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B99网目录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时间:2019-08-08作者:我本褴褛

    帝何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他睁开眼的瞬间,就感觉到了体内已经完全恢复的灵力,一时间喜上眉梢,连唇角都忍不住勾了起来。

    身上受的伤都已经尽数恢复,体内的修为甚至比之前还多了些。

    帝何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这才起身往门外走去。

    沉睡之前的记忆他还有,依稀记得当时有人进来了,那人好像是瑶兮来着,他叫了师父,她也应了,但给他的感觉却有些不一样。

    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除了查看体内的修为之外,他还感受了一下屋里的气息,但除了他的之外,什么都没有感受到。

    太奇怪了!

    帝何觉得他应该去找一趟瑶兮,问问她当时有没有来找自己。

    这样想着,他就开门走了出去。

    院子里传来淡淡地人声,仔细听了一下,心中顿时一喜,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靠近石桌的那个结界还在,里面依旧蒙着浓雾,石桌边上,南何和瑶兮坐在那里,旁边还坐着薄言禾。

    “所以说当初拜师兄为师的人,其实是你?”瑶兮一双好看的眉微蹙,看向南何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惊讶。

    南何看了眼身边的薄言禾,而后将视线重新落在瑶兮身上,看着她笑着点了点头:“是的。当初拜师的那个人,其实是我。”

    瑶兮之前有听维元子说过关于薄言禾的事,她之前心里也一直是和维元子一样的想法,现在听到事情的真相,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说道:“见你之前,我倒是也听帝何提起过你,但关于这些事,他可是一句都没有跟我说过。”

    南何面上依旧含笑,看着她说道:“现在我这不跟你说了。”

    闻言,瑶兮有那么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很快,她就回过神来了:“也是这么个道理,你们两个谁说都一样。”

    南何出声笑了笑,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瑶兮将视线朝一旁坐着一直没有说话的薄言禾移去,在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视线停在她的脸上,刚散去不久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见她这副模样,南何瞬间就想到她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没有开口,只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帝何走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自家师父眉头紧皱,盯着薄言禾看的一副画面。

    但他只是来时看了一眼,视线紧跟着就转到了南何身上,见她唇角含笑地坐在那里喝茶,他的心情就更是好了。

    “几位在聊什么呢?”帝何在靠近桌边的地方停下,没有再继续往前走。

    原本瑶兮都要开口了,但却被他直接打断。

    三人的视线同时落在帝何身上,后者只是笑了笑,继续往这边走

    来。

    在经过那个结界球的时候,他瞥了一眼,神情淡淡,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

    石桌已经被更换过了,现在变成了八人桌。

    帝何走过去直接在南何身边停下,看了她一眼之后,在她边上坐下。

    “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没有人回答方才他问的那个问题,他就再次问了一个,不过这次只是问南何的。

    “刚回来不久,见你在睡觉,便没有打扰你。”面上表情丝毫未变,唇角依旧带着笑意。

    帝何并没有什么怀疑,只点了下头,对她笑了笑:“晚上吃过东西了吗?”

    语气很温柔,看向她的眼神也泛着柔光,不说剩下的那两个人了,就连南何自己,都有些受不了。

    “吃过了。”南何淡淡地开口,并没有多少情绪,但在说完之后,她就觉得自己太过于冷淡了,于是便又加了句,“你要不要去弄点儿东西吃?”

    帝何原本不饿,但在听到她这话时,却是觉得肚子里面有些空了。

    他皱起眉头犹豫了下,又看了一眼一边坐的两人,觉得自己继续在这里待着,有点儿打扰到他们了,于是点了点头,直接站起身来:“是有些饿了。那你们慢慢聊。”

    南何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帝何起身后就往厨房的方向走去,但在走了几步后,又停了下来。

    “师父,晚会儿若是有空,可以和我说说话吗?我有事找你。”

    突然被叫到的瑶兮愣了一下,而后响起前不久发生的事,当即反应过来,抬头看了他一眼。

    她没有说话,只是脑袋上下动了动,算是应了下来。

    见她答应,帝何没有再多留,快步往厨房走去。

    知道厨房传来响声,这边的三人才回过神来。

    瑶兮没有直接继续方才想要说的话,她先是将视线落在南何身上,等她同样将视线转来时,开口说道:“他找我肯定是为了询问后来你进去那次的事。”

    南何点了点头:“嗯。他以为我是你。”

    瑶兮:“……”

