这话,老六打了个哆嗦,顿时往后退了一步。

    但可能又想到了自己还在保护老七,他又快速站了回来,将老七拉到了身后:“那……那你来吧!”

    说完后他立马闭上了眼,皱着眉头,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见状,南何是真的被他这副样子逗笑了,她强忍着笑意,暗自思索了一番,而后正欲开口,便听帝何笑了起来:“你这几只僵尸还真是有趣啊!”

    南何回头看向他,听他继续说道:“特别是这个小结巴。”

    老七一直不会说话,总被她叫做小哑巴,原本对于老六她也是有叫这个称号的想法的,但他毕竟会说话了,想着若是叫了,有损他的自尊心,于是就不了了之了。

    谁承想帝何竟然和她是一样的想法。

    但对于她的这些僵尸来说,不管什么称号都只能她来叫,别人是叫不得的!

    于是她抬手,在帝何搭在桌边的胳膊上重重拍了一下:“不许叫他小结巴!”

    帝何被她拍的一愣,一时间眼中尽是疑惑,疑惑中还带了几分委屈:“为何不许我叫?”

    自动忽略掉他眼中的情绪,南何看着他认真地说道:“我的僵尸只能我来叫,其他人都叫不的。”

    帝何眼中闪过一抹受伤之意,他微微垂下了些眼,不去看她。

    南何以为是自己的态度有些生硬了,谁承想他的关注点根本就不在她的态度上。

    “原来在你心里,我是其他人

    吗?”他依旧没有抬头,放在桌上的手紧握,而后收了回去。

    虽然知道自己在她心里是占据着什么样的位置,但在听到她说的那句话时,帝何还是有些不好受。

    但那情绪只存在了一会儿,他就自我消化掉了。

    还没等南何说什么,他的声音就再次响起:“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我肯定不包括在你说的其他人里面。”

    说着他抬起头来,满眼含笑的看着南何:“你的小结巴挺有趣的,真的。”

    方才他那样的情绪是真的存在的,自己的话在无意中伤害到了他,直到现在南何才知道,原来帝何心中竟然是这般的没有安全感。

    并不是揪着一件小事多想,也不是不相信自己和她的感情,只是因为她之前和他分开时说的那些话,让他渐渐没有了安全感。

    在和帝何分开之后,她有看到他的态度,但也许是不相信自己,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她还是觉得帝何对她的感情并不是他以为的那样。

    所以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顺着他的话说道:“他身上也就这点儿能看的过去了,若不是想着留着他能解解闷,早就将他扔去陪老大了。”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足以让那些僵尸们听到了。

    在听见她这些话的时候,老六再次打了个哆嗦。

    他在家中虽然一直被欺负,但那都是小打小闹,排在他前面的也毕竟是和他血脉相连的哥哥姐姐们,对于他们他是没有怕的,但对于南何……他是真的怕。

    许是感觉到了他抖的那一下,老七将头抬起,看了他一眼,而后木讷地抬手戳了他一下:“你……你……”

    你了好一会儿,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再次听见他开口,南何又将视线移了过来,刚好从老七的眼中看到了担忧之意,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担忧之中,还藏有一抹其他的情绪。

    “小哑巴,你既然担心他,那你就说话啊!你若是能完完整整的说出来一句话,我就不欺负你们了!”

    南何想要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非要逼着他说话?”虽然南何的玩心挺大的,但平日里也不会做出类似于这样强人所难的事,正因如此,帝何觉得有些奇怪。

    脑海中突然想起帝何的声音,她暂时将注意力移开,传音回答了他的问题:“我觉得他看起来有些奇怪,也许只是我多想了,但我得探探他的底。”

    帝何没有问她为何会这样觉得,他知道她做什么都是有依据的,所以就“嗯”了一声,嘱咐她道:“那你探吧,若是真探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及时知会我一声。”

    此时他的心情已经完全恢复了,不再将注意力都放在南何方才的那句话上面。

    他其实是

    能理解南何的心情的,毕竟当初他们两个之间出现矛盾的时候,就是因为孟裔鸩。

    如此一想,帝何就觉得自己方才说的话,很不应该了。

    但话已经说了出去,就没有反悔的可能了。

    “嗯。好。”见他状态好了起来,南何当即应了一声。

    两人说话并没有用多长时间,但南何觉得给老七的时间已经可以了,她当即将注意力重新转回老七身上,看着他问道:“怎么样,考虑的如何了?”

    老七看着她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她,看了好一会儿,而后开口说了句:“好。”

    声音不再是最开始的细咛,高了好几度,让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楚。

    然后还没等南何说什么,他就往前了一步,从老六身后出来,和他们站在了同一条线上。

    “他很聪明。”帝何的声音再一次在她脑海中响起。

    “嗯。是的。”南何也是这样觉得的。

    她只说了让他说一句话,并没有规定话的内容和长短,所以他只说了一个“好”字。

    虽然只是一个字,但加上南何的问题,他这个回答就算是一句话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