    虽然这是一件好事,但瑶兮依旧不想背这个锅。

    她当即摇头,并且拒绝接受南何的眼神所传达的意思。

    “你都将灵力借给我了,正所谓帮人帮到底,你不能半路就把我撂下啊!”因为先前借灵力一事,她和瑶兮的之间的关系,已经比原本要好上很多了。

    “不可能,想都别想。”瑶兮将视线转到一旁,根本不去看她。

    这一会儿聊下来,南何发现,其实瑶兮也并非和表面上一样是一个冰冷的人,只是从来都没有人愿意和她聊天罢了。

    见她不答应,南何大脑飞速运转,然后她看了薄言禾一眼,当即就想到了对策。

    “这件事你若是帮了我,我就告诉你她是

    谁。”她指着薄言禾,看着瑶兮说道。

    一旁的薄言禾一直都没有说话,此时听到这个,她颇为疑惑地开口问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瑶兮也跟着问道:“对啊,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南何并没有立马回答她们的问题,而是先和薄言禾传了个音,让她一会儿不要说话,然后这才将视线重新落到瑶兮身上,看着她笑了起来。

    “二宫主,你难道不觉得她和你一位故人长的很相像吗?”

    起初在听到南何给自己的传音时,薄言禾还很好奇她是要做什么,现在听到这话,她当即就反应过来了。

    她猛的抬头看向瑶兮,注意着她的神情。

    之前她有跟子清扬说过,想要知道关于檀楚以前的事,但子清扬只是粗略的跟她说了些,她只知道檀楚以前是央胥宫的,和子清扬关系很好,但却并不知道她和央胥宫其他人的关系如何。

    故人二字传进耳中的那一刻,瑶兮神情恍惚了一瞬,她看着南何,但眼中却并没有南何,根本就是在透过她,看别的东西。

    南何知道,她是想到了以前,想到了记忆中的那个檀楚。

    眉头微微皱起,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还是因为其他什么缘故,瑶兮瞬间就回过了神来。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活着的人只能向前看,不能继续留在过去。”她说着瞥了薄言禾一眼,看了看她和檀楚极为相似的眉眼,“我一点儿都不想知道她是谁。”

    又将视线转到南何身上,对她笑了几下:“你这个条件对我一点儿诱惑力都没有。”

    南何:“……”

    厨房的声音已经停了下来,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晚,南何心里焦急的很,她不想让帝何知道自己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毕竟帝何那么努力的,想要将这件事瞒着她,她怎么可能直接就让他的努力变成一场空呢!

    厨房传来水声,她的心里更焦急了,煎熬的感觉瞬间出现,她觉得自己像极了一只热锅上的蚂蚁。

    心里已经将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一遍,但那些并不能让瑶兮帮忙。

    南何渐渐急了起来,急着急着她突然想起一个人来,顿时牙一咬,心一横,便想着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一声轻笑,将瑶兮的视线引了过来。

    “又想到什么了?”见她脸色很是不好,瑶兮便觉得她一定没有什么法子的,所以才会“嘲笑”般地问出这句话。

    原本以为自己成功将锅甩了的瑶兮,怎么也没想到,南何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如果帮我这个忙的话,我就和你说说关于你师兄维元子的事。”

    她这完全算是胡乱说的,但没承想既然真的撞上了。

    瑶兮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不好,笑意僵

    硬在脸上,甚至整个人都僵了。

    见她如此,南何倒是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可能猜对了,当即激动了起来。

    只是激动在心里,并没有显现到表面上。

    “你……”瑶兮看着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说什么话才合适。

    一旁的薄言禾原本已经明白了过来,但突然就迷茫了,此时更是迷茫了。

    她虽然知道维元子是谁,但却并不知道她们说的那些话都是什么意思。

    “怎么样?这个条件是否有诱惑到你?”南何将心里的窃喜和嘚瑟都牢牢压着,面上只保留着一抹笑意,带了些意味深长的意思。

    瑶兮起初也以为她只是在诈自己而已,但在看到她这副神情时,就不那样觉得了。

    犹豫了好久,她点了点头,只是语气比原先更冰冷了:“成交。”

    这两个字出口的瞬间,南何和薄言禾两人,都同时感觉到了一抹寒意,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哆嗦,随后看了对方一样。

    南何:“……”

    薄言禾:“……”

    帝何收拾完东西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院子里就只剩下瑶兮一个人了。

    “师父。”他轻轻喊了一声,然后往她身边走去,“她们都去休息了吗?”

    瑶兮不冷不淡地“嗯”了一声,等他在石桌边上坐下后,开口问道:“不是说有事吗?什么事?”

    帝何原本还在想着南何,但在听到她这话时,当即就回过了神来。

    “师父,你之前从我房间离开之后,后来是不是又回来了一次?”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将想问的问了出来。

    回到房间之后,南何就直接躺在了床上,她现在不管是灵力还是精神力都充沛的很,并没有一点儿想睡觉的意思。

    但她又不想坐着,就这样躺着了。

    视线朝上,盯着屋顶看了好一会儿,她才将视线收回,闭上眼睛抬手揉了揉眉心。

    虽然这件事已经解决了,但她还没有想好到时候要跟瑶兮说些什么。

    “看样子得瞅个合适的时间,问问帝何关于他大师父的事。”

    在心里想了个对策之后,就直接将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思绪又跑到另一件事上,她想到了齐鹞。

    想着想着,突然耳边响起一声轻笑。

    “……”

    没有理会那道笑声。

    “阿何,你这样可是让我很伤心的!”

    和那道笑声一样的声音响起,南何依旧没有要理会的意思,只是施法将术魂旗引了出来。

    除了齐鹞之外,这术魂旗中还有一只兔子来着,差点儿就忘了。

    “阿何。”那声音再次响起。

    “……”

    将兔子从术魂旗中引出来,放在了一旁的凳子上。

    “我跟你说啊,这外面现在有两个修为特别厉害

    的修士,我劝你还是学聪明一点儿,不要化形。”

    原本她是想说这外面有那个昨夜踢了他一脚的人,但在开口之际觉得可能有些残忍了,就换了个说法。

    好在不用她再细说,兔子就老老实实地在凳子上趴了下来。

    “你不是要学习引魂术吗?”兔子精开口问道。

    南何“嗯”了一声,但紧跟着说道:“原本是要学的,但现在以我这个样子根本学不了。”

    兔子将脑袋上下移动了起来,片刻之后,疑惑地问道:“怎么了?我看你不是好好的吗?”

    他修为不高,看不出来。

    南何自是知道这件事,闻言当即跟他解释了起来:“我现在只是……”

    “阿何,你这又是找了个什么东西回来啊?”那道声音再次响起,打断了她还未说完的话。

    “何鱼渊!”咬牙切齿地叫出这个名字来。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指尖捏诀,直接将何鱼渊从术魂旗中拉了出来。

    在见到本尊的那一刻,南何直接朝他打了一掌过去。

    虽然知道自己这一掌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但对于她来说,还是挺解气的。

    原本以为何鱼渊会直接躲过去,或者将那一掌散去,谁承想,他竟然接了那一掌。

    “你疯了?”南何皱起眉头,再次将视线落到他身上。

    何鱼渊走过去在她边上坐下,看了一眼已经被放到桌上的兔子,对她笑道:“这不是惹主人你生气了,自觉来领罚的嘛!”

    南何冷哼了一声,顺带着白了他一眼。

    先前没有怎么注意,何鱼渊现在修为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虽然不及祁阵,但和瑶兮应该是差不多的。

    拿回修为之后,何鱼渊整个人的气场都不一样了,身上散发着一道淡淡地威严,南何倒是没有什么,桌上那只兔子连忙哼唧了起来。

    “这位妖怪前辈,您行行好吧!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死了!”

    原本视线落在对方身上的两人,闻言便将视线移到了他身上。

    何鱼渊:“你从哪里弄来的兔子?”

    南何:“偷得。”

    何鱼渊瞥了她一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神情变化,而后又将视线落在桌上的兔子身上:“看起来还挺肥的,我可以吃了它吗?”

    南何:“……”

    南何:“他是来帮忙的!我警告你啊!暂时不要打他的主意!”

    何鱼渊闻言一喜:“那等它帮完忙,我就可以吃掉它了吗?”

    南何扭头将视线落到一旁,含糊不清地说了句:“等到时候再说吧!”

    兔子精:“???”

    虽然含糊,但何鱼渊和兔子精都听到了。

    “不是吧!你就这样将我的后事安排好了!??”兔子张大了嘴

    ,圆圆的眼睛也瞪的更大了些,满脸的难以置信和惊讶。

    南何还没有说什么,何鱼渊的声音就先一步响了起来:“本来你就是一只兔子,除了被人吃,饱人口腹之外,你还能做什么?”

    兔子精当即反驳了起来:“我……”

    “还会吃胡萝卜吗?”何鱼渊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兔子精:“谁跟你说我只会……”

    何鱼渊:“那你不吃胡萝卜吗?”

    兔子精:“吃啊!”

    何鱼渊:“那不就对了。”

    兔子精急了起来:“不是,我能做什么和胡萝卜有什么关系啊!?”

    何鱼渊笑道:“本来就没有啊!”

    兔子精:“那你……”

    何鱼渊笑的更是欢了:“我只是开个玩笑!”

    兔子精:“……”

    此时,十里巷巷口,一个身影直挺挺地站在那里,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他已经在那里站了很久了,从太阳落山,一直站到现在,原本他的头是抬着的,但渐渐就低了下去,从远处看起来,给人一种很失落的感觉。

    “我会在太阳落山之后出发,你若是改变主意,到时候传音给我。”

    耳边响起先前自己的声音,祁阵叹了口气,抬手捂住了脸。

    原本还满心怀喜,满脸期待的等着她的到来,结果连个影子都没有等到。

    在巷口又站了一会儿,他这才抬脚往叶族所在地走去。

    (本章完)
小说推荐